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14章、少年老成,人情练达即文章

成天乐也很意外,鸿彬工业园是一家超大型的电子产品代工生产基地,三年前爆发了连续员工跳楼自杀事件,是极为轰动的热点新闻,难道他们当初也请过孔大师?

孔天晶却摇了摇头道:“那时我正在国外忙别的事情,虽然收到了邀请,却抽不出时间。听说鸿彬当初请了三位奇门高人,其中就有今天在座的兰德先生啊!真是年轻有为,来来来,我们都敬兰德先生一杯!”

原来如此,大家纷纷向梅兰德敬酒。而梅兰德也没否认什么,微微一笑把杯中酒给干了。成天乐却觉得有点不对劲,孔天晶故意提起这档子事,恐怕不是为了夸奖梅兰德,应该是想找茬嘲讽他才对。

果然,等大家都敬完酒之后,孔天晶不紧不慢的又说道:“可是从去年到今年,鸿彬工业园又发生了几起类似的事件,还是有几名员工跳楼自杀,不知道兰德先生当初是怎么处理的?”

一桌人都不说话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茬,孔天晶这分明是当面打脸啊,但说的却是事实,让人无法反驳。如果鸿彬工业园三年前就请过梅兰德去作法消灾,而从去年到今年,确实在新闻上又看见了同样的悲剧事件,不论其原因如何,难免让人有一种联想——这位梅兰德大师当初没把事情处理干净,或者根本就没什么能耐去处理这样的事。

梅兰德却笑了,放下筷子反问道:“哦,原来孔大师也对风水感兴趣?”

这句话说的孔天晶微微变色,脸上差点挂不住了,它太难听了!孔天晶本就是顶着国际着名风水大师的名头来的,梅兰德居然说他“也对风水感兴趣”,那显然就没把他当成懂风水的内行。其他人也都听出两位“大师”言语中的火药味,孔天晶先找的茬,而梅兰德毫不客气。大家都有点想笑,但也都憋住了不好笑出来。

没等孔天晶发作,梅兰德语气一转又接着说道:“当年我是去过鸿彬工业园,与另外两位高人一起,但鸿彬工业园可不止请了我们三个人,当地政府还组织了各方面的专业人士,包括国外请来的心理辅导专家。他们既然是请我去看风水的,我也就从风水方面提供了十七条整改意见,后来据我所知,落实了其中的十一条。”

这番话把众人的兴趣勾起来了,成天乐忍不住问道:“兰德先生,那鸿彬工业园究竟有什么问题,你又提了哪些建议啊?”

梅兰德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们有没有做过这样一种梦?梦中躺在卧室里睡觉,一觉醒来便躺在那里,就似现实已消磨了人的灵动。推门出去是办公室,还有一扇门,打开了是厨房,厨房里还有一扇门,走进去还是卧室。你会见到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和你一样也穿梭而过这一扇一扇门,就像你自己的影子一样,没有生气的变化。”

见大家都皱起眉头在想象,梅兰德接着道:“这个比喻,就是鸿彬工业园的风水格局,从局部看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它的范围太大了,聚集了几十万人。不仅仅是车间里的流水线周而复始,宿舍、餐厅、厂房甚至每天走过的道路,都缺乏生机灵动的变化。它的整个设计,不仅是厂区的格局也包括工作制度,生气凝滞、戾气郁结,却无法消散化解,因此形成了戾气化煞之局。”

有一人好奇地插话道:“戾气化煞?什么意思啊?”

梅兰德微微一笑道:“听着深奥,其实也不难理解。每个人几乎都会有戾气生成,谁都会有怨恨与不满的事情,都会对某些遭遇与处境感到失望与失落,会有消沉与消极的时候。但它并不代表你生命的全部、也不会主宰你的身心,会化解舒缓,通过内心的自我调节、还有其他的事情与遭遇去冲散。

内心中的世界便是灵魂的处境,而周边的环境、一切正在发生的人与事,便是所谓的风水。如果身心得不到舒缓,日复一日戾气郁结无法消散,内心又没有那么清醒或强大,心神最终受到侵蚀,这便是戾气化煞的一种理解。作为风水地师而言,看到某种环境,便能清楚这种环境所导致的变化过程。”

有人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好像听明白了。”

梅兰德的话还没说完,又接着道:“身与心所处的环境,它可以投射入人的灵魂、影响到人们的言行。具体到鸿彬工业园,重建是最彻底的解决方法,但却不可能实现,因为即使重建,世上已存在的问题还依旧存在。所谓的风水,可不仅仅是那选址与格局,更包括导致这一切发生的整个大背景,在于世风人欲的运转以及其规则。

它的诞生环境、它的经营运转方式、它的工作制度以及一切规章背后所代表的资本意志、社会关系博弈……当初我只能尽量去改善所能解决的问题,从生、灵、戾、煞入手,提供了十七条建议,如果都说出来,诸位可能会不太明白,难倒那也是风水吗?”

梅兰德语气一转,又开始解释生机、灵动、戾气、煞局等风水方面的种种讲究。这位兰德先生一开口,就把大家都给吸引住了,他并没有特意卖弄高深玄妙的术语,能让在座的人都明白他所讲的意思;也没有刻意将真正高深的东西庸俗化、刻意去迎合听众,听不懂的地方照样听不懂,却能清楚他在讲什么。

梅兰德讲述了当年鸿彬工业园存在哪些问题、他又是怎么提供的解决方案?这可比刚才孔天晶的侃侃而谈有水平多了,高人一开口,便知有没有啊!讲完之后,没有人再会用这件事嘲笑他,反而只能道一声佩服。那孔天晶更是无话可说了,等于是自讨没趣、送脸上门。

又有人问道:“兰德先生,你看我们的项目又可能是什么问题呢,怎么会出那种事?”

梅兰德答道:“有没有问题,去看了才知道,出了问题就解决,事在人为嘛!孔大师这些年遇到过不少这种事,恐怕早就心里有数了!……孔大师,听说这些年,你专门买凶宅?”

孔天晶没想到梅兰德会突然向自己发问,怔了怔这才露出矜持的微笑,点了点头答道:“是处理过不少凶宅事件,有一些我也亲自买下来了,施法护持将凶地改为福地。”

梅兰德又问道:“真是好手段啊!赚了不少钱吧?”

孔天晶的眼神竟有些闪烁,但还是笑着答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为人消灾,就像这一次来到岸达园林项目,我也提供了方案,如果一切顺利,与客户是双赢的结果。”

梅兰德:“孔大师,你其实更适合去做一个生意人!只是大家不太清楚,你做的是什么生意?”

孔天晶讪笑道:“兰德先生说笑了,我们不都是来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吗?”

成天乐在旁边看热闹,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今天真算是开了眼界。那孔天晶看上去像是没什么修为,但也绝对不能说这人没本事,换做成天乐是绝对想不出那么多花样的。假如没有别人插手,相信这位孔大师也能圆满解决问题、实施他的方案,高高兴兴的赚走一套高档别墅。

梅兰德刚才问了一句话让成天乐很意外,不仅孔天晶听说过梅兰德的“事迹”,梅兰德也了解孔天晶的事情。原来这些年,孔天晶居然专门买凶宅!这说明类似岸达园林项目的事情,孔天晶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而且他也真有办法搞定。

原先成天乐和“耗子”曾怀疑过梅兰德,认为别墅闹鬼事件就是他干的,现在看来可能不是这么回事。孔天晶前些年买下过不少凶宅,不可能都是梅兰德去闹的鬼吧?

这位孔大师无论是谈吐还是做事,都显得非常老练自如,项目公司以及投资方这些有钱有势的大老板们在他面前只有连连点头的份。无论有没有法力修为、无论那国际易学大师的名头是不是真的,这人也是手段了得的老江湖。

可是孔天晶遇到了梅兰德,立刻就当场吃瘪。梅兰德年纪虽轻,仅仅是见识谈吐,也要比孔天晶练达高明。暂不谈什么修为法力,他在酒桌上不动声色的修理这位孔大师就跟玩似的,这孩子怎么长大的?混江湖混得这么老到?

吃完饭之后,三位“大师”便去看项目现场,嘴皮子功夫已经领教过了,到了真正该动手的时候。在电梯里,梅兰德突然笑呵呵的问成天乐道:“成总,你认识沈四宝吗?”

成天乐吃了一惊:“沈四宝?我见过!难道你也认识他?”

梅兰德伸手相握道:“幸会幸会,四宝是我的朋友,前几天我给他打电话,还特意提到了你。”

成天乐握着梅兰德的手有点不知所措,他本以为对方根本没听说过自己,没想到梅兰德竟然是沈四宝的朋友,那么一定知道他被人骗到传销团伙里的事情了。沈四宝莫名和梅兰德提这些,又是为什么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