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4章、怀璧憾惑,此曲弦歌与谁和

至于具体原因,董洛并没有讲得太详细透彻,但也有所暗示。因为董洛在电话里问道:“成总,你是不是跟小苏谈过恋爱?地下工作做得很好啊,连我都一点不知情!……你啊你,真是一点都不够朋友!你要是真对她有意思,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难道还怕我不帮忙吗?”

被揭穿了当初的小秘密,成天乐颇有点不好意思,只得苦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董总是怎么知道的?”

董洛:“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有点生你的气,这种事情也瞒着我?……唉,你的眼光我就不说了,你们这些男人总是见一个爱一个!但从朋友的角度,你还是不够信任我啊。”

成天乐解释道:“这是私事,纯粹的私事,也没必要说太多吧?……小苏为什么要辞职,难道和这件事有关系吗?假如真是这样……”

董洛打断他的话道:“没关系,我只是知道了、偶尔问了小苏一声,并没有再提别的。后来小苏自己提出要辞职,我还一直挽留她到春节前,发了年终奖之后才让她走的。”

挂断电话之后,成天乐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又浮现出小苏的样子。他无意中已经形成一种习惯或者说一种思考方式,想到什么事情时,总是无意中在脑海中浮现出场景、仿佛是真实的幻影。小苏为什么要辞职、又是怎样的辞的职,根据董洛简单的话语,成天乐在脑海中补述出一个完整的经过。

董洛不知怎么知道了他和小苏处过对象,可能是小苏不小心自己说漏了嘴,或者是以前两人来往的一些信息偶尔被董洛看见了。董洛当然不会高兴,当初她诱惑过成天乐,却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助理与成天乐私下勾搭上了,小苏明明知道她对成天乐感“性”趣、甚至还帮她出过主意。

以董洛的性格,这种事在心里是憋不住的,终究还是当面问了小苏。只要她一问,两人的关系就有了微妙的改变。苏福本是董洛的闺蜜,因为董洛的信任才这谋了这份待遇很不错的白领职业,就算董洛以后不再提起这件事,但苏福的内心恐怕也不会踏实,这意味着她失去了董洛的信任,关系出现了无法弥补的裂痕。

偏偏这两个人的地位是不对等的,苏福必须有董洛的信任和器重才能在这家公司立足发展,这件事被挑明后,无形中的疏远是必然的,继续呆下去也无趣。于是苏福主动提出了辞职,董洛的挽留可能只是一种姿态上的大度,但也只是把苏福留到了春节前。

苏福是自己辞的职,不是被董洛辞退的,但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却说不清。成天乐也认为是自己连累了小苏啊!其实说穿了,假如成天乐与小苏一直在谈恋爱,后来又公开了关系,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董洛而言,随着后来事态的变化,成天乐已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不能轻易得罪的人物,身份超出了仅仅让她感“性”趣的男人概念。假如现在董洛知道成总在追她的助理,这反倒是另一种使关系更近的结交方式,甚至会乐见其成,不会为难小苏或反对这件事的。

可惜最关键的一点,苏福与成天乐已经分手了,而且分手的时间恰恰是成天乐落难之时,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让人觉得尴尬。看着世上天天发生的事情,也不能说小苏做错了什么,她只是做出了一种选择而已。

但成天乐还是觉得很内疚或者说很遗憾,假如当初他不去招惹小苏的话,可能就没有这些事,小苏仍然会好好的当她的总经理助理。他很想给小苏打个电话,问她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可终究还是没有打,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假如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成天乐也没有做错什么,他是追求过小苏,而小苏本人也愿意与他相处。只是后来突然出了那样的事,两人自然而然的分手了。

成天乐的内心中却很不安,他又在回顾那短暂的恋情,那是他曾经不愿意多想的事情,哪怕在画卷中追溯过去的经历时,也刻意回避了这一段。他是被小苏所吸引、心生好感,男女之间的这种感觉很正常,但他对小苏却不够坦诚。

成天乐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告诉过小苏,你如和她相处时,就从没有说过自己当初是被传销团伙骗到苏州的,更没有提半句自己正在修炼、拥有法力神通的事情。身陷传销团伙的经历,后来他向警方交待了,但获得法诀的事情,他对谁也没有说过。

成天乐莫名感慨,这些秘密又能对谁说呢?他当初并不完全信任小苏。成天乐如今已是威名赫赫,以他的本事,并不在乎飞腾公司的事能把他怎么样。那么小苏也一定在心里追问过——既然成天乐那么有本事、连易斌、董洛这些人也不能轻易招惹他,为什么当初不告诉她呢?

回忆过去并不仅仅是在追溯中解开疑惑,也是在反省中追问自己。这天夜里,成天乐竟有些无心练功,于是对“耗子”感慨道:“像我这样的人,有着太多的秘密,感觉自己都快成妖精了!”

“耗子”纳闷道:“好端端的,你怎么也变妖精了?”

成天乐:“因为有很多事情我在家里都没法说,只能与一群妖精分享,这不很像那些妖修的处境吗?”

“耗子”反问道:“你干嘛要把什么事都告诉别人呢?”

成天乐:“我在想当初与小苏相处的经历,无论谁对谁错,至少我不够坦诚,她并不清楚与她交往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耗子”:“难怪你今天情绪不对头呢,还在想小苏辞职的事情吗?我早就说过你们不合适!……小苏那时看见的就是真正的你啊,并不是你伪装的人。你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非要把自己每一根骨头的形状都告诉对方吗?那不叫坦诚叫脑子有病。”

成天乐:“话虽这么说、道理我也明白,可是心里总有点疙瘩解不开。”

“耗子”瞪着他道:“今天真是奇怪了,你这个乐呵呵缺心眼的人怎么变得多愁善感了?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只属于你自己,没有必要与人分享。比如你传授那些妖修们法诀,但不会告诉他们法诀是从哪里来的,更不会说出你有这幅神奇的画,这是很自然的事情,难道你会因此不安吗?”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说得对呀,我就有点不安。平时倒也不会多想,可是回家过年又听说了小苏辞职的事,总是觉得自己有点不太适应现在的状况。苏州那些圈子里传言我是捉妖大师,估计看我也像看个怪物,只有吴老板他们才清楚真正的内情。”

“耗子”哼了一声道:“我看你纯粹就是憋的!就像穷人乍富,可这种事想得瑟却没法去得瑟,心里觉得别扭,对不?”

成天乐反问道:“得瑟,我有你那么好得瑟吗?”

“耗子”:“我是喜欢出风头,但也没有出去乱跑啊,我很清楚自己的状况,没抱怨过什么吧?……成天乐,你倒是应该好好和那些妖修学学。吴老板不会告诉小溪自己是妖怪,但他有必要为此觉得不安吗?他只要做好饭店的老板、小溪的父亲,也就足够了。”

成天乐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是,我总算想明白一些了。其实我并不是抱怨,这又有什么好抱怨的?我就是感慨啊!”

“耗子”:“感慨什么?当初不能把你有神通法力的事情告诉小苏吗?就算你想与人分享秘密,也得搞清楚对象,小苏不合适。”

成天乐又叹了一口气道:“那什么样的人才合适呢?”

“耗子”很多动作都是学成天乐的,蹲在那里耸了耸肩道:“合不合适只有你自己清楚,何必来问我呢?我自己的事情还没想明白呢!……别打扰我了,我还要观画呢。”

“耗子”这段时间观画倒是很积极,反正没别的事,远在几千里外还能逛画中苏州,它也觉得很有趣,同时也想让画中时间早日追上现实的时间,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

“耗子”入定观画,成天乐回味着刚才的话,隐约有一丝朦胧的明悟。修炼就是修炼,是身心境界的升华,并不是为了炫耀或者告诉谁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存在的状态应该越来越自在、美好,而不是困惑不安。

他也许是观画太久了,以至沉溺到某种心境中,人生有憾事,该遗憾的也就只能遗憾,这也许与修炼无关。这其中的道理他还没有完全想明白,但心境总算恢复了安宁。

……

观画练功到达瓶颈之后,画卷中的时间推进速度明显变快了,仿佛是突破了一个屏障开始加速。成天乐干脆就没着急回苏州,在家乡又多留了几日,与“耗子”轮流观画,终于追上了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目标,就在某天午夜,画卷中的时间与现实重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