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200章、裘马轩昂,飞扬跋扈为谁雄

成天乐闻言愣了愣:“我听说那是跑车,只有前排两个座,换辆大点的吧。”

易斌却笑了:“成总,您也太不关心世界变化了!法拉利前年就出了一款双门四座车,咱就开那样的。”

成天乐:“是你自己的车吗?”

易斌嘿嘿笑道:“我这人比较低调,没那么张扬也没那么新潮,自己就坐奥迪而已。但我可以从朋友那里给你借来一辆,不就是用两天吗?没问题!……成总想要气派,干脆也别自己开车,再弄个专职的司机。要不那两天我就给您派个车队吧,前呼后拥岂不是更有面子?”

成天乐呵呵笑出了声:“嗯,这个主意不错!看来你很擅长干这种事啊,今天找你就对了。车队也别搞得太夸张,再来四辆就可以了,前面两辆、后面两辆,还能护着我坐的车别让人蹭了。那几辆车档次就别太高了,奔驰宝马之类的就可以。”

易斌:“您就放心好了,一定办得妥妥的!还有什么吩咐吗?”

成天乐:“还有另外一件事,你一定要听仔细了。李轻水警官你应该认识,这个人我很看好,觉得将来值得培养。现在有一个叫史炎的记者在找他的麻烦,你暗中帮着解决一下,但一定不能乱来……”他又详细叮嘱了一番,这才挂断了电话。

“耗子”从阳台上飘进来说道:“你可真够臭屁的,明明是借一辆车,结果借来一个车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荣了?”

成天乐:“虚荣?能跟你比吗!传销团伙的那一套你又不是不知道,有牛不吹猪、有骆驼不说马,忽悠得人晕头转向。不是我要讲排场,就是要让于飞好好看看,他在传销团伙里天天做梦成功,而我从传销团伙出来之后能做到的,恐怕连他做梦都想不到!重病下猛药,不就是忽悠嘛,谁还不会啊?”

“耗子”呵呵笑道:“你的主意倒不错,一定能把那于飞给整懵了!……但是对付史炎,还得是我来出主意。”

成天乐:“你先别得意,还不知道好不好使呢?”

“耗子”:“一定会好使的!这两天我们也不用出门,就在网上等着看史炎的微博吧。我敢跟你打赌,在于飞出来之前,史炎那边就搞定了。李相庭那些人很能干的,知道该怎么处理。”

接下来这几天,成天乐仍然在公寓里观画练功。“耗子”表现得很积极,一有空就上网刷微博,看看史炎那边有什么动静?除了“耗子”,全国甚至世界各地也有不少人再等着看史炎的下文呢,因为该记者的上一条微博中曾说过,要对李轻水警官开枪杀人一事做详细的追踪报道,不仅在微博上揭露,还要撰写专题在报纸上发表。

过了两天,果然又刷出来一条微博。史炎再不更新的话,“耗子”都快急坏了。

继承了史炎前几条微博一贯的风格,这条微博的文字内容很简单,只是写道:“经深入的追踪调查,现场有热心群众提供了这一事件的录像资料,详细揭示了事件的经过。据了解,中枪者皆为某传销团伙组织成员,当时不满警方的驱散。”

这文字写的可够有趣的,那些团伙骨干挥舞刀片和棍棒袭击警察的行为,被高度简练的只用“不满”两个字概括,倒也属于史炎本人的笔法。但博文下附的视频却很详细,当时的突发事件持续时间并不长,截取的这一段录像不到十分钟,却清晰的展现了李轻水开枪的原因以及前后经过。

视频有两处经过特殊处理,一处是李轻水开第一枪时,那名团伙骨干挥棍打向干警的后脑的动作,这个场景被放大以慢动作显示,否则不太容易看清;另一处是李轻水开最后一枪时,那血腥的场面局部被打了马赛克,直接放出来的话不太合适。

一石激起千层浪啊,这段视频比史炎的第一条图文博客转载得更广,引起的舆论反响更是一片哗然,说什么话的人都有。这时就可以看出持不同立场者的反应不同了,网上的跟帖与回帖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人并不理会事态的变化,也无视视频上所显示的清晰细节,仍然抱着以前的观点,展开各种质疑、批判与“意义深远”的引申。他们发表的观点很多像是在不断地复制粘贴,因为在网上其他很多帖子讨论中,尽管是不同的事件、有些根本不能类比,却仍然能看到同样的内容在回复。

第二类人是不再关注此事,懒得继续跟踪与转发,也懒得再发表评论了。他们所关注的只是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原本以为是警察在草菅人命,自然会感到义愤,但是事件变成了警方正常执法驱散一个传销团伙而已,也就失去了关注的兴奋点,网上还有很多新的东西在吸引着他们。

第三类人是最多的,他们根据事件的变化发表着各种观点,互相之间进行着激烈的讨论,同时也与第一类人进行着辩论。他们之间的讨论很热烈,但是与第一类人之间的辩论却没什么效果。因为第一类人并不关心论据是什么,往往都会转进到其他问题,继续发表着类似的论点。

网上最激烈的讨论集中在一个问题上,就是李轻水该不该开那最后一枪?开枪是没有问题的,但有没有必要朝头部开枪?开枪致伤与致死的后果是完全不同的,无论如何,那也是一条人命啊!

舆论的风向转移了,很多“技术流”网友在讨论究竟该往什么部位开枪?而“务实流”网友则指出这种讨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刀是从上面砍下来的,枪口必然是往上抬,这是人的自然反应。从视频上来看,李轻水一直是单膝跪地双手瞄准,枪枪打得都很准,但最后一枪根本来不及瞄准,枪口一抬就响了,谁能保证打中什么地方?这又不是在电脑上玩游戏!

网上辩论往往不可能有什么确定的结论,很多时候都是最无聊、最有耐心纠缠下去的那一方自我宣布胜利,反正也没有谁能做什么仲裁,但舆论风向的转变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的。

虽然对李轻水质疑的声音并未消失,但这件事本身倒没什么文章可做了。很多人都在为李轻水辩解,认为质疑者提出的要求太不现实了,那警察是人不是机器,在那种情况下已经做出了最佳的反应。还有很多人甚至在夸赞李轻水——反应神速、处理冷静、敢作敢当。

而史炎的微博仍在继续刷新,很认真地完成他“深入调查、追踪报道、揭示真相、反应良知”的承诺,这十六个字便是史炎的微博签名档和自我介绍。他发布的下一条微博是“现身说法,身陷传销团伙受害人口述实录。”并给了一个网页链接,打开之后是某位网友控诉在传销团伙中亲身遭遇的帖子。

过了两天,史炎又刷了一条微博,内容是:“传销,现代社会的经济邪教、蛊惑人心的毒瘤。”又给了一个链接,指向的竟然是一个关于打击传销的普法教育宣传网页。

事情的前后变化很有戏剧性,史炎的微博刚开始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在批判李轻水,可是到后来却成了揭示传销危害的普法宣传,这引起了一片嘘声。“警察杀人”是个焦点,很多人都会关注;可是“传销有害”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句废话,便没有兴趣继续跟踪了,这起轰动一时的焦点事件渐渐沉寂。

网上一时吸引眼球的东西,热的快,往往冷的也更快。

成天乐并不清楚易老大是怎么办到的,只知道他是派李相庭去做的这件事,而史炎连续发了这样三条微博,硬生生把弯的给捋直了,而且还没给掰折。甚至有人大呼上当,觉得没意思、太不过瘾了!这一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史炎,他的各条微博起承转合到最后,不管人们议论如何,总之李轻水没事了。

有人甚至感到疑惑,认为史炎与李轻水之间早有默契,故意下了个套吸引大家关注,最后却搞出这么个结果,这不是在钓鱼吗?舆论施加在李轻水和苏州警方身上的压力被成功转移了,虽然讨论和质疑还在继续,但李轻水警官却受到了很多人的赞誉,他在执法现场的表现确实够冷静出色的!

网上公布的视频并不是警方提供的,而是来自于“热心的围观群众”,其实就是成天乐拍的;更重要的是,它是由揭露此事的记者史炎本人亲自发布的,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赞誉也好质疑也罢,对于李轻水而言最关键的问题只有一个,他顺利过关了。

就在史炎发出最新的第三条微博后的第二天,李轻水笑呵呵的登门拜访成天乐,一方面向他表示感谢,另一方面是通知他于飞明天即将从看守所里出来,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这些本可以在电话里说的,但李轻水觉得不够正式,一定要当面致谢,并邀请成天乐赴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