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9章、无名天地,万物有声含晚籁

吴贾铭那天夜里去了工地,回来之后脸色苍白好几天都没吃东西,解释说是施法伤了元气。这种神乎其神的话也不好追问究竟,但岸达公司有关负责人都很忐忑,暗中猜测吴贾铭是不是碰见黄大仙了、动手斗法吃了亏才变成这个样子?

这种猜测是难免的,成天乐的到来等于是印证了他们的想法——手下搞不定,成大师出马了!成天乐住进了工棚,也意味着他要亲自解决这件事,李立等人也心下稍安。

成天乐住下,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因为此处竟然很适合吐纳修炼,并没有什么凶煞之气,反而使人元神更加安定、运转神气时更加舒畅。看上去这里有些杂乱,可天地之间的气息却很清灵。成天乐本就能感应环境气息,又向梅兰德请教过地气灵枢之妙,发现此处也算是风水宝地了,是人为的缘故弄得乱了点,灵枢地眼所在就是北侧那一片荒山坡。

夜深人静、春寒料峭,成天乐独自住在简易的工棚中,虽然门窗都是关着的,但密封并不严,还有丝丝气流进出,把手指放在近处才能感应得到,但成天乐却体察的异常清晰。不仅是门窗缝隙的微风,屋外天地之间气流的回旋、草叶的摩挲、冷暖的变化都感觉的清清楚楚。

此刻他处于元神定境中,并没有触动任何事物,只是展开元神去观察体会。这并不是收摄心神的内景,而是释放神识在一种无思无欲的状态中体察天地万物。这便是法诀中接下来所要修炼的“外景”之功,相当于将自己的身心释放,用一种象征性的方式去包容天地万物。

元神所见便是定中所观,天地璇玑运转宛如经络循行,仿佛一种天人相融之境。在妖修法诀之中,凝炼玄丹成功之后,要以此方式温养玄丹。成天乐今天是第一次习练这外景法诀,却入境自如,就似他已经反复练习过多日。在这种状态下,人是不会思考的,心念一起便脱离了外景观境,他之所以能自如掌握,也是与长期以来观画练功有关。

“耗子”曾经笑话过成天乐,说他只知道观画练功,练得再好也不过是个“秀才”而已,因为有句俗话就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成天乐不用出门,能在画卷里看到苏州发生的各种事情,恰如俗话中说的那“秀才”。而此时成天乐修炼外景之术,等于坐在屋中体察天地万籁之妙。

这是一种无思无欲的定境,他没有刻意去感应那片黄鼬妖出没的荒坡,也没有刻意的不去感应,心神意识处于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他没有查探那黄鼬妖的踪迹,甚至连看都没多看一眼,他只是在观察。这样的观察反而更能发现过往万事的留痕,此所谓外景之法其妙意如此、心境也如是,此刻全凭修心而修身,心境不到根本就用不了功夫。

至于那片荒坡,成天乐自然有所感应,仿佛能见到那岁月留下的沧桑气息。它曾经开满梅花,有人在此立祠、改祠为庙、又废庙为教堂……这些并不是真的看见,而是感应到那种沉淀的气息。就像成天乐初学炼器时,感应凝练三枚和田玉籽料的物性,仿佛也化身为和田玉料,体会到历史的冲刷。

而如今他的功力与境界都更上一层,体会的是天地之间的物性。但也有可能受先入为主的因素影响,因为他看过宋教授整理的那份资料,所以将这种纯粹的气息感应转化成具体的直观印象。如果宋教授那份资料错了,成天乐无意中对感应到的物性理解也可能是错的,但有一点是真真切切的——那荒坡下确实有建筑物的地基。

成天乐是怎么知道的?无非是观察体验的积累,就像他在动物园看见过很多种动物,然后据此分析各种妖修的生机律动特征。他平时见到过房子和地基,感应万物气息时也了解那种特征,所以对天地之间那熟悉的物性,自然会形成这样的印象。成天乐甚至能够察觉出来,那地基埋藏的并不深,只在长满灌木荒草的土层之下两、三米处。

沿着建筑物的地基再往坡上走,其后方地势稍高的地方,地气灵枢最为精纯,成天乐却分辨不出那是怎样的一种特征。

成天乐今天自从走进工地,就一直收敛神气,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也没有刻意去用神识查探任何事物。就算那黄鼬妖暗中看见了他们这些人,也不会有特别的关注。夜里练功的时候,成天乐同样就像一个旁观者,在元神外景中去体察万物,就似他观看那幅画。

那黄鼬妖是发现不了他的,他却发现了黄鼬妖的踪迹。并不是成天乐真正看见了黄鼬妖,而是那黄鼬妖躲在地底深处也正在练功。那是吐纳玄丹之法,引起了轻微的波动,但气息聚拢、一丝都没有传到那片荒坡的范围之外。

成天乐是因为展开元神外景才有所感应、进而能得出判断,那黄鼬妖就在此地练功,却不知具体藏在哪里,那地底深处应该有一个很隐秘的洞府。成天乐之所以能感应到这些,也是因为他对妖修之法十分熟悉。上的修士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妖物修炼了,因为他自己练的就是这种法决。

黄鼬妖在那儿就在那儿吧,成天乐没动任何念头,他正沉浸在第一次体验元神外景的心境之中。也许没有人会清楚,成天乐住在这里,首先想到的根本不是去找什么“黄大仙”、就连发现了都不理会,而是在体验新修炼的法诀。

“耗子”也被成天乐放了出来,它收敛气息隐去身形就蹲在墙角,既是为成天乐护法,也是在守着一个旅行包,包里装着那幅神奇的画。成天乐是看不见它的,却感应的非常清晰,因为他们心神之间本就有联系。

“耗子”似乎有些困惑,看着成天乐的眼神也很好奇。它知道成天乐在干什么,也等着成天乐印证外景法诀之后,自己开始修炼。但在此时此地,它更想知道的是——究竟有没有“黄大仙”、那黄大仙又躲在哪里?

当天色微明的时候,成天乐终于收功离定。“耗子”立刻飘了过来在元神中问道:“外景之法是否入门?”

成天乐暗中答道:“我一入定,按法诀所指引就有体会。其实我们早该修炼了,它便如那观画之妙。你随我观画这么长时间,想入手绝对不难,就是你平时总爱瞎琢磨,恐怕这定境不易持久。……宋教授考证的资料是对的,那片荒坡下面还留着古建的地基呢。我也发现确实有妖修潜伏在地底练功,若论修为境界,恐怕也就和吴贾铭差不多,只是它天赋神通特异,吴贾铭才吃了的亏。”

“耗子”很感兴趣的追问道:“是吗?你在元神外景中看见黄鼠狼了?”

成天乐摇了摇头:“我没看见它,只是感应到有妖修在炼化玄丹,应该是躲在那高坡下面的地底深处,我却察觉不出确切的位置。”

“耗子”笑道:“黄鼠狼嘛,当然是躲在洞里的,看来这洞打得还挺深!……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啊,这次是不是要收服一只会放屁的妖怪?”

成天乐:“不着急,先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宋教授正在走访从小住在附近的老人,看看他那边有什么说法。等明天黄裳他们到了,再想办法合力拿下它。咱们要仔细问问,究竟这些事故跟它有没有关系、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耗子”:“原因很简单,它的洞府在这里,有人买下这块地皮搞房地产开发,它当然不会愿意了!”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好像不止这么简单,我虽不知道它藏身的准确地点,但也能大概查探出范围。它的洞府是在古祠堂的后面,高坡的地底深处,我看过项目的规划图,那里是与外界衔接的绿化带,开发不会破坏它的洞府。吴贾铭查探出它所守护的范围,仿佛是针对那片地基。”

“耗子”纳闷道:“难道是古代庙宇留下的看家妖精?”

成天乐苦笑道:“那里离现代最近的建筑是教堂,没听说教堂养黄大仙的。它如果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修炼有成的话,如今也不至于仅仅只度过魔境劫而已。具体怎么回事,还得把它交请出来聊聊才行。等人到齐了再动手才有把握,我并不想伤了它。”

“耗子”眨了眨眼睛道:“不论它是不是庙里的看家妖精,那庙早就没有啦,我看它就是不希望洞府附近有这么多人,就算开发没有破坏到它的洞府,它也不会喜欢有这么多杂人打扰修炼吧?”

成天乐:“我也有些奇怪,以它的修为,应该可以化为人形混入尘世了,为何还要像黄鼠狼的样子住在地洞里呢?……实在有点不可思议,它又不是深山里的妖修,应该是见过人烟世面的。”

“耗子”:“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自然也什么样的妖都有!等着听宋教授有什么新发现吧,那个教授挺有意思,我很喜欢听他讲故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