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02章、酒后真言,大丈夫坐不改姓

成天乐:“我有点印象,反正是我自己走回来的。”

“耗子”:“你那也叫走?都瞄不准直线了!……几杯酒下肚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在酒桌上那牛吹的呀!我想拦着你,你却不让我出声。现在可好,我看你怎么办?”

成天乐纳闷道:“我吹什么牛了?”

“耗子”:“你自己不记得了?”

成天乐:“我说了很多话,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

“耗子”:“你告诉那帮警察,将来不仅要抓住毕明俊,还要把那个传销团伙连根铲除。还拍着李轻水的肩膀要他等着看,到时候说不定还能立功受奖。”

成天乐吃了一惊:“什么?我说出了这种话?”

“耗子”:“你以为是谁说的呀!”

成天乐:“抓毕明俊倒是我的想法,喝多了说出来倒也不奇怪。但是传销团伙已经被端掉了呀,就是李轻水干的,我怎么又会提这岔呢?”

“耗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学着众人昨晚的语气开始说话,模仿的是惟妙惟肖,连醉态都丝毫不差——

李轻水叹息道:“可惜跑掉了一个云少闲,这次打击行动不算完全成功。那传销团伙号称五级晋升体制,可是我们只抓住了两个所谓的B级,他们在郊区租个房子过的可怜巴巴的,只是不睡地铺而已。这分明是云少闲带的一条线,可惜最大的头目没抓住。”

旁边有一名警官说道:“这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体系很严密,但分布得很松散各自为线,我们只是斩了其中一条线而已。那个云少闲说不定又跑到别的地方另起炉灶了,处罚毕竟太轻了呀,发起全国通缉似乎还够不上。”

成天乐插话道:“据我所知,他们卖的产品真有一家公司生产,地点在天津开发区,叫什么千姿集团,据说法人代表名字叫兑振华,应该可以查查。”

李轻水喷了一口酒气道:“你以为我这么长时间都在白干活,没有查过吗?我甚至找到了兑振华本人、给他打过电话,结果他还跟我诉苦!”

警方掌握了更多的社会资源,自然比成天乐更有办法,李轻水还真的联系上兑振华了,也调查过那个千姿集团的情况。结果这家公司和传销团伙是两回事,人家就是一个合法注册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在各地商场还开设有护肤品专柜以及专卖店。

传销团伙所谓的“公司产品”有两种,男士用的叫“千姿美”,女士用的叫“百态娇”,合起来售价是三千八百元,购买该套产品是“加入行业”的条件。但成天乐去年陪妈妈逛商场的时候,在柜台里也看见有这两套护肤品在出售,加起来售价只有六百六十元。

这意味着一件事,生产该产品的公司是可以找到的,而李轻水真的找到了。传销团伙告诉“经理们”,他们总公司的中国分公司在天津开发区,董事长名叫兑振华,资产十几亿美金,曾被评为全国杰出贡献十大企业家云云。

而实际上还真有兑振华这个人,但其他的事情都是扯淡。兑振华只是开了一家中等规模的护肤品生产企业,资产也绝对没有十几亿美金,更不是什么跨国集团的中国分公司。千姿集团生产的并不是什么全国着名产品,绝大多数人甚至都没听说过,如果不刻意寻找,就算曾见过恐怕也留不下什么印象。

创立这样一家公司,兑振华也是苦苦打拼了很久才初具规模,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让某个传销组织给看中了,借他的幌子和他们公司的产品去做“业务”。算起来,这个全国性的庞大传销网络,可比兑振华的千姿集团规模要大多了。

更可气的是,传销团伙在课堂上宣传时,还把兑振华包装了一番以此鼓舞“学员”们。有很多上当受骗、从传销团伙里脱身的人也曾找到过兑振华算账,让兑振华感觉比窦娥还冤啊。千姿集团只是生产护肤品出售,有各地小经销商和批发渠道,人们把产品买回去都干了什么,却不是兑振华能管得着的,那两套产品的出厂批发价只有二百八,传销团伙却卖了三千八。

兑振华也向有关部门举报过,但那传销组织在全国各地都有线,很难被全部扑灭,他也只好自认倒霉了。李轻水来电话的时候,兑振华也是有一肚子苦水要倒,希望警方能够下重手将这个传销组织一举铲除,也免得经常有上当受骗者来找自己算账。

李轻水说完了这些,刚才那位对他表示崇拜的美女警官轻蔑地哼道:“那个兑振华还想诉苦呢!说传销组织不是他干的,我信;说他与传销组织没有暗地里的勾结,鬼才相信呢!那传销团伙在全国各地卖的不也是他家的产品吗?只要能卖出产品赚钱,那种商人会管谁拿产品干什么去了?说不定还巴不得传销团伙越干越大、受骗的人多多益善呢!”

成天乐反而替兑振华说了一番公道话:“其实吧,话也不能这么说,那个传销团伙好像是买了兑振华的产品,但其实也买不了多少。就我的亲身经历,那些人加入传销组织,产品只是一个幌子,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要产品,就是加入组织再去骗人,天天做梦发财。

我在苏州这个传销团伙里呆了一个多月,一百多号人,我只见过两人交了钱真正要拿产品的。这么大一个组织,一个月只真正卖出去两套产品,而且那两个人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拿了产品就走人了。就算组织干的再大,对千姿集团也没什么好处,反而把名声搞臭了。”

又有一人说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能卖出去多少算多少,做生意的不都这样吗?”

成天乐反驳道:“生意可不能这么做啊,千姿集团又不是没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做的好做的坏本来是兑振华自己的事,可是让传销团伙这么一弄,恐怕上不得正经台面了,谁愿意啊?假如把千姿集团给弄破产了,传销团伙才不会在乎呢,大不了再换个产品就是了,反正他们也不是真的要卖产品!”

李轻水又说道:“无论如何,从这个兑振华入手、调查追踪该公司的产品批发渠道,可能会发现这个传销组织的最上层,从而把全国各条线连根一起斩断。只不过这个工作量太大了,也不是一地警方能完成的,工作成果也不会很突出。……唉!苏州这边的案子已经完了,其他的事超出了我们的权限范围,操那个心也没用。”

成天乐酒喝多了语气有点冲,看着李轻水道:“政府养着你们这些警察有什么用?这样的案子都破不了!……端掉一个苏州的团伙,那个传销组织不是还在吗?真有本事的话,就连根拔了!”

李轻水同样也喝多了,瞪着成天乐道:“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知道成总你本事大,有能耐你去,我们支持配合,举双手双脚给你鼓掌!……你以为我没活干啊,一天到晚就围着传销团伙转,救了人还不领情、还被人拿刀砍?别的不说,就是毕明俊那个案子,我们多少人加班熬了半个月的通宵啊!……你当时倒是总经理,咋啥都不知道呢?”

成天乐一拍桌子道:“你听好了,飞腾公司逃走的家伙我会继续抓,抓完了再让他们去找你自首、让你立功受奖,你就等着谢谢我吧!至于毕明俊,我也一定会亲手抓住的,哼,到时候还不一定交给你呢!至于那个传销组织,等哪天我心情好又有空,也会连根拔起来的。不是有线索吗?我就去天津找兑振华,从他开始查!”

两个人在桌上顶起嘴来了,各自带着酒意声音都很大,就差当场互掐了。旁观者赶紧劝道:“成总啊,李队不过是发发牢骚、开开玩笑而已,你也别当真。李队是个真做事的人,苏州这个传销团伙不就是他牵头打掉的吗?天津那边的事他管不着啊,相信兑振华那边也被查过,可是情况很复杂,想根除确实不容易,只能发现一个打击一个……”

成天乐来了情绪,在酒桌还犟起来了,抓着酒瓶子昂首挺胸道:“谁说开玩笑,谁说别当真?我成天乐说的话,有一句算一句!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诸位都是见证,假如将来不把毕明俊抓到,不把云少闲所属的那个组织给收拾了,我就不姓成!”

这酒话说得可够大的!“耗子”学完了之后,蹲在桌子上瞪着成天乐道:“酒喝多了好大的口气,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

成天乐也有点懊悔,挠着脑门道:“喝多了,真是喝多了!人们常说喝酒误事,一点都不假呀,就是出门吃了顿饭,回来竟然拉了这么大的饥荒!”

“耗子”幸灾乐祸道:“你也知道拉饥荒了?当时那样子可是挺嚣张的,张牙舞爪就好像屋里已经装不下你了!……越要面子可能越没面子,将来说话不算数我看你怎么办,难道改跟你妈妈姓?”

成天乐硬着头皮道:“说就说了,又能怎么样?毕明俊我本来就要找,等到将来我神功大成,不妨去挖那个传销组织的根,就从兑振华查起!”

“耗子”:“你就别说大话了,赶紧收拾收拾,你要的车队就快来了,先把于飞接出来再说。假如连这个人你都搞不定,也少扯别的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