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1章、深藏不露,回头下望人寰处

柳泰还告诉成天乐,沪深两市上市公司中有不少企业注册地在西藏,甚至形成了一个“西藏概念股板块”。而这些企业中,有的就是这种情况,用一个总公司的壳去处理财务盈收、享受优惠政策。但如果真去注册地,恐怕很难见到真正的负责人和主要业务人员。那家西藏玉湖天道科技发展公司,虽然冠以科技之名,很可能也只是搞投资的。

……

柳泰走了之后,成天乐又犯起了嘀咕,高颖达已经找到了,人就在南京,抓还是不抓呢?按照成天乐原先的打算,假如抓住了罗达斯,就按云一帆那样处理,可如今显然有顾虑。那任道直如果真是毕明俊的话,罗达斯落网必然会打草惊蛇,他听到风声说不定就跑了,再想抓就难了。

除非能够把高颖达和毕明俊一起抓住,这一点成天乐现在可没有把握办到,且不说他还不是毕明俊的对手,毕明俊将玉湖天道公司注册在那么偏远的地方,本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其实成天乐把他查到的线索转交给警方处理也可以,但他却不愿意这么做。

警方行动一样可能会打草惊蛇,那毕明俊可不是一般人,十有八九也能跑掉。成天乐又和“耗子”商量了半天,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罗达斯并不清楚自己暴露了,假如任道直就是毕明俊的话,也不会清楚成天乐已查到了他的行踪线索。他们在明而成天乐在暗,只要不去惊动的话,成天乐就等于掌握了选择时机的主动权。还是潜心练功吧,等到将来有本事也有时间,有把握之后再动手。

成天乐自己并没有想到,他这一次直接查到了毕明俊的老巢。俗话说狡兔三窟,类似飞腾公司的勾当,毕明俊恐怕不止在苏州干,但无论在各地做怎样的买卖,洗钱也罢做账也好,总需要借助一个核心机构,就是那家西藏玉湖天道公司。它特意选择在那么偏远又有税收优惠的地方,投资收益很丰厚,账目做的也干净。

任道直就是毕明俊,毕明俊并不住在拉萨,但若知道他的行踪线索,只要留心总是可以找到的。毕明俊恐怕做梦也想不到,成天乐真能查到玉湖天道公司头上,这个公司表面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高颖达离开苏州的方式,看似简单实际上几乎没破绽,谁能注意到与高颖达毫无关系的罗达斯呢?苏州是个旅游城市,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出入。可成天乐偏偏就在画卷里看见了高颖达手中的车票,顺藤摸瓜追出了最重要的线索。

那灵禽毕方还在世上逍遥,随着时间的推移,飞腾公司一案会被人们渐渐地淡忘,可成天乐却始终记挂着呢。等到他有时间、有心情、有把握动手的那一天,毕明俊的好日子恐怕就到头了。毕明俊本人绝对不会想到,聘一个饭店打杂去顶雷,却给自己惹来了没完没了的麻烦。

……

成天乐曾劝过“耗子”不着急、别耽误,他自己倒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先让毕明俊再得意几年吧,账到时候再算。梅兰德将宅院借给他三年,可以习练各种神通法术,真去远方找毕明俊,恐怕要等到三年后了。至于那时候行不行,还要看具体情况,人也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的。

转眼已到了二零一四年,画卷中的时间距离现实越来越近了,成天乐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增长达到了一个极限。他在画卷中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几乎能够追上高架桥上奔驰的车,但打开场景的范围却受到越来越大的限制,终于没有办法继续展开更大范围的场景了。

以他如今的修为境界,继续用这种方式观画练功的话,已经达到了一种相对的饱和状态。继续观画,画中已打开的场景会更加清晰、移换也更加自如,这说明他的功力在同等境界下更为精深。但是元神定境中所能容纳的世界已经达到了极致,除非他突破更高的修为境界。

接下来的修炼法诀成天乐早已得到,便是“外景”与“内息”之法,在这第四步法诀中,不仅提到了修炼的内容,还有关于炼器御器、灵丹妙药、天材地宝、各类妖修的介绍,成天乐可以根据自己的现实情况与经历,有选择的去学习。

这傻小子倒是真能沉得住气,他仍然继续观画。还有事情没做完呢,画中下一个关键的事件,便是深夜里在月光码头遇袭了。成天乐见到韦勿言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具狈尸,并不清楚是谁斩杀了此妖、也等于救了他。成天乐追查仇人追了那么久,恩人岂能不查?

画卷中的时间终于到了那一天,成天乐以旁观者的身份,又看见当初的自己深夜里走到月廊街的尽头。一左一右两名黑衣人拦住他的去路,便是狼妖林翡与林狂。就在这一瞬间,成天乐发现自己的视线被阻挡了,画卷中的场景无法从近处观察,月光下的月廊街头,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无形毛玻璃。

这是有人在施展法术隔绝声息,成天乐在画卷看见梅兰德舞剑时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此画不知是哪位高人以大法力凝炼而成,画中人运转法力的时候,观画人的视野也会受到影响,就像成天乐看不清那些关上门窗的房间里面是什么情形。

从远处看那场惊心动魄的激斗,场景有些恍惚扭曲,但仍然能感受到生死之间的惊险。成天乐只能暗道侥幸,假如当时有一位更厉害的狈妖出手,他和“耗子”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当时他觉得自己修炼有成、还唬住了几位妖修,真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成天乐也在关注不远处、道路中央的绿化带里韦勿言倒地身亡的位置,可那里的视线是最模糊的,根本看不清什么。就在这时,阻挡视线的一片朦胧突然消失了,成天乐看见自己已经开枪打倒了狼妖林翡,正站起身来帮助“耗子”去收拾另一只狼妖。

那隔绝声息的法力突然消失,说明韦勿言就是在这时候遭到了重创,成天乐赶紧移换场景到绿化带中仔细观察,不料视线又一次受到了阻挡。绿化带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躺在树根下,穿着西服但已经变成了狈的原身,另一人弯腰从它的袖管中取出了一件东西,赫然是一支长牙。

在画中听不见此人说了些什么,黑暗中也看不清他的面貌,成天乐无法靠他太近,这个人的身影也仿佛被一层薄膜包裹着看不真切。此人应该在运转法力敛藏神气,在画中却导致了这样奇异的效果。此人杀了韦勿言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又走进了街道旁边的阴影中,手里一直拿着那根狈牙。

成天乐看见“自己”也走了过来、从韦勿言的尸身上搜出了另一支狈牙,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现场离去。那神秘人又走到了月光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画卷里的身形面目仍然模糊不清,此人应该一直在收敛神气掩饰行藏,难怪成天乐当初一点都没察觉。

成天乐直到此刻才清楚,原来韦勿言留下的狈牙是一对,那人取走了一支,却给他留下了另外一支。此人究竟是谁呢,成天乐觉得身形仿佛有点眼熟,可是实在看不清啊,世上有这种体形特征的人很多,根本无法确定是谁,只能确定并不是他早先怀疑过的梅兰德。

成天乐在心中暗想,此人总不能一直施展法术收敛神气吧?于是就在画中跟着,想看看他究竟要去什么地方,结果却跟丢了。成天乐观画并不能触动画中的场景,画里光线暗的地方他照样看不清楚。那人在绿化带和建筑物的阴影中穿行,成天乐也快速跟过去,结果那人闪了几闪就不见了踪影。

也许那人并没有走远就躲在黑暗中,或者进了一间屋子关上了门,也可能以很快的速度离开了,反正成天乐找了很久也没发现。终于将画卷中的时间推进到这一天,却仍然没搞清楚是谁救了他,成天乐觉得很遗憾。

无奈的成天乐转念一想,那人还是留下了线索,就是他取走的那支狈牙,估计也是拿回去炼制法宝了。成天乐已经清楚,黄裳以狈牙炼器为何会那么顺利,是因为前期最艰难的步骤都让韦勿言自己给完成了,那狈牙只差一步就能炼成法宝。那么以这个人的本事,也应该能够凝炼成功、拥有一支狈牙法宝。

两人手中的法宝出自同一位妖修的原身材料,假如以后能看见的话,成天乐绝对能认出来。

成天乐退出画卷之后,默然感慨良久,不仅遗憾没有看清那个人,也想到了更多。他回想那人斩杀韦勿言的朦胧场景,又想起梅兰德剑斩阴灵又一剑格杀孔天晶。这世上除了潜伏的妖修之外,还有很多说不清的存在,比如附身孔天晶的阴灵、比如他从石狸像里莫名带出来的“耗子”,更有深藏不露的高人修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