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24章、携景入卷,携出山河入舞筵

梅兰德却一摆手道:“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嘛,这段时间我要辟谷斋戒、施法祈福,答谢宴就不必了。项目公司准备好其他的公关措施就可以了,全部事情还应该尽快解决圆满。”

易斌欲言又止道:“项目公司的事好说,但如果按孔大师留下的方案继续执行,兰德先生和成总,你们二位……?”

梅兰德笑了:“哦,这我得和成总单独商量,你们都去忙公司的事务吧。”

孔天晶的那份公关策划方案,可是要把凶宅“买”下来的,现在他走了,梅兰德和成天乐谁来赚这套别墅呢?别人不好说话,纷纷起身告辞,只留下两位“大师”关上门私下商量。

等大家都走了之后,梅兰德笑呵呵的对成天乐道:“那孔天晶损人利己这么多年,到头来终于做了一件舍己为人的事情。公关方案写好了,连人带鬼把命也都送上了!……成总,这套别墅不错,而你一直住在酒店式公寓里,也该有自己的房子了吧?”

解决这起事件,说实话功劳全是梅兰德的,而成天乐只是有些苦劳而已,况且他已经拿到了二十多万的酬金,再想要什么的话,未免太过贪心不足了。成天乐很知趣地答道:“按照孔天晶的方案,需要有一位着名的风水大师买下这栋别墅,兰德先生是,我不是!项目公司不会心甘情愿白给一套别墅的,无非是为了配合商业宣传,你可以,而我不可以。”

梅兰德意味深长道:“成总很谦虚啊!”

成天乐谦虚地答道:“我说的是实话,这是你应得的,我已经领了我的报酬。”

梅兰德一拱手:“那就多谢成总谦让了!这套别墅我要了,先布置布置,过几天请成总再来做客。”

成天乐也有样学样,向梅兰德拱手道:“恭喜兰德先生!过几天一定再来登门祝贺。……先不说这些了,我很好奇,孔天晶带来的那个王助理怎么会帮你圆谎,你什么时候搞定她的?”

梅兰德瞪了成天乐一眼道:“说搞定太难听了,只是说服而已。”

成天乐:“那你是怎么说服她的?”

梅兰德反问道:“你也见过那个王助理,像她那样的女人跟着孔天晶,图的又是什么呢?孔天晶有阴灵附体是他最大的秘密,对谁也没说过,王丽雯也不知情,她只知道孔天晶很有本事赚钱。这个人原先是做会计师的,帮助孔天晶处置资产、掌管财务。如果孔天晶不见了,你说最大的获益人是谁?”

成天乐微微惊讶道:“她怎么知道孔天晶不见了?难道就没有怀疑什么吗?还会跟你合作?……你老实交待,有没有使美男计!”

梅兰德微笑道:“别忘了,我可是与孔天晶一样的大师,声名在孔天晶之上。我只是稍微流露了一点想勾引她的意思,她私下里就主动跟我眉目传情了,我知道她和孔天晶不是一条心。……但我可没有与她怎样,也不是我告诉她孔天晶不会再回来的。具体怎么回事,成总就别问的那么清楚了,自己发挥想象力吧。这就是江湖,我说过会把事情做的干净。”

成天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张口结舌半天才说道:“佩服佩服,大长见识!……如此说来,孔大师留下的财产不都便宜那个王助理了吗?”

梅兰德答道:“她也不能拿到全部,有些是她自己没法处理的,会有人专门帮她处理。她还要拿出一大笔钱打到指定的账号上,那些都是给以往凶宅事件受害者的家人的。剩下的也不算太少,够她再找一份正经工作去好好过日子了。”

成天乐:“这也有点便宜她了,孔天晶被阴灵附体的事她虽不清楚,但孔天晶是什么人我不信她不知道。这些年孔天晶专门买凶宅,她帮着处置资产、管理财务,多少也是帮凶。”

梅兰德叹了口气道:“既想诛杀败类又想妥当善后,世事哪能那么尽如人意,如此解决已是最佳了。让那王助理经手将孔天晶名下资产变现,分笔赔偿给那些无法治愈的受害人,也算是一种补偿吧。孔天晶的下场她应该能猜到,今后就以此自省吧。”

然后语气一转道:“我倒是觉得有点便宜我了!成总让我白赚了一套这么好的别墅,难道就没有别的想法吗?”

成天乐很不好意思地笑道:“想法倒是有一点,你昨天说那座宅院的事不是不可以商量,究竟能怎么商量呢?我如果想租,兰德先生有什么条件?”

梅兰德答道:“如果你刚才想要这套别墅,那么宅院的事就没得商量了。但成总既然谦让在先,我也不好意思回绝。我知道成总现在手头不算太宽裕,谈钱就不必了。不过我们可以谈另一个条件,只要成总肯答应。”

那宅院空着,每个月的清洁费都要六千,如果梅兰德愿意租又肯租的话,租金确实不是成天乐能承受的。成天乐很好奇地问道:“兰德先生想要我帮什么忙吗?”

梅兰德似笑非笑道:“成总的公寓里有一幅画,画的是如今苏州山塘街的风景……”

成天乐吓了一跳,不假思索的打断道:“我可不能给你!假如你想要那幅画,宅院不租也罢。”

梅兰德却摇头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想你我这种人,总有些东西的意义格外不同,不能以世间的财富来衡量。世上的宝物多了,我也不缺什么,更不会贪求成总的东西。我昨天看见那幅画,一眼就感觉玄妙非常,对我的修炼很有启发,只想借来一观。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成总的法器吧,你们称之为法器,也就是传说中的法宝。我不白借成总的宝物,那幅画借我看一天,我那座宅院便借你住一年,不知成总肯不肯相借?”

这笔买卖好啊!成天乐不用付一分租金,只要把画借给梅兰德看看就成。可是“耗子”在元神中喊道:“不妙啊,他真的发现那幅画的秘密了,万一借去不还怎么办?”

成天乐也有些不安地问道:“兰德先生你为何一定要借那幅画呢,那幅画确实很神妙,只是不清楚能对兰德先生的修炼有什么帮助?”

梅兰德站起身来道:“你我所入门径不同,但所修秘法也可相互印证,我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想必成总是不会放心的。有些事是说不明白,让我演示一下手段,成总自然就会清楚。……要不,我们切磋一下?”

成天乐赶紧摇头道:“切磋就不必了,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就不丢人了。”

梅兰德微微一笑:“成总真的是很谦虚,你不愿露了修为底细,这也是人之常情,我当然不能勉强。在此便演示一下我的法术,并不伤人,请成总放心安坐。……你有一幅画卷,而我也有一幅!”

他说着话一抖袖,变戏法似的飞出一支小巧的卷轴,在手中展开竟是打造的异常精妙的一幅山水画。成天乐昨天晚上还跟“耗子”讨论什么是中国山水画真正的意境神韵,此刻这幅画卷一展开,立刻有磅礴浩荡的山水气息扑面而来。

以元神感应,成天乐差点以为自己是穿越了,竟似置身于雄伟险峻的名山大川中。紧接着还有令他更惊讶的事情,只见梅兰德将画幅一卷,成天乐居然被那画中山水给“卷”了进去。

他还坐在椅子上,但周围原有的景物不见了,放眼只见叠嶂四合,抬头是满天星斗下的群峰轮廓,还能听见淙淙流水之声。前方不远是峰峦下的绝壁,左侧有一道清泉沿倾斜的山石泻落,水势不缓不急,在山壁下汇成一弯水潭。水潭边有一株大树,他就坐在树下。

成天乐知道梅兰德要施展法术,所以只运转法力护身并未反击,却万没想到是这样玄妙的场景,梅兰德竟施法将他带入了画境中,紧接着耳边就听见梅兰德的声音传来:“这是青城山观兰台下的夜景,成总以为如何?”

成天乐惊叹道:“真是好风景,而兰德先生的妙法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他还坐在别墅客厅里,当然没有瞬间穿越到青城山,眼前的山水并非真实但也不是虚幻,这不是幻境而是一种“意境”。梅兰德将那名山大川的气息凝炼于画中,以妙法展开画卷,使人若身临其境。成天乐并不是真的进到了画里,也不是元神被摄走了,而是周围的环境气息无形中改变,他被这山水意境环绕,五官所见便成了这样一幅场景。

这仅仅是演示而已,但成天乐却意识到,假如梅兰德以此手段攻敌,对方的定念不够稳固、元神不够清明、法力不够强大的话,一定会陷入云山雾罩之中。

梅兰德倒也没有过分卖弄手段,随即将画卷一收,成天乐周围的景物又恢复了正常,两人仍然坐在客厅里聊天。成天乐忍不住站起身来道:“兰德先生,能不能把你那幅画借我看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