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5章、欲罢不能,岁月流霜反催人

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吗?没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无声无息,画卷还是那画卷,苏州还是那苏州,定境中所见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变化。对比现实中的时间,成天乐却发现了一件事:“耗子”判断得不错,画卷中并没有呈现不可知的未来。

也就是说,画卷中的事物与现实是重合在一起向前推进的,现实中正在发生什么,画卷中就会看见什么,无论成天乐怎样观画,画卷中时间推进的速度已与真实的世界无异。

成天乐本就没指望画卷会展开他所想象的那种未来,无非是想印证一下自己的奇思妙想,既然不能,也没有什么可失望的。而且这幅画卷向他展示了另一种神奇,那就是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看见苏州正在发生的事情!

“耗子”本以为达到这个时间点之后,成天乐就不会再观画了,实际上他反而更感兴趣了,因为感觉不同。他看见的就是正在发生的事啊,相当于现场直播,只要是画卷中已经打开的场景,他想看哪里就能看哪里,人们的一举一动仿佛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种感觉是难以形容的。

比如“耗子”就想看看那些妖修是怎么过年的,观画的时候一直在看这些,结果发现那些人凑一块去了。大年三十那天,吴老板与吴小溪是在梦湖美蛙饭店吃的年夜饭,黄裳、吴贾铭、张潇潇竟然也去了,凑在一起的还有禇无用夫妇。这些人中吴小溪与禇无用的媳妇沈翠兰并不清楚其他人都是妖怪,但大家都已经混熟了,一起过年也显得很热闹。

过了年之后,画卷中的时间追上了现实的时间,看见的就是正在发生的事。这几位妖修每周都会在小剑池洞天定期聚会,互相演法并交流印证修炼心得。这对于世间其他妖修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几位妖修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团体或者说一个小门派,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指引者——成总。

吴贾铭是在苏州过的年,和众位妖修一起。年前的时候,成天乐给易斌打了声招呼,说要派吴贾铭去看看宁波那个项目的情况。易老大非常高兴,还特意对吴贾铭说不必着急,先过完年再说,反正那边暂时不开工、春节的时候也不好特意安排接待。

像易老大这种在道上混的,当然很讲究面子,做事情不能让人看不起,否则很多事也就没法做了。易斌并没有如实的告诉合作方岸达公司的李总,他没有请动成天乐,只是说成总很忙、暂时没有时间,等有空的时候会去看看的。想请成总这种高人得看缘分,还是先想别的办法把状况搞清楚点,不要无谓的让高人白跑一趟。

结果成天乐让吴贾铭去了,易老大是喜出望外,这等于把他的场给圆回来了。易斌又赶紧告诉岸达公司的李总,成大师虽然没时间,却派了一名得力助手吴先生过去调查,这位吴贾铭先生也身怀绝技,还是他易斌的铁哥们,等过完年就会到宁波,接待工作绝对不能怠慢云云。

正月初八,成天乐看见吴贾铭从画卷里离开了苏州,是那边特意派专车来接的,易斌还派了两名手下陪着,算是给吴贾铭打打下手、充充场面,不能失了吴贾铭大师的身份,这也等于是他易老大的面子。

成天乐很想在画卷中追着吴贾铭的脚步去宁波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事发生?可惜远在他打开的画卷场景范围之外。回过神来的成天乐竟有几分荒诞的感觉,他为什么总是不自觉的想在画里看世上发生的事情呢,哪怕看不见的时候也要这样想?其实想知道那边有什么状况,自己去一趟就行,世间就是早已展开的画卷。

他有点沉溺于这种远在数千里之外就能遥知一切的感觉了,而且“耗子”竟然也和他一样,这幅画卷是如此神奇,神奇得简直让他们有些欲罢不能了。

有一件事不得不提,那画卷上的墨迹和画卷中的场景自己是不会变化的,只有运转法力于元神定境中观画时,画中的场景才会继续推进直至与现实同步融合,否则就静止不动。如果成天乐与“耗子”一天没有观画,画卷中的景象就会停留在一天之前,重新被现实里的时间甩下。

这种情况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成天乐不会错过想看见的事情,画迹就停留在上次所观的场景中,仿佛一直在等着他,能看见曾经发生的事情并又一次追上现实的时间。这是一种极大的诱惑,仿佛画卷在手、一切尽在掌握;而且他已经付出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怎么会甘心画卷中的场景又被现实时间甩得越来越远呢?

无论是谁拥有这样一幅神奇的画、又付出了那么多,都会忍不住地持续观画,只要有几天没有观画,难免会想将画中的时间追回来,否则等得太久再追就难了,比如耗子就是这么想的。

如此一来也有一个坏处,就是相当于被这幅画给“绑架”了,每过一段时间,总要消耗神气法力去观画,这已经不是在练功了,而是永远在画里追逐着现实的岁月。以成天乐目前的修为法力,不算上“耗子”,他独自用一天的功夫观画、恢复神气,可以让画卷里落后的时间向前推进三天。

也就是说,假如成天乐想始终保持能同步观察苏州人烟的状态、拥有这不可思议的神奇“能力”,平均每三天就要付出一天的时间观画,而此时观画已不能使他的功力有明显增长,更不能使他的修为境界更高。

意识到这些,成天乐也很犹豫——这幅画观还是不观?他和“耗子”商量了这个问题,“耗子”也觉得难以取舍,最后只得说道:“你平时不是不爱想太多吗,今天怎么琢磨起这些了?搞的我也怪难办的。坚持观画吧,就等于持续不断地背负,但是停下来不观画吧,又实在舍不得。

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让画卷中的时间追上现实啊,难道又要眼睁睁地看着它一天天退回去?其实也不用付出全部精力嘛,我们两个加起来,用一天时间就可以让画卷里的时间向前推进七天,也就是一周才花一天而已。”

成天乐皱眉道:“七分之一的生命,只用来追逐一幅画中的场景;而世上发生的事情,无论我们观不观画,它都在发生着。你不觉得这样看似神奇、实则并无意义吗?我这不是多想,恰恰是因为不爱想太多,才会觉得不必这样。”

“耗子”有些不甘心的又问道:“别忘了,我们就是在画中查出了毕明俊的底细、发现了褚无用和小剑池洞天、找到了任铮和高颖达的下落。假如将来再出飞腾公司那样的事,说不定还要借助这幅画的妙用。”

听到这里,成天乐反而笑了:“那样不正好吗?画卷中的时间停留在以前,我们还可以从头查起,不会错过。”

“耗子”:“可是时间若落下得太久,我们追起来就难了!”

成天乐却摇头道:“耗子,你算错了。假如我们观画的速度不变,想追上某个场景的发生,无论怎么追,用的总时间都是一样的,无非是用在什么时候而已。况且等将来我们的修为更高、法力更深,追起来只会更快,总计用的时间只会更少。”

“耗子”:“你说的有道理,我也听明白了,但是总觉得有点可惜啊,况且观画也很好玩的。你不是要等到四月份才修炼接下来的法决吗?就继续观画玩几天呗!”

成天乐:“前一阵子是你劝我不要再观画,现在你又不着急了?我已经完成计划,也想通了道理,没必要那么死板。这几天暂时没空,等过了元宵节回苏州,我就开始习练‘外景’之法。”

“耗子”:“你忙你的,我先接着观画玩,等你回苏州再说。”

成天乐又笑了:“你觉得好玩就玩呗,我的意思又不是说不可以观画,只是不要使它变成一种无谓的背负。想观画还是可以随时观画的,就当没事逛苏州玩了,却不能让这幅画反过来催着你观它。”

耗子眨了眨半透明的眼皮道:“就当没事逛苏州玩?你这么一说,我也想早点进入画里了,那才是真逛。……嗯,坚决支持你早日练完第四步法决,不必再观画浪费时间。”

成天乐本打算过了正月十五就回苏州,顺便问一问吴贾铭在宁波那边的请况,可是有个突发事件改变了他的计划,正月十五刚过,他就直接从家乡赶到了宁波。因为吴贾铭打来了一个电话,宁波那边的项目工地确实有问题,这回是撞上真正的“黄大仙”了。吴贾铭搞不定,一不小心竟然还受了伤。

民间传说中的黄大仙,指的是成精能惑人的黄鼠狼,吴贾铭这次遇到的,应该就是一位黄鼬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