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03章、逝者如斯,过尽千帆皆落梦

李轻水前一天晚上也喝多了,但今天却起得很早,眼睛里还有点血丝,可精神头却很足,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仿佛忘记了疲倦。他没去政法委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看守所,今天是于飞被放出来的日子,他去“帮忙”办点手续。

他已经调到政法委工作,不再管这边的事情,假如是一周之前,恐怕李轻水还不合适利用以前的情面过来插手,心里总觉得应该避嫌。但今天难关已经过去了,来的路上表情一直是笑呵呵的,他想起了成天乐昨天在酒桌上说的话,脸上的笑意不禁更浓。

于飞的东西很少,收拾收拾不过装了一个旅行包,这里面就是他如今的全部家当了。办完手续,又进行了一番例行公事般的教育与叮嘱,李轻水把这个旅行包交给了他,并陪着他一起走出了看守所。

向外走的时候,于飞的步伐下意识的很快很急,这里确实不是个好待的地方,他想尽快离开;但是走向大门的时候,于飞急匆匆的脚步莫名又放缓了,似乎前方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阻挡他——出了门就是阳光下真实的世界,孑然一身的他又将往何处去呢?

他不是无家可归,但却没脸也不甘心这样回家,自己被警方拘留的消息一定传回去了,父母家人也许就在门外等着,他又怎么面对他们、见到了又该说什么呢?此时此刻,于飞宁愿再回到传销团伙去。

这扇不愿意走出的门,终究还是要迈出去。来到看守所门外,阳光有点刺人,于飞不禁眯起了眼睛,门外并没有看见父母和哥嫂熟悉的身影,他也不知是该失望还是暗中松了一口气,站在那里又不禁惆怅起来。

他拒绝了李轻水送他去民政部门接受救助遣返的帮助,但现在却不知该往何处去?晚上睡哪儿都成问题!感觉是一片茫然,只能漫无目的的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就在一年多以前,成天乐从梦湖美蛙饭店包间里溜走逃离传销团伙时,与他此刻的处境是一样的,也是不知道该往何处去、晚上在哪儿过夜?不知道为什么,于飞此刻竟莫名想起了成天乐。

苏州老城的很多街道并不宽,看守所在一条横巷里,门前并不允许社会车辆停放,可是对面恰恰停了一辆车。那亮闪闪的车标在阳光下令人炫目,并不完全是因为光线的关系,而是它在于飞眼中名贵的不敢想象。怎么会有人把这样一辆车停在看守所门口,而居然没人管?太不像话了!——茫然的于飞还不忘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那车门是开着的,旁边还站了一个人,器宇轩昂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但于飞并没有认出来那人就是成天乐,只顾低头走过去。成天乐的样子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他无形中流露出的气质与当初已截然不同,这种改变是形容不出来的。

于飞压根没想到自己会认识这个人,所以也没仔细看,或者因为光线的原因,他没有看清。但成天乐一见于飞走过来,便主动迎上前去热情的招呼道:“于飞、于经理,你终于出来啦!我都等你好半天了,来来来,快上车!酒席都准备好啦,就等着给你去去晦气呐!”

于飞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不禁愕然道:“成,成,成天乐,怎,怎么会是你?”

成天乐已经来到近前,一把抢过于飞的旅行包道:“就是我呀,知道你今天出来,特意来接你的。”

于飞愣住了,被成天乐挽住胳膊向车那边走的时候,他才愣愣地问道:“你来接我,有什么事吗?……这辆车是谁的?”

成天乐打开车门,把旅行包扔到后座上,将于飞按在副驾驶座上,笑呵呵地答道:“没事就不能来接你啦,以我们的交情,我不来接你谁来接你?这么长时间难得见面,想找你都找不到,今天终于有了机会,当然要好好表示感谢!……这辆车就是我开的呀,你觉得怎么样,还不错吧?”

说完话,他也上车、关门,将车驶离了这条巷子。李轻水站在看守所的大门内看着这一幕,也是暗暗吃了一惊,他早知道成天乐今天会来接于飞,也知道他把车停在对面,却没想到成天乐竟会开来一辆崭新的双门四驱四座法拉利!

于飞本人更是懵了,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坐在车上就和做梦一样。还有更令他目瞪口呆的事呢,成天乐的车驶出巷子来到街上向右转,有两辆宝马启动在前面开路,后面也有两辆宝马同时启动在后面跟着,一路前呼后拥而去。

于飞好半天没敢说话,而成天乐只顾开车也不说话。到最后还是于飞忍不住先开口,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要去哪儿?”

成天乐:“什么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接你去吃饭嘛!”

于飞磕磕巴巴地说道:“一年多不见,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车?前面的、后面的那几辆车又是怎么回事?”

成天乐笑了:“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朋友多、给我面子而已。那些人都是陪我们去喝酒的,今天一定要让你尽兴,否则不能表达我的心意。”

于飞彻底傻眼了:“成天乐,你现在到底是干什么的?……要表达什么心意?”

成天乐仍然呵呵傻笑道:“我要感谢你啊,想当初是你把我叫到苏州来的,也是你告诉我要追求敢想敢梦的人生,道路虽然艰险,但不能放弃迈向成功目标的努力;也是你给了我一个机会学到了很多东西,也看穿了很多东西,从传销团伙脱身之后,我就在努力做己的事业啊。我并没有耽误光阴,一直在学习积累,难道人生不应该是这样吗?所以我今天要谢谢你,难道不应该吗?”

这些正是于飞曾经对李轻水说过的话,今天却被成天乐拿来用在他自己身上,于飞愕然不知如何应对,也不知成天乐要把他带到哪里去。但如今反正他也无处可去,恰好成天乐这么热情的来接他,也就跟着走吧,至少还有一顿饱饭可吃。

这场面很像成天乐当初孤身一人来到苏州,在车站被于飞接走,却并不清楚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所不同的是,成天乐当时是怀揣着梦想被骗来的,结果却步行走了那么远的路;而于飞今天是走投无路时被接来的,坐着他所想象不到的豪车。

还有更想不到的,成天乐请他吃午饭的地点就在梦湖美蛙饭店!

这家饭店想当初他们来过,于飞和刘书君想趁吃饭中途把成天乐扔下,而成天乐也想趁吃饭的机会溜走,反正都没想着等到最后自己结账。结果是于飞最倒霉,他是最后一个走的,兜里的钱不够,还是让服务员陪着去提款机里取的钱,那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脸没地方搁呢!

如果让于飞自己选,他这一辈子恐怕再也不愿意回到这家饭店吃饭了,但是车队一停,下来一批帅哥靓妹簇拥着他们直接就到了饭店门前。梦湖美蛙饭店也早有安排,服务员在大厅里列队相迎,齐声问候道:“成总好,于经理好!”

老板吴燕青则站在楼梯口,热情的抓住于飞的手握着道:“您就是于经理吧?久仰久仰!光临敝店,不胜荣幸!……今天您是成总的贵客,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饭菜的口味有哪里不合适的,尽管提出批评。”

于飞一进这家饭店,刚开始还怕被服务员认出来,但大家却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了,每个人都笑脸相迎,表现的异常尊敬,这才松了口气。这场面当然不是因为他于飞,而因为他是成总的“贵客”!

其实梦湖美蛙饭店的服务员就算还记得于飞,的确已经认不出他来了,于飞的样子比一年前整整瘦了好几圈,眼窝深陷、面有菜色,衣服裤子都皱巴巴的,上楼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扶着把手,样子有些畏缩猥琐。

酒菜早已备齐,人到了就可以开席,上的都是梦湖美蛙饭店拿手的特色菜,包间就是当初那间。陪着一起喝酒的有成天乐的三名“随从”,还有梦湖美蛙饭店的老板吴燕青。跟着成天乐的还有四辆车那么多人呢,但这间中包太小,他们无法同席,都在楼下吃饭。

众人把于飞推到了主座,不断地劝酒劝菜。在传销团伙里只学会了能言会道的于飞,此刻竟好似突发性语言障碍,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直到成天乐亲手拿了只螃蟹放到他面前的盘子里,于飞才讷讷地问了一句:“这螃蟹上刻的字好奇怪,怎么是‘褚无用大闸蟹’?”

成天乐笑道:“于经理啊,你在那个所谓的行业里闷得太久啦,都不知道外面的变化了。这可是大闸蟹的一个新品种,我亲自参与开发的,快尝尝吧,给个评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