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09章、阳关三叠,劝君更饮一杯酒

有一家叫“正福草堂”的酒店正在招聘,毕然一递简历,对方立刻就通知他去面试。毕然真不愧是成天乐带出来的兵,应聘的就是总经理职位!他当然不像成天乐当初那么傻乎乎的,更没有说自己直接就要当这个总经理,而是想在其他职位上先熟悉、考察这家企业与这个行业。老板也认可了他这个想法,让毕然先从“正福草堂”的大堂经理干起。

毕然的理想自然不是当一个古镇酒店的大堂经理,而正福草堂的老板聘用毕然这个年轻人,也有更长远的打算,因为这家酒店情况比较特殊。

这位老板姓华,就是土生土长的同里人,正福草堂这家酒店是他亲自管的产业,但他的产业绝不止这一处。他拥有同里很多店铺的经营权,通过租赁或收购,但都是分散经营管理,用的人也都是家里的亲戚。七姑八姨各管一摊,资产规模虽大却很乱,很难找到合理的开发与发展模式。

华老板不久前注册了一家旅游产业公司,就想整合开发这些旅游资源,却发现没有太多人可用,现有的亲戚员工守个摊子、管个铺子还可以,搞产业整合就勉强了。这场面颇有点像前些年的一部电视剧《刘老根》,家族式分散经营向现代企业过渡时有不少阻力,原以为江浙一带这种企业整合的过程已经结束,没想到现实中这种情况还是存在的。

毕然就是学投资出身的,和华老板谈了很多资源整合与开发方面的问题,主要是从资产管理的层面讲的,也分析了将来的发展前景与潜力,甚至还提到了包装上市的问题。总之谈的非常多、非常投缘,这小子的口才也是很不错的、人也很能干,否则当初成天乐在外汇交易部也不会偏偏就那么看重他。

前景谈起来虽然美妙,但也不能只务虚不务实。毕然以前没有从事过酒店及旅游行业,对同里以及公司相关产业情况并不熟悉,需要有一段时间的熟悉与锻炼,然后才能谈得上一步一步的去整合、开发,这当然不是他一人所能完成的事情,但他却可能成为华老板最重要的助手。

毕然从正福草堂这家酒店开始熟悉工作,想尽快了解与掌握情况,那就从大堂经理做起。正福草堂是一家客栈式酒店,庭院、大堂、客房皆古色古香,将同里镇颇具传统特色的建筑经过现代化的保护与改造,使它成为很有历史文化品味的旅游酒店,入住的费用当然也不低,但入住的客人一直不少。

正如成天乐参观留园时发出的感慨——“这样的园林,逛多少次也不嫌多啊!”同里古镇也是一样。镇里有明清两代宅园三十八处、寺观庙祠四十七座、名宅故居数百。这些倒还是其次,整个小镇由宋元明清各代的四十七座石板桥连接,水路回转、构成错落有致的层层风景。很多旅行团走马观花的一日游,很难领略其真正的幽蕴,需要在这里住上几天才能细细品味。

在这里开一家客栈,就与普通的酒店不同了,不仅仅在于建筑有传统、装修有古意,庭院的设计、物件的摆放,包括各种服务哪怕很简单的细节讲究,都要能说出名堂来,让人体会到那种真正有意蕴沉淀的享受,它既古老又清新。这对于工作人员的要求就太高了,就连能做系统员工培训的人都很难请到,需要一个过程。

这些也是毕然需要学习与研究的东西,否则他也做不好理想中的产业整合。而南宫玥是进入人世的妖修,喜欢研究的便是天地之间各种独特的物性,在她的熏陶下,毕然对这一方面的知识也越来越感兴趣,前一段时间进修的就是相关内容。所以他和华老板谈的时候,倒也没露出太大的破绽,走上工作岗位既是考验也是继续深入学习的机会。

这些都是在酒桌上,毕然和南宫玥所介绍的情况,明天他们就要搬家去同里了。成天乐一边听一边夸赞与鼓励着毕然,南宫玥很兴奋地附和着。而毕然的样子很腼腆,只说要好好学习、好好努力、好好工作。

成天乐拍着他的肩膀道:“等你将来干出名堂,我再去同里玩,只要提毕总的名字就好使!”

毕然呵呵笑道:“多谢吉言!……热烈欢迎成总光临同里参观考察!”

成天乐又问南宫玥道:“你们要搬去同里了,你还能在那家茶室学茶艺和古琴吗?我记得那茶室的老板叫甄诗蕊,琴弹得很好,不知你学得如何?”

南宫玥:“哇,成总还记得我们茶室老板的名字?也难怪,凡是见过甄老板的人,印象都会非常深。……我暂时不能继续在茶室学琴了,但我到了同里还可以自己练,我刚刚学会阳关三叠,下次成总到同里,我弹给你听。”

成天乐笑道:“阳关三叠?那是为故人送行弹的曲子,而同里也不远,来去都很方便。……那里可是个风水宝地啊,正适合好好修身养性、修炼身心。”

这话对南宫玥而言另有暗指,毕然却答道:“嗯,成总说得没错,我就是去修炼的!来来来,喝酒,祝我们都早日修成正果!”

在酒桌上聊开了之后,话题就发散了,南宫玥突然说道:“成总,我们那天去同里,和华老板谈得挺好,后来一起吃饭,在酒桌还碰到一位大师耶!”

成天乐纳闷道:“大师,干什么的大师?”他最近对大师两个字很敏感,因为坊间传闻他也是一位会法术的“大师”,有人说他会养鬼,也有人说他会下降头,反正各种奇谈怪论都有。

南宫玥答道:“是一位姓孔的大师,名叫孔天晶,据说可有名了!他会看相、算命、看风水,还会替人做法事呢,是什么世界易经联合总会理事长、着名的易学大师。他这次是被苏州一家房地产公司请来的,恰好也到同里古镇参观,华老板请他吃饭,他在酒桌上还给人相面了,说的可准呢!”

世界易经联合总会?这是个什么组织?听上去怎么那么像江湖骗子呢!成天乐问道:“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不会是骗子吧?他到苏州来干什么?”

毕然答道:“我也不清楚,但看着挺神的。他应该是搞房地产项目营销推广的,成总要是想知道具体情况,看今天的报纸就行了,上面有报道。”

成天乐:“那位孔大师在酒桌上都和你们聊什么了,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南宫玥很兴奋地讲述起来——

那位孔天晶大师在酒桌上给人看相,眼力可真毒啊!当时桌上有个女作家在那里装嫩,嗲声嗲气的问孔大师她什么时候能找到意中人?结果孔大师直截了当地说:“你得回去问问你老公、还有你那两个孩子,老大已经上小学了吧?”

那女作家的脸当场就白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看她的反应就知道被孔大师揭了底。然后孔大师又聊起了他以前的一些事,比如他曾经给一位老板算气运,那位老板为了某个工程投标的事情来找他,他给了一个封好的信封。到了某年某月某日,那位老板竞标成功,打开信封一看,上面果然写着某年某月某日竞标成功。

这些事也不知真假,反正都是孔大师自己说的。后来酒桌上的人纷纷请孔大师算命,孔大师也不推辞,就挨个给大家看相。将来的事情尚无法验证,但很多过去的事情竟然算的极准,说出来的话据说命中率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大家不得不佩服。

等看到毕然的时候,这位孔大师突然眼神发亮,把毕然给跳过去了,盯着南宫玥道:“这位小姐,你的命数可不一般啊!能不能把手给我,让我仔细看看?”

南宫玥当然不能让他看,推说还要赶时间回苏州、晚了怕没车,拉着毕然提前退席了。他们在车站等车的时候,没想到那位孔大师居然又追出来了,没有理会毕然,只是告诉南宫玥他有话要说,南宫玥的运数命理都大有讲究云云。恰在这时大巴车来了,南宫玥也没有和他多纠缠,说了声“孔大师你好,孔大师再见!”便拉着毕然上车离去。

南宫玥是一位妖修,这位孔大师难道真有点名堂,能发现她的与众不同之处?否则也不会对她那么感兴趣,但看样子又不像识破了她的身份。可对于南宫玥来说,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

成天乐听完之后皱眉道:“妹子啊,这种人可能是有点名堂,但还是离远点的好!据我所知,真正的高人很少会当众得瑟这些的,恐怕有别的目的。管他是什么人,不打交道就是了。”

南宫玥笑嘻嘻地点头道:“是的呀,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个孔大师不过是路过同里,以后也不会打什么交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