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7章、衣冠禽兽,眼处心生自会神

成天乐又问道:“你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着,能确定那是黄鼬妖吗?”

吴贾铭:“当然能确定,气味绝对闻不错的,我也不是不如它,就是它的天赋神通我太怕了,到现在元神恍惚还没缓过来呢,这回是撞上货真价实的黄大仙了。”

成天乐:“你半夜去了工地一趟,回来就是这么一副惨样,这两天一闻吃的就想吐,对岸达公司的接待人员是怎么解释的?”

吴贾铭:“我就说施展法力伤了元气,需要休息几天。”

成天乐:“那你就好好歇着别再乱来了,等我过去看看情况。”

……

成天乐听说消息直接去了宁波,他心里也没底,上飞机之前还给黄裳、吴燕青、禇无用都打了电话,让他们有时间也赶到宁波一趟。在机场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插曲,以“成总”的身份,他坐的是头等舱,反正机票是对方出。在机场头等舱候机室里,成天乐正在吃免费的泡面,旁边有一人打电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头发梳得很整齐,戴着眼镜、穿着深色的中装,模样颇有几分像电影明星陈道明,往那里一坐很有学者气质。

成天乐刚开始对人家的衣服很感兴趣。如果身材保养得不错,穿中式立领装人会显得很精神,尤其行走坐卧很端直的话,会更显气质。成天乐联想起在苏州去看‘岸达园林’项目的时候,孔天晶和梅兰德穿的都是经过现代改良的传统中装,显得可比他成天乐有派多了,而他自己当时随便套了一件休闲服就去了。

有两段很长的时间,具体的说是从清末到民国,再从改革开放到如今,中国非常流行西装。民国时代成天乐当然没赶上,但他就是在改革开放年代长大的孩子,从小看见人们穿着大开领的露风的西装,弄根领带扎住脖子,觉得很时髦,仿佛最正式得体的装束就应该如此,有不少单位甚至规定员工必须着西装上班。

服装的潮流必定受到某种文化流行元素的暗示与引导,这一点在女人身上体现的非常明显,其实男人也一样。这其中包含的因素很微妙,成天乐也说不太清楚。但近几年,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传统审美元素在流行时尚中也有回归的趋势,中山装、唐装、汉服一类的服饰,开始越来越多的出现。如果裁剪的好、身材也好,其实这一类服饰更能衬托出那种内敛锋芒、风骨雍容的气质。

成天乐一边看一边在心里琢磨,啥时候找个好裁缝给自己也做上几套,穿传统中装,仪态一定要端正,不能神情闪烁、畏畏缩缩,否则会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修行法诀中不也说了嘛——身正则气正、气正则意正、意正则神正。……至于心正不正吗,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一个成语叫“衣冠禽兽”,最早既是形容明清两代的官服,也是骂人的话。这世上确实有很多妖修潜藏,他们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人们所说的衣冠禽兽,指的却是另一种涵义。有些人并非妖物,可是所行却与禽兽无异,至于穿什么倒是无所谓了。

成天乐正在胡思乱想,不远处那位中年人接了个电话,开口就说道:“在机场呢,一会儿就去宁波。……我跟你说过的,就是岸达公司在梅子山保税区那个项目,不知怎么和灵异传说扯上了,请我过去考察考察。”

成天乐立刻就注意到了,没想到此人竟与他去的是同一个目的地、为了同样的事情,这也太巧了!他立刻竖着耳朵仔细听,以成天乐知觉之敏锐,能听见话筒里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只听电话那边的人说道:“宋院长啊,你做民俗研究什么时候做成捉妖大师了,闹黄大仙也请你去?……工伤事故,追查事故原因非得和黄大仙扯一起,十有八九就是扯淡嘛!”

宋院长答道:“我对捉妖不感兴趣,但据说当地的传闻很多,那个地方也值得考察,就算去海岛上旅游呗!……你说十有八九是扯淡,万一不是扯淡呢,怪事我们也不是没有遇见过。”

电话那边的人又说道:“假如真有事,恐怕就不是你能处理的了。你是个搞学问的,不是做法事的。……对民俗有研究、听了人家两句捧,还真以为自己是捉妖大师了?小心别被妖怪捉走啦!”

宋院长笑道:“我就是研究研究,看看当地是不是有过这么回事,再对比各地的民俗传说,告诉施工方可以怎么做。至于搞得定搞不定,那他们还得另请高人。……风君子,你不去啊?就当出来玩两天呗!”

电话那边叫风君子的人答道:“你就去宁波和黄大仙约会吧,我可没这个闲情逸致,这两天还要去北京开会呢,祝你好运!……有什么新奇发现,回来别忘了告诉我一声。对了,我给你画的那张护身符一定要揣好。”

宋院长:“你就拿张白纸乱七八糟写几个字,那鬼画符能管用吗?”

风君子呵呵笑道:“非常不管用!就是给你壮壮胆,算是心理安慰嘛!”

宋院长:“你真不过来啊?那边接待都安排好了,假如真有稀奇事,说不定也是素材呢!”

风君子:“我对黄大仙真不感兴趣,宋院长还是自己去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两件事。”

宋院长:“什么事啊?难道你要告诉我该念什么咒语吗?”

风君子:“咒语倒是没有,你别被臭屁熏晕过去就行。……第一件事,既然出了这种变故,对方请的人肯定不止你这样的学者,还会有江湖术士。你如果调查出什么结论,真要动手做什么就让那些江湖人去干,你自己就别逞能了。”

宋院长答道:“你还真猜对了,我已经听说他们在苏州找了一个叫成天乐的捉妖大师。这位成大师先派了一个叫吴贾铭的手下去看情况了,他本人今天也会到。……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江湖骗子呢?”

风君子笑道:“接这种活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江湖骗子,和你差不多是同行吧。反正搞得定搞不定,去了之后都要收红包的,你不也是一样要收人家的咨询费吗?但不论怎么说,文戏你唱,武戏还是让那帮人来。……等等!你刚才说那个公司请来的捉妖大师叫成天乐?”

宋院长答道:“是叫成天乐,名字听着就挺可乐的吧,难道你也听说过?”

风君子:“是听说过,我有个朋友在苏州把一幅画卖了,买画的人就叫成天乐。事情真巧啊,有点意思,我琢磨着你这回真能撞到黄大仙了!”

宋院长:“你刚才说有两件事,还有另一件呢?”

风君子:“既然做调查,就要认真调查,看看那片工地以前是做什么的,尤其是历史上有没有寺庙、祠堂、义庄之类的东西。”

宋院长:“这我早就想到了,已经通知那边的人做好准备了,我下了飞机会直接去档案馆和史志办。……风君子,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风君子笑道:“要找黄鼠狼,最好先牵条狗。……就不跟你啰嗦了,我还要赶着写一篇关于黄大仙和教授的文章呢!”

宋院长笑骂道:“你就拐着弯埋汰我吧!有什么事回来再跟你细说。”

成天乐越听越惊讶,不仅打电话的这位宋院长也是为岸达公司的事要去宁波,而且电话那边的人居然听说过他的名字,知道是他买走了李万的画,看来应该是李万的朋友。说起来成天乐总觉得挺对不起李万的,八百块就买了人家一幅那么神奇的画,但这事也不能怨他啊!而风君子这个名字成天乐觉得有些耳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见那位“宋院长”已经挂断了电话,成天乐径直走过去问道:“宋院长,请问您也是去宁波吗?”

宋院长吃了一惊,他并不认识成天乐,站起身来答道:“我是去宁波,请问您是……?”

成天乐笑呵呵的自报家门:“我就是成天乐,你在电话里刚提过我的名字。”

宋院长的表情很惊讶也很尴尬,回过神来很老练的露出微笑主动伸手道:“久仰久仰,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我是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的院长宋召南,这次也是接受岸达公司的邀请去宁波考察的。我听说你也会去,没想到会这么巧。刚才和一个朋友打电话开玩笑呢,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请成总千万不要介意。”

宋召南竟然也叫他成总,显然从岸达公司那边听说过他的一些传闻。成天乐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又在做什么样的事,所以并不介意宋院长刚才的话,仍然笑呵呵地说道:“你又没说我是江湖骗子,是你的朋友在电话里说的,而且只说十有八九、没说一定就是,这不算什么冒犯。我的名字确实挺可乐的,大家都叫我成天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