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21章、莫名其妙,何顾左右而言他

孔天晶的身体在发抖,下意识地吸了一下鼻子,然后引起一连串剧烈的咳嗽,颤抖着声音道:“兰德先生、成总,你们……”

梅兰德打断他的话道:“我和成总就是来抓鬼的,现在那鬼已经被灭了,孔大师有何话要说啊?”

成天乐也收起飞石转过身来问道:“兰德先生,你怎么把那灵物给灭了?应该好好审一审的!”

梅兰德扭头有些惊讶地说道:“成总好镇定啊!我刚才是怕那东西伤着你。……那玩意怎么审?非常不好沟通,而且一不小心就溜了,想再抓就难了。那种东西我只见过两次,逃跑了再抓麻烦之极。不是有现成的人和我们说话吗,与孔大师聊能聊得更清楚。”

不好沟通?这与成天乐的印象不同啊,他和“耗子”可是沟通得挺好。此刻“耗子”本应该暗中发表意见的,可它却吓得不敢吱声了。孔天晶听见他们两人的对话,从惊骇中回过神来,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挣扎着离开了椅子、扶着桌面挪了出来,扑通一声跪下了。

梅兰德又扭头冷笑道:“孔大师,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你既不是我的儿子又不是我的徒弟,干嘛行这等大礼,想折谁的寿吗?”

孔天晶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说道:“多谢二位高人,这些年我被那阴物附体控制,是苦不堪言啊!可怜我一介文弱书生,根本没有办法摆脱它。今天幸亏二位高人出手,也算是救了我一命啊!”

成天乐闻言有些发愣,这孔天晶反应倒挺快的,一见阴物已灭,随即就扮起受害者了,原来所有的坏事都是那阴灵干的。只可惜梅兰德的剑太凌厉,灵物已灭,现在死无对证了。而且这样的事就算说出去,恐怕也上不得台面,这个孔大师很不好处理啊,更何况他说的也有可能是实话。

成天乐皱眉问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它是怎么操纵你的?”

孔天晶伏地答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啊,二位高人应该比我更清楚。你们已经见识到它的厉害,我怎么可能逃脱它的摆布?六年前它就附在我的身上、让我做各种事情,我不听都不行啊!”

梅兰德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又指了指书桌后另一张椅子道:“成总,我们坐下慢慢跟他聊吧。你我所学不同,对于这种情况,你应该比我更有见识,苏州当地还盛传你是养鬼大师呢,就由你先来问吧,我在旁边听着,也能长长见识。”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这绝对是以讹传讹,我哪里是什么养鬼大师,只不过略通几手法术而已。”

这时“耗子”突然在元神中说道:“成天乐,我想审审这个孔天晶。”

成天乐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耗子”的目的。其实这孔天晶才是真正的养鬼大师啊,能驱使那样的阴灵做损人利己的事情!耗子身为石狸像中自感而成的灵体,对这种能驱使灵体的人当然感兴趣,既然遇上了,就一定要把情况问明白。

成天乐答道:“你想问就问吧,我让你开口说话。”

“耗子”却带着怯意道:“不行,我不能借你之口说话,否则会让梅兰德看出破绽的,这人太精明了。我还是在元神中悄悄地说,我说一句你问一句,用你自己的习惯和语气。”

“耗子”被刚才那一剑吓到了,不敢在梅兰德面前露出形迹,却又忍不住想审问孔天晶,只好请成天乐帮忙。

成天乐在书桌后坐下,也没让跪在地上的孔天晶起来,慢条斯理地问道:“孔大师,你说是那阴灵操控你在做各种事情,你干的那些坏事,都是它逼你做的喽?”

跪在地上的孔天晶赶紧转过身来道:“是的,成总明鉴,都是它逼我干的呀。我也是受害者,你们今天是救了我呀!”

成天乐语气一转,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上汤焗鲍翅好吃吗?”

孔天晶愣住了,不知所措地答道:“什么?成总您在说什么?”

成天乐面色一沉道:“听不懂汉语吗,我问你——上汤焗鲍翅好吃吗?”

孔天晶一头雾水地答道:“味道不错,白天刚吃过,和成总您一起吃的呀。”

这是项目公司白天招待三位大师吃午饭时酒席上的一道菜,每人一盅。看上去孔大师特别好这口,因为王助理说了一句:“味道不错,再来一例。”端上来之后她却递给了孔天晶,孔天晶将两份都吃了。

成天乐又问道:“虾仁荷包蛋好吃吗?”

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孔天晶已经懵了,有点茫然地答道:“不知道,我没吃过。”

成天乐不紧不慢的解释道:“这是一道苏州传统小菜,非常好吃而且不贵。我现在告诉你了,如果下次在饭店里看见,你会不会点一份尝尝呢?如果觉得不错,会不会再要一份呢?”

孔天晶:“多谢成总指点,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会尝尝的。”

成天乐突然又问道:“那阴灵喜欢上汤焗鲍翅吗?”

孔天晶一愣:“它又不吃东西。”

成天乐语气一沉道:“那它会去找虾仁荷包蛋吗,吃完一份不够还会再要一份吗?”

孔天晶抬起头,眼神充满疑惑地答道:“不会吧?……当然不会!”

这些都是“耗子”问的话,在这种场合,问得孔天晶感觉都有点神智错乱了,而成天乐不过是转述而已。梅兰德刚开始也有点莫名其妙,微微皱起了眉头,听到后来却突然露出了微笑,好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看着成天乐眼神露出了几分赞许之色。

“耗子”还在继续,成天乐再开口时,话题变得更莫名其妙了:“那个东西,就是操纵你的阴灵,它是什么学历,硕士还是博士啊?”

孔天晶更不解了:“这东西还讲学历吗?它又不是人!”

耗子来了兴致,于是成天乐又追问道:“它会自己开电脑、找网页、搜索新闻吗?……它会不会打游戏、读小说、看大片?”

孔天晶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说实话:“我不知道啊!”

成天乐轻喝:“它就潜伏在你身上、操纵着你,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孔天晶很无助的叹了口气道:“它又不是人,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从来没见它干过这种事情啊!”

成天乐不理会孔天晶的反应,仍然自顾自地问道:“它问你要过钱去买书吗,比如《红楼》、《神游》、《三国》、《地师》?”

孔天晶愕然道:“当然没有。”

成天乐“哦”了一声道:“它不爱看书啊,那它有没有要求住五星级酒店、逛夜总会泡妞?”

孔天晶一副完全被打败了的表情,喘着气道:“当然没有,这怎么可能呢?成总,您为何要问这些?”

成天乐突然一拍桌子厉声道:“那它找上你,到底图什么呢!”

孔天晶吓得一哆嗦,赶紧解释道:“那种阴灵没有形体,修炼未成不能独存于世,必须要有所依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就找上了我,借我的身体感应外界修炼。”

“耗子”已经问出一些端倪来了,灵物的修行其实都是类似的,它自己也是石狸像中的自感之灵,想当初不能独存,要么继续依附于石狸像中、接受地气灵枢的滋养;要么借助成天乐的帮助而修炼。直到如今它才能够凝聚成形,但若受损伤想运转神气滋养恢复的话,还是不能离开成天乐的神识范围之内。

而孔天晶所驱使的阴灵,看上去和“耗子”的情况差不多,能够出来施展法术,但平常还是要寄身于孔天晶的神气经络之中,才能够滋养修炼。

只是孔天晶与成天乐的情况不一样。孔天晶本人并无修行,他只是为那阴灵提供了寄身之所。如果拿“耗子”来类比,类似于它当初寄身的石狸像。可孔天晶的身体可比那石狸像强多了,有形骸百脉,天生就是人身,而且还会四处游历去扮什么大师。阴灵借助他的身体感应外界、汇聚天地灵气炼形,孔天晶可能也有好处、也可能会有内损,就看那阴灵怎么利用他了。

而耗子最感兴趣的问题是——孔天晶与那阴灵究竟是什么关系?于是成天乐又开口问道:“你说那东西找上你已经有六年了,它是不是修炼得越来越强大了?”

孔天晶终于碰到了想回答的问题,用凄凄惨惨的语气道:“是的呀,它一直在驱使和利用我。”

成天乐:“那你呢?你的身体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说实话!你也清楚我们是什么人,自然能看出来。”

孔天晶赶紧解释道:“应该是变得比以前更好了,也更加精力充沛了,这些年我几乎没生过病,就是偶尔觉得有些虚弱,都是那灵物练功吃紧的时候。……但这都是因为我的身体对它有用,所以它才不会轻易让我有病有灾。”

成天乐终于问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你提供给项目公司的危机公关策划方案很漂亮,真是老谋深算啊,是那东西写的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