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48章、江湖术,一捶二兴再登梯

众人又商量了一番,黄裳留在这里陪成天乐,而吴燕青和禇无用天没亮就离开了工地,分头出去办事了。日上三竿之后,吴燕青先回来了,按照盛龙的身材买好了两套衣服,连鞋袜帽子都有。过了好半天禇无用才回来,手里提着一个用黑布罩得严严实实的铁笼子,与关着金线鼠的那个笼子是一样的。

将黑布揭开一看,里面有个小东西受到光线的刺激,蹦了起来乱跳。成天乐皱眉道:“我要你弄只黄鼬,你怎么搞来一只松鼠?我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这是松鼠,你还给它理发染发了?”

禇无用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成总,不是我不会办事,这么短时间确实找不到黄鼠狼啊!……这只松鼠是我花钱买的宠物,将它尾巴上的毛修短了点,全身也染成了暗金色,一眼看上去也和那金线鼠差不多,没有仔细瞅过的人分不出来。”

当天上午,黄裳、吴燕青、禇无用等三妖便离开了宁波,他们悄然而来也是悄然而去,黄裳的铁环法宝揣在怀中,铁环里还套着一只金线鼠,用这样的方式可以使人无法发现它的踪迹。三妖回去的路上还一直在感慨,尤其是黄裳与吴燕青。

金线鼠盛龙在黄裳的暗示下欲拜成天乐为师,而成天乐收留了金线鼠并给它起了名字、教它如何在世间藏身,也让黄裳等人先传它收敛神气的法诀,却并没有答应拜师的事情。虽然禇无用呵斥了金线鼠,但成天乐完全能以此为台阶,给金线鼠露点口风、收个记名弟子先考验一番云云,可成总并没有。

假如换一个人,碰到了金线鼠这种异兽,可能第一念想到的就是如何收服为己所用。盛龙如今气候未成,将来能否修炼成功也是未知之数,但驱使这样一位手下,还有可能在将来得到莫大好处,谁也不会嫌多。

成天乐本可以不点破金线鼠的身份,连哄带吓、恩威并用,完全可以把它收拾得服服帖帖,再许以妖修们梦寐以求的好处诱惑,这只涉世未深的小黄鼬绝对会说什么就听什么,哪怕名义上收个徒弟,实际上找个打杂干活的伙计也成,有不少江湖人就是这么做的。

而成天乐答应帮助金线鼠,却不屑于借机诱惑与挟制它,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风范啊!人世间这个大江湖,总有那么一些人听上去名头很响亮、四处结缘收弟子,三教九流什么人来拜师都不拒,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在教授传人弟子,也不是圣人所说的有教无类,而是另有企图。

其实黄裳和吴燕青多少有些想偏了,成天乐的确不会收盛龙为徒,但他的想法很简单,他自忖修为还不算高,论境界连风邪劫都未度过,尽管可以指点这些妖修一些秘法,但实在不能当正儿八经的师父。假如素不相识的盛龙要拜师他就点头了,那么黄裳和吴燕青这等大妖也要拜师怎么办?

这些人各有修为,成天乐还不能给予系统的指引,很多修行关窍连他自己都没搞明白,又如何站在师承的角度去教人?他当不了也当不起!其实梅兰德教他的那些江湖门槛中,也有收徒弟这一招。当代有很多江湖人很喜欢收徒弟,尤其喜欢收那些影响很大、为人却很糊涂的娱乐明星为徒,究其目的无非是抬身价、骗吃喝、赚名头、驱人用、占财色而已。

成天乐知道这种门槛,可他不会那么做,甚至都不会多想那一套。

三妖秘密带着盛龙走后,成天乐把留在酒店中调养的吴贾铭叫了过来,让他在工棚里守着一个蒙着黑布的铁笼子,并传了吴贾铭一段洗炼元神的法诀,就在此地好好练。这段法诀其实是辅助元神外景修炼的,而吴贾铭前几天被金线鼠的屁雾沾染元神,正适合借此调养,成天乐自己也是刚刚练过、已印证其玄妙。

然后成天乐打电话给岸达公司接待人员,让他们派车来接,到酒店去找宋召南。宋召南上午睡了一觉已经起床洗漱完毕,但眼睛里还有点血丝,显然休息的不是太好。他早就在等着成天乐,两人在酒店二楼某食府的包间里一起吃的午饭。

宋召南问道:“成总,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位黄大仙啊?”

成天乐眨了眨眼睛道:“黄大仙,什么黄大仙?”

宋召南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笑道:“看来成总是不打算把它交给岸达公司了,那你找我想商量什么事情呢?”

成天乐倒了一杯酒,双手端起来道:“宋院长,我敬您!不知有什么办法,能让那碑文上所刻的事情成真?”

宋召南笑了:“你是说海神庙碑记上说的事情吗——要让此祠、此碑重见天日?挖出来不就行了嘛!”

成天乐:“哪有这么简单,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其实挺复杂的,因为岸达公司已经买下了这块地,地产项目的规划设计都已经做好了,施工中必然会碰到那一片遗迹。假如看图纸的话,恰好要从那个地基上挖过去一半。对于开发建设单位而言,其实最怕碰到这种意外状况。

如果在施工过程中碰到了疑似文物古迹,按照规定要立刻停工、通知当地文物管理部门来鉴定处理。假如经鉴定并没有太多考察价值的话,那么就接着施工,假如需要清理抢救,则会在现场发掘整理,将值得保护的文物带走,然后才可以接着施工。

这就意味着耽误工期啊,工程一旦启动便是钱如潮水,假如因为这一处地方耽误了整个项目的进度,人员工资得付、设备闲置浪费、也意味着巨额贷款的利息费用超支。但根据规定就得这么处理,干瞪眼停工等着。

所以施工打地基碰到什么疑似古代遗迹,只要看上去不是太夸张的,有时候能不上报就不愿意上报,免得自找麻烦,而施工的现场工人们也往往先行拆开翻找“宝贝”,等到有关部门的人员赶来,遗失的文物往往很难收回。

这种情况还算是好的,假如真的碰到了很重要的古迹,无法立刻完成清理抢救工作,短时间又不可能移走的,或者被文物部门决定要就地保留的,那么开发单位就是有苦说不出了。单纯的地皮问题已经是小事了,关键是调整规划、重做设计、延误工期的种种损失。

所以告诉岸达公司那里有很久之前的古建地基,究竟算不算有价值、需要保留的文物却很难说,那两块碑有可能被当地文物部门拿去博物馆收藏,但地基却很难保下来。而且岸达公司也不会愿意碰见这种事情,更别提让那英烈祠重见天日了,人家只是房地产开发商而已。

成天乐正是知道这些麻烦,才会向宋召南来请教。而宋召南仍然端杯笑道:“成总,你不就是他们请来的大师吗?假如没出那档子事,可能确实不好办,但既然出了那档子事,就不麻烦了!”

成天乐凑过去道:“哦,该怎么办呢?”

宋召南也凑过来,与成天乐小声耳语了很久。成天乐越听眼神越亮,忍不住地连连点头,最后拍着宋召南的肩膀道:“老宋啊,还是你老奸巨猾呀!”

宋召南好气又好笑道:“小成啊,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当天下午,宋召南和成天乐没去找李立,而是让李立自己来酒店见面。李立把岸达公司与该项目有关的负责人全带来了,就在酒店一间小型会议室里,听两位高人介绍情况。大家都很好奇,昨天成天乐与宋召南在工地里呆了一夜,今天还是活蹦乱跳的,他们究竟有没有发现黄大仙、假如发现了是否收服了黄大仙呢?

反正关上门也没有外人,李立坐下后就忍不住问了出来。宋召南却神情肃穆地摇了摇头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李立忐忑不安地答道:“先听坏消息再听好消息吧,这样也有个盼头。……宋教授,我这人胆小,您悠着点说可别吓着人。”

宋召南:“李总啊,你们不是冲撞了黄大仙,而冲撞了不该冲撞的东西。那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冒犯的,我与成总也不敢冒犯。”

众人皆变色道:“什么凶物,这么厉害吗?”

宋召南摇了摇头道:“不是什么凶物。下面说好消息,成总发现那里绝非凶地,而是自古以来的风水宝地,对贵公司的项目开发、社会影响、广告宣传都会有极大的好处。……我就不多说了,让成总告诉你吧。”

成天乐清咳一声道:“你们应该已经看过宋教授通过考证得出的资料,结论是完全正确的,就在工地北侧荒坡下面,曾经是大明英烈祠、海神观音阁和教堂的遗址,地基还是完好无损的保存着,大约在土层下面两米多深。更特别的是,在那片遗迹后面三米远的地方,再往下挖五米深,有两块石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