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43章、追梦人间,上搜碧落下黄泉

珂珂师妹答道:“师兄,你这话说得太难听了!这里是听涛山庄的地盘,那只金线鼠也是我最早发现的。只因其气候未成,所以暂时没有动它,放之野地任其自行修炼。这几位野路散修也不和听涛山庄打声招呼,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动手了,未免太不讲究了吧!”

那位周师弟也说道:“确实是珂珂小姐最早发现的那只金线黄鼠、还特意对门中弟子和同道好友都打了招呼,大家都清楚情况的。艾师兄在外面太久了,可能没有听说过。……你是外室弟子,不是离山修炼去做那闲云野鹤了吗,怎么今天跑回来管这种闲事?”

艾颂扬冷笑道:“我虽离山修炼、不受门内职奉,但仍是听涛山庄弟子,此次是回来给师祖祝寿的。我送完寿礼便离开了,可恰恰碰上了这件事,倒想问问——这片工地什么时候变成听涛山庄的产业了?”

周师弟:“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这里当然不是听涛山庄的产业,但离听涛山庄这么近的地方,有一群修士公然布阵施法,这又是什么意思呢?珂珂小姐与我出来看看情况,不是理所当然吗?”

艾颂扬眯起眼睛望着空地上的成天乐等人道:“很近吗?离听涛山庄道场还有几十公里呢!天下各派修士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可这几人也许并不清楚呢?……他们这么做确实有点不讲究,我也是过来看看的。”

周师弟冷哼道:“艾师兄是过来看他们的,还是来看我们的?……如果是来看我们的,那就不必了,你不是很忙吗?不耽误你的事情了,这就请早点回吧!”

艾颂扬冷冷答道:“我什么时候回去,用不着周师弟操心。你们如果只是过来看看,或者想和修行同道打声招呼,自然不关我的事。但人家已经出手了,假如你们想趁机伤人夺宝的话,恐怕就不太合适了。”

周师弟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在珂珂小姐面前也敢这么说话!艾师兄不觉得自己太放肆了吗?”

艾颂扬沉声道:“放肆?就算宇文祖师在这里,我也照说不误!是不是说中你的心思了?”

珂珂师妹忍不住又开口道:“师兄,你没有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那只金线鼠是我最早发现的,也对同门和来往同道打了招呼,让它在此安心修炼。今天有人找上门来动手,难道要我坐视不理吗?”

艾颂扬反问:“第一,你没对那金线鼠打招呼;第二,此处不是听涛山庄道场之内。你若早就收服,别人自然无话可说,也就没有今天这档子事。你如果真的在看护,又为何不闻不问这工地上发生的事故?等到业主请人收服,你这才跑来,是不是太晚了点?”

珂珂师妹有些纳闷地反问道:“事故,什么事故?”

周师弟赶紧解释道:“这片工地去年动工了,出了几起工伤事故,不严重也没出人命,原因都是安全措施不到位、工人操作违规。其中可能有那金线鼠的原因,因为工地的边缘接近它的洞府了,但也不是什么大事,也不能确定就与金线鼠有关。”

艾颂扬:“不是什么大事、不能确定?你这话说的好轻松!假如没有问题,人家为什么会请这些人来,这些人又为什么要施法收服金线鼠?”

周师弟:“若金线鼠成了气候,那可是大有用处的宝物,这些修士看见了谁不想收服?但此兽修炼极易受惊扰,气候未成之前,就算带回福地洞天由人指点,也不如让它自行修炼精进更快。所以我们才没有惊动,打算再多等几年的。”

珂珂师妹也说道:“工地里出事故的状况,我真没听说,否则会早点来的。看来这金线鼠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就算它突破下一层境界很难,现在也应该带走。”

艾颂扬:“现在带走?人家已经布好法阵动手了!假如他们不能得手,你再去收服,倒也是人情好处两得。假如他们自己能收服,珂珂师妹还想要的话,恐怕只能找上门与人家商量了,总不好此刻出手相夺吧?……假如那样做的话,我也会阻止的。”

周师弟怒道:“谁说要出手相夺了?艾师兄说话未免太难听!你怎可如此恶意度人?我们只是来看看,假如他们搞不定便可现身相助,事后再商量。以我听涛山庄的威望,难道还会白拿不成?”

艾颂扬:“那好,我不以恶意度人,就是在旁边看着。”

那位珂珂师妹脸色越来越阴沉,又寒着脸问道:“艾颂扬,你也是听涛山庄弟子,难道胳膊肘要向外拐吗?那些人到底与你是什么关系?……实话告诉你,我今天若带走那金线鼠,便打算作为送给爷爷的百岁寿礼,难道师兄也要阻止吗?”

艾颂扬面无表情地答道:“珂珂师妹,你说的话我没听懂。”

就在这时,草坡那边情况突变,宋召南掏出了“护身符”在胸前展开,黄鼬妖化作一道金光急射而出又被挡回,法阵发动激斗开始。珂珂师妹突然失声低喝道:“那是什么!”

周师弟答道:“那不就是金线鼠吗,那几个人也太废物了,事先布好法阵也能让它给冲出来。可惜,就差了一点!”

珂珂师妹:“我说的不是金线鼠,是那个人手里拿的东西——那张白纸!”

艾颂扬也失声叫道:“仙人指路!”

在远处的空地上,借助那锅鸡汤下微弱的炉火光,能看见宋召南拿的那张白纸上写着潦草的粗黑字迹,仔细一辨认,真就是“仙人指路”这四个字。艾颂扬等三人都是知觉非常,离得这么远也能看清楚,刚才那道金光和飞石化作的白光就在那张纸前方碰撞,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周师弟闻言也看见了,三人皆是目瞪口呆满脸错愕之色。珂珂师妹脸色陡然变得很难看,恨恨道:“那人并没有半点修为,他怎么会有仙人指路卷?”

艾颂扬此刻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竟然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看着犹在发呆的周师弟道:“怎么,你还想着什么苟且之事吗?想找死就自己去吧,可别再鼓动珂珂师妹跟你一起、还要牵扯上老爷子,让整个听涛山庄都跟着倒霉!”说完话,他转身离去,迅速消失在夜色中,也没有再回头看这里一眼。

周师弟有些不知所措道:“珂珂小姐,艾师兄走了,我们怎么办?”

珂珂师妹很不甘心的咬牙道:“今天算我倒霉,走吧,等回头再想办法找他们商量,试试花钱买或者用别的什么东西换下那只金线鼠。”说完话也转身欲走。

周师弟劝道:“别着急呀,先看看他们有没有本事得手?假如不能得手的话,我们再出面顺手收服便是,还能卖个人情。”

珂珂师妹头也不回道:“你连这点眼力都没有吗?金线鼠已经在法阵中成困兽之斗,被收服只是迟早的事情,况且有人拿出了仙人指路卷,你还以为有便宜可占吗?……我真不明白,收服一只金线鼠而已,怎么会出现那种东西!”

……

成天乐可不清楚还有这一幕,他望向那仓库顶端的时候,艾颂扬等三人已经走了。再收回目光看草坡上的激斗,困在法阵中的妖物浑身的金光已变得黯淡,渐渐能看清一只黄鼠狼的样子,但它的毛发却是暗金色的。成天乐一愣,随即想到了一种异兽,“耗子”也在元神中惊喜地喊道:“金线鼠,它是金线黄鼠!”

所谓金线黄鼠,是黄鼬的一个变异品种,就像狈是狼的一种变异。但金线鼠与狈的情况还不一样,只有开启灵智、修行成妖的黄鼬才有可能激发这种异变,而且出现的概率非常小。成天乐所得到的第四步法诀中,提到了各种妖修以及传说中的瑞兽灵禽,还有一些很少见的异兽,其中就包括金线鼠。但是留下法诀的那位前辈本人也没亲眼见过金线鼠,只是根据传闻做了一个简单的记录。

金线鼠必然是妖修,只会在黄鼬妖中出现,它有个最显着的特征,就是浑身的毛发是暗金色的。它有一种天赋神通,便是可以化成一团金光,宛如罩上了一层无形的护体铠甲,金光漫射还可伤人,比一般的妖修更难对付。

金线鼠难对付,但世上很多修士却对它极感兴趣,因为成了气候的金线鼠还有一样更特别的天赋神通——善于寻物、能搜天材地宝!

在很多民间神异传说中,都曾出现过金线鼠的影子。比如曾有这样一个故事:古时某落魄书生家徒四壁,有一天吃窝头的时候,发现一只毛发金黄、长尾蓬松的老鼠蹲在地上看着他,瞪着小眼睛吸着小鼻子,很馋很可怜的样子,书声便掰碎窝头喂它吃。老鼠却没有吃,但第二天竟给他叼来了一块银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