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2章、前循旧物,不见真容唯尘雾

难怪那些妖修害怕被人识破行藏,就算有天赋神通和修为法力,作奸犯科也只是在暗中捣鬼,世上确有不少“捉妖师”能收拾他们啊。成天乐又想到了自己,他是误打误撞才推开了这扇惊奇之门,就算有了修为法力,有很多事还是不清楚。

从处境来看,其实他也和那些妖修差不多啊,自己躲在家里偷偷练,所区别的无非是他得到了一套完整的修行法诀,对于这世上种种未知玄妙,他也是在不断地摸索中。假如不是偶遇梅兰德,很多江湖手段和规矩他还没听说过呢。经历了这些事之后,成天乐才明白自己这点本事还不够看,行事更要小心不可得意忘形。

就拿岸达园林的凶宅闹鬼事件来说吧,项目公司请来“抓鬼”的三位“大师”,其实都有本事“闹鬼”。假如成天乐一时鬼迷心窍,也带着“耗子”去干孔天晶干的那种事,好像钱能挣得挺顺手、警察也查不出来。但若一不小心,那被梅兰德一剑斩杀在墙根下的孔天晶,很可能就是他的榜样啊!

虽然没有查出当初救他的人是谁,成天乐还是要追查另一位神秘人的身份。画卷中下一个关键事件与张潇潇有关,张潇潇曾经受一位神秘人物的暗中控制,而禇无用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成天乐怀疑这些都是同一人所为,在苏州一带,有人暗中操纵这些妖修为己谋利。

是谁呢?追查的唯一线索就是张潇潇那部带有窃听装置的手机。就在韦勿言失踪后不久,据说那神秘人就把那部手机拿走了,可能是听见风声有点怕了。成天乐想追查的话,就需要在画中跟踪那部手机的下落,只要不出苏州,他自信都能追得上。

张潇潇并没有见到那个来取手机的人,她只是按照神秘人的吩咐,在傍晚时分把电话扔进了学校旁边的一个垃圾箱里,而收垃圾的清洁车第二天早上才会来。成天乐感到很纳闷,那神秘人干嘛要这么做?他在画卷里盯了一夜的垃圾桶,这天夜里好像也没拾荒者来翻过,第二天早上清洁车来了,垃圾被装走了。

成天乐又在画卷里追踪垃圾车,车一直开往市郊消失在他打开的画卷场景之外,成天乐只能干瞪眼。他目前能打开的画卷范围已经到了极限,前段时间虽然在苏州城内外已打开了不少场景,但做梦也没想到要去逛郊区的垃圾处理场啊!

昨天夜里盯垃圾桶错过了什么吗?有几只猫翻过垃圾,难道其中有猫腻?不知这神奇的画卷能否将已经过去的场景再回放,就算画卷有这种妙用,也是成天乐目前尚不能掌握的。看着垃圾车在视野里消失,成天乐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那神秘人虽然告诉张潇潇把手机扔到垃圾箱里,他会派人去取,但实际上根本不必派人,只要切断这条线就行了。那手机在垃圾堆里受潮受压,很可能已经坏了,就算没坏被拾荒者捡走,那也和神秘人没关系了。只要那边不再窃听,理论上就是没法追查的,神秘人这么做只是表明一个态度。

成天乐直叹气啊,又想起梅兰德描述“惊门”的那段话:世事自有其道,人所不知并非不存,比如过去的事情你不记得或者没有发现,并不等于它没有发生过、不可以被知晓。入此门觉惊奇而知玄妙,你打开它,世间还是世间,只是能见更多。

那个神秘人应该就在苏州,可是成天乐却找不到他。就算拥有神奇的画卷,能以旁观者的身份追溯过去的时光,仍然不可能尽知一切。看上去好像画卷还不够神奇,实则是成天乐自己没那个本事,无论是在世上还是在画卷中,他能看见的目前只有那么多。

无论是谁,得到了那样的修行法诀,又打开了这样的神奇画卷,难免都会沉溺其中,或深或浅而已,这是人之常情,成天乐也不例外。就算他有这种手段,在画卷里也得不到全部的答案,但他的收获也不小,毕竟抓住了云一帆,也查出了罗达斯和毕明俊的线索。

按照他与“耗子”商量好的计划,画卷中所有关键事件的时间节点都已经过去,而成天乐观画练功已经到达境界的瓶颈。如果说这是一种积累的话,做的已经足够,接下来需要去修炼更高境界的法诀。

但成天乐并没有这样,而是决定在明年四月搬入那座宅院之前仍然观画,尽量让画卷中的时间追上现实中的时间再说。可以说他这是心眼实在,也可以说他是有所沉迷,成天乐毕竟也是有各种想法的,偶尔的胡思乱想谁都有。

比如成天乐就曾想过,既然能让画卷中的时间推进的速度比现实中的时间更快,目前看见的只是过去,假如能追上现实,是否能看见未来呢?成天乐甚至还瞄好了一家彩票销售点,假如这个梦想成真的话,他就可以在画卷里看一眼未来的大奖号码,然后再到现实里去买彩票,这不就发了!

发财倒是其次,关键是印证了那不敢想象的大神通,他可以预言未来啊,这可是多少科幻大片的题材!人们往往也会遐想重生再来或穿越到过去,追求拥有未来的知识与信息的优势。假如在现实中真能预知未来,那还穿越到过去干什么?

“耗子”也知道成天乐的小心思,同样充满期待,却故意打击他道:“成天乐,你知道我最近在研究什么吗?哲学!……根据我的研究,你的想法很无聊啊。”

成天乐反唇相讥道:“哲学?你长知识了!我咋不知道呢,你这几天有空不是一直在看小人书吗?……我的想法怎么无聊了,假如画卷中真能展开未来,看看彩票号码又怎么了?印证一下嘛。”

“耗子”:“瞧你那出息劲!假如真是那样,看什么彩票号码?去看国际各大投资市场的走势啊!……就算你去看彩票号码,实际上也是没有意义的。”

成天乐:“你倒是说说,怎么就没有意义了?”

“耗子”:“你不就是想买彩票中大奖吗?假如你在画卷里看见了大奖号码,相对于你观画的时间,那应该是未来发生的事情,对不对?”

成天乐:“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耗子”:“你在画卷里看见的就是未来,对吧?如果这一切会发生,你看见的是真的,你会看见自己去买了一张彩票,然后中了大奖。如果实际中你没有中奖,你在画卷中是看不见自己会中奖的;如果你真能中奖,理论上也没必要看啊?”

成天乐摸了摸后脑勺道:“你能不能说清楚点?”

“耗子”眨了眨眼睛又解释道:“假如你原本是不会中奖的,那么在画卷里的未来,是看不见你中奖的。你却因为看了画卷去买彩票,结果却中了奖,那就说明你看见的画卷根本不是未来的真实场景!你怎么能依靠不真实的场景中的彩票号码,去真的中奖呢?”

成天乐皱着眉头道:“假如我真的中奖了呢?”

“耗子”:“假如你真的能中奖,画卷中打开的也是真实的未来,那么你就会看见未来的自己选了一组号码、买了一注彩票,然后中了大奖,这组号码实际上是未来的你自己选的。”

成天乐:“不对吧?中奖号码是彩票中心公布的,我只是想看看是什么号码,假如我不买也不选呢,还不照样是那组号码?”

“耗子”反问道:“那你看它干什么?……如果你按那个号码买了,真能中奖,那么这个号码必然是在你买彩票之后公布的。你在画卷中能看见自己中奖,然后才会中奖;你如果在画卷中看不见自己中奖,一样不会中奖,假如真中奖了,反倒说明你在画卷中看不见真正的未来。”

成天乐:“我有点被你绕晕了,能不能从头再讲一遍?”

“耗子”挥了挥半透明的爪子道:“悟性太差,算了,跟你讲也讲不明白!我只是想告诉你,这幅画卷不可能展开你所想象的那种未来,除非你跟着画卷中的自己去做。画卷中的那个你在未来会做什么,你就要跟着做什么,画中所见才会是真的,但那样还有什么意义?……我们还是不要这么观画了!还记得梅兰德那幅画吗,我们这幅画也应该有入境之妙,试试进画里玩玩呗!”

“耗子”掰扯了半天,不仅把成天乐绕晕了,把它自己也绕迷糊了,有点掰扯不明白了,干脆打住。其实它的目的倒不是反对成天乐印证想法,一方面纯粹是为了斗嘴,另一方面它觉得总是这么观画很无聊,修炼已经到了一种极致,应该再探索此画其他的神奇妙用了。

成天乐却正色道:“你忘记上次被画吸进去差点出不来了?这可不是梅兰德那幅画,也不是我们自己打造。你觉得现在的功力比以前增长了,但境界并未提高,假如出了麻烦,我可没法救你!你上次被吸到画中的石狸像里不能脱身,这次再进去,恐怕还是一样的结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