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99章、以毒攻毒,解铃还须系铃人

当李轻水继续劝下去的时候,于飞反倒给他上起课来,说的是一套一套、头头是道。李轻水被弄得没脾气了,既不能打又不好骂,再过一个星期刑事拘留就要结束,得把于飞放出去,恐怕不得不通知他的家人来接了。但是像这样一个人交回去,他总觉得很遗憾,已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却好像没有把事情做完。

介绍完这些,李轻水有些无奈的冲成天乐道:“我现在的状况,恐怕也不能继续关照于飞的事情了。我是端掉传销团伙的警察、阻挡他实现人生梦想的绊脚石,他对我肯定有抵触情绪,我说的话他听不进去,还反过来想给我上课!……成总,你就不一样了,你曾经是他的同学,也在传销团伙里呆过,说不定有办法能劝他想通。”

黄裳叹了口气道:“这不是能不能想通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敲碎的问题。只有那样,于飞才能保持虚幻的自尊,否则他哪还有脸出去见人?他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那个传销团伙真是害人不浅啊!”

李轻水也叹气道:“谁说不是呢,我现在和他交流,简直就像和火星人在说话!”

黄裳说“敲碎”,敲碎的是什么东西?就是包裹于飞心灵的那一层外壳,在传销团伙中呆的时间太久了,已经适应了那种封闭心灵的环境、习惯于用那种妄想思维去思考、得到虚幻的安慰。认清现实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种伤害,怎么能承认这么长时间来都是在浪费生命、害人害己?

其实他们并不是不懂道理的人,但敲开这层外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在有些残忍,因为这段生命对于他们来说什么几乎都没得到,只剩下那一套自欺欺人的妄想以及对他人的伤害,却自以为从事着光明的事业!但如果不把这层心灵的外壳敲碎、狠狠地刺痛,也无法让他们回归正常的生活。

听到这里,成天乐沉吟道:“李警官,你找我就对了!传销团伙那一套我熟,想忽悠人先忽悠自己。那就以毒攻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飞不是在看守所还给你上课吗?等他出来让我去接,我就用他那一套给他上上课,忽悠破了也就完事了!”

李轻水追问道:“你想怎么办?”

成天乐一摆手:“你就别问我会怎么办了,只要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出来就行。”

李轻水:“一个星期之后,到时候我得通知他父母来接人。”

成天乐想了想道:“我第一天早上去接,第二天晚上请他去松鹤楼吃顿饭,你稍微安排一下吧,等我们吃的差不多了,再让他的家人来接,当场把人带走。至于有没有效果我也不敢保证,总之尽量试试吧,应该会有用的。”

李轻水:“那就多谢你了,我们都是尽人事而已,他如果实在执迷不悟,那也是自找的,谁也没办法。”

成天乐又想起一件事,追问道:“领导,我托你的另一件事,你没忘了吧?”

李轻水:“你是说那个叫刘书君的姑娘?长的是挺漂亮的,难怪你会那么上心。于飞一进去就被拘留了,而刘书君是团伙的骨干小头目之一,调查了一天才被拘留,因此她会比于飞晚出来一天,你也要去接吗?”

成天乐答道:“我当然会去接,下午去,正好请她和于飞一起到松鹤楼去吃饭,也完成一个心愿,能劝的话就一起劝了。”

这时“耗子”突然在成天乐的脑海中提醒道:“成天乐,成天乐,你既然能帮李轻水处理于飞这件事,干脆连史炎也一并解决了吧!”

成天乐暗问道:“你今天好安静啊,半天没吱声,突然开口吓我一跳!对付于飞我有办法,对付史炎能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把他打一顿能解决的,假如史炎有个三长两短,李警官的处境会更被动。现在不是收不收拾史炎的问题,影响已经造出去了,很难挽回啊。”

“耗子”喊道:“说你是笨蛋你还不承认!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是史炎做的,就应该让他自己去解决。而且他就是干那行的,应该最清楚怎么处理。……史炎不怕李轻水这个已成众矢之的的倒霉警察,好像很有骨气的样子;但他如果连易老大都不怕,我才真的佩服他!”

成天乐:“你想让易老大去找史炎谈谈?”

“耗子”:“易老大不用亲自去,以他做事的手段,也根本不会留什么把柄。……李轻水是个警察,显然不愿意跟易老大这种人搅在一起,你就不用明说了,就告诉他会帮他解决。”

“耗子”又暗中嘀咕了许多,大意是应该怎么去找史炎“好好谈谈”。成天乐听来听去,也觉得颇为可行,喝了一晚上的酒,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暗问“耗子”道:“你以前不是看李轻水挺不顺眼吗,今天是怎么回事,要主动揽事帮人家了?恐怕帮李轻水是其次,主要是显露你自己的能耐过过瘾吧?”

“耗子”有些得意地说道:“我就是有能耐,你妒忌我吗?话也不能完全这么说,经过这件事,我对李轻水的看法变了。别看他现在一副倒霉样,但只要扭转事态过了这一关,恐怕前途会更好。假如我是领导的话,也绝对不会忘记这样的下属,有事情一定会想起来,有机会也一定会用的。”

成天乐打趣道:“哦,你什么时候学会给人看相算命了?”

“耗子”:“什么看相?我看的是人!你看看李轻水都做了什么事吧?当初老领导提拔了他,临退休前嘱托了一件事,人家一直都没忘,最终还是给办成了。这种人,你是领导会不喜欢、不想提拔?他可精着呢!就是史炎记者这件意外没算到。

再说开枪吧,当时那么多执法人员都吓得往后退,就他一个人把事态给控制住了!这种人遇事敢出头、敢做也敢当,而且也不是不会拍马屁!你有什么事需要下属办的,难道希望都是遇到麻烦就往后退的人吗?必须要有这种人!那几枪是一种威信,以后再提拔起来,干工作都顺利了,就看他能不能过得了眼前的坎?”

成天乐也不禁暗暗点头道:“嗯,你说得很有道理!否则的话,他当初抓过我还把我送进了看守所,我今天也不会跟他坐在一起喝酒。”

他与“耗子”在暗中嘀咕,李轻水却有些不解地问道:“成总,你在笑什么,有什么事很好笑吗?”

成天乐主动给李轻水和黄裳都斟了一杯酒,端杯抬头笑道:“来,我们一起干了这一杯,预祝今后的一切顺利!……李警官啊,你也别再犯愁了,你说的两件事,我全试着帮你解决了。那个记者史炎,这次也交给我吧,或许能让你扭转乾坤。”

李轻水吃了一惊道:“这事你也能帮忙?可不能乱来啊,如今他出了任何意外,我都是第一嫌疑人!而且他已经名声在外,全国那么多人关注着,也不太可能去动。”

成天乐笑道:“领导,你就别问了,我知道该怎么办,绝对不会乱动他的。史炎不会出事,一定安安全全、白白胖胖,你就等着消息吧,今天说的话你可以当作没听见,也与你无关。”

李轻水再想追问,成天乐却笑着不说了,只让李轻水把于飞和刘书君的事情安排好就行。等酒喝的差不多了,李轻水提议散席,成天乐却让他先走,自己要留下与黄裳再商量一些事,也不知都商量了什么。

……

当天晚上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公寓,多日以来成天乐第一次没有再观画练功,而是运转神气驱散酒意,好好睡了一觉,起床之后给易斌打了个电话。

易斌还没起床呢,电话里的声音有点睡意蒙眬,成天乐开门见山道:“易老大,有两件事想请你帮忙。”

易斌赶紧说道:“成总,您怎么又叫我易老大了?直呼易斌就行!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需要我做什么?”

成天乐:“先说第一件事吧,能不能帮我弄辆车?一定要是好车,够气派的!我就用两天而已,然后就还给你。”

易斌一听就来了精神,连忙问道:“成总要一辆好车,是要出门办事摆摆场面吗,多好的车啊?”

成天乐:“反正档次不能低了,你觉得好就行。”

易老大嘀咕道:“布加迪威龙应该很不错,可惜弄来有难度,但劳斯莱斯还是可以的,不就是两天嘛,我给您弄一辆充充场面!”

成天乐吓了一跳:“不用那么好的车吧?我得开出去逛,万一刮了、蹭了都赔不起。奔驰宝马一类的就行了,不要搞的那么夸张。”

易斌却说道:“奔驰宝马太大众化了,不足以显示出您与众不同的身份。您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气派吗?嗯,年轻人应该开有动感的车,要不给您弄一辆法拉利吧?……对,就是法拉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