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13章、班门弄斧,真人何须假辞色

成天乐摇头道:“还是不要带这些妖修吧,那孔天晶在酒桌上就对南宫玥特别感兴趣,梅兰德的本事比我更大,假如真的识破了他们的妖修身份,可能不是好事。别忘了还有孔天晶呢,他和梅兰德一样都是外地来的着名大师啊,我不过是本地一个凑数的。……我相信他们肯定能把这件事解决掉,不需要我出手,我跟着看热闹就行,装傻充愣谁不会啊?我清楚梅兰德的本事,梅兰德却不知道我的底细,他是不会特别关注我的。”

“耗子”:“你不用装,本色表演就挺傻的!我们是应该去看看,搞清楚他们玩的都是什么花样,简直是大长见识啊!……梅兰德可能不会把你当回事,但那位孔大师抛出那份方案,不是在抢他的生意、坏他的好事吗?不知道这两位‘大师’碰在一起,又会发生什么事?”

成天乐:“那孔天晶的本事我不清楚,但按南宫妹子的说法,肯定也是有名堂的。假如别墅闹鬼并不是有人捣鬼还好说,如果真是梅兰德干的,这下可就有热闹看了。……明天还是我一个人去吧,你就在家里呆着,否则被两位大师看出你的破绽来,可能也会有麻烦。”

“耗子”坚决反对道:“不行,我也要去!这种事情怎么能不带上我呢?你把我封印在曲池穴里、不让我吱声不就完了?这样的话,谁又能发现我呢?除非是神仙……”

他们俩讨论到大半夜,分析凶宅闹鬼事件的种种可能,最终也没有什么结果。但从这件事情引申分析,对江湖上各种手段和花样是叹为观止。真相具体如何,只有去了才有可能搞清楚,成天乐到底还是答应了“耗子”同去的要求。

第二天中午,在一家豪华大酒店的小型会议室中,成天乐终于见到了两位传说中的大师。

孔天晶与报纸上的样子没什么区别,穿着深色的中山装,戴着眼镜头发灰白有着细碎的卷曲,看上去很有学者风范,言谈举止也颇为不俗,说出来的话不经意间总带着很高深的专业术语,有点让人听不懂。

成天乐很擅长感应生机律动特征,他见到孔大师就有点奇怪,这人并不是妖修,身体看上去还算健康,却有点气虚神弱,根本不像有修为的高人。成天乐看照片就觉得此人眉宇间的气息仿佛不对,等见到了本人,才发现是这人的气色不好,别看他脸色还算光润,可是表皮下透出的光泽却隐约有些晦暗。

就算是一般的修士,只要度过了身受劫,修为可能尚不算高深,但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气色。可这位孔大师的精神头却很足,眸子虽不算很清澈但目光却很深沉锐利,坐在那里侃侃而谈,对于五十多岁的人来说,他应该显得相当精力充沛了。

孔大师还带了一名助理,是位三十岁左右的妖娆女子,身材前凸后翘显得既成熟又性感,脸蛋长得很漂亮,眼睛水汪汪的很是勾人,名字叫王丽雯。成天乐一眼看见她差点以为自己又发现了一只狐狸精,仔细一感应,只得暗暗苦笑。

这位王助理也不是什么妖修,就是普通人,她的生机律动特征却是如此,这世上本就有人像狐狸精。看王助理和孔大师说话时不经意间的神情语气,也能觉出这两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亲近,再看孔大师那眉宇间的气色,明显是亢奋中带着内虚。

孔天晶保养得还不错,但可能是纵欲过度吧,所以才会有这种气色。——成天乐一边琢磨一边在心中暗笑,说实话,他看见孔天晶有点意外也有点失望。如果不是这位“大师”深藏不露、能够变化生机特征有意示弱,那么他就是真没什么修为。

孔天晶故意示弱的可能性很小,他的身份就是国际着名的易学大师,唯恐别人不知道他的本事有多大,言谈举止也显得很有范。

而看见梅兰德,成天乐是更加意外。资料上说他的年纪是二十八岁,在画卷里也看不太真切,等见到本人才发现这位“大师”实在是太年轻了,看模样也就是二十出头,可能比成天乐还要小两岁。

样子虽然年轻,可他的气质却十分成熟,说成熟也许不太合适,但又找不到更确切的词语来形容——世故、老练、稳重、出众?总之他坐在那里,虽没有刻意摆出什么架子来,却能让进屋的人第一眼就不由自主的注意到。就像一桌人在酒桌旁随意谈笑,有经验的服务员总能感觉到最重要的领导是谁,尽管他没有坐在主座。

还不仅仅如此,这梅兰德很帅,英俊中带着阳刚气质。成天乐见过的帅哥中李轻水警官是最引人注目的,但无法与眼前这位梅兰德相比,倒不是说谁比谁长得更好看,这种差距是形容不出来的。

梅兰德穿着一套米色立领装,像中山装的样式裁剪上却有改进,显得人非常挺拔。他的身材很好、姿势很端正,而且显得很自然不刻意,神情从容透着一股自信,目光清澈灵动,却一点都没有犹豫闪烁的意思。假如他的相貌看上去再大个几十岁,那派头可真就是大师中的大师了,一旁的孔天晶根本没法比,可惜就是太年轻了。

“大师”往往就和大夫一样,在人们的印象中,也是越老越值钱的。成天乐这么想的时候又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因为他自己也很年轻,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是被人以“大师”的身份请来的。

梅兰德最特别的地方倒不是相貌或气质,他的生机律动特征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看不出来。既非深不可测也非气虚体弱,仿佛融入到环境里自然而然,以成天乐现在的本事,好似根本没什么底细可探,而成天乐也不敢以神识去查探。好在他早就清楚梅兰德确实身怀绝技、本事在他之上,不必去怀疑什么。

项目公司的接待人员可看不出这些来,每一位大师都应该好好招待,对他们的态度都很尊敬,尤其是对待成天乐更是毕恭毕敬,仿佛他比另外两位大师的来头更大。原因无他,成天乐就是苏州当地人,连易斌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的“事迹”不是网上的传闻。

这三位大师彼此之间也显得很微妙。成天乐是后到的,当接待人员给大家做介绍时,孔天晶很有风度地点头微笑。成天乐很熟悉这种礼节性的微笑,带着一种自恃身份的矜持,这位大师好像没把他当回事。

而梅兰德也呵呵一笑点了点头,眼光中却有几分狡黠,仿佛对成天乐很感兴趣,或者是觉得成天乐这个人挺有趣的,但显然也没把他当什么“大师”。成天乐坐在这里,还真像一个看热闹的。

会议室里只有孔天晶在侃侃而谈,接待人员不时的附和几句——佩服孔大师的学识与智慧。孔天晶看向梅兰德的时候,神情多少有几分疑虑,仿佛有些不满项目公司节外生枝,有他在就足以搞定了,何必又请这个梅兰德来呢?

梅兰德坐在那里没怎么说话,他甚至没有正眼看过孔天晶。看来梅兰德也发现孔天晶没什么修为,内心中十分蔑视,只是没有直接表达出来。

三位“大师”都到齐了,接下来当然是吃午饭了,项目公司的主要领导、三家投资方的老板包括易斌都在座。但谁坐主座呢?必然是三位“大师”之一,三人当然要互相谦让一番。这时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几位老板竟然请成天乐坐在正中的位置,孔天晶的神色隐然有些不悦。

论年纪,他比梅兰德和成天乐都大得多,论名头,也应该是最响的,国际易经联合会的理事长啊!虽然在酒桌上坐哪儿吃饭都是吃,但座位就代表着身份。

梅兰德却笑呵呵的拍着成天乐的肩膀道:“成总啊,既然大家让你坐中间,你就坐吧!”这一巴掌带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很自然就把成天乐拍到座位上了。这人也很有趣,见大家都这么称呼成天乐,也在酒席上叫他成总。

成天乐自己心里却清楚,梅兰德分明是使坏,故意不让孔天晶坐在中间,他也只能暗自苦笑。孔天晶果然有所不满,虽不好说什么,但坐下之后就找了个话题向梅兰德发难了。

梅兰德在酒席上也没理孔天晶,孔天晶却主动端杯道:“兰德先生,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号和事迹,听说风水界都叫你兰德先生,但没想到你会这么年轻!”

梅兰德终于扭过头来,似笑非笑地反问道:“哦,孔大师也听说过我的事情?”

孔天晶仿佛找到了兴奋点,端杯向着众人道:“诸位老总啊,你们一定听说过前几年的一件事,鸿彬工业园连续多起的跳楼自杀事件。”

众人纷纷惊讶地点头道:“是啊,我们都听说过。据说鸿彬工业园当初也请高人做过法事,难道孔大师也去了?像这种事情都不会公开宣传的,孔大师知道具体内情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