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1章、如所愿,鱼自惊钩水推舟

周峰眼中隐约有一丝怒意闪过,但还是压住脾气道:“明人不说暗话,成总,我就不和您兜圈子了。那只黄大仙,是我家珂珂小姐最早发现的,因其气候未成便没有惊扰,还给江湖同道打了招呼,原本是打算送给宇文老爷子做百岁寿礼。成总可能并不知情,出手将其擒获,所以我今天特意登门说明情况。您不认识我,难道还没听说过听涛山庄和宇文老爷子吗?”

成天乐摇头道:“我真没听说过,今天还是头一次听人提起。周先生,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为什么要那只黄大仙?”

其实成天乐此时真有点明白过来了,金线鼠盛龙说过它曾被修士发现行藏,当时是个女的,应该就是周峰口中的“珂珂小姐”,来自一个叫听涛山庄的地方。那听涛山庄可能聚集了一批人间修士,周峰就是其中之一,头目便是什么“宇文老爷子”。他们发现金线鼠被成天乐所收服,于是派人上门索取。

听周峰的语气,似乎以为只要报出听涛山庄和宇文老爷子的名头,成天乐就得大吃一惊。但他这回可真算是给瞎子抛媚眼了,成天乐并无预料中的反应,原因很简单——根本没听说过。

金线鼠盛龙已经被成天乐秘密送走了,此刻也只能继续装糊涂,想到周峰可能是一位修士,成天乐也有几分忌惮,于是很和气的微笑道:“周先生,你说有人早就发现那只黄大仙了,那为什么不收服呢?它惹了麻烦伤了施工人员,这里的业主无奈才会请我来,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你们才想起来吗?”

周峰终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成总既然能收服那黄大仙,应该明白这是为什么,那黄大仙确实是我家珂珂小姐先发现的、也和江湖同道打过招呼。我今天来并不是空口相求,就是想和成总商量——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割爱呢?”

成天乐:“爱?爱什么爱?爱黄鼠狼吗?”

宋召南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插话道:“这位周先生,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想要那只黄大仙。但既然早就发现了,那也明白这里出过什么事,为何放任不理、让那些工人受伤?如今成总把黄大仙给抓住了,你们却来上门索取,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宋召南只是没有修为法力的普通人,周峰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却不知为何对他特别客气,转过身子和颜悦色的解释道:“当时是我们的疏忽,一时没有注意,等得到消息已经晚了。此刻并非上门索取,而是和成总商量。”

宋召南好奇地问道:“你们想怎么商量啊?”

周峰:“成总如果想要钱的话,可以出个价。如果想要东西的话,我这里也有所准备。”他从怀中取出一个木匣,打开之后放在了桌子上,里面有三枚淡黄色、拇指肚大小的珠子。匣子一打开就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出,成天乐莫名之间就觉得元神特别安适。

成天乐本以为那是珠宝一类的东西,闻到这气息再以神识感应,才发现它应该是第四步法诀中所记载的丹药,看样子极似非常珍贵难炼的黄芽丹。成天乐得到的法诀中有关于此丹药的记载,却没有它的炼制方法,据说配齐药材很难、炼制过程也不容易,但对修炼有很大的助益。

再看那三枚丹药旁边,还放着一块墨绿色带着金点的石头,大约有两指宽、一巴掌长。成天乐没认出是什么东西,以神识感应,发现其物性精纯可以凝炼,应该是一种天材地宝,看上去比他当初买的那三枚和田玉料要好多了,只是尚未炼成法器,不清楚有什么妙用。此物和黄芽丹放在一起拿出来,对于普通修士而言应该也是很珍贵的吧?

出手真大方!成天乐看着很有点眼热,不禁暗咽口水啊。周峰也看见了他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成总,您应该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那黄大仙虽然少见,可是很难养啊,想养成气候则更难了,您又何苦辜负听涛山庄美意呢?我带着诚意而来,希望成总不要让我失望而归。”

难得有机会见到这种东西啊,成天乐将木匣捧在手里看了半天、以神识反复查探,最后叹息一声放下道:“周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东西确实珍贵,可惜我无福消受啊,那黄大仙已经不在我这儿了,我让它莫再为害便放之江湖。”

周峰的脸色终于沉下来了,冷冷道:“成总,那我就把话说明白了。我想求的东西,就在隔壁房间、你一位手下看守的笼子里。我诚心诚意来拜访并自报家门,也希望成总不要耍我!”

成天乐站起身来错愕道:“你说的是那只黄鼠狼吗?那是我捉来研究的,不明白周先生要它干什么?”

周峰:“就是那只黄鼠狼,我自有用处!无论成总从何处得来,希望能够成全。”

成天乐:“你有没有搞错啊?那小东西不值钱,更不值得你花这么大的代价。”

周峰断然道:“我就是为它而来,不知道听涛山庄送上的东西,能否交换此物?”

成天乐皱眉道:“那小东西我也算费了点力气才弄到,若有人就这么上门索取我自然是不愿意给的,可周先生如此有诚意,搞得我也不好意思了。想拿就拿去吧,谁叫我们也算是同道中人呢!不过我有个条件,需要周先生给个承诺,也请宋教授做个见证。”

周峰:“什么承诺?”

成天乐:“你首先要搞清楚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不要弄错了!说实话,阁下登门想要那个小东西,令我也有些不敢相信。”

周峰:“绝不会错!”

成天乐:“既然这样,我就如你所愿。也请你答应,你和听涛山庄不要因此事再来找我说什么。”

周峰愣了愣,因为他可不能替听涛山庄做主,但是想到来此的目的,还是答道:“只要你同意将那小东西给我,我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成天乐点了点头,抓起客房电话打给隔壁的吴贾铭,把那个罩着黑布的铁笼子拿过来,他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其实心里憋着笑。那笼子里装的当然不是金线鼠,也不是被禇无用“化妆”过的那只松鼠,而是一只普通的黄鼠狼!

成天乐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了。黄裳等三妖带着金线鼠走后,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吴贾铭越看那松鼠就越不像黄鼠狼,被修剪的尾毛又长了出来,染的颜色也掉了不少,他提醒成天乐该换一只。

成天乐便说道:“那好,你去找一只真正的黄鼠狼来。”

吴贾铭苦着脸道:“上哪去找黄鼠狼啊,宠物市场又没卖的!”

成天乐:“干嘛花钱买啊?山野广阔,自己去抓嘛!你的鼻子这么灵,一定能找到的。”

吴贾铭心有余悸道:“成总啊,我让那黄大仙的屁给熏着了,元神恍惚恶心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您又要我去抓黄鼠狼?我现在一闻到黄鼠狼的气味就想吐!”

成天乐坏笑道:“哦,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在你纯洁的心灵中留下阴影了?我又不是要你去抓成了精的黄大仙,就是一只普通的黄鼠狼而已!以你的神通不算什么事情,你还能被它伤着不成?趋吉避凶是修行之能,但遇事不畏也是修行之道,现在就是要你去做这件事,也算是给你疗伤!记住了,三天之内,要将一只黄鼠狼毫发无伤的带回来。”

成天乐派吴贾铭去做这件事,也是让他克服修炼中微妙的心障。吴贾铭愁眉苦脸地走了,三天后神气活现的又回来了,果然带回来一只活蹦乱跳的黄鼠狼,好似已经被他驯养得挺服帖,甚至都会听口哨等着吃东西了。

成天乐便将那松鼠放了,将这只黄鼠狼关到了原先的笼子里。黄鼠狼见换了笼子受到了惊吓,刚想放屁,就被成天乐印上了一记法术。这是缚灵印的手法,可以限制妖身变幻,让这只黄鼠狼数月之内都无法化为人形。其实它只是普通的黄鼠狼并非妖修,根本谈不上什么化为人形,但形神受束也放不出那看家臭屁来。

成天乐倒不是担心黄鼠狼放屁,既伤不了他也伤不了吴贾铭,随手施法便可驱散。这么做另有巧妙,假如有修士以神识查探,能感应到那黄鼠狼身受法力束缚。好端端的有人施展法术束缚一只黄鼠狼的形神干什么?那当然是有问题了,很自然的就误会它是被捉住的“黄大仙”!

这是掩人耳目、以防万一之举,本打算离开之前再找个无人之处悄悄解了法术把黄鼠狼给放了,这样一来谁也查不出那金线鼠的下落。不料今日周峰登门,就是冲着金线鼠来的,却点名要吴贾铭房间里那个铁笼中的小东西。成天乐便顺水推舟,先拿话挤兑住、然后再把这只普通黄鼠狼给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