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8章、自报家门,莫用心机更深沉

这番话搞得宋召南很不好意思,握着成天乐的手连声道:“成总大度!佩服佩服!……咦,离那么远,你连我电话里的声音都能听见?”

成天乐很诚实地点了点头道:“是啊,我的耳朵很好,一不小心都听见了,你那个朋友叫风君子是吧?我听他叫你宋院长,刚才也就这么叫了。……假如连这些都听不见,还去调查什么黄大仙啊?”

宋召南赶紧说道:“哎呀呀,成总果然名不虚传啊!这次岸达公司请你去就请对了,假如真闹什么黄大仙,我也能跟着长长见识。需要做什么其他方面的调查,你说一声,我一定尽力帮忙。”

宋召南很惊讶、很尴尬也很不好意思,他也算见过场面的人了,与成天乐握手说话显得很谦虚、很热情也很有风度,但心里难免直犯嘀咕——眼前这个小伙子到底是什么人?年纪轻轻能在外面混出个大师的名号,不论有没有真才实学,肯定也是有手段本事的。

成天乐听见他打电话,就呵呵傻笑着过来主动打招呼,老老实实的说出自己能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知道宋召南都和朋友说了些什么。假如换个聪明人,就算能听见恐怕也会装作没听见的,成天乐这样做要么就是心机极深、要么就是缺点心眼。不过成天乐这个人说话倒也爽朗干脆,和他打起交道来应该不麻烦。

宋召南却不清楚这就是成天乐的风格,成天乐可没想那么多,他就是听见了有人提到自己名字也听明白了是什么事情,于是就主动过来了。但他告诉宋召南自己能听见电话那边的声音,也谙合江湖门道,就是一个“惊”字。

成天乐也是有脾气的,分明在暗示自己并不是什么江湖骗子,果然让宋召南暗暗心惊。想玩这套也得有本事才行,成天乐仗着知觉敏锐,一见面就显示了过人之处。

宋召南意识到这回是真的碰上江湖奇人了,说话变得特别客气。两人一同登机,坐的都是头等舱,还把座位调到了一块,一路上谈笑风生。若论见识渊博,宋召南可是货真价实的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肚子里的零碎可比成天乐多多了,基本上都是他在说各种趣闻,成天乐笑呵呵地听着并不时附和两句。

既然是去解决岸达公司的问题,民俗专家宋召南教授谈起了很多各地闹黄大仙的传闻,还有不少风俗典故、乡间野趣,就连乘务员小姐都听得入神了。宋教授也提到了上飞机前打的那个电话,问成天乐究竟买了怎样一幅画、还让他的朋友风君子给记住了?

成天乐并没有说那幅画的神奇之处,其他的情况倒是实话实说。他怎么在电视节目上看到李万拿着一幅画去“鉴宝”,逛山塘街的时候又碰巧在店铺里看见了那幅画,顺手就买了下来。他后来有两次偶然碰到了李万,第一次是在玄妙观,当时没有打招呼;第二次是在他处理一家公司清算工作时,李万来看写字间还带着那卖画的老板王嗣水。

回忆往事的时候,成天乐终于想起来风君子是谁了,曾在玄妙观前见过。当时李万正陪着一群朋友出来逛,其中就有风君子。再仔细一想,去年他与那位小舞姑娘相亲的时候,在那家西餐厅里也曾见到过风君子,当时就觉得眼熟只是没认出来。

世界真小啊,这种事拐弯抹角也能联系上,两人是越说越投机。岸达公司那边接到消息,成天乐与宋召南将同机抵达,感到很好奇。岸达公司的董事长李立亲自到机场来迎接了,看见宋召南和成天乐有说有笑地走出来,然后奔着举着牌子的接待人员就来了,他也觉得很惊讶。

原来以为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可看样子就像早就认识的老朋友,高人和高人果然都是有联系的。

按照宋召南的要求,他并不直接去工地,而是去当地的档案馆和史志办查阅相关资料,岸达公司早就安排好了。成天乐也很感兴趣,当天在宁波市下榻,第二天也跟着宋召南去查资料了。

想在浩如烟海的档案中寻找未知的线索,最大的问题并不是缺乏资料而是不知道哪些资料有用。可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在网上搜到的,需要一份一份自己去翻,简直像大海捞针一般,要靠运气更要靠经验。宋召南显然很有经验,在让成天乐眼花缭乱的各种档案记录中,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搜出了他想找的很多东西,并衔接整理出一份完整的材料。

岸达公司拿下的那块地,还真有点说道!明朝中叶,梅子山岛上出现了一座忠烈祠,为了祭奠在抗击倭寇中捐躯的将士而建,当时那里是戚家军的海防驻地。这座祠堂是官方修的,但当地民众却踊跃捐资。到了明末清初,这里又曾经被郑成功所部管辖,忠烈祠中的匾变成了“汉室孤忠”,有了另一层含义。

后来清廷设治所,这座祠堂并没有拆,却变成了一座海神庙,是当地百姓出海之前祈福平安的场所。到了清代末年,有西洋传教士到这一带活动,那座海神庙没了,变成了一座教堂,在当地曾发展了不少信耶教的民众,如今也说不清是属于哪个教派的。

这段历史可真够复杂的,那忠烈祠、海神庙、教堂前后经历了近四百年,历经修缮和拆建,谁也说不清是否是在同一地点?但宋召南经过多处记载的对比考证确定,这三处建筑的地基都是一个,每一次修建时都没有完全拆除旧建筑,而是利用旧址改头换面。

宋召南还确定了一件事,历史上最后出现的那座西洋教堂,就在岸达公司项目工地北侧的荒山坡。教堂是在新中国成立时被拆除的,后来那个地方就荒废了,档案对此的记录很少,宋教授还需要走访原住民中的老人,看看还有没有人记得确切的地点?

岸达公司的李总与成天乐对宋教授都很佩服,结论得出来之后,看见的人可能觉得很简单。但在历年零散的档案史志中查寻,一般人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网上也不可能搜到,宋教授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整理出清晰的脉络,成天乐是自叹不如啊。

案牍考证工作是宋教授的擅长,但那地方到底有什么文章,还是需要成天乐去亲身印证。到达宁波的第三天,成天乐与宋召南都去了项目工地,接待方安排他们住在保税港国际商贸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可成天乐当场提出了一个令人很意外的要求——他就要住在工地里。

岸达公司的李总很为难地说道:“这里没有能住人的地方啊,只有大门口的小屋里住着看门的,再往那边都是仓库。”

成天乐一指靠近北侧的工地道:“那里不是有几排工棚吗,是原先住工人的地方吧?收拾出来一间,我今天就住下,不和你们回去了,好好看看这里的情况。”

他手指的地方的确有一排工棚,是那种轻钢彩板搭建的简易房。李立面露难色道:“这里很久都没人住了,大冷天的连取暖设备都没有,这样的条件,怎么能让成总您……”

成天乐挥手打断他的话道:“我既然是来调查事故现场的,住在这里更方便。你们就放心吧,天冷一点、条件简单一点,对于我来说倒没什么,搬张床和干净的铺盖来就行,不需要太多东西。我也想早点查清楚这里的事,有问题就解决掉,你们快去办吧!”

成天乐来看工地,结果就要当场住下,令岸达公司的接待人员很意外也很感慨,心中暗道真是高人啊!成天乐这么做一点都不怕折了面子,反倒显得他更加高深莫测,而且真是来解决事情的。住在五星级酒店,怎么能比亲自住在工棚里更能摸清楚情况呢?陪同人员都露出深为感动的样子,纷纷称赞不已。

大家劝了半天,终究没有劝得了成天乐,这位“捉妖大师”主意坚定得很,于是只能照办了。成天乐确实想住在这里,有些事情他不希望被人打扰;另一方面也是和梅兰德学的,算是一种江湖门槛吧。

想当初梅兰德一到岸达园林项目,当场就要求住下,成天乐是有样学样,只不过学得不太像。人家梅兰德住的是园林别墅,他住的是半荒废的工棚。但如此一来,更显得他绝不是一个江湖骗子,而是真有本事的人!

成天乐甚至连一句报酬的事都没问,仿佛毫不关心的样子,搞的李总都不好提。反正他是易斌请来的,到时候该付多少报酬成天乐才不用操心呢,就让易斌去提吧。

成天乐“大师”已经派了一名手下提前来到了这里,就是这几天正在涵养元神的吴贾铭。成天乐没有让吴贾铭一起住进工棚,而是要他留在五星级酒店里继续休养,却通知黄裳、吴燕青、禇无用等三妖暗中赶来,汇合的时间就是明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