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2章、教不严,性远习偏忘修齐

吴贾铭将铁笼子拎了过来,当场交给了周峰。周峰面露喜色,他就是那天夜里在仓库顶上暗中窥探的“周师弟”,来之前也查探过,发现“金线鼠”就在成天乐隔壁的房间里由吴贾铭看着,拿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被掉包。

揭开黑布一看,周峰却愣住了!说实话,金线鼠究竟长什么样子他也不清楚,那天夜里只是看见了一道金光而已。笼子里是如假包换的黄鼠狼,成天乐也没染它的毛色,看上去并非传说中的金线鼠啊?

可是以神识查探,发现此兽被一股束缚形神的法力制住了,假如是普通的黄鼠狼,成天乐并没有道理这么做。难道是这种法术限制了金线鼠的变化、让它成了普通的黄鼠狼模样?周峰能够察觉出黄鼬被法力限制了形神变化,但一时之间却弄不清楚这是何种法术?成天乐所学的缚灵印是古时的大妖所传,听涛山庄弟子周峰并没有见过。

见周峰一脸疑惑、欲言又止的样子,成天乐将桌上的木匣还给他道:“周先生,既然是同道中人,我也不能不给面子,这只黄鼠狼就请你拿去吧。至于送来这么珍贵的东西,就不必了!”

周峰下意识地接过木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想施展手段解了那黄鼠狼身上的法术,却发现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因为他不了解对方的手法。把黄鼠狼带回去慢慢运转法力化去它身受的束缚自然可以办到,却要花个几天时间。假如就在当场强行把法术给破了,可能会伤了这黄鼠狼的性命。

他想了半天,终于尴尬地说道:“成总,这只黄鼠狼究竟是不是……?”

成天乐打断他的话道:“你自称就是为此兽而来,那么就请带此兽而去。我很忙,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多耽误你的时间了,请把这只黄鼠狼带走,今后相安勿扰。周先生,你我本素不相识,我也从未得罪过阁下,今天初次见面就算是给个面子吧。”

周峰还想磨叽,已经看出些许门道的宋召南站起身来道:“周先生,话是你自己说的,黄鼠狼你也拿到了,请你遵守承诺。”

周峰闻言也只得尴尬地说了声谢谢,提着笼子离开了,将成天乐还给他的那个木匣也顺手揣回了怀里,没有再提拿钱买下或者以物交换的事,反正对方已经说了是送他的。

周峰不能确定这黄鼠狼是不是金线鼠,下楼的时候他还净往好处想,或许成天乐是在宋召南面前装糊涂,故意表示从未听说过听涛山庄,但还是被听涛山庄的威名震慑,乖乖地将金线鼠拱手送上,连东西都不敢要。一念及此,他又不禁有些得意。

周峰想赶紧找个地方,施展法术解了这黄鼠狼身上的形神束缚,好拿到珂珂小姐那里表功。穿过酒店大堂向外走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周峰,你急冲冲地做什么啊?身为修士知觉敏锐,连我在大庭广众之下等你都没看见!手里拿的又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个活物?”

周峰定住身形转头望去,看见酒店大堂角落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赶忙走过去躬身道:“师叔,怎么是你?”此人是周峰的师叔宇文霆。

……

听涛山庄在普通人看来,是宁波海边的一个旅游度假村,也是一家旅游发展公司的名字,但人们并不知道,它还是一个修行世家。修行世家也属于世间修士的传承门派,但与一般的门派不同,它的传承是以家族为主体的。

其独门法诀在一个家族中世代传承,有时也会吸纳非家族的成员,但那些外室弟子并非门派的主体与核心。也有非家族成员成为内室弟子,但大多是通过联姻的方式或者资质特别优异、成就特别突出,能够在同道中成为表率。

听涛山庄前任家主也就是掌门宇文树老爷子,修为高超、德高望重,如今已有百岁,已将掌门事务交由长子宇文霖打理,老爷子本人或闭关修炼、或逍遥行游,已经很少过问俗务。宇文霖有一女叫珂珂,此孙女自幼就被老爷子视为掌上明珠,整个听涛山庄上下也多有呵护。

宇文树有两子一女,次子宇文霆,就是在酒店大堂里叫住周峰的这位,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其实已年过花甲。宇文树的女儿宇文露早已嫁人生子,但她却并非修士。修行世家出身是莫大福缘,自幼就能得到传承法诀并有师长相助引领,但并非人人都能有所成就,入门那一关过不去也就是过不去,一辈子当个普通人也没什么,世人大多如此。

……

宇文霆把周峰叫过来,指了指旁边道:“坐下说话吧,这是在公共场所,不要让人觉得太奇怪。珂珂从山庄里拿走了三枚黄芽丹和一块洒星青金,我身为代掌门怎会不查!她把那些东西交给了你,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周峰诧异道:“师叔怎么成代掌门了,我师父呢?”他是宇文霖的弟子,而艾颂扬则是宇文霆的弟子。

宇文霆:“叫你坐下你就赶紧坐下,别提着笼子傻站着!你就知道随珂珂四处胡闹,山庄中的正经事是一点不知。老爷子与天下前辈高人齐出,远渡重洋为白少流助战或为其观敌掠阵。老爷子直接随白少流一起去的,我大哥也随后赶赴海外打点后应事务,将掌门事务交与我暂管。”

周峰:“连老爷子都出手了?掌门也离开了听涛山庄?老人家刚过完百岁寿辰啊!”

宇文霆:“大局为重,前辈高人又不止老爷子一人出动!如今我们这些人留在家中,更要约束好晚辈传人,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公子注:天下高人远赴海外为白少流助战一事,与本书情节无关,在此不必详述,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我在起点中文网已完本的另一本书《人欲》。)

周峰被代掌门师叔就在酒店大堂给堵住了,手里正拎着笼子呢,也只得交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宇文霆听着听着渐渐皱起了眉头,眼中隐现怒意,却不好在这里发作,沉声道:“那只金线鼠的事情我听说过,珂珂既然早有发现,为何还要让它惹事伤人呢?”

周峰赶紧解释道:“珂珂小姐前一阵子在闭关练功,老爷子说她性情太过骄纵需要好好磨练,一个多月前才出关的,她不清楚。”

宇文霆:“珂珂在闭关,你们难道也不清楚吗?”

周峰:“珂珂小姐打过招呼,不让我们惊动那金线鼠。我们听说没出什么大事情,那工地也停工了,小小的施工单位是奈何不了一只金线鼠的。所以打算等珂珂小姐出关之后再说,不料却节外生枝。”

宇文霆眉头已皱得跟疙瘩一样:“节外生枝?人家出了工伤事故,请人来处理,你居然说是节外生枝!……事情虽不是你做的,但人家既收服了金线鼠,你又去登门索取,这又是哪家的道理?简直有辱听涛山庄门风!”

周峰闻言心中不悦,但也只能忍着,赔笑解释道:“不是登门索取,而是亮出身份来历、愿意出价求购或者以宝物交换。”

宇文霆瞪了他一眼,目光似能将周峰全身看穿,冷笑道:“交换?你拿来的东西给人家了吗?”

周峰被宇文霆的目光扫过不禁打了个寒战,心中暗暗叫苦,只得把木匣掏出来道:“想那成天乐可能是仰慕我听涛山庄的威名,也听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所以并没有要东西,而是将金线鼠拱手相赠了,这未尝不是江湖佳话啊!”

宇文霆劈手拿过木匣低喝道:“住嘴!还好意思提什么江湖佳话,你自己就不觉得丢人吗?你是不是提了老爷子的名头,还拿珂珂说事,人家懒得纠缠才把金线鼠给了你?”

周峰:“师叔,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您身为代掌门,难道还不愿意看见本门威名在外吗?人家的意思分明是想借机结交听涛山庄,并不贪图什么东西。他是岸达公司请来收服黄大仙的,自有其报酬,收服金线鼠结交听涛山庄,也算是意外之获。”

宇文霆的脸已经黑了:“我说你,你不服是不是?”

周峰一缩脖子道:“您是我师叔又是代掌门,周峰不敢不服!”

宇文霆:“少来这套!你是不是让黄鼠狼给熏迷糊了,连香的臭的都分不清?怎么就能空手拿走人家的金线鼠,把江湖同道对听涛山庄的客气看成理所当然的福气!既然有言在先,这些东西你一定是要留下的,否则算怎么回事?”

周峰不花代价就拿走了“金线鼠”,本来心里想得还挺美,只要回去交了差,那三枚黄芽丹和洒星青金就可以自己密下了。结果出门就碰上了宇文霆,而宇文霆又要他送回去,他很不乐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