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7章、放形骸,丹心独抱更谁知

成天乐一拍大腿道:“那就太好了!我正想找一个没有人打扰的环境,这样的地方并不是多隐蔽,而是别人根本想不到我会住在那里!……没有租房合同,不用到派出所备案,水电费直接打到银行账户里代扣代缴,那套监控系统我也留着,反正现在也有点积蓄,每年往保安公司账户里打钱便是。我们就悄悄的住进去,谁也不会知道我们搬到了哪里,想找都没地方找去,这样不就没人打扰了吗?”

“耗子”愣了愣:“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隐隐于市吗,你就住在老巷子里,但谁也不知道你去了哪儿?……好端端的,干嘛要躲起来啊?”

成天乐:“我要闭关,闭关懂不懂?”

“耗子”:“那有人找你怎么办?闭关的时候能接电话吗?”

成天乐:“可以网上联系,给我留言。”

“耗子”:“黄裳、吴贾铭他们呢,也不告诉他们你搬家了?”

成天乐:“我会打声招呼的,说要闭关修炼,暂时不告诉他们我在哪儿,等把法诀修炼得差不多了,出关之后再说。他们如果有事,可以给我留言,我也可以自己去找他们。”

就这样,成天乐给吴贾铭打了声招呼,让他转告吴燕青等妖还有易斌等人,自己要闭关修炼,无事莫要打扰,有事就请留言,留下了一个QQ号,便带着东西悄然离开了公寓。他是大白天打车走的,背着一个旅行包拎着一个箱子,先到火车站找了个地方吃了顿晚饭,天黑之后进了那座宅院,没有惊动任何人,连门都没开,他是直接跳墙而入。

街坊们都不清楚那座大门紧锁的宅子搬入了新邻居,这回可是真闹鬼了,一道阴风成天在宅院里飘来飘去,还不时化作半透明的恍惚身形,有时手里还捧着一块晶石。

搬进这座宅院,“耗子”是最高兴的,因为它可以显露身形四处飞旋,前院的假山、后面的小园,都可以让它尽情的溜达,比那小小的公寓强太多了。相比“耗子”的欢呼雀跃,成天乐则显得非常安静甚至是无声无息,他真的过起了一种隐居生活。

虽隐居,却不等于与外界切断了联系。每日清晨在前院散步,那方寸之间的假山仿佛包含了名山大川千岩万壑的气息,在元神定境中去体会,实在是神妙非凡。每天半夜,他坐在后园池塘旁小山上的亭子里,静静地吐纳天地气息。

成天乐每天什么时候练功?其实无时无刻都在练功!行走坐卧皆恍惚入定,法诀修炼到这一步就是这种状态,所以他才要“闭关”。

那位前辈留下的“外景”之术,本是指点妖修如何去温养“玄丹”、感悟天地造化,使神气相合假借玄丹而成、再以之洗炼形神。成天乐并没有“妖丹”可温养,所谓的丹便是他的身心,所谓“外”反而是退藏之意,原身仿佛成了神气所聚的身外之身了。

每夜定坐之时,成天乐元神退藏,按天时沿经络循行,一次又一次的返回它的发源之地——黄庭识海。以前他曾将“耗子”封印于经络,如今却等于将自己的元神退守于经络中循行,定境中所见的天地便是自己的身心,原先的内景此刻变成了外景。

当定境更深,元神所见展开,身心仿佛融入了天地;意识只是抽象的存在,在身心所化的天地中神游,这是一种玄之又玄、语言无法描述的境界。“耗子”被成天乐封在曲池穴中是什么感觉,成天乐本人如今也体会到了;但他却不是处于被封印的状态,而是在观察外景。

虽然坐在园中,却能将周围天地间的一切看清楚,那亭子里的成天乐仿佛成了我中之我、妖修的玄丹,而元神所能感应到的天地,则成了他的身体。如果勉强用语言去描述,则是一种我身在天地、天地是我身的状态。

这是一种恍惚的定境,他有时候很专注清明,有时候则处于一种无意识的状态,行走坐卧仿佛都在感受之中,不仅仅只在行功定坐之时,人看上去就像痴呆一样。午夜定坐,元神外景能见漫天的星光、周围的古巷人烟,但成天乐的目的并不是去观察什么,就是为了感悟这种状态。

修炼这样的功夫,必须要有非常好的环境,这座宅院真是绝佳。小小的后园竟然能够汇拢最清灵的地气,所有的布置隐约呈玄妙的阵法,俯仰天地间能使元神外景更加清晰无碍。他所见的范围能有多广、细节能有多清楚,取决于他的元神定境有多深、神识法力有多么强大。

虽然满天星光都在外景之中,我身之存仿佛融入天地,但那只是一种意境,成天乐的元神能清晰所察笼罩的范围,不过是这片古巷街区。这已经很了不起,坐在宅院中,心念一起展开元神,这一片社区所发生的事情,他若想知道便能知道。

至于“耗子”也在修炼,它的可比成天乐入门轻松多了,本就是灵体存在,只要印证法诀、进入那种定境滋养形神。“外景”之后很自然的便是“内息”,生机循环进入一种无需刻意导引的状态,行走坐卧间“玄丹”自然还转,对于成天乐而言,便是身心内外各种能量的交换、灵机的吞吐。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每天夜里,成天乐不再坐于小山上的亭子里,而是潜入那池塘底部的水下,身心开阖融入天地,他甚至不需要像平常人那样呼吸。至于“耗子”,也开始入手修炼内息之法,对它而言入门再简单不过了,真正难的是体会那种意境。

“耗子”习练内息之术有所成就之后,天赋神通更强,最特异之处就是更擅于“隐形”。“耗子”原来就会隐形,一片虚影可以化作朦胧不见,而此刻更能融入环境中变得几乎不可察。换个与它修为相当的修士,在这种状态下可能只是收敛神气生息不动,“耗子”还能随意乱飘而不暴露,除非有人施展法力逼它现形,真是神出鬼没啊。

“耗子”练成内息之法后,经常跑到外面去溜达,有一次它在巷口那家饭店里,坐在一个人对面看人家吃虾仁荷包蛋,谁也没发现,但从老板到服务员都觉得心里发毛。成天乐一开始还想警告“耗子”不要瞎胡闹、更不能跑太远,后来发现这些不用提醒,“耗子”自己小心得很。

“耗子”虽然会溜出去“逛街”,但从来不会走远,它的活动范围就是成天乐元神外景所能清晰笼罩的范围,溜出去的时间也都是在成天乐于元神外景中定坐之时。有任何意外情况成天乐都能瞬间察觉,随即就能将它摄回来。

“耗子”的“隐形”对成天乐是无效的,在神识所及的范围之内,成天乐随时能察觉到它的存在,也随时能将它收回来封印。而“耗子”平时看似爱耍威风,其实单独溜出去时挺胆小的,尤其是见过梅兰德那种高人一剑就灭了和它一样的灵体之后,行事就更加谨慎了,只在“安全”范围内活动。

“外景”、“内息”皆成,接下来便是“辟谷”。所谓辟谷,按常人的理解就是不食五谷或者不用吃饭,但那古时前辈留下的修行法诀中,辟谷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此,而是采纳天地万物之精华。这精华并不是有形之物,也不是某种直观的“灵气”概念,而是净化洗炼形骸、使身心能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这一步功夫,对“耗子”而言是最重要的,并不是不吃饭那么简单,否则它根本就不用练了。真正的辟谷,须在练成内息之后,妖修可以直接借助天地日月精华中焠炼玄丹,就像修士们炼制法宝一样,玄丹吞吐便是生机律动。

所谓辟谷,不仅仅是一步法诀的修炼,也是一种存在的状态,形骸纯净,元神元气才能解除束缚得到更大的自由。如果仅仅说不吃饭的话,成天乐现在两个月不吃东西也是可以的,再配合内息之法,他的神气在天地间能随时得到滋养恢复,平常状态下不会觉得饥饿与疲倦。

但成天乐目前还做不到完全不吃东西,也没有这个必要,辟谷之道的精髓是天地间的物化之功,对这一点的感悟,他目前仅仅只是入门,今后要修炼的法诀中还有种种更高深的境界。很多法术都是借助与模拟自然界的万物变化,如风雨雷电等等,石狸像中的第四步法诀内容,也是掌握种种大神通手段的根基。

成天乐先从外景入手,渐次修炼内息、辟谷,到最后这三种状态是合为一体、同时存在的,并不需要分别的去修习。第四步法诀关于修为境界的“正传”次第就这么多,成天乐就等于练成了。但练成了并不等于就能突破,还要火候俱足才能迎来那风邪劫的考验,成天乐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