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22章、谋财害命,假借阴灵真嗜欲

假如成天乐开口第一句就问这个问题,孔天晶弄不好会一股脑全推出去,把所有的事情撇得一干二净。可是这么一路问下来,孔天晶已经没法那么推脱了,只得解释道:“是我自己写的,我原先就是在一家公司给各个企业搞培训的。”

这时梅兰德突然插话问道:“孔天晶,你四年前在香港注册了一家民间机构,名字叫做‘国际易经联合会’,对吧?还自己任命自己当了理事长。”

孔天晶:“是的,是四年前注册的,就是混口饭吃而已。”

梅兰德又问道:“这些年你专门买凶宅,像‘岸达园林’项目这种事情,已经出了不止一次了,那些房产你几乎都等于是白捡来的,策划一番再按市场价出售,赚了不少钱啊!孔大师的名头叫得很响,搞一场讲座出场费都要好几万呐,对不对?……易学大师的名头骗得这些已经够多了,可对你而言只是小钱,真正的大钱是给人抓鬼消灾吧?比如这次,要不是碰上了我们,这栋园林别墅就是你的了,对不对?”

孔天晶低下头道:“混口饭吃而已、混口饭吃而已!我这点小产业,在二位高人眼里不算什么。”

成天乐又一拍桌子道:“不算什么?这话说得好轻松,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也不怕把自己撑死!”

孔天晶赶紧说道:“我这些年是攒下了一些产业,多谢二位大师解救了我。为了表示感谢,我愿意把我的财产与二位分享,这是你们应得的。”

梅兰德冷笑道:“感谢?我们出手灭了那阴灵、断了你谋财害命的倚仗,你应该恨死我们才对啊?不要再说是那阴灵驱使你干的事情,它不会写那样的策划方案,更不会封自己什么‘国际易经联合会’理事长的名头,还会到处搞房地产投资。它借你的身体修炼不假,而你也借它谋财害命。”

孔天晶带着哭腔道:“没有哇,我只是谋财,可从来没有害命。”

梅兰德的眼中露出了杀机:“没有害命?到今天为止,你已经吓疯了十几个人,其中至少有六个人是永久性的精神障碍,下半辈子都会住在精神病院了。他们本应享有的生命已经结束,甚至是生不如死,亲戚家人感受的是持续的痛苦和折磨。要我说,这比杀人更恶劣!……成总,你认为呢?”

成天乐也点了点头道:“是的,阴损之极!”

梅兰德的声音愈加阴沉:“我也托人去调查过,那六个人都不是被吓傻的,而是直接受到了阴灵的攻击,神识受损无法恢复。他们中有的人不愿意卖房,有的人是想抓鬼驱邪,而你出手是毫不留情啊,这难道不是害命?他们可没有去拜访你家、更没有得罪你,而你却驱使阴灵伤人,比如今天的事情,你又想怎么解释?明人不说暗话,成总已经问清楚了,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孔天晶也意识到不妙了,跪在地上直起身体道:“二位高人,事情都是那阴灵干的,如今那阴灵已灭,我再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了。我愿意将我这些年积攒的资产与二位分享。这种事情说出去连警察也不会信的,你们想怎么处理我?……我不求别的,只求能放我一条生路。”

梅兰德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你也知道怕了?驱使阴灵害人之时又是怎么想的呢?我已经没有问题了,现在给你个机会,有什么事情想问我的就赶紧问吧!”

一旁的成天乐觉得梅兰德的语气不善,已带着明显的杀意,难道他想在这里杀了孔天晶?其实这个孔天晶很不好处理啊,这种事情根本就拿不出证据来,甚至连报案都没法报,如果他们杀了孔天晶的话,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万一被查了出来,更是有口难辩。

而孔天晶则问道:“兰德先生、成总,世上谋财的人多着呢,用的手段也见不得人,你们为什么要盯上我?”

梅兰德答道:“你冒充风水大师在各地招摇撞骗,引起了我的注意,真真假假的风水师我懒得理会,但我是监察天下所有修习风门秘法之人。……算啦,说这些你也不懂!假如仅仅是那样,我也不过是碰上了教训教训而已,可是后来发现你竟然专买凶宅、有谋财害命之嫌,我岂能放过你!”

说完这番话,梅兰德又对成天乐道:“成总,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想问什么?”

其实成天乐现在最想问梅兰德要如何处置孔天晶?可“耗子”还有问题,暗中叫道:“成天乐,你再问问他——那灵物是如何修炼的?”

成天乐于是又问孔天晶道:“你既然挂着国际着名易学大师的名头,能唬住不少人,一定也研究过很多典籍,想搞清楚那灵物为什么会附在你身上吧?像你这么有心机的人,不会不研究这种问题的,老老实实的回答,你研究出什么结果了?”

成天乐还真猜对了,孔天晶被那阴灵附体之后,一开始是惊惧,后来惊惧变成了惊喜,因为他可以借助这阴灵做到以前想都想不到的事情。但惊喜中又带着惊疑,他不明白这一切为何会发生?于是开始研究各种传说以及能找到的典籍,虽然没得到什么确切的答案,但也有一些收获。

他可能天生体质特异,机缘巧合才被那阴灵找上的,对于阴灵而言这种机会也很难得,所以才不能轻易让他受伤害,并且会受他驱使。阴灵的目的只是修炼,孔天晶过得越好,它修炼的不也更顺利嘛。那东西的想法很简单,也没碰到过真正的威胁,孔天晶更没教过它什么。

这与“耗子”和成天乐的关系完全不一样。理论上那阴灵是可以控制孔天晶的,但实际上阴灵没必要这么做,有些事情只可能是孔天晶自己干的。

话终于问得差不多了,成天乐对梅兰德道:“兰德先生,这状况太复杂了,我们该如何处置他呢?”

梅兰德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盯着成天乐问道:“这位孔大师要把他谋财害命的钱分给我们俩、要我们放他一马。成总,你答不答应?那些被他害了的人又会不会答应?……哦,我差点忘了!有不少受害者家财已破、人也疯了,想答应都答应不了。”

成天乐听出梅兰德的意思了,赶紧解释道:“我肯定不会答应的,但这个人却不太好处理。”

梅兰德:“成总有什么好办法吗?”

成天乐一摊双手:“事情都是兰德先生做的,我只是帮忙做个见证。你的本事比我大、主意也比我多,还是你说了算吧。”

孔天晶手扶桌面惊恐地喊道:“你们想怎么样?我愿意把所有的财产都交出来,再也不会害人了!”

梅兰德看着他,神情竟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道:“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自有你的归宿,到你该去的地方。”

孔天晶不解地问道:“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梅兰德:“还记得自己是从哪条路来的吗,还从原路走回去。别告诉我你走不动了,我知道你伤得并不重。”

孔天晶露出一丝惊喜之色:“您要放我走?”

梅兰德不动声色道:“我是让你自己走回去!”

成天乐纳闷道:“兰德先生,你就要这么放过他吗?”

梅兰德已经站起身来道:“成总,在这里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大家都是大半夜偷偷摸摸进来的,那就一起回去吧!”

孔天晶也站了起来,唯恐梅兰德改变主意,颤抖着声音道:“我走,这就走!明天在酒店见面,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梅兰德冷冷说道:“还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吗?不要走错了路!”

孔天晶诚惶诚恐道:“知道,当然知道,绝对一步都不会走错!”说完话一扭身就小跑着出了书房向着后门去了,而梅兰德也一言不发转身走了出去。成天乐隐约觉得有些不妙,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也跟了出去。

夜色中,只见孔天晶的脚步微有些踉跄,但速度却一点都不慢,他受伤不重身体也还不错,一心想逃命,此刻更是激发了求生的本能,仿佛后面有可怕的恶鬼在追。梅兰德不紧不慢的走着,穿过了绿化带中的树丛,脚下的速度看似不快,却恰恰能跟上孔天晶。

到了毗邻二期项目围墙下,孔天晶却站住了。他四处打量着,仿佛在想办法翻过那高墙——是找东西垫脚还是爬树呢?

这时梅兰德走到十步开外,站定说道:“这条路你过不去了吧?有那阴灵附体,你借助它的力量可以翻过这高墙,而现在此路已不通!”

成天乐跟在后面,忽有心惊肉跳之感,因为他感觉到了梅兰德的杀意,而且梅兰德说话时已用神识拢住了声息,其他的人是听不见的。成天乐刚想开口却已经来不及说什么了,只见梅兰德挥手剑光闪过,孔天晶一声未吭便栽倒在地,成天乐甚至没有看清楚他是哪里中的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