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05章、留园忘返,咫尺山林折幽径

成天乐哈哈大笑,笑声在街道旁传出很远,他扶着树几乎笑弯了腰,好半天才喘过气来道:“于飞啊,你可真逗!这只是一个居民小区啊,留园会是这个样子吗?你在苏州也呆了快两年了,连留园的大门都不认识,还往居民小区里跑。说什么干事业就要积累知识、长见识,是这么说的吧?这算什么见识!”

这笑声和话语颇有点刺耳啊,于飞闹了个大红脸,再仔细一看那个亭子是小区的保安岗亭,窗户下面还立了个牌子,上面写着:“留园园林,向前一百米。”

于飞臊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看见这个牌子,就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解释道:“你看看,有很多人和我一样认错了,所以小区门口才会写这个牌子。这个小区的名字就叫世家留园,难怪很多人会认错。”

成天乐点头道:“是啊,是有很多刚到苏州的外地人或外国人,分不清古典私家园林和现代居住小区的景观点缀,看见了留园两个字就往里面钻,也不仔细看看假山后面是居民楼!中国四大名园之一,难道就是这个样子?……说你在苏州呆了两年,别人会信吗?”

留园如今的大门很不起眼,假如坐车经过留园路,甚至都不容易看清楚。在一片白色的高墙中,也就和普通宅院的门户差不多大,门楣石梁上刻着碗口大小的“留园”二字,走进去之后才豁然发现曲折幽深。庭院之雅、田园之美、山水之幽、山林之趣,在回转之间连绵不断,熔自古江南造园艺术于一炉。

全园有回廊贯穿,依地势曲折渡水穿壑,廊壁嵌有历代着名书法石刻三百多方。行走其间,不论是楼阁重檐、奇峰叠嶂、山水环抱,景观疏密交错之间丝毫不觉凌乱,移步成景、咫尺山林,令人流连忘返。

成天乐从大门进去,径直右转走向留园东部的庭院建筑群。穿廊过阁,庭院假山掩映互现、虚实相间、旷狭自然、层层相属令人叹为观止,成天乐没有请导游讲解也没有拿自助式导游器,而是给于飞做起了导游,介绍各处景观讲究以及变化之妙。

园中还有不少游客,也有不少导游举旗带领的一队队老外。于飞紧紧跟着成天乐,在这么曲折变化的园林中,他生怕一不小心迷了路、找不到成天乐了,颇有点刘姥姥逛大观园的感觉。

在留园里走马观花,随处就能发现令人眼前一亮的景致,再听成天乐这么一讲解,于飞只剩下惊叹的份了,他不禁问道:“成天乐,这里你来过很多次吗?”

成天乐:“我只来过一次,去年这个时候,我妈妈来苏州,我陪她逛过。”

于飞:“只来过一次就这么熟,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

成天乐却长叹一声道:“这样的园林,逛多少次也不嫌多啊!需要走走停停、且坐且品,去感觉去体会心神融入其中的那种韵味。我们在组织里面听课的时候,有人不也认为那些课听多少次都不嫌多吗?

说实话,真正不嫌多的不是那些废话,也不是这里的一草一木,而是你品味到的东西,在于我们逛风景、做事情时能否真有感觉?这些景色很美,你能说出美在哪里吗,给你什么感受?

我刚刚从组织出来的时候,觉得很惭愧啊,像我们这样的还自称去德国留过学,却连中国的园林都逛不明白!留学又学到了什么呢?连德语都说不利索,假如总是那样,干什么都没用。我是学美术设计的,多少也学了一点东西,自然会对园林感兴趣,比你明白一点也正常。”

成天乐仿佛话中有话,于飞只得不说话了。再往前走穿过林泉耆硕之馆,迎面是一个庭院,庭院中有个小而精致的荷花池,荷花池对面耸立的便是江南最着名的奇石——冠云峰。有不少人从各个角度在拍照,还有很多游客站在冠云峰下轮流合影,有好几位导游拿着喇叭在讲解着这块奇石的来历,环境有些嘈杂。

于飞嘀咕道:“不就是一座假山嘛,苏州那么多假山,它怎么会这么有名,难道就是高一点吗?也高不了多少啊。”

成天乐笑道:“就是一块石头而已,你这么看也没错,就像天底下人人都是长了一个鼻子两个眼睛,都是人而已!……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这块石头不仅有历史渊源,而且造型集中了太湖石的各种观赏特点,它可不是普通的假山,被称为峰有六米多高,是一块完整的太湖石……”

讲解了半天冠云峰,还有园中的秀云、瑞云二峰,绕过冠云楼继续逛留园,于飞颇有点云山雾罩的感觉。成天乐走的不快,小小一座留园东边的庭院、北边的田园、西边的山林、中间的山水,他们整整逛了一个下午。美景层出,于飞却不太有心思看,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晚上在金鸡湖畔的小小得月楼吃饭,临湖雅座推窗风光宜人,但这顿饭也不知吃出了什么滋味。仍然是好酒好菜,成天乐一边喝酒一边感慨道:“于飞啊,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当初如果不是你把我叫到苏州来,我估计还在上海和人合租房子,四处找广告公司打零工呢,是你给了我一个人生的机会,我很走运地抓住了,否则从欧洲到回国,我一直是在浪费生命啊!

我经常会想起你,我们的经历差不多,读书的时候你的成绩应该比我还强点,人也比我聪明,要不然怎么总是你骗我、我骗不了你呢?在德国逛红灯区的时候,也是你想办法让我花的钱,从上海来苏州的时候,我也是听信了你的话。当初你可比我精明多了,也有本事多了!

我常常在想啊,如果那天从梦湖美蛙饭店溜掉的是你,后来遇到那一切的人也是你,你肯定能混得比我好!因为你的能耐比我大啊,就说讲道理吧,那个李轻水警官就讲不过你,而我一见到李警官心里就有点害怕,真的好佩服你啊,来,我敬你一杯!”

等吃完饭,又坐车把于飞送到了托尼洛·兰博基尼书苑大酒店。此番“接待”于飞,人和车都是易老大弄来的,自然不会跟成天乐要报酬,而其他的开销包括吃饭住酒店,除了明天晚上在松鹤楼的那一顿成天乐坚决要自己请,都是李轻水掏腰包。

成天乐玩的就是高档,但托尼洛·兰博基尼书苑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太贵了,要七千一晚,成天乐也没忍心让李轻水花那么多钱,只是给于飞订了间三千多一晚的高级套房,这也足够豪华了。按照传销团伙的套路,便宜话还是要说的,成天乐告诉于飞:“哎呀,真不巧,总统套房早两天就被人定了,只得委屈你住高级行政套房了。不知道你在行业里呆了那么久,这里的床还能不能睡习惯?晚上可千万别失眠啊!”

酒店够豪华、房间够高档、大床也够舒适,成天乐劝于飞别失眠,于飞却真的失眠了。在传销团伙里睡了近两年的地板,冬天铺盖不够还得把厚衣服盖在身上,天天吃咸水煮豆腐白菜,于飞睡在这么舒适的大床上竟然不适应了,翻来覆去睡不着。

于飞不仅失眠而且拉肚子了!白天吃了那么多好东西,他的肠胃也不适应了,夜里起来拉了好几趟稀,却不知道上哪儿买止泻药去?

成天乐今天的态度特热情,说每一句话时都在笑,看上去是那么的诚恳,就如传销团伙发展下线、将新朋友刚骗来时那般。可是于飞却分明感觉到成天乐的呵呵傻笑带着刺,每一句话都和针一样,是针针见血,几乎将他扎的体无完肤。

可于飞偏偏连一句反驳都说不出来,因为成天乐连半句都没批评过他,更没有尝试去说服教育,让他内心中所有的反抗都那么苍白无力甚至可笑。

尤其是这苏州最高档的酒店套房、成天乐白天接他所开的那辆车,无声无息间是一种绝妙的讽刺。在传销团伙里呆了这么久,于飞所谓敢想敢梦的人生目标,不过是升到B级成为组织“领导”、实现初步成功,再升到A级出局、得到号称的几百万出局费衣锦还乡。

他用了这么长时间,想尽办法去骗所有的亲朋好友,闹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如今只是D级而已。按照传销团伙的宣传,只要升到B级就可以住星级酒店、每天出门有奔驰宝马接送,很多刚刚加入的“经理”们都以此为目标激励自己。

其实于飞在团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怎能不清楚其中的猫腻?他所认识的两个“经理”升到B级后,也不过是在郊区租了一室一厅的房子,出门挤公交连出租车都舍不得叫。那些人就不清楚上当受骗了吗?当然不是,但已经骑虎难下了,骗了这么多下线来,就得帮着团伙继续忽悠人,让下线继续骗更多的人来,好早日实现发财梦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