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3章、登门客,求仁得仁又何怨

周峰解释道:“东西我给了,可是人家又还给我了,说是给同道面子,我并没有强求!师叔是忌惮那持有仙人指路卷的人吗?他也没说什么啊。……那天晚上您的弟子艾颂扬也在场,我们只是看看情况而已,事后登门相求并无失礼之处,就算传出去,谁也不能说什么。”

宇文霆:“真是糊涂,这与仙人指路卷无关!假如就是你周峰,人家会给这个面子吗?人家给的是听涛山庄和老爷子的面子!请问这件事我这个代掌门知道吗、老爷子知情吗?你借着听涛山庄和老爷子的旗号行事,居然还自鸣得意!我以代掌门的身份处置这件事,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周峰很不情愿地问道:“师叔是让我现在就把东西再送回去吗?”

宇文霆:“别着急,让我先看看那金线鼠,我也没见过呢。”

周峰把笼子递过去道:“此兽有些古怪,好像与传说不符。那成天乐用了些手段,我正想请师叔验一验有没有问题呢?”

宇文霆揭开黑布的一角看了笼子里一眼,神情陡然变得十分古怪,愣了片刻又变得好气又好笑的样子,抬头问道:“这就是你要找的金线鼠?”

周峰:“难道不是吗?那小子敢这么耍我!”

宇文霆:“这黄鼬是不是你想找的金线鼠,我也不敢就这么下断言,出手解了法术才能确定,但在这里可不行。……先别着急,你将刚才的事情原原本本再说一遍,一句话都不要遗漏,这是掌门之命!”

周峰一听这话的语气很凝重,也不敢再玩什么花样,将刚才与成天乐见面的过程原原本本又讲了一遍。其实他在成天乐和宋召南面前,也没有太多失礼过分之处,除了强调听涛山庄与宇文老爷子的威名之外,大体还是以商量的口吻说话,而且也拿出了交换的东西,就算宇文霆想挑毛病也挑不出大错来。

宇文霆听完之后,看着周峰眼中竟有几分嘲讽之色,提着笼子站起身来道:“跟我走吧,赶紧验一验这只黄鼬,假如等人家离开了这里我们还没搞明白,听涛山庄的丑可就出大了!”

周峰:“就算这只黄鼬是假的,受骗的也只是我,听涛山庄能出什么丑?”

宇文霆:“你是以自己的名义去的吗?顶着听涛山庄的名头去压人,就得有那个本事才行,否则岂不是笑话?”

两人离开了酒店就近找了一处僻静无人的绿化带,宇文霆左手提笼右手连挥,那笼上蒙着的黑布无风自动,周围仿佛有隐约的海浪潮声传来,一道舒卷的力量隔空连续拂在那黄鼬的身上。成天乐打出这道缚灵印只需片刻功夫,可是要想让黄鼬毫发不伤的解了法术,除非是施法者自己或者熟悉同一种手法的人,否则都要费一番手脚。

道理很简单,就像救人总是要比伤人难多了。假如让周峰化解成天乐所施展的缚灵印,恐怕要费上两天功夫,而宇文霆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就搞定了。周峰正瞪大眼睛看着那黄鼬的变化,忽见它在笼子里弓起后背尾巴一甩,“噗”的放了一个屁。

普通黄鼠狼的屁也是十分熏人的,那雾状的气体带着强烈的刺激气味,不仅难闻而且能刺激神经、甚至使人出现幻觉。宇文霆轻轻一弹指,一道无形的浪卷之力将这团气雾驱散,一丝气味都没沾到。

可能是想给个教训,宇文霆却没有施法替周峰也挡住。周峰凑得很近正在那儿看呢,一个没反应过来急忙施法,却还是被臭味沾上了。虽然没受什么伤也没有吸进去,但身上那个味道可是太难闻了,他往后跳了一步小声惊呼道:“师叔,你怎么……”

宇文霆冷脸道:“明知道此兽是什么,我解开它的形神束缚,你还不小心点!堂堂听涛山庄弟子,连黄鼠狼的一个屁都躲不开,还好意思出去逞威风?脸都让你给丢光了!”

身上带着奇异臭味的周峰脸涨得通红,却也没法顶嘴,只得岔开话题道:“师叔,这是金线鼠吗?”

宇文霆:“自己不会看吗?这就是一只黄鼠狼!”

恼羞成怒的周峰恨恨道:“那个臭小子,他居然敢这么耍我,我找他算账去!”

宇文霆却反问道:“沾了这一身臭,受的教训还不够吗?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究竟谁对谁错,假如是这样的话,你师父真是白教你了!你还不明白的话,就别怪我以掌门的身份处置了!我且问你,那成天乐可有一句虚言诳你、可曾说过此兽是金线鼠?”

周峰此刻也反应过来了,成天乐并没说半句谎话,从一开始就说笼子里不过是一只黄鼠狼,是抓来“研究”的。是周峰自己先入为主,认定那就是金线鼠。而成天乐特意问他有没有搞错?周峰说没搞错——要的就是这只黄鼠狼!旁边还有宋召南做见证,然后成天乐才把黄鼠狼给他的,求仁得仁有何怨?这也怪不到成天乐头上啊!

周峰恼怒地说道:“此人好生诡诈,故意让我中套!”

宇文霆:“故意让你中套?他怎么知道你会去?又不是他请你去的!他收服了一只金线鼠,这么做防的就是你这种居心叵测之辈,这一手玩得很高明啊。假如换做你收服了那样一只异兽,不想让屑小伺机觊觎,这么做恐怕也很正常吧?”

周峰:“我心怀叵测?我可是客客气气的登门拜访,主动拿出宝物相换的。”

宇文霆冷笑道:“你拿走了人家的金线鼠,可曾将自己的东西留下?这金线鼠是你点名要的,人家就让你白白拿走了,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应当心存感激才对!”

周峰:“人家挖好了坑,是我自己跳进去的,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但我没拿人家的金线鼠,这不是金线鼠,难怪人家会把东西还回来。”

宇文霆:“这虽不是金线鼠,可你拿走的时候并不知情,既然有言在先,以物换兽、求仁得仁,你就不该将东西收回来。”

周峰:“明知道这金线鼠是假的,难道师叔还要我将东西送回去吗?”

宇文霆:“什么真的假的?他可没说这是金线鼠,是你说要的就是此兽、没有搞错!堂堂听涛山庄弟子,上门去求一只金线鼠,结果却拎回来一只黄鼠狼,这已经够丢脸的。……就算明知是黄鼠狼,也要守信送出宝物,这才是世家高门的风范。此刻我身为代掌门,也只好亲自去做这件事了!”

周峰有些吃惊道:“师叔要亲自把东西送过去?”

宇文霆眼中已没有怒意,微微叹了一口气,语气低沉道:“我是听涛山庄的代掌门,这种事情难道还要让别人去不成?至于你嘛,我不想亲手处置,现在就回听涛山庄闭关思过,你师父没有回来之前,不准离山庄一步!”说完话一弹指,铁笼子应声而开,那黄鼠狼噌的跳出来,一溜烟就钻出树丛不见。

……

宁波的事情已了,成天乐这一次帮了岸达公司的大忙,所得的报酬可比仅仅来做场法事捉个黄大仙高多了。他本人并没有谈过价钱,岸达公司直接给他卡里打了五十万,就连吴贾铭也得了十万“咨询费”。来此考察并提供方案的宋召南也只收了三十万“顾问费”而已,这才是正常价码。

成天乐在这里呆的时间长,又顶着捉妖大师的名头,所以拿的钱比宋召南还多,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告辞之前岸达公司特意举行了一场答谢晚宴,公司领导和该项目的头头脑脑们陪着“成大师”喝了顿酒。成天乐在心中一个劲地感慨,他既想到了宋召南又莫名想起了孔天晶。

从某种意义上讲,孔天晶与宋召南差不多是一种类型的人,都很有学问和本事,他们所策划的事情,成天乐是想不出来的,只能跟着长见识了。但孔天晶和宋召南又是不一样的,区别不仅在于宋召南并没有阴灵附体,而在于他们将才华用在了什么地方。

答谢宴之后的第二天,成天乐终于要带着吴贾铭返回苏州了,可岸达公司执意要派专车相送这两位“高人”,成天乐也不矫情,约好时间让车到酒店来接。他们计划的出发时间是午后,与司机一起吃完午饭便出发。

这天上午,成天乐正在酒店里收拾行李,突然又有人敲门,随着敲门声有人说道:“请问成天乐先生在吗?我叫宇文霆,是听涛山庄旅游发展公司的副总经理,冒昧打扰了!”

前天刚走一个,怎么又来了一位听涛山庄的?难道是发现了那“金线鼠”不对,继续上门纠缠的?那天的话都已经说清楚了,笼子拿走,别再来找麻烦,成天乐也没要人家的东西,干嘛还不罢休呢?

想到这里成天乐不禁有些来气,但听见这声音也暗暗心惊。此人在门外走廊上开口,成天乐却仿佛觉得他就站在身前一米开外。这并不是真的看见,而是生机律动特征随着声音传了进来,感觉就像是面对面在说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