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27章、有物浑成,无名玄牝造化生

成天乐答道:“能说的嘛当然都可以说,我是有一些御器、炼器的心得,可能对兰德先生使用和继续打造那幅画卷有帮助。而我也有事情想向你请教,不知道兰德先生方不方便开口指点?”

梅兰德:“师门秘传之法,我倒不好多说,但修炼中很多心得体会,倒是可以交流的。”

梅兰德又在苏州多住了几天,既然公关方案中是一位风水大师买下了这栋别墅,那总得做个入住的样子,不能办完手续就走。项目公司的凶宅事件顺利解决、皆大欢喜,梅兰德赚了一套园林景观别墅,而成天乐不仅得到了二十多万酬金,而且还能借用梅兰德那座宅院三年。

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这些,而是他和梅兰德互相交流的修炼心得与法诀。成天乐向梅兰德请教如何凝炼地气灵枢、山川意境;而他也教给梅兰德那套炼器、御器的法诀。梅兰德还传授了成天乐如何蛰藏于环境;成天乐则传授了梅兰德如何收敛神气。

有些法诀成天乐可能暂时还练不成,有些法诀可能没有太大的直接用处,但都有借鉴之处。七天之后,梅兰德终于告辞离去,临走时成天乐还忍不住问道:“兰德先生,你那天对孔天晶说,你监察天下修习风门秘法之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这两人的关系虽已经不错,但也都有各自的秘密,江湖规矩,只要对方不主动提起,也不好追问人家的隐秘,修行本身就是很私密的事情,无缘法不可轻得。比如成天乐就不可能告诉梅兰德山塘街石狸像法诀的事情,更没说出“耗子”的存在;而梅兰德则很少提到自己的身份来历、独门秘法传承。

成天乐这傻小子既然问出来了,梅兰德则似笑非笑的解释道:“唐代杨筠松所传、运转地气灵枢风门秘法,千年来开枝散叶流派甚多。我师父是监察天下风门的地气宗师,将此任传承于我。此修行门径甚为独特、自成一路,求神念合形之境,可类比道家之金丹大成。

师父曾告诉我,天下另有修行正法,譬如佛道各家种种法门,若能达世传法诀境界之巅,自可相应殊途同归之妙。我修风门秘法证神念合形之境,更知山外有山,至此虽有法门指引,但各花入各眼、风景各不同。只是不知成总是何门修士,又得自何家传承?”

这是成天乐最交待不清楚的问题,有时候说实话反倒是最好的办法,他很老实地答道:“我得到法诀传承的经历,就和得到这幅画的经历差不多,纯属偶遇。”

梅兰德笑了:“师承之事,既不方便多说,我也就不问了。想当年碰见师父,我也以为是偶一遇,却不知我师父已苦寻传人多年。福缘可遇不可求,看似偶然必有深意,在此恭祝成总修为更进!”

观画三日的收获之大,显然出乎梅兰德原先的预料,临行之前他还送给了成天乐一件礼物,说此物看似简单、却包含天地自然的玄妙。礼物装在一个小盒子里,成天乐回到公寓后打开,里面是衬着丝绒的一块矿物晶。

天然的矿物晶很常见,比如人们熟悉的孔雀石就是碱式碳酸铜的结晶,品相与晶体结构分布非常好的可作为观赏石,甚至是昂贵的装饰性宝石。梅兰德送成天乐的是一块燕尾双晶明净石,何谓燕尾双晶?这种矿石结晶结构向两个方向伸展,形状似剥了壳的菱角或展开的燕尾。

成天乐是学美术的,看见它的第一眼就觉得特别漂亮,从审美的角度几乎无可挑剔。这种美感不仅是感性的视觉体验,也包括理性的数学结构。很多矿物晶多少都带有微小的瑕疵,但这块晶石的品质绝对纯正,结晶形状完全符合几何学标准,没有一丝变形和偏斜,其内部材料也不含任何多余的杂质,也没有一点裂纹和气泡。

它并不是人为加工出来的,而是在亿万年的自然环境中形成,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竟能孕育出这种杰作。小小的一块矿物晶,在有心人的眼中能折射出天地灵枢之妙、自然造化之玄,这应该是梅兰德想告诉成天乐的。

对于成天乐这种有修为的人而言,这块矿物晶的门道还不止于此。以神识感应,却会发现它的物性特别明净,不带任何生煞之气。更有意思的是,此物能够凝聚与传导法力、沿结晶方向移转神识,使之能控制得更加精微、感应的距离也更远。

成天乐越看越觉得有意思,此物并非法器,就是天然的矿物晶,那它是能炼器的天材地宝吗?成天乐用炼器之法试了试,发现此物不可凝炼,它本就是天地自然在亿万年中所造就的完美结晶,物性纯净没法再加工了。这是一种不可炼器的东西,那它的用处是什么呢?

理论上它可以用来做施展法术的中介,可以汇聚法力,更可以按特定的方向传导神识,以此为基础,它是很好的布阵材料。只可惜成天乐尚未学到太多关于阵法的内容,假如真的布阵施法,这一块晶石是不够的,可能需要很多块以特殊的方式组合。

此物虽然完美,但相比法器来说显得很脆弱,如果不小心损坏了哪怕只是磕出了一丝裂纹,恐怕只剩下观赏价值而失去其妙用了,所以一定要好好保存。此物可用来布阵或运转神识法力,成天乐也感觉到它有一个极限,如果施展法术的威力太强就会当场损毁。

梅兰德送他这块晶石,可能也是一种提示与思考:修炼法诀不仅在于人自身,也在于运转天地自然之妙,因为人自身也是自然而生。天地之间有道浑成,方有法可修、有术可用,也许修行的道路便是溯求其本源,包括天地间本源之道以及人自身本源的存在。

以成天乐目前的修为见知,暂时也只能体会到这么多了,有些心得还很懵懂。这块晶石他研究了半天,其本身倒并不算太复杂,而“耗子”非常喜欢,于是就给“耗子”玩了。“耗子”练形尚未大成,很难运用一般的法器,这块不是法器的晶石反而适合它用,天天捧着跟个宝似的,唯恐磕着摔着给弄坏了。

一阵半透明的阴风托着一块矿物晶在屋子里飘来飘去,成天乐的公寓里看上去也是天天闹鬼啊。

经历了这一切,成天乐是大开眼界、大长见识,那他接下来打算干什么呢?——还是继续观画练功,我们的成总心眼就是这么实在!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别人的本事再大,干羡慕也没用,他目前能做的也是最应该做的,还是巩固修为根基。

按照原先的计划,将要在画卷里追踪原飞腾公司财务部经理高颖达的去向。这段日子成天乐没怎么观画,画卷里的时间自然没有往前推进,如今需要加紧用功尽快追回来。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成天乐刚回到公寓潜心练功没几天,易斌又来登门拜访了。成天乐很纳闷地问他又有什么事?结果这位易老大赔着笑说道——是来请成总“出山”的。

问明情况之后,成天乐是啼笑皆非。原来他在苏州各条“道”上的传闻中,已经从“养鬼大师”变成了“捉妖大师”。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岸达园林一期项目发生的事情,不论是业内的合作方还是竞争对手都盯着呢,甚至供应商、承包商们也都在关注,虽然没有见诸报端,但事后私下里人们也都听说了是怎么解决的。

孔天晶大师昂然而来,却灰溜溜地走了,因为碰到了货真价实的高人,就是苏州当地的成天乐与外地请来的梅兰德。在苏州开发房地产的不止那么一家公司,这些公司也不会仅仅只在苏州搞开发,这世上总有许多稀奇古怪、牵强附会的事情发生。

岸达园林项目是三家公司合作开发的,其中最主要的投资方岸达公司是浙江来的,在宁波保税区也开发了一个项目,刚刚办完土地手续,目前正在搞场地平整和设施配套准备,却发生了一系列意外事件,巧合得令人无法解释。有当地人就说了——这是妖祟作怪,需要请高人做法。

岸达公司也悄悄请了几拔和尚道士来念经做法事,但好像没什么效果,当时恰好将主要资金投到了苏州那边的岸达园林项目,这个项目暂时也没有着急启动。如今岸达园林一期工程已开始回收资金,宁波那边的项目问题总是要解决的,自然就想到请现成的高人。

岸达公司首先想请的是梅兰德,结果却没能请动,梅兰德连报酬条件都没商量,便告辞离开苏州让他们另请高明。梅兰德可不是一般的风水大师,他来苏州另有目的,假如不是孔天晶与成天乐引起了他的关注,岸达园林项目公司原本也是请不动他的,特意想找都不一定能联系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