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47章、孺子教,琢玉成器人之道

黄裳此人才是真正的宅心仁厚,而且非常聪明通透,听说眼前是罕见的异兽金线鼠,便起了帮一把的心思,既帮助这位妖修、也帮成天乐收服一只很用的异兽,所以才会如此提醒。

那金线鼠眨了眨眼睛,也听明白了这番话的意思,于铁笼中伏下身体道:“成总,你若能帮我完成心愿,我愿拜你为师!”

黄裳与吴贾铭都不说话只看着成天乐,禇无用却呵斥道:“你想的倒美!别忘了我们今天是干什么来的?是你在这里伤人捣乱,业主才请我们来收拾你!传承法诀是莫大的福缘,谁也不欠你的!你想拜师就拜师、好像还给了成总挺大的面子?

成总凭什么收你这徒弟啊?就凭你在这里伤人作乱?那也应该是收拾你才对!我们追随成总多日,事事听从吩咐,也得到了很多指点,心中只有感激却不敢妄求福缘、说什么拜师之事。就凭你一只作乱的小黄鼬被拿下,居然还有脸让成总教你修行,还以此为条件,让成总帮你完成什么心愿?”

这番话不仅把那金线鼠吓了一跳,就连黄裳和吴燕青也有点微微变色。这老猪是个直肠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且他说的话确实有道理。

修行秘法传承,是超脱族类逍遥于世的门径、世间难得之大福缘,这可不是什么九年制义务教育,成天乐也没有责任非要传授给谁,归根到底,修行追求的是一种自我存在境界的超脱。别说世间难得的秘法传承,就算是世上种种职业技能经验,除了正常的培训途径之外,在其他场合,也没有谁有义务一定要直接教给谁。

自古以来世上行无私教化之人,为何可尊圣称贤?道理无非如此。而常人非圣贤,亦不可以圣贤之行束人,假如真是那样,首先应想想又以何行束己?

那金线鼠心性单纯,在某些方面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它不懂这些事也正常。勤学好问自然是一种美德,但勤取好索却不是。它本是有求于成天乐,却说出“假如你帮我完成心愿,我便拜你为师”这样的话,确实不合适。

黄裳等人认识成天乐这么长时间、得到了他那么多指点,也不敢贸然开口说什么拜师,只是找机缘请教而已。尊其为师自然没问题,索其为师就不对了,除非成天乐自己愿意。黄裳与吴燕青听见金线鼠要拜师,在那里不说话,自然也有私心,假如成天乐点头了,那么他们当然也可以顺势求师承、求到完整的传世法诀,但禇无用这个直肠子倒是直截了当呵斥了金线鼠。

金线鼠不懂事很正常,而世上比它更不懂事的人还有的是。有的孩子从小被父母长辈转圈宠着、就像是世界的中心,想教他什么得哄着才行,还小心翼翼怕他有什么叛逆情绪。若有人说的话是他不爱听的,就莫名心生怨恨,甚至不想想人家是为什么、是不是说给他听的?

有一种白日爽梦,很多人都喜欢,比如深山遇仙缘得法诀,从此神通广大而且财富美色滚滚而来。那高人前辈不仅传他秘诀,还得把衣食住行什么都安排好了,否则就是受了委屈、有违他的心志。做这样的白日梦倒也正常,谁不愿意没事想着好事爽爽呢,但要是形成一种心性可就有问题了,难道就不想一想——凭什么?

就算世上有这等好事,他又凭什么得到这一切呢?素不相识之人不是宠爱他的父母,更不是学校里有教育责任的老师。这一种人,教之其烦、责之其恨;等到他向人求教或索取时,却像给了别人天大的面子——要你的东西就是看得起你。

人们确实可能会被勤学好问之心打动,但绝不属于这种情况;世间孺子有可教有不可教,谁也没那个闲情逸致。

那金线鼠倒不是这种情况,它就是不太懂事而已,听见呵斥吓了一跳,也觉得刚才的话不太合适,讷讷的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求成总帮我完成心愿,我今后就听命于成总、受成总的差遣;假如成总能指点我修炼,待我修成气候,便以天赋神通相助成总。”

禇无用皱眉道:“你总说你的心愿,到底是什么心愿啊?”

成天乐一摆手道:“刚才它说的话你们没听见,与它的来历有关,也与此地的历史有关,我告诉你们。”

成天乐将金线鼠方才所说的经历转述了一遍,最后道:“小黄鼬,拜师之事先别提了。至于你的心愿,也确实事出有因,假如有办法的话我愿意帮忙,不仅仅是因为你的缘故。但事情成与不成,你却不能强求。你已经暴露了行藏,又怕将来被人擒去,既想托身庇护所又想完成心愿、还想有人指点你的修行,确实有点想得太美了!这不在于你想怎么样,而在于你的所作所为,值不值得别人那样帮你?”

金线鼠连连点头道:“值得,一定会值得!只要你帮了我这些,我发誓,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成天乐又摇了摇头道:“不是我要你做什么,而是你自己应该做什么!”

禇无用此刻却转过语气求情道:“成总啊,这小黄鼬涉世未深,也一直猫在地洞里修炼,有很多事情都不懂,本性倒是不坏,也算是可造之材,就把它带回去吧,能给多少指点就给多少指点。”黄裳与吴贾铭也开口求情,他们也是妖修,都挺同情这只金线鼠。

成天乐想了想道:“既然你们都求情了,那我就给诸位个面子。但可能有人在暗中窥探,假如得知金线鼠被带走、并查到了它的下落,将来或许会有麻烦,对它也不利。”

黄裳道:“假如继续将它留在此地不闻不问,对谁都不利!成总,您既然是受人之邀来解决问题的,那么我们就尽量帮着把事情做好,总不能杀了它吧?……若怕人查出它的下落,我倒有个偷梁换柱的主意。”

他拢住声音悄悄说了将金线鼠带走的方法,最后又道:“反正谁也没见过它化为人形的样子,以后它不再以原身出现便是。假如再习练成总所传收敛神气之法,那就更没问题了。”

金线鼠有些迟疑地问道:“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啊?我不想离开洞府。”

禇无用又喝道:“这也不想那也不想,哪有那么多美事?你不离开也得离开了,自然是去更适合你修炼的地方。你的心愿,成总会想办法尽量完成,至于能不能成功,却不能勉强。你自己选吧,要不然就把你关在笼子里交给此地业主,说是抓住黄大仙一只,让他们去处置吧!”

金线鼠:“我愿意跟你们走,刚才说的话也都算数,但是你们说话也得算数。”

黄裳也赶紧喝道:“你这小黄鼬,一点不识趣,还不快谢谢成总!假如成总真想收拾你或者要强迫你做什么,还用跟你说这些废话吗?”

金线鼠还没来得及道谢,成天乐伸手一指铁笼子,只听啪的一声笼子被打开了,那束缚妖身变化的缚灵印法术也被解开了,他和颜悦色道:“小黄鼬,你若尚有变化之力,化为人形让我看看。”

金线鼠钻出笼子在地上打了个旋,一团金光散射而起,随即化为了一个少年男子。众人看清他的样子都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他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模样,脸颊稍显消瘦、眉目还算清秀,但是剃着光头,身上穿着一件暗金色类似僧袍的衣服,那是他以法力变幻的,看上去活脱脱一个小沙弥。

成天乐忍住笑道:“小黄鼬,你叫什么名字?”

金线鼠答道:“我没有名字,好像也用不上什么名字。”

吴燕青:“你今后就用得上了,不能天天叫你小黄鼬吧,更不能叫你金线鼠。”

金线鼠:“那就请成总帮我起个名字,你是高人,一定比我自己会起名字。”

成天乐也动了逞能的心思,点了点头道:“你既然是听了那神龙的传说找到这里、在此凝炼玄丹化为人形,那就取个谐音叫你盛龙吧,盛世的盛、龙腾的龙,姓盛名龙。”

黄裳与吴燕青见成天乐给金线鼠起了名字,对视一眼欲言又止,眼中都露出了笑意。成天乐又说道:“往后就不用总是运转法力幻化衣衫了,而且你这身衣服在外面穿着也不合适,回头就给你买几套。现在还要你再委屈一会儿,变回原身到笼子里呆着,在你离开此地之前切不可以人形示人,出去化为人形之后,千万不要再随意变化出原身。”

盛龙行礼道:“多谢成总!”言毕就地一滚就化为金线鼠钻回了笼子,趴在那里又问道:“成总还有什么吩咐?”

成天乐叮嘱道:“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说话了,等离开此地化为人形之后再说。到了苏州先在小剑池洞天呆着,将那收敛气息的法诀练成了才能出来,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不许放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