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97章、大好男儿,痛饮狂歌空度日

而这篇新闻通报中还有没提到的内容,李轻水副队长为此赔上了前程,录像上凡是挥舞刀棍板砖的那伙人全部立案,按照暴力袭警处理。他们将受到的惩罚可比参与传销重多了,不仅仅只是拘留十五天能了事的,既然事件已经升级,警察已经开枪,就只得这么处理了。

直到一个星期后,李轻水接受的调查才告一段落,这期间他接受无数的批评,写了很多份报告,终于能够回家睡个安稳觉了。他立刻联系了成天乐,两人约在梦湖美蛙饭店见面,陪着喝酒的还有律师黄裳。

李轻水这次是穿便服来的,他一坐下,黄裳就赶紧斟酒道:“李警官,我以前看很多警察都不顺眼,但今天得敬你一杯。”

李轻水苦笑道:“敬我干什么?我今天是来谢成总的!”

成天乐端杯道:“领导,你干嘛要谢我?应该是我谢你才对!是你端掉了那个传销团伙,别忘了我曾经也是那个团伙的受害者啊!”

李轻水:“彼此彼此吧,都干了!”

干了第一杯酒,菜早已上齐,桌上放的不仅有美味干锅蛙,还有一盘“褚无用大闸蟹”。黄裳一边倒酒一边问道:“李警官,我那天看见你开枪了,后来又听说你被免了职,现在的工作是怎么安排的呀?”

李轻水答道:“现场的情况很清楚,没有什么处分我的理由。我被调到了政法委坐办公室,工作很清闲,级别也没变,现在的职务是调研员。”

黄裳叹了口气道:“哪有不到三十岁就做调研员的?那分明是个养老等退休的位置啊!……不过你也别灰心,现在缺的就是你这种遇事敢担当的干部,迟早会再起用的,眼下只是让你避避舆论上的风头而已。”

成天乐虽然早就认识李轻水,但还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喝着喝着话就有点多了。成天乐又端杯道:“领导啊,我以前是小看你了,也看错你了,真没想到你会那么做!……我在现场看得清楚,你开第一枪倒也没什么,但后来的四枪真让人意外啊。你就不清楚那么做会给自己惹什么麻烦吗?我印象中的李警官,可不是这么爱热血冲动的人。”

李轻水是个很精明的人,智商很高、思维缜密,在机关工作处事当然也很谨慎。假如他不会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遇事想不到各种后果,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就当上了经侦大队副队长,可见他平时的处事风格并不是那样。

假如李轻水当时没有开枪,事后恐怕也不会有人责怪他,至少不会惹来今天的麻烦。一个人做的事情与他一贯的风格不符,这是令成天乐最奇怪的地方。

半斤酒下肚,李轻水的脸已经红了,解开衬衫扣子一拍桌子道:“我自己身上有警用摄像头,也知道你在拍摄,干脆就豁出去一回!……我知道会有麻烦,以前从来不会做这种事的,但人这一辈子,总不能憋屈到底吧?不瞒你说,有一口气我已经憋了很久了。”

黄裳问道:“李警官,你这到底出的是哪一口气啊?”

李轻水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们知道吗?配合执法行动的那位居委会女同志,被人从楼梯上推倒,摔断了一条胳膊。”

黄裳骂道:“那些个人渣!”

李轻水又问道:“你们知道吗?假如我不开那第一枪,我的那位同事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成天乐答道:“我看得很清楚,当时的场面,别人可能觉得没必要,但我却清楚后果。你的反应太快了,做的也完全正确,连我也佩服得不得了。”说这话的时候成天乐还微带歉意,他当时离得比较远正拿着摄像机在拍摄呢,也来不及在第一时间阻止那人挥棍。

不用再继续追问,李轻水已经打开了话匣子,他端着杯子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在此之前,你们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打击传销团伙这种事情吃力不讨好?今天知道原因了吧!简单的驱散容易,但摧毁他们的组织却很难。很多人不会领你的情、认为你在救他,前脚驱散,后脚他们又聚在一起,就算救出了几个人,但团伙还在啊。

我本来是不爱管这种闲事的,费好大的劲又没什么业绩可言。但李局是提拔我的领导,他退休前只嘱咐了我这么一件事,我怎么能不办好呢?刚开始仅仅是因为一声招呼,可是后来越查越觉得心寒啊。于飞下落不明一年多,那是别人家的孩子,有人可能没什么感觉,但是好好想想,如果发生在自己家怎么办?

于飞的父母都快急疯了,他们把这个儿子送到德国留学,回来后却被骗到传销团伙里生死不知,连过年都不回家。是什么让他变成那样?这不仅是在毁一个人!偏偏我们又没太多办法,就算抓住了也不好处理。教唆犯罪、非法拘禁,这些罪名都要讲确凿的证据,否则只能刑事拘留,放了之后还是继续祸害人。

就像于飞这样的,自己被祸害了却执迷不悟,又去祸害别人,要有多可恶就有多可恶。但我们却不太好管,管轻了没用,管重了吃力不讨好,说不定还惹一堆麻烦。我这些年混迹官场,自然知道有些事该怎么办才妥当、自己没麻烦,但有时候明知道应该干的却干不了,心里不憋屈才怪呢!

那天我确实是一时冲动了,他们挥舞棍棒朝我冲过来,我凭什么要退、凭什么不敢开枪?尤其是最后那一刀,都迎面砍下来了,换成你又会怎么想呢?老子才不会跑呢,要跑也是他们跑!搞传销在法律上罪不至死,但拿刀砍人就不一样了。警服不就是一身皮嘛,不要了又怎么样,人活一辈子,就不能痛快一回?”

李轻水今天很感慨啊,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成天乐赔笑道:“李警官,你的枪法可真准啊!打倒的那五个人我全认识,都是云少闲的心腹,他们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跟那些被洗脑受骗上当的普通成员还不太一样。”

李轻水一顿酒杯道:“我也认识,不经过调查掌握材料,能申请那么大的行动吗?那几个家伙我都知道是谁……不说这些啦,还是喝酒吧!”

又喝了几杯,黄裳说道:“李警官虽然说当时是一时冲动,但心里也是有底的,你事先已经让成总把意外状况都拍下来,就应该清楚自己不会有法律责任。……佩服佩服,我再敬你一杯!”

李轻水却放下酒杯摇头道:“你们别再敬了,再喝可就真多了!……成总啊,我没想到你还会叫黄律师来一起喝酒,来就来吧,正好也听听情况。我最近有两件麻烦事,其中一件恐怕还要托成总帮忙,这一次本以为能够过关,没想到却真要栽进去了!”

成天乐惊讶道:“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现场的情况很清楚,我手里还留着录像资料呢。你都调去坐办公室干闲差了,还想怎么处分?”

李轻水反问道:“难道二位最近没有上网吗?”

成天乐和黄裳对望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成天乐最近都在观画练功,而黄裳这几天经常跑到小剑池洞天与几位妖修切磋法诀,都没怎么上网看新闻,不知道最近在网上被炒得很热的一件事。

南方某大报一个叫史炎的记者,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某年某月某日,苏州警方在市郊驱散一起群众聚集事件,一名警官开枪造成一死四伤,当地媒体却未播报。经本人调查,该警官叫李轻水,原职务为经侦大队副队长,现已平级调入政法委任调研员。”

除了这短短不足百字的博文之外,下面还配了三张照片,从不同角度拍摄,场面触目惊心。那是在李轻水开完五枪之后,传销团伙众骨干已丢下棍棒板砖四散奔逃,远处的围观群众也惊恐后退,地上躺着五个人,其中四个还在挣扎,有一人已倒在血泊中不起。

当时在现场围观的人很多,除了成天乐特意拿了一部高清晰数码摄像机之外,也有不少群众用手机拍摄了很多照片。网络时代,信息传播十分简便迅捷,有人回家之后就把这些照片发到了网上。

比如在苏州的一个城市论坛上就有这样的帖子,标题是《我们这里摧毁了一个传销团伙,还有警察开枪了》,后面有不少网友的跟帖,也有其他围观者发的照片,基本上概括了这一事件的整个经过。但网上的信息庞杂,这样的东西只能引起局部的关注,事件本身、发帖者和帖子标题都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

凡事就怕有心人啊,那位史炎记者听说了这件事,便在网上特意搜索、挑选了这么三张照片,再配上那段博文以实名微博发出。也不知通过了什么手段,它竟然成为了某大型门户网站的当日热点,转发极广,突然间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成为一个焦点事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