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45章、桑田改,浩然英迹今犹在

这场面可够怪异的,黄大仙被关在笼子里看着两个人吃那只本是供奉它的鸡。宋召南和成天乐是真饿了,后半夜吃鸡是特别香、越吃越有滋味。成天乐始终没有看那金线鼠一眼,宋召南却忍不住一边啃鸡腿一边打量屋角的黄大仙。两人吃完鸡肉又喝鸡汤,一边喝还一边滋溜滋溜地咂嘴。

成天乐端着碗感慨道:“宋教授啊,我前半夜还说你没下过厨,可现在却觉得,这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鸡了!……东西不仅要看怎么做,还要看什么时候吃啊。这又冷又饿又累的,后半夜喝一碗热乎乎的鸡汤,简直太享受了。”

宋召南也点头道:“是啊,连我自己都惊讶了,我的手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呢?”

那金线鼠本以为这两人将它拿下想怎么逼问审讯呢,结果看他们吃鸡吃得挺来劲,反而把它晾在了一边,就像抓住一只普通老鼠般。它自己先沉不住气了,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抓住我想干什么?”

听声音果然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微微颤抖着惊惧中强作镇定,想装成很凶悍的样子却又不太像。成天乐故意没看它,而是朝宋召南道:“咦,有人在说话?”

宋召南心领神会,端着鸡汤笑道:“好奇怪呀,这里除了我们没别人啊。”

成天乐:“谁在说话呢,会不会是幻觉呢?”

宋召南:“你累了,还是好好喝汤吧。”

那金线鼠有些生气地喊道:“是我在说话!你们把我关在这里就不管了,究竟想干什么?”

成天乐终于放下汤碗道:“咦,黄鼠狼居然会说话耶?”

宋召南也放下汤碗道:“你不提我差点都忘了,我们今天是来抓黄大仙的,它不就是黄大仙吗?会说话也不稀奇。”

成天乐扭过头来看着墙角问道:“这位黄大仙居士,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金线鼠喊道:“你们居然还问我!我在洞府里躲得好好的,与你们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干嘛要把我抓起来?”

成天乐突然脸色一沉道:“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已经成为笼中之囚,凭什么问我,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好心好意煮一锅鸡汤请你宵夜,你不吃就算了,还化为一道金光伤人。我是来调查一些事情的,想找你问问,本来可以好好说话的,你非得要我这样做吗?”

金线鼠流露出害怕的神情,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道:“你们布好法阵将我困住,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迟了,有机会当然要逃走……你们究竟来调查什么事情?”

成天乐:“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就住在这里,怎会不知道这工地上发生的情况,去年这里接连发生了十一起工伤事故,究竟与你有没有关系?”

金线鼠反问道:“你是说那些捣乱的人受伤的事吗?不全是我干的,他们做危险的事情,却一点都不注意,就像以为自己命很大要找死一样。这些本不关我的事,只是有三次进入了的洞府范围,我略施一点小手段,让他们知难而退了。”

成天乐:“你说的倒轻松啊,略施一点小手段?他们也与你无冤无仇,你怎可随意伤人?还自称是吃素的居士!”

金线鼠有些委屈的解释道:“我的目的不是伤人,只是想让他们知难而退,有两次出手发现要出人命,还运转法力往回收了一下,把那些人的命给保住了。他们自己尚不爱惜自己,我就让他们尝尝苦头受点教训,又有什么不对呢?”

宋召南已经旁听出一些眉目了,插话道:“差点弄出人命的是你,暗中扶一下让人只伤不死的也是你,没人会感激你的好心的。人家自己不小心出的工伤事故不关你的事,但你出手捣乱便是肇事。……你自称居士,这是读的哪一部佛经、又是哪个和尚教你念的?”

金线鼠答道:“我找到这里来的时候,庙早就没了,更不可能见到庙里的和尚,没人教我念经。但我向往前辈的传说,此地又有绝佳的修行洞府,我就留了下来。平常听见乡民的谈论,其中有提到佛理的内容,我便记住了自悟。”

宋召南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那你都是怎么想的啊?”

金线鼠:“佛说众生皆苦,生老病死皆是苦。那些人跑到这里捣乱,身处险境却不自知警觉,受伤病之苦而已。”

宋召南苦笑道:“你是指这里的安全防护措施不全、施工人员的安全意识又淡薄吗?有开发方的原因,也有工人自己的原因,在你看来都是这些人自己做的事。但你说众生皆苦,却解错了,佛陀的意思可不是让你加一把火,而是度人苦厄、看透这世间的道理。我们是被业主请来解决这件事的,既然把你抓住了,该怎么处理呢?”

金线鼠的神情既好奇又害怕:“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我没别的目的,就想守住那片遗迹。”

成天乐插话道:“宋教授,根据我的查探,你的考证结果完全正确。在那片草坡土层下面两、三米深的地方,确实有古建的地基,传说中的忠烈祠、海神庙、教堂应该都修在那里。这黄大仙的洞府是在后面的高坡下,开发虽然碰不到它的洞府,却可能碰到片遗迹。”

宋召南叹了一口气道:“小黄鼬,你是听了传说才会跑到这里的吧?那黄鼬神龙的传说是你的精神寄托,所以你想守护那深埋土下的地基,这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实话告诉你,你的想法与做法有些不切实际,那庙宇早就变成了教堂、教堂也早就淹没于历史,若遍地皆遗迹,今人又该如何立足耕住?沧海桑田变迁是历史的规律,你再大的本事,用这种方法也是挡不住的。”

成天乐也说道:“小黄鼬,你不要害怕,我们若有恶意的话也不会这么跟你说话了。别的事情先不谈,先介绍介绍自己的来历,跑到这里又是怎么回事?这位宋教授很好奇,我也很感兴趣,等听完之后再决定怎么处置你。”

金线鼠也清楚成天乐说的是实话,假如他今天真有伤人之意,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了。一开始成天乐很客气地请它出来说话,后来斗法时也一直控制着法阵的威力,就连激斗时都没有损伤它的本命法宝,等它折腾够了这才被拿下的。

性命无忧、修为无损,已经落到人家手里,金线鼠只得老老实实的交待了自己的来历。有意思的是,它也不清楚自己就是传说中的金线鼠,因为没人告诉过它。它原先是一只开启灵智的黄鼬,几十年前在一户人家偷鸡的时候,偶尔听一位老人对孙子讲述那个黄鼬神龙的传说,版本与宋教授所说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在那个年代,还有不少解放前长大的老人生活在这一带,其中很多人都是见过那座教堂的,知道那座教堂是一座庙改建、原址大概在什么地方。这个传说对黄鼬妖有莫大的吸引力,它善于搜寻,找遍了这一带果然发现了这里的遗迹、印证了传说。

那荒坡的土层下有一片保存完整的地基,后面还埋着两块刻字的碑,其一是“大明忠烈祠记”;其二是“立海神庙碑记”。小黄鼬刚开始不认识字,为了看懂这两块碑特意去偷学,用了十年的功夫,才把碑文完全看懂。

在常人看来,用十年才识字有些不可思议。但那时它是一只尚不能变化人形的小妖,世间又没有专门教它读书的学校,它是听人之言、学人之语,到乡村小学的房梁上偷观讲解,每天还要藏匿身形修炼,本身尚在懵懂之中,碑上刻的又是没断句的古文,所以断断续续用了这么久。

“大明忠烈祠记”的内容讲的是立祠缘起,它是为了祭奠在抗击倭寇中为国捐躯的将士以及民勇。至于“海神庙碑记”很奇特,它并没有砌在寺庙的山墙下,刻成之后就和原先的忠烈祠碑一起深埋地下,上面记录了为何要将忠烈祠改建成海神庙。

这与一段历史有关,就是清兵入关、攻占江南。这里是大明英烈祠,到了明末清初,此地一度被郑成功所部占据,这座祠堂又添了“汉室孤忠”的匾额,有了特别的含义。等到清廷占领这一带设置州府,这座祠堂肯定是要被拆毁的,当地民众特意将之保护了下来,以示不忘抗倭战斗中保家卫国的英烈。

当时用的是偷梁换柱之法,将忠烈祠改成海神庙,既可掩人耳目,另一方面民间也传说有一位朱三太子出家为僧。此地百姓出海时都要到海神庙来焚香祈福,其实人们心目中保佑平安的不是那所谓的海神,而是击退掳掠沿海倭寇的先烈,这是一种精神上的象征。

改祠为庙的时候,有人刻了一块碑,说明了这么做的原因。这样的碑是当然不能公然放在明处,而是和原先的忠烈祠碑一起埋在庙后地底深处。碑文上说的也很清楚,期待此碑、此祠将来能重见天日,不要埋没先烈的浩然英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