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93章、锲而未舍,功夫不负有心人

挂断易老大的电话后,“耗子”说道:“这个易斌倒是挺识趣的,你要他拿回七十二万,他也没敢多拿。但我可以肯定一件事,其他的客户收到钱之后,易斌一定会把这个消息放出去的,告诉大家是他帮着你把这笔钱追回来的。”

成天乐:“易斌想放消息就放吧,我既然做了这件事,就算不图好处也没必要不让人知道吧?”

“耗子”又感慨道:“云一帆拿了毕明俊一千八百万的好处,没想到还能全部还回来。”

成天乐:“这不很正常吗?云一帆有钱去做投资,还有别的收入,只要会过日子,手里剩下的资产当然不止这一千八百万。”

“耗子”:“可那些客户岂不是很吃亏?他们得到的赔偿是按本金算的,而毕明俊拿他们的钱去做投资了,至少应该算算利息嘛!”

成天乐:“云一帆能赔出来这笔钱,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毕明俊卷走了客户三个亿本金,但他本人的资产绝对不止三个亿。”

“耗子”:“那是当然,他做的生意又不止外汇交易部,飞腾公司变现转移的其他资产至少就有两个多亿,毕明俊是很有钱的!”

成天乐:“等我们抓住毕明俊的之后,只要他手里的钱够,可以不按三亿跟他算,而按交易部账面上的三亿七千万跟他算。把那些外汇交易的盈利也还给客户,也算我这个总经理的业务没白干。”

“耗子”又提醒道:“炒外汇有赔有赚,有些客户赚钱了,但有的客户赔钱了,你可不能都这么算。”

成天乐笑道:“赚钱的客户当然按赚钱算,赔钱的客户就按本金算,只要毕明俊能拿得出来。这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你看这个主意怎么样?”

“耗子”:“不错,不错,就应该这么跟他算账!”

成天乐却叹了口气道:“我们想的有点太远了,且不说那毕明俊难以找到,就算能找到,我们现在也不是对手。还是先从其他人下手吧,能找到一个算一个,最后再去对付毕明俊。如果能找到另外失踪的三个人,还是按今天的办法处理。”

审完了云一帆,成天乐与“耗子”已隐约猜到了毕明俊当初的去向。毕明俊让云一帆准备了那么一处郊区的小院,并在后院里放了两口箱子,某一天夜里被打开了,则说明毕明俊来过,时间恰好是他悄然离开苏州的那天。

毕明俊是怎么去的?应该不是开车也不是坐高铁,这头灵禽是化为毕方的原身从苏州飞过去的,然后取了早已准备好的一些东西,穿戴整齐再以人形离去。如果是这样,成天乐与“耗子”在画卷中无论如何是追踪不到的,只能另找别的线索了。

飞腾公司除了毕明俊之外,还有三个人失踪,分别是副总经理罗剑锋、总公司的财务部经理以及外汇交易部的财务。这三个人不大可能也会飞吧,假如成天乐与“耗子”在画卷中跟踪,也很有可能查到他们的下落,但假如这三人分头行动,他们该追谁呢?

成天乐认为该去追踪交易部的财务,身为总经理却不知手下干了这种事,必须要查个明白。“耗子”却认为应该去追飞腾公司副总经理罗剑锋,其人是毕明俊重要的助手,有可能追回来的钱最多。两人争了半天最后达成了妥协,一致决定届时去追踪飞腾公司的财务部经理,因为此人可能掌握着最重要的款项来往信息。

回到公寓之后,成天乐叹道:“说来说去,还是我们俩的本事不够大呀,目前很难找到毕明俊,就算找到了也不是对手。观此画练功倒是个好办法,只要肯下工夫就行,我在画卷中打开了那么多场景,已经试探出法力的极限,只要继续修炼下去,就能感觉到法力的增长。”

“耗子”却说道:“可是如此修炼下去,境界并未突破,第四步法诀明明已经拿到,下一步的‘外景’与‘内息’却迟迟没有修炼,什么时候能干得过毕明俊啊?”

成天乐一招手,那三枚飞石从衣兜里飞了出来,如出膛的子弹般在小小的客厅里呼啸盘旋,带着刺耳的啸音。他再一弹指,声音没有了,飞石的速度却更快,在空中拉出一连串的虚影,甚至还能感应到那与空气摩擦的灼热。三枚玉籽飞舞之间,彼此还有微妙的联系,仿佛能从不同的角度配合攻击,还有无形的力量相连。

成天乐一边御器一边说道:“你看看,这三枚飞石如今在我手中的威力可不止大了一倍。当初我们在月光码头遇险,且不提韦勿言的功力如何,如今再遇到那两头狼妖,不需要你帮忙,我一人出手也有把握将他们打倒,绝不会像当初那么狼狈。

我当初尚未度过魔境劫,便已能收服张潇潇和吴贾铭,如今所缺的便是法力根基不够雄厚,正应该如此修炼。别忘了我们定下的目标,要让画卷中的时间追上现实的时间,到那时恐怕会另有玄妙,再修炼下一步法诀是水到渠成。”

“耗子”:“好吧,我也觉得观画挺有意思的,苏州也挺好玩的,那就继续看画吧。”

收服了猪妖禇无用、抓住了曾化名任铮的云一帆,成天乐是信心大增,继续观画练功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与此同时,他也算是声威大震。

成天乐和“耗子”的猜测都没错,暗中挟制禇无用的神秘人与曾经挟制张潇潇的是同一个人。不如此,花膘膘怎会知道毕明俊是灵禽毕方出身呢?花膘膘通过禇无用查清了毕明俊的底细,知道这只灵禽不好对付,后来又通过成天乐对毕明俊做了一番试探。

成天乐联合四妖收服禇无用,这件事对外界当然秘而不宣。但梦湖美蛙饭店出售“禇无用大闸蟹”,吴燕青还每天派人到禇无用那里去进货,老谋深算的花膘膘怎会猜不到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很果断的不再联系禇无用,成天乐想从禇无用这里追查那神秘人的线索也断了。

花膘膘如今也很是胆寒,他猜不透成天乐想干什么?难道这位深藏不露的高人也有与他一样的打算,想暗中控制与联合这些潜藏人间的妖修为己所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成天乐做的可比他自信多了,手段也比他高明多了!

警方也在追缉云一帆,但他们动作慢了点,几天后才找到南京那处郊区的农家院,只有云一帆的老婆孩子在家,而逃犯本人已经在前几天的凌晨被不速之客“请”走了。云一帆的老婆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连对方的车牌号都没看清,只记住老公交代过不要随便乱说,却没想到警察自己找上门来了。

云一帆莫名其妙被人“接”走,李轻水立刻就想到这是成天乐干的。他刚想给成天乐打电话,电话却响了,来电者竟然正是他想抓的云一帆!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云一帆是来投案自首的,声称正在赶往公安局的路上,还有律师陪着他。

云一帆本人的案情已没有太多好查的,黄裳准备了一份详细的自首材料提交给警方,内容包括云一帆在飞腾公司的所有经历。材料中特意提到,有客户派人找到了他,并“劝说”他回到苏州。原外汇交易部总经理成天乐对他进行了苦口婆心的批评教育,他深受感动,决定将非法所得赔还给受欺骗的客户,然后投案自首。

李轻水从来没办过这种案子,颇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说成天乐什么才好?他私下里给成天乐打了个电话道:“成总啊,干的漂亮!我以前有点小看你了、也错看你了。”

成天乐却很“谦虚”地说道:“领导,您当初没有小看我,也没有错看我,但人总会进步的。你要是我,也不能忍受被人那样玩弄。我有过承诺,只是尽力去完成。……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云一帆这几天在苏州住的那套房子,传销团伙的头目云少闲曾住过,那里就是团伙又一次转移的驻地,他们这次呆了四个月,然后又转移了。很遗憾,还是没有帮你找到于飞。”

李轻水惊讶道:“你又查出了他们再次转移的地点?谢谢你,有线索就好办,我总算知道了于飞和传销团伙半年前在什么地方,会去查的。”

李轻水锲而不舍,继续追查于飞的下落;而云一帆虽然写了交待材料,但警方还会审讯核实。警方的审问常常很有跳跃性,并不局限于案情,往往让嫌疑人反应不过来,在言语之中会露出很多破绽线索。李相庭是怎么“请”他的、成天乐是怎么“劝”他的,警方当然会问清楚,结果却问出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些原交易部的客户都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一笔钱,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上百万,然后又接到了警方的核实电话,这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早已放弃追回损失的希望,却没想到原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成天乐一直在追查,甚至真的追回来一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