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42章、困兽犹斗,遁影金线宝光驰

宋召南走过来的时候也觉得瘆得慌,此时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道:“成总可比我有胆识多了,一个人在这里住了三天,我不过是走进来看个热闹而已,有什么不敢的?”

成天乐:“我可不是一个人,那边还有三个帮手呢。他们站的位置围住了那黄大仙的洞府,待会儿你不论想在什么地方看,都绝对不能走过去,明白了吗?”

大半夜也没有灯,宋召南听见成天乐的提醒,借助微弱的星光才看见那片土坡周围站着三条人影,呈不规则的三角形分布。他干笑一声道:“成总是谋定而后动,还暗中安排了三名手下,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

成天乐:“当然是准备好了,否则怎么敢让宋教授涉险呢?你说要亲手炖鸡汤,就等着你来做呢,我也想看看宋教授的手艺。”

宋召南笑了笑,把地上的盘子端了起来,将鸡和调料下到锅里开始炖汤。水开了,渐渐散出诱人的香气,就听宋召南拱手抱拳对着那片草坡说道:“土鸡一只,不成敬意!这位黄鼬居士,此地工人无知、扰你安宁,但伤者无辜。请君移居另寻吉地,相安莫扰!若有赐教或有所求,请现身相告。”

说完这番话,工地里恰恰刮过一阵风,荒坡上的草叶沙沙作响,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意。宋召南向后退了好几步,瞪大眼睛看着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成天乐却查探得很清楚,那黄鼬妖并没有为其所动,方才就是自然的刮风而已。

看宋教授的样子挺紧张的,成天乐为了缓和阴森的气氛,轻声笑着问道:“宋教授平时在家里是不是很少下厨啊?”

宋召南:“成总怎么看出来的?”

成天乐:“鸡汤不是这么炖的,入锅时放几片姜就行,盐最好等到熟了之后再放,再把鸡炖烂。”

宋召南:“哦,成总一定经常下厨喽?”

成天乐:“不瞒你说,我在饭店里干过!”

说话间鸡已经煮熟了,金黄色的鸡汤飘着油花在翻滚,别看宋召南厨艺不怎么样,但今夜炖的这只鸡却特别香,让人闻了忍不住就想流口水。浓郁诱人的香气却不随处散逸,在微弱的炉火光下,能看见那升腾的雾气都飘向荒坡。雾气贴着草木盘旋,形成了内外两圈漩涡状的气流,分别按逆时针与顺时针两个不同的方向缓缓旋转。

周天璇玑大阵已经布成,在三妖的法力支持下,虽没有刻意发动但已自然在运转,就像一张静静等待的无形大网,不碰它就好似并不存在,但是一撞上去便知道厉害了。成天乐也有点搞笑,命三妖运转法阵时汇聚鸡汤的香味逼入地下,让那黄鼠狼好好闻闻。

场面话已经说过,鸡汤也煮好了,那黄大仙只要在这里,不是傻子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修为的人总是比一般人有耐心,黄裳等三妖始终一言不发,就像黑夜里看不见的影子,宋召南却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探头探脑望着那边小声问了一句:“怎么还没动静?”

成天乐笑道:“真是奇怪呀,还有黄鼠狼不爱吃鸡的?”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声音呵斥道:“你们太过分了,本居士是吃素的!”

如果仅仅听声音,说话者应该是个少年,还带着几分稚嫩,偏偏要装出很老成的语气。假如平常听见说不定会觉得有些好笑,可是在深夜里突然传出却吓人一跳,只闻声不见人,就像在耳边莫名响起。

宋召南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向后跳了两步,摸兜掏出来一张东西。那是一张白纸,上面用黑色的粗笔很潦草地写了几个字,掏出之后便自动展开,宋召南顺手就给摁在了胸前,就像古代官服的禽兽补子。——这是他的朋友风君子临行前送的“护身符”。

一群妖修蓄势半天没动静,谁也没想到宋召南的动作却引起了突然的变故。那正在自行运转的璇玑大阵莫名一顿,一道金光自草木丛中突然飞出,如流星般直射向宋召南所在的方位。

众人都吓了一大跳,布好大阵就是要张网捕鱼,只要那黄鼬妖不动,维持它的自然运转就行。可是这一瞬间,那本就不完整的法阵失去了自行运转的围困之功,在困境中早就等待机会的黄鼬妖敏锐的察觉到了,朝着法阵出现破绽的方向立即遁走。

成天乐今天本来没打算亲自出手,情急之间祭出三枚飞石,连环旋转飞向那道金光的去路。怎会莫名出现这种漏算?三妖今天也是第一次运转璇玑大阵,可能勉强布阵本身就有破绽,等了太长时间没动静或有疏忽。成天乐惊出一身冷汗,一时之间也没想到别的原因。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看那道金光的去势直奔宋召南,成天乐的飞石就算能够留下它,恐怕也赶不及挡在宋召南前面。三妖也急忙运转法阵,一道螺旋的吸扯之力从后面追着卷来,他们倒不像成天乐般震惊,因为对成总很有信心,认为成天乐一定会把那道金光给挡回来。

很久之后,成天乐才将此时的场面回想清晰,而当时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全力御器催动飞石,不求反击束缚,只要挡住金光就行。也许是那金光冲出草坡时尽了全力,接近宋召南时速度缓了缓,就似全力冲刺之后的自然减速,又像遇上了无形的阻挡,在堪堪要碰到宋召南的那一刹那,被一片飞旋的白光挡住了,那是成天乐的飞石。

金光反弹折射而回,随即就被后面追来的吸扯之力卷回了法阵之中。法阵已经发动,那黄大仙再想逃就难了!成天乐全力挡回金光的那一下,也震得他胸口隐隐作痛,就像一口气喘不过来似的十分难受,他却顾不得别的,一个箭步跃到了宋召南身边问道:“宋教授,你没事吧?”

大家都吓了一跳,反倒只有宋召南最“镇定”,因为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刚掏出“护身符”在胸前展开,那一道金光就突然射过来了。他眼睛一花还没看清呢,金光又被弹回去了,紧接着草坡上一片迷茫,仿佛有看不见的烟尘四处弥漫,中间夹着点点金光闪烁,却听不见一点声息。

宋召南直勾勾地望着那边,手持“护身符”按住胸口喘着气道:“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呢?……那就是黄大仙吗,他们已经动手了?”

成天乐松了一口气,暗道一声侥幸,假如今天宋召南有个三长两短,事情可真不好办了!又转过身仔细看那边的斗法。由于成天乐事先交代过不要伤了那黄鼬妖,所以黄裳等三妖并没有全力发动攻击,只是运转法阵将之困住,待到那黄鼬妖力竭之时,再找机会将之一举束缚拿下。

法阵之外是听不见声音的,但那黄鼬妖十分之难缠,化为一团金光左冲右突四下盘旋,真不容易毫发无伤地将它拿住。它有几次想找机会再钻入地底,但法阵已发动也防着它这一招,每次都贴着地面又被卷了回来。

宋召南看不真切,荒坡上的视线是模糊的,仿佛被一层急速旋转流动的雾气笼罩着,但也能感觉到那里正发生着一场激斗。成天乐感应得很真切,荒坡上的草木全被卷了起来,化为了一片碎末,场面很有些飞沙走石的意思,那黄鼬妖化成一团金光却油滑得很,一时也没办法擒下。

成天乐觉得很奇怪,那团金光闪烁盘旋,中间有一个朦胧的轮廓。看着像黄鼠狼的样子,可是它运转法力时为什么会罩着一团金光呢?成天乐吸取刚才的教训,全力展开神识警戒着周围的动静,突然抬头向远处看了一眼,却没有任何发现。

他看的方向是工地另一侧仓库的屋顶,不是感应到了什么,而一种莫名的直觉。他习练的是妖修之法,有种本能的直觉很奇怪,觉得好像正在被窥探,展开神识却没有任何发现,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在这种黑夜里,自然也是什么都没看见。

……

那个方位侧对着他们所站的地方,恰好可以看清那片荒坡以及成天乐与宋召南炖鸡汤的场景。成天乐与三名妖修都不知道,他们盯住那“黄大仙”的时候,远处也有人盯着他们,暗中还有一番收拢声息的谈话。

那仓库顶上刚才站着三个人,前面是一男一女,身形就似融化在夜色中难以察觉,后面那人成天乐如果白天在大街上撞见,一定能认出来,就是曾经救过他的餐厅老板艾颂扬。艾颂扬收拢声息低声道:“珂珂师妹、周师弟,你们深夜来此究竟有何目的?”

那位珂珂师妹不耐烦地答道:“你难道没听说吗?我们当然是冲着那金线鼠来的!”

艾颂扬:“我看得很清楚,有人正在布阵收服妖物。他们是这里的主人请来的,你们却是不请自来,难道想趁机夺人之宝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