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30章、心观境画,一心只观境画人

吴贾铭却皱着眉头道:“成总啊,工地我也呆过。连续发生事故,也做过安全检查了,如果这还没用,与其怀疑闹鬼,还不如好好想想他们请的是什么人吧!现在有些承包商为了节约成本,请的那些施工队可不敢恭维,一点安全纪律意识都没有,天天磨破了嘴皮子提醒都没用。

安全员在脚手架上要他们系安全带,当时系上了,过半个小时再回去一看,又都解开了,都以为自己命大呢!跟他们讲纪律、罚款都不好用,你要是真敢罚款,他们就敢走人,反正现在那边也是用工荒。而一旦出了什么事,什么责任都得兜着。出几次安全事故可能是意外,但总出安全事故绝对就是这种情况,跑都没得跑!”

成天乐也微微一皱眉:“这些情况我倒不了解,你先去看看吧,不是闹鬼更好,真是闹鬼再说。狈牙法宝收好了,不是要你去逞能,而是关键时刻可以防身。我跟易斌打声招呼,让你去做做调查,至于费用和报酬,让他看着办吧。”

吴贾铭收起狈牙法宝嘻嘻笑道:“我明白了,一定不会便宜了易老大的!”

吴贾铭带着狈牙法宝去找易老大了,成天乐也觉得有点好笑。他除掉了易老大身边的狼与狈,却又派去了一只狗,偏偏这狗妖还带着韦勿言留下的长牙炼制成的法宝。

接下来的日子,成天乐简直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观画中人,终于又追溯到那个令他难忘的日子。成天乐忍不住又想起了苏福,那时他和苏福在悄悄谈恋爱,正有一种渐入佳境的感觉。假如外汇交易部没出事的话,他那个周六是要到小苏家里幽会的,在内心中还有过各种各样的遐想,甚至连买什么牌子的避孕套都想到了。

可惜呀,这一切已成没有发生的过去式!可恨啊,毕明俊竟干出那种事情!成天乐与“耗子”早就商量好了,他们在画中没管别人,只是盯着飞腾公司的财务部经理高颖达。其实在东窗事发的两天前,高颖达就悄悄离开了苏州。

高颖达这天一大早出门却没有去公司上班,手里拎着一个包去逛商场,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状,随后在商场洗手间里换了外衣、戴上了眼镜和帽子。观画所见是进不了商场的,当时是“耗子”在盯着,假如不是看得紧注意到了,恐怕这个人就从眼皮子底下溜走,再也找不到。

换装后的高颖达又去了菜市场,看样子像是要去买菜,却特意找人流最拥挤的地方穿了过去,然后打车直奔苏州高铁北站。“耗子”发现高颖达打车,立刻从元神定境中退了出来换成天乐观画,因为成天乐在画中移换场景的速度要比它快、打开画卷的范围也更大。

出租车走在市区里,因为交通阻塞和红灯的阻挡,一开始速度并不快,成天乐在画中还能追得上。可是等车出了市区上了高架,就把成天乐给甩掉了。根据车行的方向,成天乐判断高颖达要去高铁北站,幸亏早有准备,苏州的各个车站在画卷中是他早已打开的场景,于是成天乐也赶到了高铁北站,果然在走出售票处的人群中又找到了高颖达。

高颖达已经买完了票,正进站上车。成天乐不知道高颖达要去哪里,于是移换场景守在了候车厅外的站台。高铁检票是在站台口,像进地铁那样把票插进去再取出来,高铁票上有乘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成天乐就是要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看看高颖达是用什么身份离开的?

他的运气不错,定境中的注意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集中,当有一辆列车到站前、登车的乘客从候车厅里走出来的时候,成天乐发现了高颖达,立即移换场景到近处观察。高颖达等于在成天乐的眼皮子底下取出了高铁票,他的目的地是山东德州,票上打印的姓名是罗达斯,姓名下面还有身份证号码,只是中间有四位是用星点代替的。

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成天乐现在要追查的就是这个叫罗达斯的人,说起来,还要感谢火车票实名制啊,要不然怎么能从上面发现这些线索呢?原来和交易部的副总任铮一样,高颖达也另有身份,毕明俊这些同伙都是早有预谋,难怪事后警方追查不到他们离开苏州的纪录。

高颖达和罗达斯,究竟哪个才是此人真正的身份?有可能都是也有可能都不是,但“罗达斯”这个身份证一定是真的,否则买不了高铁票。有了这条线索就好办,这次是找易老大还是李轻水去查这个人呢?找人帮忙之前,“耗子”提议先自己上网查一查,结果还真查到了。

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先排除性别和年龄明显不对的,成天乐本能的注意到其中一个人。此人是在一个工商注册信息查询网站上查到的,他是南京一家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成天乐之所以会特别注意这个罗达斯,因为飞腾公司曾经也是一家投资公司,这些骗子很可能还是在干老本行,只是换了地方和名称而已。

令成天乐感到意外的是,南京这家投资公司已经注册好几年了,并不是近期才成立的,而是早在飞腾公司出事之前就存在了。这只是一家全资子公司,它的母公司叫“西藏玉湖天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地居然在拉萨,法定代表人名叫任道直。

也就是说,罗达斯是这个任道直的下属,西藏玉湖天道公司在南京开了一家全资子公司,任命罗达斯担任法定代表人。假如这个罗达斯就是从苏州逃走的高颖达,那么任道直也极有可能就是毕明俊!——成天乐忍不住这样联想。

但是工商注册信息并不公布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证号码,成天乐暂时不想惊动警方,于是又找易老大帮忙,想办法把这个罗达斯的身份证号码给查出来。这并不难办,易老大很快就查清楚了,与成天乐在高铁票上看见的号码完全吻合,就是他!

成天乐并没有告诉易斌这个罗达斯就是高颖达,只是让他去查这个人的身份证号码以及相关公司的背景而已。这种事用不着李相庭出马,易斌办事很负责,让他公司里的投资总监、金融学博士柳泰去办的,然后又让柳泰带着详细资料到成天乐这里来“汇报工作”。

既然已经证实了这个罗达斯就是他想找的高颖达,成天乐最感兴趣的问题便成了那个“西藏玉湖天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背景。这些柳泰也查过,该公司早在十年前就注册了,远比苏州飞腾公司存在的时间更久,法定代表人任道直的资料却并不是很详细,没有查到清晰的照片,只有一张模糊的身份证复印件。

这张黑白复印件上,任道直的照片只是一团难以辨认的轮廓,根本看不清是谁,如果说他是毕明俊倒也有点像,但以此为证据实在太牵强。成天乐看了半天,很纳闷地问道:“子公司在南京,是家投资公司,母公司却在那么远的地方,又是干什么的呢?”

柳泰解释道:“成总觉得那里很偏远,奇怪有人为何跑去那里注册公司?其实国内有很多公司都喜欢这么做,因为税率优惠。”

成天乐毕竟当过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柳泰一解释他就明白了。偏远地区环境恶劣、条件艰苦、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为了吸引投资、促进开发,地方政府往往都会推出一些优惠政策。比如在西藏自治区就有文件规定:农牧民群众在农牧区开办的旅游接待服务企业,免征所得税;投资人在农牧区兴办的科技扶贫等项目,也免征所得税。

柳泰还把相关文件带来了,里面规定得很详细,针对不同类型的企业、不同的主营收入比例,都有不同的税收优惠政策规定。文件里面有很多限制,比如享受什么样的优惠政策、必须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于是有很多人在当地注册公司,尽量想办法将主营业务往优惠项目靠拢,并在报表上做出符合比例的相关收入,以享受尽量多的优惠政策。

由于条件规定的限制,并不是所有类型的企业都能享受最大程度的优惠,而在实际的执行中,外来投资企业都是有优惠的。这些柳泰并没有查到具体的文件,但他也打听到情况了。比如这家西藏玉湖天道公司,企业所得税率为百分之十五,财政再返还实际纳税额的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企业实际交纳的所得税率仅为百分之七点五。

百分之七点五的所得税率,已经相当优惠了,想找更低的,恐怕只能去海外离岸金融中心注册公司了,那样却远不如在国内方便。对于盈收规模很大的投资公司而言,这样的税率优惠也意味着相当丰厚的回报。所以有很多公司将注册地选择在那里,但总公司或母公司可能只是一个财务上的壳,很多实际业务还是在其他地方开展,连公司主要高管都不常驻当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