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15章、颠南倒北,败门风不是东西

其他人也感到有些意外,这两位大师刚见面的时候没握手,吃完饭在电梯里却握起手来,原来是搭上线了、都认识同一个朋友,果然是同行啊!尤其是孔天晶,用狐疑的眼光偷偷瞄了成天乐一眼,眉宇间隐约有一丝忧虑之色。

梅兰德倒没有当众提成天乐曾经被人骗进传销团伙的事情,只是笑着说道:“待会儿我们坐同一辆车走,在车上好好聊聊。”

接待方早就考虑到了三位大师之间可能互相不熟,所以分别准备了三辆车,结果梅兰德主动要和成天乐同车前往。成天乐也不好拒绝,等坐上车驶出了大酒店,成天乐刚想问梅兰德是怎么认识沈四宝的、和他是什么关系、沈四宝又是什么人,却突然感应到一丝奇异的法力波动。

这种法力与成天乐所熟悉的感觉不太一样,仿佛是周围的环境无声无息地发生了某种变化,却同样带着施法时那种神气波动的特征。他立即反应过来梅兰德在做什么,对方并没有任何有攻击性的敌意,只是施展了一种类似神识拢音之法。这样一来,他们坐在后排说话,前面的司机以及项目公司经理是听不见的。

只听梅兰德问道:“成总,你懂风水吗?”

这话问得非常直接,成天乐今天的身份就是一位被项目公司请来的风水大师啊,梅兰德竟然问他懂不懂?但说这话时还是留了面子的,除了他们两人谁也听不见,梅兰德既然已经施展了法术,好似就没有什么再兜圈子的必要了。

成天乐有些尴尬的实话实说道:“其实我对风水没什么研究,根本就没学过,谈不上懂不懂。”

梅兰德笑了:“成总倒真是个实在人啊,就这么告诉我实话了。”

成天乐苦笑道:“兰德先生,假如是沈四宝问我,我也会这么回答的。我知道你有本事、是真正的内行,对你撒谎根本没用,三言两语就会被揭穿的。房地产公司请我们来,名义上是看风水,实际上是到凶宅里去抓鬼,我可能会帮得上一点小忙。”

梅兰德呵呵笑道:“成总谦虚啦!抓鬼的事情先不提,其实只要有神识灵觉感应,所谓的风水并不难,无非就是一种与环境的关系而已,就像我们喜欢与什么样的人相处、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通常情况下,没有必要说得那么高深莫测,风水的讲究与居住环境学的原理是相通的。成总应该也不算外行,依你看,那位孔大师真的懂风水吗?”

成天乐没想到梅兰德会问他这个问题,苦笑着答道:“这我不好评价呀,因为我自己也不太懂。那孔天晶当然没法跟你比啊,但他说的头头是道,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应该也是懂些讲究的人。”

梅兰德又笑了:“刚才不是说了吗,先不必谈论那些神乎其神的讲究,就说每个人对居住环境最简单的体验,你也可以去评价。……成总,你是从东北来的吧,这是你家乡的报纸吧!”

成天乐又怔住了,没想到这人已经调查过他的情况,连他的家乡在哪里都搞清楚了。只见梅兰德从衣兜里掏出来半张叠好的报纸,正是成天乐家乡城市的一张晚报,接过来打开一看,上面竟然也有一篇关于孔天晶的报道。

这篇报道与前几天成天乐在苏州报纸上看见的软文广告如出一辙,却发生在成天乐的家乡、东北沿海城市大连。时间是一年之前,标题是《着名易学大师孔天晶解密山海豪门》,“山海豪门”是当地的一个海景住宅项目,报道的内容大概如下——

“X月X日,国际易学文化权威、世界易经联合理事会理事长孔天晶大师莅临我市山海豪门社区文化中心,为业主们与慕名赶来的现场嘉宾举行了一场中国传统人居文化讲座。孔天晶大师将山海豪门项目在人居环境方面的独有优势总结为‘荣’、‘华’、‘富’、‘贵’四大特点,点评该高尚社区是背山面海、天造地设的豪宅佳作。

得山得水的山海豪门项目,实乃中国东北的一方福地。凭借其先天之优势,融合传统与现代居住科学的精髓凝结,使其成为人丁两旺之本源。孔天晶大师还指出,山海豪门整个项目背山面海、藏风纳气,无论是户型还是规划都彰显福禄品味人生,难得拥有。”

成天乐看的直皱眉,孔天晶一年前在他家乡搞的那场讲座,与几天前在苏州搞的那场讲座,连宣传报道的花样都是一样的,仍然是给一个房地产项目做推介。至于背地里还有什么事情,成天乐就不清楚了。

梅兰德又问道:“那个地方你应该熟悉啊,就算不懂风水上所谓的讲究,也可以评价评价,孔天晶说的是不是那么回事?”

成天乐细细一琢磨,果然有问题。如今在城市里搞房地产开发,最重要的问题不是选什么风水宝地,而是能以什么样的价格、在什么样的地段、拿到多大地盘,然后再去炒作、包装、宣传。

山海豪门这个地产项目成天乐听说过,它所建造的地点成天乐也很熟,在一片面对大海的荒山坡上,南面是不算太高、却很崎岖的山脊,北面就正对着大海、距离很近,确实是如假包换的海景豪宅。

很久之前,城市开发还没到那片海滩的时候,那附近有个渔村。渔村却不是建在山海豪门小区所在的这个位置,而是在山的南面、不直接面对大海的地方。渔民们不是住得离海越近越好吗,为什么不把村庄建在那个孔大师讲的“风水宝地”呢?

实际情况完全不是孔大师说的那么回事,成天乐很了解家乡的气候环境。那片海岸有个自然的坡度,正对着北面一望无际的大海,冬天的北风特别大、特别冷,根本不适合住人。而到了夏天,由于离海特别近又有山坡的阻挡,雾气又特别重、特别湿,尤其是晚间最明显。

那片山坡连树木都长不好,只有稀稀疏疏的野草和半死不活的灌木丛。过去渔村选址,绝对不会自己找罪受住在那里的,就算海景好看,也不能整天泡在冷风海雾里过日子呀?山脊南面的居住环境要好得多,出门走几步就是蓝天白云和大海。

就算是成天乐这种不懂风水的人也知道,那片直接面对大海、朝北的缓坡是不适合建造住宅的,不仅是因为冬天从西伯利亚吹来毫无阻挡的冷风凌厉,夏天如果遇到台风,地势会使上升的风力更强,弄不好会把屋顶都掀了。潮水海浪声日夜不绝,不仅只是文人笔下的诗意,而且也是噪音。

但到了如今,随着城市扩张到了这一带,房地产开发炒作宣传海景豪宅的概念,有意引导着人们。而建筑工艺的进步也使得房屋更加保暖、坚固、隔音,倒也可以在这里建造能住人的小区。大不了天气不好就不开窗,反正有集中供暖和分户空调。

但按照孔天晶大师从风水角度的说法,背山面海却是搞错了方向、搞错了距离、搞错了地势。他所鼓吹的这个小区住宅门朝南开,迎面是荒山,背面才是毫无阻挡的大海。所谓的藏风纳气也无从谈起,只能在户型规划和小区景观上做文章,无法改变整体的大环境。

有意思的是,那里的住宅卖得还特别贵,开发商炒作的就是海景概念,而且山北面这块地皮不需要动迁原渔村的居民,开发起来也更加方便。商业角度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但孔天晶既然顶着风水大师的名头,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嘛!

见成天乐皱眉不语,梅兰德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也能看出他在胡扯淡,偏偏顶着国际着名大师的名头,要么就是收了好处故意说瞎话,要么就是招摇撞骗另有其目的,比如他这次来到苏州恐怕也是另有名堂。我偶然看到这份报纸上的报道,才关注了这个人,了解到他所做的一些事情,听说了这些年他专门买凶宅。否则江湖之大,形形色色的人那么多,我也理会不到他的头上。”

成天乐有些恍然地问道:“兰德先生,你这次难道是冲着孔天晶来的吗?”

梅兰德笑着摆了摆手:“我和你一样,也是受人邀请来解决这里的凶宅事件,想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顺便再搞明白另外一些事。因为我也很好奇,想来苏州一趟。开发商这次请的人本来是沈四宝的父亲,我听说了事情发生在苏州,而且孔天晶也到了,所以和四宝打了声招呼,我替他爹来了。”

成天乐好奇地问道:“沈四宝和你是同行吗?”

梅兰德点了点头:“算是吧,我也是一位风水地师,但可能与人们所理解的不太一样。”

成天乐又问道:“兰德先生到苏州还有别的事?你是不是在这里有一座园林式的宅院?”

梅兰德似笑非笑道:“是啊,我在苏州是有一座宅子。可我刚才根本没提到啊,成总是怎么知道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