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26章、门外姑苏,画中却有颜如玉

不必担心“耗子”会弄丢,成天乐与“耗子”之间自有心神感应,知道它就置身于山水画境中,随时可以把它摄出来。就算不主动让“耗子”出来,只要一收法术,“耗子”自动就会被逼出来。这三天,“耗子”游遍了各处从未去过的名山大川,玩的是不亦乐乎。

但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比如这天中午,成天乐收了法术,“耗子”打了个旋又飘到地板上,很不满地嚷道:“你刚才怎么把我扔进一个山洞里去了?黑乎乎的好吓人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昨天你就把我送到一片断崖中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要不是我会飘,还不得让你给吓死?”

成天乐很无辜的解释道:“这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施法展开画境,是你自己钻进去的,至于钻到画中什么地方,我也控制不了!”

“耗子”不满道:“你怎么这么没用呢?看看人家梅兰德,说让你到青城山观兰台下,地方就一点没错,你怎么就不能送我去少林寺、武当山逛逛?”

成天乐苦笑道:“那些地方我也没去过,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送你去?此画我虽能展开却无法操纵,因为那画境不是我炼入其中的。它凝聚了梅兰德所走过的名山大川的地气灵枢,同时也是梅兰德本人的胸臆情怀。只有他的见知才能完全清楚这方寸之间的玄妙,想展开什么画境便是什么画境,那是人器合一才能施展的法术,别人拿着这幅画是不行的。”

“耗子”:“难怪他那么大方地把画就给了你,就知道你没本事运用自如。”

成天乐反唇相讥道:“你本事大,那你来试试?”

“耗子”:“你这不是欺负人嘛!我是练形尚未大成的灵体,很难这样催动法宝的,更何况这也不是法宝,是人家凝炼山水意境的画卷。”

成天乐:“我没欺负人啊,你是人吗?……咦,他这幅画能把你收进去,那天对付那个阴灵时,直接用画收了不是更简单吗?”

“耗子”也想到了这一点,皱着半透明的眉头分析道:“把那阴灵收入画中,无非是用画境困住好动手消灭,他既然能一剑斩灭又何必费这个手脚呢?……咦,不对,他收不了那阴灵,除非那阴灵自己愿意钻进去才行,要不然你对我试试。”

这回“耗子”不配合成天乐主动往画卷里钻了,成天乐虽然能展开画境将“耗子”困在原地,却无法让它消失、真正的收入画卷中。两人在玩游戏,但目的还是研究这幅画的玄妙,成天乐虽然不能完全操控它,但也看出门道来了。

此画不是法器,只是借用了这样一幅画卷,凝炼天下山川的地气灵枢。这是梅兰德游历天下的胸臆情怀,也只有他本人才清楚每一层意境的所在,可以随意地自如展开。所以这幅画的妙用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画卷所蕴含的地气灵枢,二是梅兰德本人的胸臆见知,人器合一才能发挥全部的玄妙。

假如成天乐也想如梅兰德那样施展法术,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打造一幅!

但是换一种思路,假如以炼器之法去打造这样的画卷呢?将山水意境完全赋予法器的神通妙用之中,只要用足够的时间去熟悉,御器之人就可以掌握与操控它。只是这么做太难了,要寻找适合炼画的天材地宝,而且凝炼物性的过程异常艰难,稍不小心就会损毁器物,付出的心血将会是极大的、成功的可能性也极其渺茫。

成天乐虽然熟悉炼器、御器之法,但也无法想象怎能炼成那样一件法宝?可是现实中偏偏有,就是他那幅神奇的山塘画卷!“耗子”曾经不小心被那神奇的山塘画卷吸进去过,说明那画卷也有入境之妙,只是太过神奇,而成天乐与“耗子”修为不足,这段时间又以观画练功为主,尚不敢轻易去尝试。

根据梅兰德这幅画,他们推测出一个结论:假如梅兰德以炼器之法重新打造并获得成功,那么此山川画卷不仅能收摄灵物、而且能摄人元神!元神进入那样的画卷中,画境可以层层展开,就似行游天下山川,既有行游之乐也说不定会迷失其中无法脱身。

成天乐那幅神奇的山塘画卷,本身就应该有这种妙用,元神进入其中可以行游画里姑苏。“耗子”与成天乐观画练功,并没有真正地进入画卷里,自有其目的,也适合他们目前所用。但等到将来功力更深,未尝不可真正去行游那画中世界。

那种感觉可能会有些荒诞,因为他们就住在苏州,想游苏州的话出门便是,何必要在画卷里溜达呢?久而久之,很可能使人产生一种现实与画境错乱之感,说不定神智会出问题,但是反过来想,这也是一种磨砺心性的手段。

研究梅兰德这幅画,成天乐与“耗子”得出了很多结论,都与他们那幅神奇的山塘画卷有关。原来画境还可以有如此种种玄奇的妙用,梅兰德的山川画卷所包含的妙用,成天乐的山塘画卷可能都有,正等待他一步步去打开那层层境界!

器物不论有多么神奇,要发挥它的作用才更有价值。那山川画卷是梅兰德亲手打造的,所有妙用与变化他都能完全自如操控。可不像成天乐是八百块钱买来的画,到现在自己还没搞明白,有些妙用还不敢轻易乱试,一直在误打误撞的摸索中。

成天乐研究梅兰德的画卷三日,收获很大。而梅兰德研究成天乐的画卷三日,恐怕收获要比他大得多,将那座宅院借给他三年真的很值啊。

还有一个细节很有趣,成天乐与“耗子”以往都是以观画之法练功,拿到梅兰德的画卷之后,最初当然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去观画,却发现触动不了什么,然后才换别的手段去尝试的。

闲话少述,三天之后成天乐买了一套厨具,登门祝贺梅兰德喜得新居,同时把那幅画还给了他,将自己的画收了回来。梅兰德还画之时非常感慨,长叹一声道:“成总,你这幅画太过玄妙了,梅某是大开眼界、收获良多!若不嫌冒昧,能否多问一句,此画绝非你所能打造,是否是师承之物?”

师承?成天乐可说不清自己有什么师承。见梅兰德很守信地把画还给自己了,他也不好意思撒谎,有点尴尬的实话实说道:“兰德先生,假如告诉你这画是我花八百块从山塘街买来的,你信吗?”

梅兰德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成天乐,过了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道:“这是世间何等的福缘!我在潘家园和全国各地也捡过不少漏,但做梦也没想到能碰上这种东西。”

成天乐:“兰德先生也想去碰碰运气吗?我可以告诉你那家店铺的地址,老板姓王,叫王嗣水。”

梅兰德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此等福缘,岂可刻舟求剑而得之!山塘街我会去的,但不敢贪求有此运气。……成总,请你将画收好,那座宅院我借你三年,你想什么时候入住啊?”

成天乐打开画卷看了一眼,“耗子”在元神中又惊又喜地喊道:“上面的画迹一点没变,说明画中时间也毫无改变,他居然没用观画之法!”

成天乐暗中答道:“观画之法对他有何用?他也不在苏州找逃犯,更不想借此练功,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总试,那只是此画最简单的妙用。按照他自己那幅画的门道,我猜他一定是进入画卷中了。况且你别忘了,我们的观画之法对他那幅画根本没用,他可能连试都没试,直接入画去运转画境了。”

同时收起画卷抬头道:“我是长租酒店式公寓,每季度付一次租金,现在快到年底了,我已经把明年第一季度的租金给付了,也不能浪费啊!这样吧,从明年四月开始,我借用你的宅院三年。……兰德先生,我是不是算的有点太精细了?”

梅兰德笑道:“成总已经够大方了,想当年我在中关村卖碟的时候,日子过的可比你现在精细多了。”

成天乐愕然道:“你还在中关村卖过碟?”

梅兰德:“我不仅在中关村卖过光碟,还在潘家园守过货摊呢,英雄不怕出身低,成总不也是在饭店干过打杂吗?”

话说到这个地步,两人的关系无形中比以前亲近了许多,成天乐对梅兰德的印象不再是一味的高深莫测,原来他卖过碟、看过摊,再说话时便随意了不少。成天乐呵呵笑着问道:“兰德先生看了三天,在画中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啊?”

梅兰德也笑道:“发现了美女,画中自有颜如玉,难道成总没注意吗?……如果成总方便的话,我还想在苏州多呆几天,向你请教研究器物的心得,不知是否有违你的师门规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