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19章、胸有丘壑,无尽柳暗复花明

梅兰德笑出了声:“原来如此!实话告诉你吧,我这次到苏州,主要目的倒不是为了岸达园林项目的事情或是那个孔天晶。就算今天晚上你不闯空门,我也会来找你的,你以为托人暗中调查我的私人资料,我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吗?我行走江湖,自问从来都没和你打过交道,也想不起来何时得罪过成总您这位高人?”

成天乐苦笑着连声解释道:“误会,误会,全是误会啊!”

梅兰德饶有兴致地盯着他道:“若是别人做了这种事、又这么和我解释,我是不会相信的。但你说的话我却信,你的手段也太不内行了,下次学聪明点,别这么容易让人抓住尾巴。”

成天乐哭笑不得,只能点头道:“谢谢兰德先生指点,我也不经常干这种事。”

梅兰德却脸色一沉道:“那可说不定,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刚开始可能并不是故意的,但干着干着就顺手了。”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怎么会呢,我不是那种人!”

梅兰德又笑了:“你是哪种人,自己心里清楚。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不过成总是否欠我一个人情?你看看,我大半夜不睡觉,在苏州城转了这么一大圈来等你。”

成天乐无奈道:“这么算的话,我好像是欠了个人情,况且这件事原本就是我不对。兰德先生,你想如何追究呢?”

梅兰德:“帮我个忙总可以吧?”

成天乐:“什么事情啊?兰德先生这么大本事,还需要我帮什么忙?”

梅兰德有些坏坏地笑道:“那栋别墅闹鬼,我一个人住怪害怕的,你能不能帮我在外面守夜,这样我也能放心睡觉啊。”

成天乐有些错愕道:“什么,你开玩笑吧?怕鬼让我守夜?”

梅兰德:“是啊,我掐指一算,那里今夜就会闹鬼!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吧,有你帮忙不是更有把握吗?就算你帮不上别的忙,也能帮着做个见证。”

成天乐突然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栋别墅今天晚上会出事,难道……”

梅兰德挥手打断他的话道:“你也猜到了什么?不要说出来,我们不能凭空诬陷人,等抓住证据再说。我既然已经出面了,当然要人赃并获、抓个正着!”

成天乐听见“人赃并获、抓个正着”这八个字,不禁又有点脸红。而梅兰德已经站起身来道:“话聊完了,误会也搞清楚了。成总,你是不是想租我那座宅院?嗯,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成天乐有点喜出望外,也站起身来很不好意思地问道:“你愿意出租?租金多少啊?”

梅兰德又笑了:“谈钱就不必了,我知道成总你也不富裕,刚收了项目公司一笔辛苦费,还得留着过日子呢,我们谈点别的吧。”

成天乐隐约又觉得有些不安:“兰德先生想谈什么条件?如果代价太大我可付不起的,只能眼馋了,又不是非租不可。”

梅兰德:“先把今天晚上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如果一切顺利,其他的好商量。……成总,你很有品味啊,这幅画相当的不错,在哪里买的?”

梅兰德突然提到了挂在客厅里的那幅画,“耗子”担忧地嘟囔道:“不好,他难道发现了那幅画的秘密?”成天乐赶紧打岔道:“在山塘街买的,虽然是现代山水,但我非常有感触。……我们不是要赶回岸达园林吗?时间不早了,还是快走吧,别等鬼去了我们还不在。”

梅兰德貌似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再继续谈那幅画,与成天乐一起走出了公寓。坐电梯的时候,成天乐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进我家的?我可住在十二楼,记得门窗都是关好的,刚才看了看,丝毫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兰德先生真是神通广大啊!”

梅兰德又笑了:“这算什么神通!不要凡事都想的那么复杂,世间的手段也就是那么回事。那是酒店式公寓的套间又不是你家的房子,酒店前台的抽屉里、打扫房间的保洁那里都有卡能开你的门,我顺手借来用一下不就得了?”

原来如此,成天乐不禁哑然失笑。以梅兰德的本事,无声无息地从酒店前台或保洁那里“借”张房卡、用完了再放回去,自然毫无问题,根本用不着爬窗户或是撬锁。

下了楼,梅兰德直奔停车场,开出了一辆越野车,招呼成天乐道:“上车吧,时间来得及。”成天乐只得苦笑,他是步行回来的,当然没有人家开车快。自从习惯步行穿越城市以此练功之后,成天乐半夜里出门几乎就没坐过车了。

上车之后梅兰德递过一张图纸道:“这是岸达园林一期项目的安防图纸,上面标注了所有监控的位置和角度、范围。我们夜里回去不能让人看见,上面已经画好了一条线路,成总可不要走错地方。”

成天乐:“兰德先生早就准备好了绕过保安和监控,这图纸是和谁要的?”

梅兰德:“既然来调查凶宅闹鬼事件,当然首先要排除其他的人为因素、调看当时所有的监控视频,并问清楚所有监控的位置,我就向项目公司要了这么一份图纸。”

成天乐恍然大悟道:“那孔天晶假如要进入别墅,也需要这样一份图纸?”

梅兰德:“未必需要,只要注意观察也是可以避开的。但有这样一份图纸不是更方便吗?我要图纸的时候,孔天晶也要了一份。”

成天乐:“你在上面画了一条实线、两条虚线,都是指向那栋别墅的,就是绕过保安巡逻和监控探头的线路吗?”

梅兰德:“是的,假如有人想半夜摸过去,极有可能是走这三条线路之一,那条实线就是我们待会儿要走的路。这个小区理论上没什么安防死角,围墙上还有红外感应,但有些地方还没完工,尤其是和二期工程相连的那一片尚未设防。小区里面的监控也形成了交叉,但不可能全面覆盖,尤其是夜里有些地方是看不清的。”

成天乐饶有兴致的研究着这份图纸,突然说了一句:“我们有点像特工啊?”

梅兰德笑了:“我们今天要演的可不是警匪片,也不是谍战片,很可能是灵异惊悚片。成总要有个思想准备,到时候别被吓着,说不定真会闹鬼的。”

成天乐答道:“我的胆子还不至于那么小!”说话时却在心里直叹气,这位梅兰德看着比他还年轻,可自己遇到了这种人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耗子”平时总嘲笑他笨,成天乐还不服气的跟它斗嘴开玩笑,如今总算知道差距了,碰到梅兰德、心眼不够用啊。

两人在离小区较远的地方就下车步行,从二期项目工地翻围墙进入了别墅小区,于绿化带中穿行,接近那栋闹鬼的别墅。梅兰德故意让成天乐走在前面,这大半夜的在树丛里绕来绕去,他却背着手如闲庭信步一般,一边走还一边低声笑道:“成总真是高人不露相啊,你只看了一遍图纸,便能走的丝毫不差。”

那种安防布置示意图,只是标注了地形和建筑物。真的在夜里进了小区,见到的只是黑乎乎的树影和树梢间各种建筑物朦胧的轮廓,与看图纸完全是两回事,而成天乐能将图纸中画的那条线走的丝毫不差,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成天乐耸了耸肩答道:“兰德先生这是在笑话我还是在夸你自己?我修炼过元神观境之法,自然能将这里的地形地势印入脑海之中,你在图纸上画了那条线,我脚下便有这条路,否则还谈什么修为?……你故意让我走在前面,是在考我吗?”

梅兰德很感兴趣地答道:“元神观境?嗯,是有这种说法。于我而言,便是胸有山川丘壑,这也是习练心盘的根基。我真是在夸你。”

成天乐反问道:“心盘?中午好像听你提起过,还没来得及请教呢。”

梅兰德:“若谈境界,便是胸有山川丘壑,复求其玄妙变化,别忘了我是个看风水的。你我所入的门径不同,但殊途同归、总有互相印证之处。我突破重重境界到达原以为的极致,却发现柳暗花明,原来又是一重风景。……等有空再谈这些吧,前面快到了。”

他们并没有进别墅,而在附近寻了一个隐秘之处静静地观望。梅兰德站定脚步看似很随意地靠在一棵树下,身旁是种着翠竹的小土坡。成天乐却感应到这个人的气息消失了,并不是凭空不见,而是融入到环境中无迹可寻。

这是很高明的蛰藏神气之法。成天乐曾经传过几位妖修收敛神气的法诀,重点是不让他人发现其独特的生机律动特征,从而达到泯然众人的效果。而梅兰德今日所施展的蛰藏功夫显然另有侧重,重点是融入万物气息中,神识虽可以察但却难以分辨,这是很高明的“隐身”之术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