《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8章、闻秋桂,闲花过眼绾繁丝

成天乐将第四步法诀中所述的三重次第练到合为一体的境界,总共用了半年时间,但在恍惚中仿佛只是一眨眼。到这个程度,他应该可以出关了,对于妖修而言,须每日继续凝炼玄丹、直至功夫用足;对于成天乐而言,便是神气相合自然还转于身心。

半年后的某天清晨,成天乐走到前院的假山旁,深吸一口气道:“好沁人的香气,桂花这么早就开了吗?”

“耗子”从假山上飘过来道:“哎呀,这么多天,总算看见你的神情正常、不是傻乎乎出神的样子。……都已经是秋天了,桂花当然开了!”

成天乐微微吃了一惊:“这么快,我闭关多长时间了?”

“耗子”:“半年了,再过几天就是重阳节。……你是不是该出去走走,上禇无用那儿尝尝大闸蟹了?”

成天乐瞪大眼睛长出一口气道:“难怪人们说修行不知岁月,我感觉没过几天啊,这都半年了!禇无用他们也没来找过我?”

“耗子”:“你都吩咐过了,没事莫要打扰,你要闭关修炼,他们有事也不敢打扰你啊!倒是前几天吴贾铭在网上给你留言,说是收到听涛山庄送来的一份请柬,邀请你去参加新一届董事会成立的庆祝仪式。……我看那是黑话,应该是听涛山庄新庄主上任了,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宇文霆。”

成天乐愕然道:“仪式是哪一天?”

“耗子”:“就是前几天,阴历八月十八。当时你接连定坐了三天三夜,我也不敢打扰,就没在网上给吴贾铭回话。……吴贾铭会知道怎么处理的,告诉他们你在闭关修炼就是了,这不算失礼。”

这半年来,成天乐一直处在行功修炼的状态中,确实没有外人打扰过他。成天乐把原先的手机关了,又换了一个新手机,只有他的父母知道,打电话来问过几次生活与工作情况。他还留了网上的联络方式,可黄裳与易斌等人一直没留过言,到最后他自己都忘了再看,结果错过了这次邀请。

成天乐又问道:“马上就要放国庆长假了吧?”

“耗子”反问道:“放不放假跟你有什么关系?”

成天乐:“我答应过爸妈,国庆长假要回去的,该上街买点东西了。”

“耗子”:“你终于决定要出关了?”

成天乐:“是的,也应该出关了!境界已到,再一味枯坐也无必要,今天就出门走走,先去巷子口吃一顿虾仁荷包蛋。……仔细想想日子还真是过了这么多天,我已经有两个月没吃东西只喝茶了!”

成天乐半年来终于第一次从大门走出了宅子,这半年他偶尔也要补充生活物资,但所需极少,离开宅院的次数总计不超过十次,而且都是从侧巷中翻墙出去的。这扇表面镶着防火砖的老式沉重大门从里面打开,把路过的两位街坊吓了一跳,腿一软差点没坐地上,以为大白天闹鬼了,结果出来的还真是一人一“鬼”。

成天乐锁好门朝巷口走去,“耗子”则飘在他的身后,看着那两个目瞪口呆的路人在偷着乐。闭关半年的好处之一,就是“耗子”在通常情况下可以完全隐去形迹,与成天乐一起出门时也不必被封在曲池穴中了。

在巷口那家“老字号”小饭店里,成天乐要了几盘菜和一瓶啤酒,吃得是有滋有味,看上去让人觉得特别香、忍不住就想流口水,心中暗道这人在吃什么好东西?成天乐已修成辟谷入门法诀,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口腹之欲,形骸经过洗炼净化,吃起东西来会觉得更美味、吸收得也更好。就像修士入门经历那色欲劫考验,仍有欢爱之欲,且因为心境清晰,反而更能享受那种欢愉的刺激。

结账的时候,老板笑呵呵地问道:“老弟,你是搞艺术的吧?”

成天乐微微一怔,抬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我确实是学艺术专业的。”

老板还是那个老板,但他已经不认识成天乐了,也许是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每天饭店来来往往那么多客人,也不大可能记住所有的人,他以略显夸张的语气答道:“看你的气质打扮,就像个艺术家!”

成天乐也没多说什么,笑呵呵答了句“谢谢!”便起身离去。回到家里一照镜子,才明白老板为什么不认识自己了、还问他是不是搞艺术的?他已经半年没理发了,虽然每天还习惯性的刮胡子,头发却没剪过,且比平时长得快,都披到肩膀上了。

成天乐看着镜中“耗子”隐藏的方向,有些纳闷地问道:“原来我的头发已经这么长,都可以去做洗发水的广告了!这半年我每天也洗漱的,经常照镜子,为什么就没注意到呢?”

“耗子”却纳闷地反问道:“咦,你在镜子里也能看见我吗?”

成天乐:“我不用看就知道你在哪里!修成外景、内息、辟谷,元神元气还转中自然能体察万物,更何况是你呢?……我在说头发的事,你说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耗子”显出半透明的身形一撇嘴道:“头发又不是一天长出来的,你每天都会看见,无所谓注意到注意不到。这半年你恍恍惚惚,修炼元神外景,如天地是我身,你会注意天地的须发吗?它就像日月循行一样自然。”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哦,听你说出这番话来,看样子也是有所印证啊!”

“耗子”:“废话,这半年我也在练功,可不像你那么傻乎乎、整天跟丢了魂似的。”

成天乐笑道:“是啊,你把自己给练丢了,别人都看不见了。”然后找了根细绳,将头发在脑后收拢扎了个马尾辫,转身问道:“我像不像个艺术家?”

“耗子”答道:“像、太像了!出门搞个行为艺术、耍个流氓啥的,就更像了。”

成天乐:“耗子,你懂得越来越多了,居然还知道行为艺术?”

2014年国庆黄金周,成天乐就是留着半长的头发、扎着马尾辫回家见的爸妈。回家之前,他还特意买了一身现代中装,带着回归传统的时髦气息,整个造型都变了,那种自信的气度也完全不同,此刻看见他,确实很有大师的派。

回到家,妈妈第一眼差点没敢认,愣了半天才惊叹道:“乐乐啊,你长大了!……留辫子干什么,要当艺术家吗?”

成天乐笑呵呵地答道:“工作忙,没太多时间理发。……再说了,我本来就是学艺术专业的嘛,不就是换个发型换身衣服?”

妈妈摇了摇头道:“不不不,精气神都完全不同了!太帅了,太俊了,不愧是我儿子!”

这番话夸得成天乐都差点脸红了,赶紧摇头道:“过了过了,妈妈你说得太夸张了。……不过嘛,我也觉得自己挺帅的!”

成天乐在家里呆了七天,每当有人问他干什么工作,他就说在一家地产公司做创意总监。这倒也不算是吹牛,只要他愿意,易斌或李立名下的公司都很乐意送上这样一份聘书。亲戚朋友再见到成天乐时都是眼前一亮,没人再会把他当成两年前那个不成器的傻小子了,颇有点衣锦还乡的感觉。

长假之后,成天乐坐飞机到上海再转高铁回苏州,回去之前打了个电话通知吴贾铭,要他集合众妖到梦湖美蛙饭店等着,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也该开个会了。

成天乐走进饭店的时候,就连站在门前的吴小溪都没认出来,还笑吟吟地问:“先生您好!请问有没有预定?”

成天乐笑着反问道:“怎么,没预定就不让我吃饭吗?”

吴小溪这才反应过来是成天乐,惊呼一声跳过来抓住他的胳膊道:“成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派了?你的小辫子好潇洒耶!”

这一声喊把饭店里的服务员都惊动了,纷纷跑出来看热闹,就连樊师傅也拎着大勺从后厨跑出来了。成天乐苦笑道:“有什么好围观的,我又不是大熊猫?”

樊师傅瞪着眼睛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你已经大半年没来了,我差点都不敢认了,这得是多大老板的派啊?”

这时有人笑道:“这不是大老板的派,是大师的派。”抬头一看,吴燕青等人也从楼上迎了下来。

成天乐很无语,不就是扎了根辫子吗?至于所有人的反应都这么夸张吗!

但他也能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就是元神变得特别的清晰,这与曾经历身受劫与丹火劫时那种异常敏感的状态还不一样,而是心念一动,就会很自然地将所见的一切观察感应得清清楚楚。这种直觉太清晰了,清晰得简直到达了一种极限,甚至隐约觉得有些不妙。

为什么会不妙呢?这是一种感知与能力的反差,打个比较极端的比方,一个人能把什么东西都看得特别清楚,甚至能看见子弹向自己飞过来,却躲不开,他的身体跟不上感知,行为跟不上思考,确实会有点不适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