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6章、知足乐,物尽其用人因才

宇文霆打断他的话道:“你也跟着嚼舌头,在这里妄议尊长吗?我的弟子多受排挤?难道你自认为受委屈了?”

艾颂扬赶紧解释道:“弟子不敢!本是不想说这话的,既然师父今天让我说了,我就把它说清楚吧,否则总憋在心里也不好。老爷子这几年只让宇文霖师伯打理家主事务,却并未正式传掌门之位,也不知哪里传出的风声,说老爷子对大师伯心存疑虑,说不定会把掌门之位传给师父您。所以有些人会看您不顺眼,师父也应该知道吧?”

宇文霆呵斥道:“荒唐!数百年修行世家法嗣传承,哪有那么简单?否则听涛山庄早已不在了!这又不是开个公司选总经理,你尚未领悟大成境界,有很多事是想不明白的,不过是在那里妄议而已。”

艾颂扬:“弟子知道荒唐,只不过想告诉师父有这种情况而已。今天的事,其实对师父十分有利,也该借此机会整治整治听涛山庄的门风了,树大有枯枝啊。老爷子看似不理会,但心中不可能不清楚,就看师父您怎么做了。这件事情,师父干得很聪明很漂亮,弟子非常佩服!”

宇文霆:“你认为师父我糊涂吗?有些事不需要你多说,为师倒不是为了干得聪明漂亮,只是理应如此而已,这就是你要想明白的!……颂扬啊,我特意让你离开宗门,到市井中磨练,就是不想让你和有些人一样瞎琢磨这些无聊事,对修行没有半点助益!”

艾颂扬:“弟子明白,一直都明白!弟子惭愧,始终没有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辜负了师尊的期望。”

宇文霆:“这有什么好惭愧的?修行不是想突破就能突破,假如这么说,世人谁不想成仙呢?听涛山庄如今晚辈弟子中,也无一人金丹大成。你有此念,是精进缘起亦是心境挂碍。仅仅是明白还不够,你能看透算你聪明,但看透之后呢?不到金丹大成境,不要妄谈法嗣传承事,连想都不必去想。……不要再说成天乐是个傻小子了,学学人家的优点吧,正是你所缺的。”

艾颂扬:“弟子谨从师尊法旨,但是——师父听明白弟子的意思了吗?”

宇文霆:“你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无非是想说这件事可能也是冲我来的、给了我一个机会。你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对吧?……有些事,当为则为而已,我已告诉你不要妄议、也不必再多想,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挂断电话之后,远在苏州的艾颂扬若有所思,还是站在那里想了半天,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喃喃自语道:“师父啊师父,弟子一直小看你了!……成天乐啊成天乐,你小子可真能掺和,跑到宁波抓个黄大仙,竟然卷入了听涛山庄的夺嗣之争,自己还不知道吧?一件小事却成了一个大契机,假如真是这样,那区区三枚黄芽丹和一块洒星青金,远远不够表达谢意啊。”

……

成天乐不可能知道这些内情,他还为莫名得到的“宝物”有些不安呢,看着好东西当然眼馋,那三枚丹药正是修行所需,要在最适当的时候服用,至于那块弄不明白的石头他暂时不想动,万一将来人家后悔了怎么办?

回到苏州的公寓,成天乐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一直住公寓他也没有太多行李,除了那台“受贿”的笔记本电脑、从外汇交易部“买”回来的椅子、四季的换洗衣服,就是那些“宝物”了,包括狈牙法宝、一套飞石法器、一个木匣、一幅神奇的画卷。

大名鼎鼎的“捉妖大师”成总,就这么点儿家当,看上去挺寒酸的,假如说出去,不论是修士还是普通人,估计都不会相信。但成天乐却很知足,马上就有大宅院住了,手里的积蓄已经有八十万出头了,他自我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富足过、日子已经过得舒服得不能再舒服了。

其实成天乐还有一件法宝,就是南宫玥托吴贾铭转呈“前辈高人”的那串香檀木手珠,成天乐已经有法器了,觉得对自己的用处不大,上次在收服禇无用的时候,他把手珠交给了张潇潇,回头就干脆送她了。

这让黄裳、吴燕青、禇无用等妖都很羡慕,虽然他们手中的法宝也不比那串手珠差,可是“赐器”之举的含义不一样,一般情况下是师父在正传弟子出师的时候才会这样做。禇无用甚至感慨,美女就是美女,狐狸精当然比他们讨人喜欢。但成天乐可没想那么多,他就是觉得自己有法宝,而黄裳等人可以自行炼器,这串手珠正合张潇潇所用,很自然就给了。

如果说“成总”刻意想“栽培”过谁,就是和他在一起混的时间最久、也帮他办事最多的吴贾铭。成天乐一开始安排吴贾铭去给董洛当保镖、修磨心性,后来又让吴贾铭去宁波工地调查黄大仙事件、试试身手,甚至让吴贾铭去抓一只黄鼠狼这样的小事,也是在让他克服心障。

吴贾铭如今还没有法宝呢,偶尔借用成天乐的狈牙壮胆,成天乐却没有将狈牙法宝赐予吴贾铭。这根狈牙来之不易,也是目前成天乐手中最厉害的法宝,由黄裳等人合力炼制而成,送给吴贾铭确实有点不太合适。另一方面,成天乐的意思是让吴贾铭自己去炼制。

回到苏州眼看就是四月份了,成天乐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和梅兰德联系呢,难道直接就带着东西搬过去,万一没人接待怎么办?四月一号是西方所谓的愚人节,到那一天梅兰德不会跟自己开玩笑吧?他刚这么想,电话就响了,接通后是个陌生人说道:“成总吗?兰德先生让我来的,就在您家楼下,那座宅院的事情,我要与您交接一下。”

成天乐赶紧请人上楼,来者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自称姓华,不仅给成天乐送来了宅院的钥匙,而且还说了一番入住宅院的细节。这三年之内,成天乐可以自行使用那座宅院,带多少人去住都可以,但不得损坏任何设施,也不得擅自进行破坏性改建。

那座宅院原本请了保洁公司定期清扫,包括花木都有专人定期照顾,如今借给成天乐了,这笔费用当然没有道理再让梅兰德出。如果成天乐想省钱终止与保洁公司的合同,那自己也要按照原先的标准保持宅院的整洁。

宅院安装有电子监控报警系统,布防范围只是主体建筑的房间,不包括前院和后园,每年要给保安公司支付费用。成天乐想继续使用的话,那么定期要给保安公司的账户打钱。

除此之外,还有水电费、街道收的卫生清洁费等等杂事,可以通过一个专门的银行代缴账户预存。事情有些琐碎,但几句话也就交代完了,梅兰德派来的这个小伙子做事非常利索。成天乐很感谢,想请人家吃顿饭,可这小伙子说还有事情要忙,随即便告辞离去。

此人走后,成天乐与“耗子”商量了半天,那宅院请保洁公司的清扫费,比成天乐原先租公寓还贵,当然不能那么奢侈,还是自己打扫。成天乐笑道:“耗子啊,你一直嫌这间公寓太小,不够你溜达的。现在好了,有那么大的宅子,前院加后园可以让你撒欢跑。以你的修为化为一阵阴风卷过,不论是修剪花木还是打扫房子,很轻松就搞定了。”

“耗子”不满道:“你这是把我当保洁用吗?人家请保洁公司清理宅院,一个月还得花六千呢,我连一分钱工资都没有!”

成天乐:“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能者多劳嘛。你想要零花钱,我给你就是了,难道你能自己上街买东西啊?”

“耗子”:“哼,我才不稀罕呢,你先替我攒着,等我将来娶媳妇用!”

成天乐差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你考虑得还挺全面的,老婆本都想到了?”

“耗子”:“不论娶不娶媳妇,那也得攒点家底啊!看看你自己吧,假如没本钱,能过得像现在这么舒服吗?”

成天乐:“你最大的本钱就是修为,搬到宅院里之后,要好好修炼接下来的法诀。以前总说自己施展不开,现在地方有了,就不要再找借口了。”

“耗子”:“我们两个住那么大的地方,有点不够热闹啊,要不要把吴贾铭他们没事也叫来?他们总在小剑池洞天搞聚会,那个地方离市区有点远,不如这边方便。”

成天乐却摇头道:“修炼外景、内息、辟谷,都要求一个清静所在,干嘛非得热闹呢?想热闹出去热闹去!……耗子,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梅兰德借我宅院,是不是只有我和他知情,别人根本没听说过?”

“耗子”点头道:“是啊,我们没有跟别人说过,除了梅兰德之外,只有刚才来的那小伙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