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23章、归于来处,归去已无来时路

孔天晶倒在墙根下,紧接着成天乐瞪大眼睛、惊骇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而“耗子”在元神中惊恐地喊道:“天呐,这家伙是个杀人灭口的祖宗啊,骨头渣子都不留!”

成天乐与“耗子”究竟看见了什么?

见过尸体的腐败过程吗?不仅仅人的尸体会腐败,草木也会凋谢、枯萎、腐朽,岩石会风化,山川河流会受到岁月的侵蚀,这或快或慢都有一个自然的过程。但是在月光下,成天乐却见到孔天晶的尸体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进入一种快速腐朽竟类似风化的状态,包括身上的衣物都一同枯萎、干缩、化为碎末、归于尘土。

如果说还能看见什么痕迹,只留下几片锈迹重重的小块金属物,那是孔天晶的腰带扣和钥匙,但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了。成天乐能够感应到这一切的过程是如何发生的,却不明白梅兰德是如何做到的?似乎夜幕下强烈的阴气都聚集在孔天晶的尸身上,而梅兰德那一剑上汇聚的煞气,浓郁的就似能刺破时空。

成天乐还在发愣,而梅兰德已经收剑回身解释道:“不必太惊讶,听说过考古学上的‘时间沙漏’现象吗?保存很好的古物暴露在现代环境中,会快速的腐朽,就像漫长的历史在一瞬间完成。我所学也有这种手段,凝聚阴煞之气而已。”

成天乐讷讷道:“这,这,这些回头再说。……你既然要杀他,又有这种手段,为什么还要让他走到这里呢?”

梅兰德淡淡答道:“孔大师走了,但项目公司的事情还是要解决的,他留下的方案仍然有用,那套别墅是你买下来呢、还是我买下来呢?无论是谁,都不愿意在自己家杀人吧?……他告诉我想走回头路,我则告诉他回头之路已不通,希望他临死之时能明白这个道理。我虽杀他,也要让他死个明白。成总,你说呢?”

成天乐:“人都杀了,连骨头渣子都没了,我还能说什么?……只是,只是你为何一定要杀他呢?”

梅兰德反问道:“成总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杀一个败类而已,我杀的人多了,又不多他一个!……再说了,今天除此败类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我们两人合作啊。”

成天乐闻言不禁打了个寒战,方才梅兰德挥剑之时杀气凌厉磅礴,看架势绝对不止杀过一两个人啊,转眼间又收敛得无影无踪。他轻飘飘的一句“两人合作”,就把成天乐绑上了“贼船”,无论最终是谁动的手,但今天夜里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之举,坐实了是两人一起干的。

梅兰德今天叫成天乐一起来,说是帮忙做个见证,可事情却没这么简单。一剑杀了孔天晶,两人无形中便成了共同进退的同盟与同谋,谁也脱不了干系。假如有人查出来孔天晶是死在他俩手上,就算成天乐说自己没动手、都是梅兰德做的,这空口无凭的事情谁也不能相信啊。

而另一方面,梅兰德完全可以一人私下里杀了孔天晶,世上再无他人知晓,可他偏偏要成天乐来做个见证,让人清楚他并非滥杀无辜,这也显示了充分的信任,就看成天乐知不知趣了。

成天乐苦着脸道:“此人死不足惜,可如何善后呢?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他可是项目公司请来的大师,助理还在酒店等着呢。”

梅兰德笑了:“幸亏他带着那个王助理,否则还真不太好处理。放心吧,我既然做了就会把事情做干净,孔大师一定会走得很顺利。”

成天乐纳闷道:“你早就想好了如何善后?那我们现在该干什么?”

梅兰德:“也辛苦你忙了这么大半夜,现在当然是回家睡觉了。”

成天乐一愣:“回家睡觉?”

梅兰德又笑了:“鬼已经收了,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俗话说的好,‘平生未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假如睡不着觉,又何必杀人?……成总啊,有一件事很不好意思,我要向你道歉。”

成天乐:“你想说什么,私下调查过我的事吗?应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因为我先调查你的。”

梅兰德摇了摇头道:“不是这回事。我听说了苏州当地的传闻,据说你是泰国来的养鬼大师,而岸达园林项目出了凶宅事件,恰好也请了你。说实话,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你——要么是孔天晶干的、要么是你干的,要么是你们两人合谋。

可等见了面,才发现我想多了,你真不是那种人,倒是个可结交的朋友。江湖险恶,以后多长点心眼吧,假如今天我不在,凭你的本事也一样能解决这件事,但说不定会吃那孔天晶的亏。所以我今天要带你一起来,直至一切真相大白。”

成天乐很惭愧地答道:“如此说来,我也要道歉,因为我也怀疑过你。”

梅兰德:“你调查过我那座宅院,一定也听说了那里闹鬼的事情,怀疑我也正常。……此事不提了,回去睡觉吧,你明天早上不是还要过来看我的状况吗?相信项目公司那些人也在等着呢,有什么事回头再聊。”

……

第二天一大早,成天乐就被专车接到了岸达园林别墅小区,而项目公司及投资方主要领导比董事会来的还整齐,都在等着结果呢。昨天夜里仍然没人敢靠近那栋别墅,但值班经理以及全体保安都不时盯着监控画面中别墅的大门,既不愿意看到有事发生、又在不安地等待什么。

后半夜两点多钟的时候,书房的灯亮了,过了一会儿又灭了,然后便再无动静,兰德先生并没有尖叫着冲出来。到底出没出事呢,谁心里也没底。成天乐“大师”在别墅前下车,身后呈扇面形围了一串大老板,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上台阶去按门铃。

成天乐刚走到门前,门就自己开了。梅兰德笑呵呵地走出来道:“成总,来得挺早啊!……哎呀,诸位老板都来了?别站在门外了,大家都进屋说话吧!”

除了成天乐之外,所有人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这一次没等易斌招呼,大家都笑呵呵的进去了,赶紧叫物业那边准备茶水送来。客厅里坐的满满的,大家都连声称赞兰德先生艺高人胆大,年纪轻轻便法力高深、气度不凡。

有人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大家都关心的问题——夜里闹没闹鬼?

梅兰德不动声色地答道:“此处确实有阴灵作祟,但昨夜已被我除去,诸位不必再担忧什么,我还会做法驱除阴煞气息,还此风水宝地祥和灵气。……而诸位还是考虑怎么做善后工作吧,至于私下里对知情人该怎么说也很简单。”

有人惊讶道:“兰德先生已经把脏东西除掉了!”也有人追问道:“怎么说呀?”

梅兰德拍着红木椅的扶手不紧不慢地答道:“岸达园林项目选在了灵枢汇聚的风水宝地,居于此处人财两旺、福寿双全,是修身养性的洞天福地,在此处开发园林别墅真是慧眼独具。有修行成精的灵物也在此修炼,不满俗人打扰曾现身警告,但被项目公司请来的高人收服为身边护法,此事未尝不可成为一段佳话呀!”

众人愣了愣随即都笑了,这就是孔天晶提供的危机公关策划方案中的内容,却让梅兰德借来用了。如今唯一的问题就是,既然是梅兰德解决了凶宅祟物,那么落实方案该冠以哪位大师的名义呢?果然,梅兰德又问道:“成总已经来了,怎么没见孔大师?”

有人解释道:“今天早上我们也派人去请孔大师了,可酒店里只有王助理。孔大师托王助理转告我们,此处有兰德先生与成总,已经不需要他再插手,离开苏州去云游修炼了。”

梅兰德一皱眉,明知故问道:“孔大师也不当面打声招呼,就这么走了吗?”

众位老板苦着脸解释道:“是啊,他就这么走了,只托王助理留下一个口信,而那王助理明天也走。高人行事,我等俗人也搞不清楚啊!我们还欠他讲座的出场费呢,只有交给王助理了。至于孔大师为什么会走,兰德先生和成总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这话可不是暗示梅兰德与成天乐杀了孔天晶,而是孔天晶昨天明显吃了梅兰德的瘪,还被梅兰德当众抢了生意,再呆下去恐怕也捞不着什么好处,自觉无趣还不如主动走,否则面子伤不起啊。

梅兰德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位孔大师倒也谦虚,但他留下的危机公关策划方案很不错嘛,我看可以继续执行。”

易斌看了看成天乐又看了看梅兰德,以试探的语气道:“这就需要你们二位大师商量了,项目公司这边都好配合。……为了庆祝凶宅事件顺利解决,今天晚上设宴答谢二位大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