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95章、执迷不悟,以怨报德孰救之

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来自不同的职能部门?因为传销团伙成员很多,假如执法人员少了,对方一哄而散,根本抓不住主要头目,只能是无功而返,弄不好房东还要找执法人员的麻烦——凭什么把他的租客都给吓跑了。别说是一百多人,就算是一百多头猪四散奔逃,人少了也赶不过来啊。

一哄而散的情况还算是好的,假如在执法过程中碰上暴力抵抗,执法人员的自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甚至会引发不受控制的群体事件。另外从负责任的态度来说,对这种大规模的传销组织也不能简单的驱散了事,还要把人控制起来,批评教育、调查取证、甄别不同性质的团伙成员,该拘留的拘留、该遣返的遣返。

否则就算当时驱散了,回头执法人员一走,传销团伙成员换个地方再度聚集,仍然还像以前一样重操旧业。组织传销的那些老油条对付执法部门的各种检查已经很有经验,可以说深得游击战术的精髓。

执法人员根据侦查掌握的情况,选择的行动时间是在上午。传销团伙在上课,聚集在两个大教室和一个小教室中,正好可以一网成擒。到了地方才清楚为何这个传销团伙这么难以发现,这片郊区有很多民房当成宿舍出租,租给那些外地来的打工者。

租房者大多是同乡或同一家工厂、公司雇佣的员工,从几人到几十人不等聚集在一起。传销团伙混在这一带,很不容易分辨,就算有人发现异常,恐怕也懒得管闲事。

在社区人员以及当地派出所的治安员的带领下,执法人员分头行动、迅速包围了三处授课地点,实施集中抓捕和清查。在两处大教室的行动相对比较顺利,执法人员一冲进去,台上的讲师见势不妙,像老鼠一样溜下来混到了人群中。有些刚被骗来的“新朋友”以及少数早就想脱身的成员见到穿制服的来了,连忙冲向门口请求救援。

还有一伙人则大声喧哗,齐声呵斥执法人员——质问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有人站出来宣称,这里只是在组织免费培训,向大家讲授成功学,他们的行为都是合法的云云,场面一度有点混乱。有一位干警大声喝道:“保持肃静,我们只是例行的治安检查,请依次出示证件!”

传销团伙的组织严密,对于这种事情早有预案,那些已被洗脑的“经理”们多数表现得很麻木冷淡,不但不配合执法人员的解救,甚至还带着排斥心理。按照传销团伙内部的说法,他们采取的策略参考了印度圣雄甘地的做法,叫做“非暴力不合作”,除了少数主动向警方求助的人,其他成员基本上都是一问三不知。

成天乐与黄裳在不远处观望,周围还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以及社会闲散人员。虽然执法人员劝大家都离远点不要靠近,可是人们还是爱凑近了看热闹。

这个传销团伙规模比一年前明显又壮大了,想当初第一次转移时是一百零八人,途中还跑掉了两个,而如今已有一百八十人左右。两个大教室里加起来大约有一百四十人在上大课,剩下的四十来人应该还在居民楼里上小课。人数太多了,调查问讯工作就在大教室进行,有些人没有出示身份证件,可能是没带在身上或者是被传销团伙扣留了,公安干警就在现场问询登记。

但很多人并不太愿意回答问题,表现得非常冷漠,当执法员询问是否需要将他们送往民政部门接受救助时?除了少数人点头,其他一大半人竟然不同意。

周围是环境复杂的居民区,警方的行动已经惊动了不少看热闹的群众围观,这么多人不方便一次全带走,假如传销团伙的头目冲进人群,那就很难再抓出来了。于是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工商执法人员走上了传销团伙的讲台,就在现场对所有传销人员进行了法律宣传与思想教育,还对他们的基本情况进行登记。除了团伙骨干以外,其他的人直接予以驱散,愿意接受民政部门救助的便接救助遣返。

这种只抓骨干成员的方式也是必要的选择,只要把团伙组织者控制住了,那么这个组织就不存在了,其他普通成员也就无法再聚集,能回去的就自己回去,回不去的可以申请救助。执法人员也搜查了传销团伙的驻地,将被扣留的身份证、手机等物品发还。这需要事先侦查结确定哪些人员是需要被控制的,比如云少闲就一定要抓住。

在两个大教室执法的行动虽然遭到了一些阻力,但相比之下进行的还比较顺利,真正遇到麻烦的是居民楼中的那间小教室。云少闲、刘书君、于飞等人当时都在那里,那个地方是李轻水亲自带队去的。

骨干人员上“高级课”的小教室在一栋居民楼的三楼,在大约只有五十平方米、一室一厅的房子里,竟然挤了三十六个人。执法人员上楼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惊动了,但是楼梯口被堵住没法跑掉,于是云少闲指挥大家迅速的收拾东西,然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居委会的一位大婶敲开了房门,里面的人声称正在聚会、商讨公司业务,他们都是外地来的打工者。这时李轻水上楼了,准确的认出了云少闲和于飞,立刻决定将这两人先带上警车,而剩下的三十四个人随后也要全部带走。

那边大教室里还正在搞批评教育活动呢,这边团伙头目已经被执法人员押送下楼了。李轻水亲自盯着于飞,还有一名干警专门押着云少闲走在前面,为了不引起过激反应导致意外状况,并没有给他们戴手铐。

这次行动的三多名联合执法人员分成三队行动,大教室那边的人更多,李轻水带的这一队总共只有八个人,其中一位还是居委会的大婶,想控制这三十六个人很不容易,已经在对讲机里多喊一批治安员过来帮忙。

就在云少闲被一名干警押送着走向警车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传销团伙中有二十多个穿着皱巴巴西服的人从楼梯上奋力冲了下来,还推倒了那位居委会大婶,跑向警车解救云少闲。

那名干警大声呵斥却挨了一顿拳打脚踢,云少闲乘机逃走混进了人群,干警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追去……就在这时,众人听见了一声枪响。

预想中最坏的情况终于出现了!开枪的是站在不远处的李轻水,而他拔出的竟不是自己的枪,场面很混乱,三言两语说不清,需要细细解释——

李轻水开枪是逼不得已。那名干警去追逃窜的云少闲,有一名团伙骨干伸手去拉扯却没拦住,另一名团伙骨干着急了,不知从哪里抄起一根棍子从后面打了过去。在一般人的概念里,棍子可能打不死人,但最怕不懂事的二百五乱来啊,看他挥棍方向是那名警察的后脑,用的力量很足,在内行人看来,这一击可能会致命的。

这时看出李轻水的反应神速了,他身为这次行动中职位最高的领导,并没有配枪,只是穿着制服,肩膀上携带着便携式警用摄像头。像这种场合,警察一般都不太愿意带枪,因为开一枪不仅后果难料,而且要写一大堆报告去解释,万一枪支被人趁乱抢走更是后果严重。

但为了以防万一,毕竟还是需要有人武装,一名刑警就站在李轻水的身边,配了一支手枪。这名刑警已经五十多岁快退休了,迄今为止除了在射击场上还没有真正开过枪呢,遇到这种突发事件,他有点没反应过来也没看清楚情况。李轻水顺手把他的枪抽了出来,单膝跪地、双手持枪,枪法极准正打中那名挥棍子的团伙骨干肩头。

此人中枪时身体一抖,棍子脱手抡空了。

这一声枪响却导致了更大的骚乱,没有人想到警察在这种场合竟然会开枪、竟然敢开枪!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警察杀人啦!顿时那二十多人都向李轻水冲了过来,有人抄起了棒子和板砖,还有一个人竟然从衣服里面抽出了砍刀片,显然早就准备好了暴力抗法、制造混乱。

场面失控了,其他执法人员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向后退去并急忙在对讲机里大声呼叫支援赶来。只有李轻水还双手托枪半跪在原地,紧咬牙关、腮帮子上的青筋都在跳,他开第一枪是为了救同事,但还敢开第二枪吗?

执法机关驱散传销团伙,极少发生这种情况。敢于暴力抗法的团伙成员依仗的就是人多势众,他们挥舞着棍棒和板砖冲来,就似毫无畏惧的死士,但紧接着人们又听见了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第五声枪响。

人们做梦也没想到李轻水会连续开枪,他在极短时间内连射,将那支六四手枪里配的五发子弹全部打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