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40章、黄鼬神龙,夜半煮鸡论英雄

第二天黄昏,黄裳、吴贾铭、褚无用等三人带着法器到了。成天乐让他们悄悄进入工地,没有惊动任何人,反正空的工棚还有不少,每人去挑一间自己住下吧。这些妖修不应该在乎条件简陋、气候寒冷,他们没有化为人形之前,在山野中日子就是这么过来的。除非在人间享受得太久、已经忘了当初的心境,但那样也就意味着忘记了修行的根本。

又过了一天,宋召南主动到工地来找成天乐了,陪同的还有岸达公司的几位负责人。成天乐在工棚里一连住了三个晚上都毫无动静,这些人不仅好奇而且也有些着急,想问问这位“捉妖大师”究竟有何发现?

成天乐笑着答道:“发现倒是有点发现,但你们也不必着急,出正月之前,我一定会把事情解决。先听听宋教授这两天有什么收获,此地是否有过‘黄大仙’的传说?”

宋教授也笑道:“我还真打听出来一个传说,与黄鼠狼有关却让人不解,正想告诉成总呢。”

昨天,宋教授在附近村庄里听一位从小在此地长大的老人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老人的爷爷讲给他听的。据说在古代这附近曾经有一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有一天,有一位书生路过在庙里借宿,夜间却听见有诵经之声,然后有人在讲解经文。

听谈话似乎是老和尚在向谁请教,但这庙里并没有别的人啊,老和尚又是在向谁请教经文呢?天亮之后,好奇的书生就问老和尚是怎么回事?老和尚却告诉他——庙后面的山洞里住着一条神龙,那神龙听历代住持讲授经文,已能变化参玄。

书生闻言非常好奇,一定要去见见那条神龙。老和尚劝不住,便对他说道:“它不一定见你,就算你能见到它,也不一定会认出来。”

书生问:“为什么?”

老和尚反问道:“你见过神龙吗?”

书生带着疑惑走到了庙后,那高坡下方果然有一个隐蔽的山洞,走进去穿过狭长的洞穴,尽头是一座洞府,书生在洞府里看见的竟然是一只黄鼠狼!

……

宋教授的故事讲到这里便停了下来。众人等了半天没有下文,岸达公司的老板李立忍不住问道:“不是说洞里住着一条神龙吗,书生看见的怎么是一只黄鼠狼?”

宋召南答道:“那书生出来之后,也是这么问老和尚的。”

李立:“老和尚怎么答的。”

宋召南:“老和尚告诉他——他看见的就是神龙。”

成天乐追问道:“后来呢?”

宋召南呵呵一笑:“那位老人家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因为想当年他的爷爷也就是讲到这里,传说就是传说,并没有解释什么。我最感兴趣的倒不是这个故事本身,而是这个传说我原先就听过,发生在离这儿很远的地方,但版本几乎是一样的。”

成天乐:“哦,宋教授早就听过这样的故事?”

宋召南:“是的,难道成总没有听说过吗?就在前几年,有人出版了一本书,书里还讲到了这样一个传说,发生的地点可不是我们所在的梅子山。但昨天那讲故事的老人,绝对不可能是从那本书里看到的。”

成天乐:“民间很多传说,总有类似的影子。那样的故事可能早就存在了,千百年的时间在各地演化成很多版本。我最感兴趣的还是那神龙,为什么是一只黄鼠狼?”

宋召南自问自答道:“还记得《三国》吗,在煮酒论英雄那一章,曹操对刘备是怎么形容神龙的?——‘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这也许就是老和尚说的参玄变化吧。”

成天乐:“你的意思是说——那神龙变成了黄鼠狼的样子?”

宋教授摇了摇头道:“这也未必!所谓参玄变化,参玄在心、变化在眼,也许那老和尚见到的是神龙,而书生见到的只是黄鼠狼,只是不同的人能看见的东西不同。……成总,相信你也能见他人所不能见,我们眼前虽是同一个世界,但看见的东西却是不同的,对吗?其实每一个人都能见他人所不能见,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对吗?”

成天乐若有所思并未回答,李立却有些着急地问道:“成总、宋教授,咱先不讨论这些,如果这里很久之前就有过黄大仙的传说,如今又真的闹了黄大仙,那可是很厉害的黄大仙啊!按照这个传说考证,它至少有多少年的道行?”

宋召南沉吟道:“传说没有确切的年代可考证,但这个故事的背景是发生在一座庙里。此地的忠烈祠改为庙宇,应该是南明永历元年,也就是清顺治四年、公元一六四七年,庙宇废弃改为教堂发生在清末,大约一九零零年左右。如此推算的话,故事若真的发生过,时间距今应是一百一十多年到三百六十多年之间。”

李立不无担忧地说道:“就算最近的时间,故事发生在一百多年前,但那老和尚对书生说庙后洞里有神龙、曾听历代主持讲经,那时它就应该修炼了很长时间了,至少也是数百年的老妖啊!”

宋召南笑着反问道:“李总难道真的相信这些吗?”

李立苦笑道:“我不敢信也不敢不信啊,反正这里真的出了事!”

宋召南:“虽然那么多起事故凑在一起挺难解释的,但每起事故也都有原因,你还不如从原因找起,先做好自己的事。……成总,你怎么看?”

成天乐正在低头沉思,听见问话愣愣地答道:“我又不是元芳,没什么看法。”

一屋子人都笑了,宋召南又问道:“我不是说这个故事,而是今天工地的情况。你已经在这里住了三个晚上了,有什么发现吗?”

成天乐突然抬头问道:“我们在这里能听见这个故事,因为当年那位老人家也听他爷爷讲过,这说明还有别人能听见。假如有一只黄鼠狼听到了这个故事,不知道它会有什么想法?”

这番话的意思很隐晦,不太容易听懂。且不论那传说故事的真假,这里确实有一只黄鼬妖在修炼,但绝不是故事里的那个“神龙”。根据吴贾铭的描述和成天乐夜间的观察感应,可以确定那妖物的修为,不过是度过魔境劫凝炼妖丹而已。

若很多年前,有一只黄鼬开启灵智之初,曾听到当地人讲这个故事。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那只黄鼠狼肯定会极感兴趣的,也会去寻找故事传说的痕迹,于是就找到了这个地方并在此修炼。这里确实是一处洞天福地,很适合它的修行,于是一直修炼到如今。传说成为一种精神寄托,它自然想守住那洞府和遗迹不希望被人打扰,这种修炼中的心境,是普通人很难理解的。

一屋子人都愣住了,不明白成总是什么意思。成天乐又呵呵笑道:“我刚才就是想到了这个问题而已,你们也不必着急,我确实有点发现,打算今天晚上就试试,无论有没有黄大仙,先按有黄大仙的情况办。……宋教授,按照各地的民俗,假如真的闹黄大仙,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

宋召南答道:“各地的风俗不太一样,有骂的、有哄的、有供的、有吓的,一般都是先说点好话劝它——不要再捣乱或者搬家。”

成天乐:“那咱们也是先礼后兵吧,按照这一带的民俗应该怎么办?”

宋召南:“弄只鸡上贡,请黄大仙享用。”

成天乐:“红烧呢还是炖汤呢?”

宋召南忍不住又乐了:“生的熟的都可以啊,就看成总的口味了,在鸡的脚脖上绑块红绸布就成。”

成天乐:“哦,那就炖汤吧,我喜欢炖鸡汤,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嘛!……李总,你叫人去找一只农家土鸡还有炉子和锅送来,我夜里要炖鸡汤请黄大仙。通知工地里的人都离开,连狗都牵走,天亮之前谁都不要进来,我不喜欢受打扰。”

众人的神情都有点古怪,本以为成总要动用什么惊人的手段,结果他却要在工地里现场炖鸡汤!宋召南很感兴趣地说道:“成总真是好兴致,既然是我提的建议,这鸡汤就由我来炖吧,夜里我也来。”

成天乐有点纳闷,他听过宋召南在机场打的电话,明明有人劝说宋召南只出主意不要亲自动手,怎么今天他也要来掺和呢?于是劝问道:“宋教授,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吧,万一有意外状况,让你受了惊吓可不好。”

宋召南却坚持道:“我也是被请来解决问题的,怎么能不参与呢?成总不必担心,各种灵异事件我又不是没见过,不会被吓到的。假如真有黄大仙,我更要见识见识。成总不会是担心出意外吧,以你的本事,当然能罩得住场面,我又怕什么呢?”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但宋召南不认为自己是猫,他是一位研究民俗的专家,假如能真的见到闹黄大仙的场面,无论从哪个角度,自然都不愿意错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