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01章、乡闻夜话,千百年野史怪谈

李警官登门拜访,成天乐当然把“耗子”给“收”了起来。“耗子”很不满的暗中嚷嚷道:“你又要出门去喝酒啊?烦不烦啊!就不能呆在家里好好练功?”

成天乐暗中答道:“出门多看看世界有什么不好?小小年纪,不要总呆在家里那么宅!”

“耗子”:“你也好意思教训我,你自己呆家里多长时间没出门了?……我可不是宅,足不出户就能游遍苏州,画卷里的园林都没逛完呢。”

成天乐:“画卷毕竟是画卷,观画并非身在其中,还是多看看阳光下的真实世界吧。”

“耗子”反问道:“画卷里的世界就不真实了吗?假如不真实的话,怎么能找出禇无用、怎么能抓到云一帆?画卷里的世界也有阳光!”

成天乐:“你这纯粹是借题发挥,不让你得瑟,你不满意了是吧?”

“耗子”:“天天看你吃香喝辣的,还要前呼后拥的耍威风,而我只能躲起来不吱声,换你也不会满意的!”

成天乐暗笑道:“我明白了,是你出主意帮了李轻水的忙,人家来谢我却不知道谢你,心里有点郁闷了?……要不然明后天你就别出门了,我一个人出去。”

“耗子”:“不行,我也要跟着!”

成天乐:“说来说去,有热闹你还是想凑。”

他俩一边拌着嘴一边跟着李轻水出门赴宴,酒席已经定好了,地点在观前街却不是梦湖美蛙饭店,而是百年老字号松鹤楼。松鹤楼是着名的苏帮菜馆,店名取松鹤长青之意。近三百年传统名店,名厨名菜辈出。但名气大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消费不菲,很多人在这里请客并不是因为饭菜有多好吃,而就是为了面子好看。

如今的松鹤楼营业规模比百年前不知大了多少倍,作为苏帮菜的代表饭店,也开了不少家分店。名厨烹制的名菜口味自然不凡,但每天那么多客人,尝到的未必都是这种手艺,其实普通的席面不一定就比别家的好吃,有时候甚至很一般。

成天乐一听李轻水要在松鹤楼请他,便劝道:“干嘛非得去那个地方?我们换家有特色的饭店吧,一样挺好吃的,又不算太贵。”

李轻水笑了:“你不要总去梦湖美蛙嘛,适当的时候也应该换换口味。今天又不是我们两个人吃饭,大伙聚在一起庆祝一下,面子上还是要讲究的。你后天不是打算请刘书君和于飞嘛,你自己也把地方定在了松鹤楼,干嘛我就不能在那儿请客?”

等到了饭店进了包间,一桌人早就到齐了,只等他们二位。成天乐看见了好几张熟面孔,其中一位中年警官在飞腾公司一案中曾审讯过他,那天李轻水开枪救下的同事也来了,同席还有两位很漂亮的便装女警察,成天乐倒是第一次见面。

成天乐没想到,自己这位闲散的社会无业人员、警方曾经重点调查的犯罪嫌疑人,有朝一日也能被一帮警察簇拥着推到主座。这顿饭名为庆祝李轻水逃脱一劫,也是为了答谢成天乐,成天乐和他们不熟,可这些人早就听说过成总的大名了!

飞腾公司一案是李轻水经手的,成天乐的名字早就在警方挂号了,曾被传为笑料,就没见过他那么傻乎乎顶黑锅的,一个饭店打杂却被聘为总经理,还蒙在鼓里什么事都不知情。但后来发生的事却令大家刮目相看,成天乐并没有放弃追查飞腾公司一案,而且他真的抓住了云一帆!

云一帆自首之前,就把所得的一千八百万赃款全部归还,而且是按比例直接还给了原外汇交易部的客户。大家心知肚明肯定是成天乐干的,这手段可不一般,而且做的是干净利索。在审讯云一帆的时候,成天乐又“出名”了,云一帆居然向警方交待他“养鬼仔”,实在很有传奇色彩。

李轻水这次出的事,外人不清楚,可在座的都知道是成天乐帮的忙,而且那段录像也是成天乐本人在现场拍的。了解内情的人也都想见见这位“成总”,既然李轻水今天请客,大家欣然而来,并将成天乐推到了主座上。

至于成天乐怎么“说服”的史炎、又怎么与史炎“商量”出那三条微博,大家都没有细问,免得问出什么不方便说的事情来。李轻水一再举杯表示感谢,其他人也频频敬酒道一声佩服。成天乐就算有“神功”在身,也不禁被灌的有些飘飘然了。

当穿制服的换上便服,在酒桌上遇到了会很难对付,更难对付的是碰到一帮这样的人,这也是酒席上的经验之谈。倒不是说他们的酒量就比别人好,而是他们喝酒的架势有点让人招架不住,有一句俗话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连死都不怕,现在多喝几杯酒又能怎么了?”

成天乐虽然没被当场放倒,但喝的也有点多了,酒多了话也多,他拍着李轻水的肩膀问道:“领导啊,网上的讨论我也看了,你那最后一枪干嘛要打人的头啊?假如没出人命,事情就简单多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这话当众问出来,后果可能很严重啊。李轻水却长叹一声道:“你当我是神仙啊?一群人抄家伙冲过来,我心里也怕啊!当时是豁出去了,前几枪瞄着小腿打,最后那一枪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想把人打倒别让刀砍着,结果还真准啊!”

众人纷纷借这个话题夸奖李队长当日是多么沉着冷静、枪法如神,又是一轮敬酒。那位被李轻水开枪相救的警察第一个喝多了,趴在洗手间里起不来,吐的一塌糊涂,被两个人架回来放在沙发上休息。

有一位年轻的女警官说道:“李队长,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了,那段视频我看了好几次,你有本事人长得又帅,就是我的偶像啊!”

李轻水却一拍桌子道:“帅什么帅!你以为是在看电影啊?你不知道血溅到脸上的感觉,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做了半个月的恶梦了!”然后他又抓住成天乐的胳膊道:“成总,听说你是一位会法术的大师,能不能帮我看看有没有冤魂缠身啊?或者帮那个死鬼超度一下,好事就做到底呗!”

成天乐赶紧说道:“领导,你是警察,干嘛信这些神神叨叨的扯淡?你就是受了点刺激,等缓过神来就没事了。我看你也不像疑神疑鬼的人啊,干嘛说这些?凡事都得讲道理,你那一枪开得很正常,无论是人是鬼也不能找你算什么账啊?”

李轻水抓着成天乐的胳膊道:“不要叫我领导,叫我小李。”

成天乐:“你年纪比我大,怎么也得叫声老李。”

李轻水的舌头已经有点大了:“成总,你抓住的那个云一帆,受审的时候供认你是个养鬼仔的,而且法术高明。……外面也传你是个降头大师呢,还说你是泰国来的!”

成天乐:“这都是哪跟哪的鬼扯,你难道会信吗?我是东北来的!”

旁边有没喝多的同事劝阻道:“李队,咱还是不说这些了吧。”

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私下里议论确实很有趣,但当面追问却不太合适,尤其在这样的场合。假如成天乐不是“大师”,自然没什么好说的,退一万步说如果他真是所谓的“大师”,这种事情也不方便与他人详谈,传出去更不好听。

李轻水今天是真喝多了,把外衣脱掉继续道:“谁说我就一定不信?你们问问那些老刑警,他们干了一辈子,难道就没遇到过怪事吗?……其实吧,据说我三大爷当年就会法术。”

没想到今天喝酒还喝出了历史遗留问题,众人很感兴趣的追问李轻水的三大爷是何方神圣?搞了半天原来是个江湖郎中,他不仅会给人看病,还帮人看风水、找东西,还有什么阴阳眼,但这些都是据说,李轻水也没亲眼见过三大爷施展什么法术。

成天乐问道:“既然你没见过,是怎么知道的呢?”

李轻水:“老家那边人传的呗,乡下有很多很玄乎的故事。我很小的时候三大爷还在世,我回老家时见过一面。他说我煞气重,将来可能要做警察,还真说中了!”

接下来酒桌上开起了故事会,各人都聊起了自己听过的各种怪诞传说,并不局限于李轻水的三大爷。成天乐的记忆从这里开始有点模糊了,最后是被警车送回去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成天乐发现自己没脱衣服就躺在床上睡了,下意识地摸了摸兜,钱包、手机和三枚飞石都还在。

想起“耗子”还封在曲池穴中,成天乐赶紧将它放出来问道:“耗子,昨天晚上我是不是喝多了?”

“耗子”化为一阵半透明的风飘了出来,在地板上打了个滚凝成虚形,很不满的蹦上桌子道:“你还好意思说?叫你少喝点你偏不听,就跟个醉猫一样!别人扶你进门,你还一个劲挥手说没事,看你那架势,假如家里的东西被人偷了都不知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