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98章、处心积虑,终求一鸣惊人时

照片是真的,毫无做伪痕迹,但要命的是史炎只选了一个最骇人的场景,并没有交待全部的过程。再仔细读那段博文,也没有编造什么,但却采取了选择性表达的方式,有指向性非常明显的暗示。人们所能接受到的信息中,事件的性质完全偏离了本来面目。

史炎甚至没有明说那是警方在打击传销团伙,只是很含糊地说“驱散一起群众聚集事件”,也没有说那些团伙骨干做了什么,只说李轻水开枪造成的后果,而且还配上了那样的图片。这条“新闻”非常吸引眼球,在网络上造成的轰动效果可想而知。

有无数人跟帖斥责李轻水草菅人命,怎么可以在那种场合下开枪呢?周围还有那么多围观群众!还有人在质疑有关部门对李轻水的处理竟如此轻描淡写,他应该偿命才对!更多人的质疑、谩骂、批判已经脱离了这一单纯事件的本身,引申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需要宣泄的命题上,帽子扣的非常多、非常大、非常深刻。

李轻水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没有将他“绳之以法”的苏州警方则承受了更大的压力!事情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处理李轻水于法无据,现场所有证据都明白无误的显示李轻水开枪是正当的,也没有误伤任何人、造成严重后果。但从舆论的角度,假如有关方面不严肃处理李轻水,仿佛就会成为祸国殃民的罪人。

出了这样的事,有关方面当然要做澄清和解释。苏州警方也发表了声明,介绍了事件的详细经过以及当时的情况,还配发了另外一些影像资料。但官方的解释并不被很多人接受,有不少人理解为一种掩饰,质疑的声音仍然很多。另一方面,澄清声明在网上转载与传播的范围远远没有那记者的微博广,很多人根本就没看见,看见了也不转发。

这时候又出了另一件事,具体的时间就在昨天,又引起了另一场悍然大波。李轻水查到那个史炎其实就住在苏州,他是南方某大报派驻苏州的记者,于是带着当时的详细录像资料登门拜访,让史炎自己去看,并要求史炎澄清事实、还他一个清白。

史炎却说道:“我说的就是事实,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们恐怕已经拿我法办了。”

李轻水怒道:“事情不能像你那样描写,那完全是误导,你需要解释清楚。”

史炎答道:“我的责任就是说出我看到的事情,提出我所质疑的问题,你们可以去解释澄清,而我只是在监督提问。”

李轻水气得差点没揍人,上前一步厉声吼道:“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史炎淡然道:“这是我的良知。”

李轻水没话可说了,毕竟没有真的动手,只得摔门而去。但当天下午就出事了,李轻水没想到史炎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安装摄像头偷拍,将他面红耳赤大声呵斥的照片又发到了网上,还配上了另一条博文:“今天上午,那位李轻水警官找到了我,当面威胁和警告我。亲们,我不会害怕与畏惧的,良知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这下李轻水可是踩到地雷了,这条微博图文一经发出,铺天盖地的谩骂与呵斥夹杂的唾沫星几乎能把他淹死。人们不禁在问,这位李轻水凭什么如此嚣张,是谁给他的胆子?李轻水的手机当天下午几乎快被打爆了,各部门有关领导把他骂得狗血喷头,李轻水解释了一圈。

有领导指示,李轻水必须尽快设法挽回这一事件的影响,否则不得不严肃处理了。真要是处理起来,恐怕就不是撤销职务、平级调动这么简单了,说不定会一撸到底甚至立案调查。在驱散传销团伙这件事上,李轻水没什么把柄让人抓,但工作了这些年,谁能保证他经手的每一件事情都没有出过纰漏呢?

……

说完事情的经过,李轻水掏出手机上网,调出史炎的微博页面放在桌上道:“就是这么回事,你们自己看吧!……我开枪的时候想到过会有麻烦,但自以为会没事,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是调职一段时间。……却没想到会招惹这种人,这一关恐怕很难过得去啊!”

黄裳拿过手机翻看,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他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成天乐也皱眉道:“史炎这个名字,听着怎这么耳熟呢?”

李轻水冷笑道:“你应该有印象,因为他和你打过交道!……还记得一个叫张潇潇的大学女教师吗?原先是你们交易部客户的女朋友,她在学校陪酒跳舞,结果男朋友闹到学校去了,还说有个记者朋友要写专题报道。她的男朋友叫郑朗,当时找的那个记者就是史炎。”

成天乐恍然大悟道:“不错,就是他!这个人我没见过,但听名字却有印象。他当时是被校办的叶主任摆平的,据我所知,他收了叶主任一台苹果笔记本和几张大额购物卡,至于还有没有拿其他的好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报道没有写。”

黄裳放下手机纳闷道:“如此说来,这个记者不是不可以沟通的,好处也收过。李警官,你有没有打算通过什么人给他一笔好处,让他自己把这件事平息了呢?”

李轻水叹了一口气道:“我不是没有想过呀!但这件事已经闹得太大,不知道这个人的胃口有多大?想让他改口,我不知道能不能花得起代价?……更重要的,我已经不敢了。上次拿着录像资料去澄清,却被他爆出来我登门威胁,把影响搞得更大。假如我再去找他想给好处,不又是送上门的把柄,他再爆一条我企图收买怎么办?那我就彻底砸在他手里了,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

成天乐也纳闷道:“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干嘛就一定要咬住你不放?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黄裳冷笑一声道:“当然有好处,很大的好处!李警官等于是送上门的垫脚石啊,让他一举功成名就!……我想通了,他是不会收李警官的好处的,这样才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好处。”

成天乐:“我没太听懂,能不能具体解释一下?”

李轻水突然一拍桌子道:“我听懂了!不是他特意盯上了我,而我碰巧撞上了,他踩着我这块垫脚石在往上爬啊。……成总,你好好想一想,十天之前,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叫史炎的记者?他抓住了这件事,吸足了眼球、赚足了形象,弄不好一举能成为全国着名的公知人士,代表铁骨铮铮的良知啊。”

黄裳又补充道:“这说到底还是江湖手段,就是用的阴损了些!不说将来了,今天的史炎已经一举成名了。前不久他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记者,能收的好处不过是叶主任给的那些东西,等他再盯上什么事,身价恐怕就不一样了。”

成天乐:“他就不怕李警官找他算账吗?”

黄裳:“当然会怕,但现在李警官已是千夫所指,那么多人在盯着呢,根本没法动他。到将来李警官恐怕已经是一条落水狗,也用不着怕了。……李警官,我可不是真说你,只是说那史炎的想法。你看看他的微博,刚刚又发了一条,声称要做详细的追踪报道呢。”

成天乐抓过手机边看边说道:“李警官,你刚才说有事要托我帮忙,就是这件事吗?”

李轻水摇头道:“这件事我也没指望你能帮什么忙,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成天乐:“哦,还有什么事?”

李轻水自斟自饮,干了一杯酒道:“还不是于飞的事!当初我是为了找他,才惹了后来这些麻烦,做事总要善始善终吧?于飞是救出来了,可还得劝他回去啊。我想把他的思想工作给做通了,然后再通知他父母来接人。结果这小子也不知哪根筋不对,简直是油盐不进!”

于飞这种传销团伙成员,按其情节是够不上量刑的,连刑事拘留都勉强。一般的处理,是批评教育之后驱散遣返,实际上就是让他自己回去。但李轻水却不能这么做,好不容易找到了于飞,再这么轻易把他放走,万一人又不见了怎么办?

他多少还是利用了职权,将于飞刑事拘留十五天,人扣在公安局里看着才放心。在此期间,于飞一直是有关部门人员的重点工作对象,不同的人轮流做他的思想工作。也不知是不是被李轻水那几枪给吓傻了,于飞刚开始是一言不发,流露出明显不愿意配合的抵触情绪。

后来李轻水亲自去劝他,苦口婆心讲了半天。于飞终于开口了,语气很坚定地说道:“谁也不能阻止他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道路虽然艰辛、前途虽然险阻,但迈向成功目标的决心不能改变。我并没有耽误光阴,一直在学习与积累,警官,难道人生不应该是这样吗?我们不应该有理想、有追求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