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众妙之门
第244章、惶烟滚,鼓噪空鸣鼠瘴声

书生得了银子去买米买肉,好好慰劳了老鼠一顿。后来那老鼠便和他混熟了,时常从外面叼来各种金银财物。书生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发现这些财物都是别人遗落的,或者是前人埋藏甚至陪葬之物,让这只老鼠捡了回来或者钻洞给找了出来。

类似的民间故事还有不少,总之有这么一种神奇的“老鼠”能搜寻钱财宝物,在传说中又被称为“搜宝鼠”或“金钱鼠”。而实际上它不是老鼠,而是黄鼬中的异兽,它全身金毛,假如不看那条尾巴的话,还真的很像老鼠。

黄鼬成精自有灵智,如果豢养这种异兽加以训练,它确实很会找东西。但在修士眼中,真正的金线鼠和民间传说是不一样的,它找的不是什么金银财宝,而是各种可以炼器的天材地宝!金线鼠原身的体型细小,会打洞、善钻行,很适合找潜藏难寻的东西。

就算不是为了炼器,能驱使金线鼠也是有利可图的。比如成天乐那三枚和田玉料在干涸的山涧里与普通的石头无异,人工开采时很难被发现,但让金线鼠去找,它就能在河沟里翻出这种东西来,就算当玉料卖也值钱啊!

金线鼠算是一种活的宝物,却没听说世上的绝顶高人有谁特意养这个的,一方面是因为金线鼠实在很少见,想找到并不容易;另一方面就算金线鼠擅于寻宝,让它去深山河谷里钻石头缝找玉料什么的,对于高人们也没太大意思。

至于那些上品的天材地宝,世间本就罕见之极,能不能碰见要看缘分,难道还要带着金线鼠满世界去大海捞针不成?而且修为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神识可比一般的金线鼠要敏锐多了,有没有金线鼠的意义已经不大。但一般的修士对金线鼠却不可能不感兴趣,如此异兽有当然比没有好。

而金线鼠还有一个特点使它很少能被人收服、驱使其寻宝。因为想让金线鼠发挥这种天赋神通,必须要成了“气候”才行。

何谓成气候?成天乐在法诀中多少也有点了解,就是妖丹至少要凝炼温养纯净,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可这金线鼠的修炼偏偏又比普通妖类要艰难得多,精进极为缓慢,各种豢养异兽的手段对它来说都没有多大用处。

此物擅长潜伏藏匿,气候未成之时容易受到惊扰。就算传授它高明的法诀也不一定适用,因为各派传承法诀当然不可能是专为指点此种罕见的异兽而创的。所以对于金线鼠而言,在它未成气候之前,最好是不要惊动,让它自行修炼。此兽擅于寻物当然也擅于寻地,一般都在它所认为的最适合修行之处潜伏。

成天乐与“耗子”认出了金线鼠,也知道这只金线鼠气候未成,但他们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寻找什么珍奇异兽,既然已经动手,当然要将之拿下。眼见那金线鼠在法阵中渐渐不敌,突然发出一声闷雷般的震响,就连成天乐脚下的地面都在轻轻发颤,而宋召南腿一软差点没坐下,还是成天乐及时扶了他一把。

原来是那金线鼠放了一个屁!

黄鼬会放屁,那威力惊人的屁就是黄鼬妖最根本的天赋神通,而金线鼠可比一般的黄鼬妖厉害多了,情急之下也施展了看家本领。吴贾铭当初就是这么被它击退的,而黄裳等三妖也一直在提防着它这一手。只见一股金色尘烟弥漫而开,就似引爆了一颗炸弹,那金线鼠的身形在烟尘中消失不见,十二时大阵的运转也陡然加速。

黄裳抛出了一枚黑黝黝的铁环,在半空中放大形成一道旋转的束缚之力,不让那金烟沾染元神的威力散发出来。吴燕青也挥出一柄拂尘,发出万千道丝光钻入金烟之中,去锁拿金线鼠的原身。而褚无用抽出一根棒子,这回没有幻化成九齿钉耙,一道碧光朝着金烟中央直击而下。

只要破了金线鼠的看家手段,那妖物也就得束手就擒了,三人配合得很好,黄裳负责防守,褚无用负责进攻,而吴燕青趁机将之擒住。这时吴燕青叫了一句:“小心,这黄鼠狼的臭屁能沾染污秽法宝,不要直接碰到。”

吴燕青的拂尘化成的丝光已经钻入那金烟之中,立刻感到了法力的纠缠与碰撞,仿佛在与对方的法宝相斗,那幻境冲击以及强烈的气息沾染也顺着丝光传到了元神中,这才发现这金烟另有古怪,立刻开口提醒。

观战的成天乐感应得很清楚,那股金烟仿佛不仅仅是黄鼬放的屁,也有着法宝的妙用,这金线鼠居然将最看家的天赋神通与妖丹炼为一体,这股金烟也是它的妖丹所化。山野中的妖修,没有机会得到传承法宝,这金线鼠修为尚浅,也没有炼成自己的法器,但妖修所谓的玄丹就是它们的本命法宝,只有在危急时刻才会施展出来。

金线鼠看样子是想拼命了,假如破了这金烟,自然可以拿下它,但妖丹被毁的话也等于损伤它的修为。成天乐并不想这么做,于是也喝到:“那金烟是妖丹所化,不要损伤它的修为,用法阵困住擒拿,不能让它逃回地底。”

黄裳等三妖得到提醒,吴燕青发出的丝光回卷不再与金烟直接相斗;褚无用的棍子也不再直击,而是化作一道道藩篱般的笼影从四面八方罩住;黄裳的铁环呜呜有声,始终对着金烟中金线鼠原身所在的地方牢牢锁定。三妖同时运转法阵,让那金线鼠既钻不回去又无法突围。

那金烟弥漫左冲右突,能沾染元神的气息始终传不出来,无论如何翻滚也都无法遁入地底。他们这场斗法很“客气”,布好阵式让那金线鼠去折腾,看它祭出本命妖丹在那里尽情施展。金线鼠想拼命,成天乐却不要它的命,足足斗了半个时辰。宋召南虽看不真切,但荒坡上金烟弥漫的场面也足够让他看傻了。

最后金烟突然一收,那金线鼠在空中一滚,又化为一道金光射向土中。三妖齐声大喝,法阵的力量都收向了一点,就把那金光凌空定住了。黄裳的铁环落下正套装金线鼠的身上,随即吴燕青打出丝光一卷将它捆了个结结实实,再用力一抖,金线鼠套着铁环飞向黄裳。只听啪擦一声,它被丢进了一只铁笼子里锁上。

此时法阵已收,再看那片荒坡上的草木皆已不见,就像被无形的大手抹平了一样,表面已化为一层浮土。黄裳一挥手,铁笼子就像被无形的力量托着飞向成天乐,说了一句:“此物已被收服,无力再斗,但等它恢复了法力,这笼子是关不住的。”

成天乐左手接过铁笼,右手顺势打出一道法印之力印在金线鼠身上。这是缚灵印的手法,这黄鼬妖至少一个月内不能再变化,除非成天乐自己解了法术。看上去轻描淡写,却让这金线鼠只能老老实实在笼子里被关着了。

成总啥时候有这么大本事了?假如直接在斗法中对金线鼠用这招是没用的,但此刻等于是有人将对手绑树上让他打,哪有打不赢的道理,自可尽情施展种种手段。吴燕青见妖物已被成总制住,这才收回那束缚金线鼠妖身的丝光。三名妖修并没有走下荒坡,转身便消失在黑暗里,因为宋召南在场,他们并不想暴露身份。

宋召南凑过来好奇地问道:“成总,这就是黄大仙吗?它的毛色好漂亮啊!”

能不漂亮嘛,金线鼠的皮毛本身就是一种天材地宝,水火不侵,假如能炼成法器,还有那金光防护与攻敌的妙用。成天乐笑道:“这就是我们抓住的黄大仙,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它的真面目呢!”他并没有告诉宋召南这可不是普通的黄大仙,而是传说中难得一见的金线鼠,反正宋召南也没见过黄大仙长什么样。

只见铁笼中的那个小东西,全身暗金色的毛发带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体型比成年的黄鼠狼略小,除了那条毛茸茸的长尾巴,身形看上去很像老鼠。它正趴在铁笼子里肚子一鼓一鼓地喘着气,鼻尖上的小胡须在发抖,一双小眼睛看着成天乐和宋召南露出惊惧之色。它并没有受伤,而是活活累趴下被人制服的,它连妖丹都放出来拼命了,此刻清楚已无计可施。

宋召南又问道:“成总,黄大仙已经抓住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成天乐:“我拿着笼子,你端着那锅鸡汤,回屋里吃宵夜去,东西可不能浪费了。……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吧,这位黄大仙自称居士、是吃素的,但我们可不是吃素的。”

宋召南平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此刻也不害怕了,兴致勃勃地端着那锅鸡汤,跟着成天乐走回了工棚。碗筷下午也一并送来了,李立考虑的还挺周到,这位岸达公司的老板其实也想来看热闹,但终究没有宋召南这么大胆子开口提出要求,而且就算李立开口,成天乐也不会让他来的。

折腾了大半夜费了不少手脚,成天乐也有点来气,把金线鼠往屋角一丢不再理它,和宋召南坐在那里吃起鸡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