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50章、谢空谈,评说快意躬行难

整个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宋召南策划的,成天乐旁观“监督”了它的实施过程。宋召南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提供方案后便回去了,奠基仪式的那天是个周末,他又飞了过来参加。第二天中午,在成天乐所住的酒店套房客厅里,两人还有一段谈话。

成天乐感慨道:“宋教授啊,真有你的,事态的发展完全在你的预料之中,岸达公司一步步都是那么实施的。……你不说我还不清楚,原来现在盖座庙还是个很挣钱的项目!”

宋召南一边喝茶一边笑道:“那是当然,如今很多风景区都热衷于建庙,只要能办下手续就行,你以为他们是为了菩萨吗,当然是有利可图。……但这里不是什么风景区,项目要想成功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吸引力与知名度,好在当地曾有流传那么久的风俗,又经过了这么一番宣传,在这一点上做文章,李立建这座庙是不会吃亏的。岸达公司不仅可以靠庙吃庙,地产项目的预期销售都可以带动。”

成天乐微微一皱眉:“可我还是有点不太舒服,这座庙算谁的?它将成为岸达公司的一个盈利性项目,只不过以庙为名而已。”

宋召南笑了:“我理解你的想法,很多人可能都会有一样的想法。庙成了岸达公司的项目你不舒服,找几个不相干的和尚负责你就舒服了?本来就在人家的地皮上,人家改了规划追加投资建的,而且是按照我们的要求,保留遗迹、重修建筑,让那段历史和它承载的精神重见天日。

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就是这样,至于忠烈祠和海神庙合建,也是有道理的。海神庙更容易吸引人,而另一方面,历史上的海神庙就是为了保护与承载英烈祠而建造的,也融入到这段历史当中。如此设计,能迎合当地的风俗、讲述它的源头,人们来到这里,自会清楚那一切。

不可能让岸达公司白白承担巨额的损失,只满足我们空想中的愿望,人家凭什么?既然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为什么不用呢?那留下石碑的先人实现了愿望、我们达到了目的、岸达公司挽回了损失,最重要的是,这英烈海神庙又重新出现在这里,能向人们传达它想传达的精神!”

成天乐苦笑着点了点头道:“谢谢您的指点,我也想明白了!提愿望和要求很简单,真正去做事却很难。这世上不缺空想的人,少的是把事情办成的人。只要你去做事情,就不可能挑不出毛病没有遗憾,其实宋教授您的方案已经是现有条件下的最佳选择了。”

两人正在说话,突然有人敲门。成天乐喊了一声:“门没锁,进来吧!”他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门开了,走进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看上去非常干练精神。此人一进门看见宋召南也在,不禁微微一怔,随即微笑着向成天乐伸手道:“成总,你好!我是宁波听涛山庄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物业部经理,名叫周峰。今天特意登门拜访,向您表示敬意!”

成天乐纳闷道:“敬意?我们不认识啊!”

周峰笑道:“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成总指点岸达公司发掘了这里的遗迹,并重建英烈海神庙,我也是宁波当地人,对您十分佩服!……请问这位先生是——?”

成天乐介绍道:“这是着名的民俗专家宋召南教授,你既然知道这件事,在报纸上应该看过他的名字。……坐下说话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周峰坐下后取出了两张名片分别递给了宋召南和成天乐。宋召南接名片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他可是大学里的学院院长,对各种场合微妙的细节讲究都很注意。周峰递名片的顺序似乎有点不对,他既然是来拜访成天乐“表达敬意”的,怎么先把名片递给了宋召南?这个小小的细节也暴露了一个问题,在来访者周峰的眼里,宋召南可能比成天乐更重要。

成天乐坐下看名片,周峰也注意看成天乐的反应。令他失望的是,成天乐看见“听涛山庄”几个字时,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而是抬头问道:“我在这里现场指挥遗迹发掘的事情,外界并没有报道,报纸上也只提过宋教授的名字,周先生又是从哪里听说的呢?”

周峰答道:“我是听内部人说的,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同道中人。……我今天来就与此事有关,希望成总帮一个忙,我们能否私下聊聊?”

成天乐一听就误会了,以为这个人是来请他“降妖”的。就是因为成天乐“降妖”的名声传了出去,才会被岸达公司请到宁波,难道那听涛山庄也有闹鬼、闹黄大仙一类的事情,听说消息慕名来请他出马搞定?

宋召南一听这话,就要起身告辞回自己的房间。成天乐却拉住他道:“宋教授,您别走,坐着一起聊呗。人家的事情也许我帮不上忙,你才能帮上忙呢。”然后又对周峰道:“这位宋教授是我的好朋友,岸达公司的事情他很清楚,你有什么话就当面说吧。我不知道你们听涛山庄出了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但你们听到的可能是误传,我不过在现场指挥工人挖挖土而已,并没有什么别的本事。”

成天乐干嘛这么急于撇清自己呢?说实话,他不暂时再想以“降妖大师”的身份去管什么闲事。岸达公司这个项目的事是易老大的人情,顺便让吴贾铭过来看看,结果吴贾铭却吃亏受了伤,他才带着三妖赶到了宁波搞出了那么大的阵势,最后还是宋召南帮忙才把事情圆满解决了。

通过这件事,成天乐也觉得自己这两把刷子还当不起“降妖大师”的名头,这次假如不是宋召南,他就算能抓住金线鼠,还不知道该怎么圆满善后呢,弄不好只能看着那遗迹被毁、金线鼠伤心失望。而那天夜里,就算做了充足的准备,他也差一点没有保护好宋召南,现在想起来都是一身冷汗!

成天乐在梅子山留了一个多月,一方面住在工棚里修炼“外景”之法、巩固刚刚领悟的境界,另一方面也是给黄裳等人带着金线鼠离开打个掩护。而如今工地已经开工了,那的工棚也没法再住了,过几天就到四月初了,他也该回苏州搬进梅兰德那座宅院,暂时不想节外生枝。

听涛山庄闹凶宅也罢、闹黄大仙也好,在这个节骨眼上成天乐能推辞便推辞。假如对方有事相求,让见多识广的宋召南坐在一旁听听,说不定还能帮忙出个主意,好打发人家回去另请高明。

周峰闻言神情很是古怪,甚至有些哭笑不得,只得说道:“我不是为听涛山庄的事情而来。”

成天乐一愣:“哦,原来你们山庄没出事啊?”

周峰:“当然没事!听涛山庄能出什么事?”

成天乐:“那你就是有别的事喽,有话快讲吧,我和宋教授正在商量事情呢。”

周峰:“那我就直说了,岸达公司的项目工地出事,最早的传闻是闹黄大仙,成总来到这里探查出那片遗迹,抓住了那个小东西,我就是为它而来。”

成天乐与宋召南都是一怔,齐声问道:“你为那黄大仙而来?”

周峰点头道:“是的,我就是为此事而来!看二位的反应,我所言应该不虚,那小东西果然是落在了成总手里,而宋教授也是知情的。都是同道中人,说话不妨开门见山。”

成天乐总算明白周峰所说的“同道中人”是什么意思了,但他的“明白”仍然是误会,有些纳闷地问道:“周先生,你是一位捉妖师吗,对那黄大仙感兴趣?”

周峰有些像看怪物似的看了成天乐一眼,又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旁边的宋召南,好像是明白了什么,苦笑道:“捉妖师?成总愿意这么称呼也未尝不可,如此说来,你我都是捉妖师。”

成天乐赶忙摆手道:“不不不,你才是捉妖师,我不是,你一定是听到传闻误会了。至于那黄大仙嘛,只不过是当地人的误传。我确实在那里抓住了一只黄鼠狼,不知道你清不清楚,黄鼠狼会放屁能刺激人的神经、使人产生幻觉。”

周峰已经被成天乐搞得快没脾气了,无奈地说道:“好吧,成总抓住了一只黄鼠狼,这总是事实吧?不知道您要怎样才肯割爱,听涛山庄想要那只黄鼠狼,我特地来找您商量。”

宋召南也听出蹊跷了,皱眉问道:“听涛山庄?我好像有点印象,是离这里不远的旅游度假村吧?你们养黄鼠狼干什么,也不怕放屁熏着客人?”

成天乐心里直犯嘀咕,暗道这个周峰来历恐不寻常,却故意装糊涂道:“旅游度假村?我也去过太湖的明月湾度假山庄,环境真的很不错,但是那种地方养黄鼠狼干什么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