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6章、闻风染嗅,沾神三日洗不脱

宋代之前,位于如今宁波沿海穿山半岛的尽头,有九座无人居住的海岛环列,这些岛屿与陆地之间有滩涂相连,是被河流的出海口以及海潮冲刷分割而成。古时荒岛上树木参天,飞禽走兽出没,山涧中梅树丛生,冬季梅花满谷、初夏梅子压枝。

至明代时始此处有人迹,明军在岛上设炮台抗倭寇,渐有居民迁入、设治所,是对此丛岛最早的开发。至清初此丛岛又被称为梅子山,岛上有庙,庙中有匾曰“汉室孤忠”。到了近代,由于三百多年的开荒造田,岛上梅花已砍尽伐绝,形成了连片的村庄与田地,但仍然是偏远之地。到了二零零八年,这一带设立了保税港区,迎来了新一轮的开发建设高潮。

与易斌有合作的岸达公司就在梅子山有一个项目,毗邻封闭管理的核心保税区,之所以选在这里搞投资,是看中当初保税港区立项,趁着预期中的开发热潮拿了一块地,地价相对便宜。另一方面,他们也是冲着这里的优惠政策。当地有规定:在此注册的商贸服务企业、所得税、增值税、营业税三税相加或营业税达到一定规模的,可享受种种补贴,增值税优惠百分之二十、所得税优惠百分之三十六、营业税优惠百分之六十。

岸达公司在这里投资的是一个大型仓储项目,是保税港区的配套,又搭车套了一个地产项目,其实主要目的还是冲着地皮去的。借着开发建设的热潮,不仅仓储项目本身能够盈利,地产投资也可以升值。

但是这个项目投资大了点,地产市场前两年整体环境不是太好,再加上岸达公司将主要资金抽到苏州去开发“岸达园林”项目了,这里的开发一度中断,只是建成了几个大型仓库,北边还有一片土地并没有立即动工。

到了去年,随着市场渐渐转暖以及其他项目的资金回收,这个项目又逐渐启动,它北侧那一片是荒地,杂树丛生长满了次生林。土地开挖平整、预埋管线的时候出了好几次工伤事故,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工程方的太大警惕,但后来岸达公司却不得不认真对待。

事故的原因认真查起来,都存在安全措施不到位、施工人员不按安全规定、违规操作等因素。这样的事故出了好几起,处理赔偿起来很头疼,就算是施工人员自己的责任,可一旦闹事,项目方也得认怂,更何况安全防护方面也有漏洞。

再这样下去,处理事故的成本已经超过了追加安全防护的成本,项目方也加强了安全防护与检查工作,可仍然接连出了好几次事故。虽然每一起事故本身都有客观原因,但总是接连不断就有点难以解释了,当地便有神神叨叨的传言出现。

岸达公司也私下请了几拔和尚道士做法消灾,项目方与工程方甚至还因为赔偿问题起过几次冲突。岸达公司认为承包商请来的施工队伍不符资质,施工过程中违规操作太多,在春节前结完账就打发走了一批,工程暂时停了下来。可就算年后请别的工程队,如果再出事怎么办?

岸达公司老板心里也没底,上次他想请梅兰德没成功;成天乐也没第一时间过来,却派来了吴贾铭。除了吴贾铭之外,岸达公司也请了别的方面的专家来“考察”,因为当地很多小道流言传的是神乎其神,让他们也很是不知所措。

吴贾铭在大年初八那天赶到了项目现场,经过一周左右的调查,把事情搞清楚了一个大概。起初时,工程承建方确实不太注重安全,可能是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有很多安全措施都没做到位;而且施工队伍也没有正规的资质、安全意识很淡薄。

反正在别的地方他们也是这么干的,并没有出什么大事。可是到了这里就不走运了,连续出了事故。事故责任赔偿累计起来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啊,而且后续的麻烦很多。后来承建方不得不追加投入,安全配套措施和安全管理制度都有了,但还是出了几起事故。

这一系列事故的发生,各方的责任都有。吴贾铭一一调查,发现每个独立事件好像都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差点以为这是巧合、他是白来了一趟。结果在一次散步时,他却偶然发现了不对劲。

那是一天午饭后,吴贾铭独自在工地周围走了一圈。还没有开工,周围堆放着零散的建筑材料,工地里还养了两条大狼狗。吴贾铭吹了声口哨把两条狼狗招了过来,一左一右跟着他走。可是走到工地北侧一处灌木丛生的荒山坡时,那两条狗却没有跟在他身边,而是从旁边绕过去了。

吴贾铭就是犬妖,他立刻意识到,如果此地没有异常的话,两条狼狗是不会有这种行为的,那完全是一种自然的本能,似在回避某种其他动物的领地。

并不是说那两条狼狗比犬妖吴贾铭的嗅觉还灵敏,而是它们对这里的环境更熟悉,曾经遭遇过什么事情。而吴贾铭混迹人世已经很久了,思维方式早已超脱族类,行事的习惯也与普通的狗很不一样,平时不会注意很多兽类本应注意的细节。

有此发现,他立刻展开神识仔细查探,果然闻到了一丝淡淡的气息。也幸亏成天乐派来的是犬妖吴贾铭,换别人没有他这么灵敏的嗅觉真不容易发现痕迹。这气息非常淡,却笼罩在这一片荒坡上不散,是黄鼠狼留下的,而且很不寻常。

这么淡的、连一位犬妖不注意都没发现的气味,假如真是普通的黄鼠狼留下的,那一定是很久很久之前的痕迹了,但这气味偏偏感觉又很“新”。而且它的分布范围很清晰,就像用线画出来的一般整齐,走出某个区域一步就闻不到了,这显然包含着某种法术的特征。

吴贾铭探明了这个区域的范围,发现有好几起事故都是在施工接近这个区域的边缘时发生的,导致的结果就是——这片山坡到现在为止都没动过。吴贾铭又施展神通搜了半天,却没有发现留下气味的那只黄鼬。它有可能躲得很深、隐藏得很好,也有可能那黄鼬根本不在这里,只是在适当的时候过来捣乱。

吴贾铭既然来了,也想显显手段,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就想把那留下特殊气味的黄鼬给找到,就算不是为了收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也好。假如黄鼬就是躲在这片山坡下的洞穴中,吴贾铭倒是有办法把给它逼出来,也不必动用挖掘机把整片山坡都掀开,用他那根狈牙法宝就行。

在吴贾铭看来,这里就算有一只修行成精的黄鼬,也是尚未度过魔境劫化为人形的小妖,否则早就混入红尘中逍遥去了,何必还守着这一块山坡?他对工地负责人打了招呼,说自己要查探风水地气,不能被打扰,当天夜里把所有的人都撤出去、连狗都牵走。

吴贾铭夜里独自来到那片山坡前,拔出狈牙法宝发出冲击元神的吠吼之声,拢聚法力只针对那一片范围,震吼却能深入地下。只要那成精的黄鼬躲在这里,就一定能被逼出来。这里确实潜伏着一只黄鼬妖,但吴贾铭却没想到,对方的手段比他更高明!

那妖修并没有现身,吴贾铭甚至都不知它藏身何处。对方运转法力对抗吴贾铭的犬吠,同时潜伏在暗中还击——它放了一个屁!

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这一屁之威。黄鼬的屁很难闻、要多难闻有多难闻,被那股臭雾沾上,气味甚至好几天都洗不干净。以吴贾铭的修为,当然不会直接被一般黄鼬屁雾沾身,可那黄鼬妖施展的是一种天赋神通,强烈的刺激性气息中还带着迷幻的效果。

吴贾铭恍惚间就觉得山坡上有烟尘滚滚,还能听见金戈铁马齐鸣,仿佛有千军万马冲着他杀过来了。更要命的是,这黄鼬妖放的屁,最主要的威力已经不是难闻的气味,而是能沾染元神进而污秽身心。

吴贾铭当时就觉得头晕目眩,暗叫一声不好,挥舞狈牙法宝撒出一片獠牙虚影,在此掩护下转身就跑。这也不能怪吴贾铭没用,对方这一招恰恰是他的克星,嗅觉太灵敏有好处也有坏处,他既能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又最怕这种强烈的气息攻击。

吴贾铭的嗅觉已经超出族类的本能,形成天然的元神反应了,被这种气息污秽元神需要赶紧运功消去。总之他回去之后至少有两天没吃下去东西,闻见什么都想吐,等成天乐得知消息赶到宁波,吴贾铭的脸色还是一片煞白,一闻到特殊的味道就止不住的恶心。

……

成天乐曾在电话里责问吴贾铭:“我告诉过你不要轻举妄动,先搞清楚什么状况再说,你怎么就冒冒失失的出手了?”

吴贾铭喘着气答道:“我就是为了搞清楚状况啊,我不敢肯定究竟有没有妖修捣鬼,想先试探一下。没想到判断出现了失误,本以为可能是尚未化为人形的小妖,没想到它的天赋神通将我克制得那么厉害!我没有恶意,只想逼它现身问清楚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