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25章、袖里乾坤,临水观山寻峦诀

梅兰德微微一笑,很大方的就把画卷抛了过来。成天乐下意识地以御器之法尝试,发现其并非法器,画卷的质地是一种很坚韧的类似尼龙的材料,并非是炼制法器的天材地宝,上面画的是董其昌的一幅《临水观山图》。

这当然不可能是真迹,而是有人将其缩小临摹到这小巧的画卷上,但看笔法又不完全像临摹,只是借用了原画的风景布局。画面的留白处还写着非常小的字迹,仔细看起头标题是《寻峦诀》,那梅兰德既然是一位风水地师,这可能是一篇风水法诀吧。

这画卷应该是用现代高科技材料打造而成,可能非常坚韧能防水防火,但无法凝炼材质本身的物性精纯为法器;画与字都出自高人手笔,就算不是名家也技艺不凡。但这些都不是重点,真正神奇的是凝炼入其中磅礴的山川气息,从而形成了画中的意境,使用的应该是一种独特的秘法。

成天乐喘了口气道:“兰德先生,你究竟游历过多少名山大川、采气练功啊?”

梅兰德微笑着答道:“干我这行的,就是要游历天下啊!人在山川丘壑,胸怀山川丘壑,以秘法炼江山入画携于袖中行。”

梅兰德如此打造画卷,并非是凝炼画卷材质的物性,而是将天下山川的气息与灵性赋予画中,这也是炼器的方法之一,但它绕过前面所有的步骤直接进行的是最后一步,打造出来的器物非法器而似法器,却也一样神妙非凡。假如掌握了这种手法,对炼器、御器之道未尝不是一种帮助与启发。

梅兰德能携天下山川灵枢意境入画,见到成天乐那幅神奇的画,假如不感兴趣反倒不正常了。成天乐将画卷递了回去道:“我明白你为何要借我那幅画了,假如换成我,也会想借来一观的。”

梅兰德却没有伸手接,而是摆了摆手道:“成总,内行看门道,你也知道这幅画对我的意义。从此刻起就放在你手中,算是一个担保,免得你怕我借走你的画不还。如果还不够的话,这把剑也放在你那里,等我还画之时,你再把我的剑和画卷给我。”

说着话他又一抖右袖,短剑连鞘飞出落在手中递了过来。“耗子”赶忙在元神中喊道:“这把剑就算了,它可是活的,里面有个很厉害的剑灵!这梅兰德真是好心机呀,你要是把剑拿回去了,不等于有个剑灵随时盯着我们俩了吗?”

成天乐本来就没打算接这把短剑,退后一步摇头道:“兰德先生的画卷我留下了,正好也研究一番其中玄妙,但这剑是你的防身之物,就不必交给我了。我这就回去把画送来,不知道兰德先生想借几天?”

梅兰德也没坚持,将短剑收起道:“研究感悟其玄妙,最少也要一天一夜才能有所心得,我的目的倒不是如何使用成总你的法宝,而是观摩印证我所学所修,三天时间也够了。你将画送来,我就在此闭关观画三日、那座宅院借你用三年,不知道够不够?”

成天乐眉开眼笑道:“够了,够了,谢谢你啊!”

梅兰德也莞尔道:“我也得谢谢你啊,这是此番来苏州一趟最大的收获。麻烦你帮我转告项目公司一声,就说我们已经商量好结果了,而且我要闭关三日施法祈福。”

成天乐将梅兰德的山川画卷卷起,学着样子也想塞进袖子里,却感觉很别扭,只得收进上衣的里兜。这梅兰德真是袖里有乾坤啊,左袖中一幅画、右袖中一把剑,他身上还藏着什么好东西?成天乐傻乎乎地问了一句:“兰德先生,你袖子里有这么多文章,两条裤腿里还有什么埋伏啊?”

梅兰德差点让他给逗乐了,好气又好笑地答道:“我的剑与画是随身之物,但我身上又不是百宝囊,哪会有那么多零碎,你出门也不能把家里东西都揣兜里吧?”

暂且告辞离开别墅,成天乐回公寓去取画,而梅兰德从今天起就要“闭关”了。成天乐在路上给易斌打了个电话,让他转告项目公司,仍然按照孔天晶留下的公关方案执行,由梅兰德“买”下那栋别墅,兰德先生要闭关三日施法祈福,这三天之内谁也别去打扰。估计三天之后,项目公司该做的工作也都进行的差不多了。

回去的路上,“耗子”嘀咕道:“梅兰德就这么把他的画给你了,也不怕你拿着宝贝跑了?”

成天乐:“这怎么可能呢?假如我是那种人,他根本不会和我商量这种事!”

“耗子”却打击他道:“不论你是不是哪种人,人家根本不怕你拿着他的宝贝跑了,把你吃得死死的,就算你想跑也跑不掉!……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还差得远呢。”

成天乐却大大咧咧地说道:“你倒说起我了,忘了昨天夜里自己是什么德行了吗?差得远就差得远呗,慢慢练、慢慢学就是了,想当初的我比现在的我差得更远呢,不也活得挺好吗?我又不是老江湖,就是个饭店打杂的。”

“耗子”却不高兴了,反驳道:“你也太没心没肺了吧,话说的好没志气,咋不说自己是搞传销的呢?好歹你也当过总经理、清算工作组负责人!”

就这么一路嘀嘀咕咕回到公寓,成天乐取下墙上那幅画卷,又出门给梅兰德送过去。送画的路上,“耗子”又忧心忡忡的嘀咕道:“不知道他能发现这幅画多少秘密,我们到现在也只发现一、两种妙用而已。”

成天乐:“他能研究出多少门道,那是他的福缘,我倒希望他的收获越多越好。他有所得,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啊。”

“耗子”提醒道:“你可别忘了我们以观画之法练功,画卷中的时间会推进的,而我们在画中还有事情要查呢,万一错过了下一个时间节点怎么办?”

成天乐反问道:“这段时间我们没有怎么观画,画迹几乎就没变过。按原先的推算,画中下一个关键事件的时间节点在什么时候?”

“耗子”答道:“按画中时间算,应该是两个月之后,交易部就该出事了,毕明俊也该卷款逃跑了。”

成天乐又问道:“你我轮流尽全力观画,现实中的三天,能让画卷中的时间向前推进多久?”

“耗子”答道:“以我们现在的功力,应该是一个星期左右。”

成天乐:“梅兰德的功力远在我之上,比我们两个加起来也都强。但我见过他出手,若他也像我们一样观画,按夸张的估计,三天也就能将画卷中的时间推进一个月吧,错不过下一个关键事件。而你也别忘了,他的目的可不是观画练功,是为了研究玄妙,不会像我们那样观画的。就算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画卷中的时间已经过了我们的下一个关键事件,那也没什么,既然把画借给他看,就要有这种准备。”

“耗子”:“你可真想得开。”

成天乐:“这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有得有失而已,难道那宅院就这么白白让你住三年?想当初交易部刚刚出事,你我也没发现这幅画的秘密,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损失嘛!如今发现了这么多、也得到了这么多,你怎么反而变得患得患失了?这可真成了穿鞋倒不如光脚了!……你总是说我笨,显得自己挺机灵,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吗?”

“耗子”愣了愣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可能是我想多了。你这个人吧,就是遇事不爱多想,因此也不会想多。……他的画还在我们手中呢,他能研究我们也能研究,这三天时间可千万别浪费了,好好研究研究他这幅画的玄妙。”

成天乐点头道:“这才是正经道理,你看看人家,把画交给了我们,根本不担心我们看出什么奥妙来。能研究出什么花样,那是各人的本事。”

成天乐今天横穿苏州来回跑了两趟,将画送给梅兰德,又谢绝了易斌和项目公司的答谢邀请,声称自己也要闭关三日,便返回公寓闭门不出。

成天乐虽然教育“耗子”不必患得患失,但那幅神奇的山塘画卷一直就挂在客厅里,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观画练功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此刻看着空荡荡的墙壁,心里也觉得有些空荡荡的不适应。怎么办,还是好好看梅兰德那幅山川画卷吧。

此画卷不是法器,成天乐刚开始很不得要领,后来还是用了元神外感之法才催动了画境,又用感应激发物性之法展开了画里江山。他发现了一件新奇事,“耗子”也发现了一个新游戏,假如成天乐对着“耗子”施展法术催动画卷,“耗子”可以钻到画卷中。

这不仅仅是改变环境气息,让“耗子”被山川画境环绕,而是真的进入画中。这个“游戏”需要他们俩配合,成天乐展开画境将“耗子”环绕,而“耗子”则主动以元神感应山川气息并融入其中,然后就在原地消失了、是真的不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