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92章、亡羊补牢,一朝梦醒再从头

云一帆刚开始没有通知住在南京市区的老婆孩子,自己在那郊区小院里住了几个月,有一天突然发现后院小屋里箱子被打开了,里面是空荡荡的!于是他暗中打听了一下情况,听说毕明俊已卷款走人、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警方也没有对“任铮”发出通缉令。

等他自以为风平浪静之后,觉得在郊区的生活很舒适也更隐蔽安全,虽然他已与“任铮”这个身份告别,但还是尽量小心一点的好,暂时不想再到闹市中露面,于是把老婆孩子也接来同住。这还没住两个月呢,李相庭就上门了。

这便是云一帆交待的所有情况,他一点都没有隐瞒,更多的东西实在是问不出来了。说完这些,他不敢看“耗子”,却抬头望着成天乐道:“成总,我……”话音未落,只见屋中那半透明的鬼东西突然朝他飞了过来,似是张开大口要将他吞噬。

云一帆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想起身逃跑身子却不听使唤,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当云一帆再度醒来的时候,“耗子”已经不见了,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成天乐坐在椅子上手扶桌面冷冷地看着他。云一帆的内衣已经湿透了,全身都是冷汗,就像虚脱般瘫软在墙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神既惊惧又茫然,看上去完全被吓傻了。

成天乐暗中运转法力安抚他散乱的神气,冷冷地问道:“任铮,不,云一帆,你都看见什么了,干嘛这副样子?”

这话仿佛让云一帆回过神来,身子触电似的抖了几下,挣扎着抬头道:“那是什么东西?”

成天乐面无表情地反问道:“你说什么东西?”

云一帆的身体又哆嗦起来:“就是刚才那个鬼东西,像一团影子还会说话……”

成天乐憋住笑,仍然冷冷地说道:“云一帆,你的坏事干多了,见到我心里有鬼,居然连幻觉都出来了!……未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呢?”

云一帆的眼神又有些发直,混乱的脑袋已经无法清醒地思考,他搞不明白刚才究竟遇到了什么事。难倒真是幻觉吗,可那幻觉也太真实、太可怕了!成天乐心中一直在笑,觉得十分之解气,他肯让“耗子”现身问话,不仅是恶作剧,更多的是为了出一口恶气。这云一帆可能自以为作恶不多,但对于成天乐而言,此人实在可恨!

云一帆身为原外汇交易部的副总经理、成天乐名义上的副手,却从来不忙业务、不听他的指挥,只顾着向总公司打小报告。这些尚是小事,但云一帆在毕明俊的指使下,将成天乐以及交易部的全体员工都玩弄于股掌之上,他自己倒是赚了大钱逍遥而去,真是越看越是可气。

见此人今天被吓成这样,成天乐也算解气了,他没理会云一帆的反应,突然语气一转又问道:“你到底拿了多少钱?”

云一帆怔了怔:“什么钱?”

成天乐:“你做下那些事,在毕明俊那里得的昧心钱!”

云一帆:“这怎么算呢?我也给他干了两三年啊。”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这人很大度,你正常的工资就不算了,虽然你没正经跑过什么业务,但毕竟也是合法所得。毕明俊私下里给你那些所谓的奖金,有三个一百万,后来又分了你一大笔,让你离职去打前栈。这些钱加起来有多少,需要我教你算术吗?”

云一帆:“不算打到工资卡里的正常收入,我额外得了一千八百万。”

有这么多啊!成天乐不禁又火了,却以冰冷的语气嘲笑道:“才一千八百万!够干什么的,你就把自己给卖了?”

云一帆有点发傻,不知该如何作答,成天乐好大的口气啊!只听这位成总又问道:“云一帆,你现在能拿出来多少钱?”

云一帆一惊:“成总,你什么意思?”

成天乐厉声道:“让你自己买回这条命!那不是你的钱,你得吐回去,告诉我,你现在究竟能吐出来多少?敢隐瞒一分钱的话,你又会出现幻觉的。”

云一帆结结巴巴地答道:“我现在的资产有两千多万,并不全是毕明俊给的那些钱啊!包括我以前搞装修赚的、这两三年的工资,我自己也搞点外汇投资,在南京买了两套房子、留下一套卖了一套,升值了不少……”

成天乐笑了:“这样就好,一千八百万是能拿出来的,对吧?”

云一帆:“成总,你想要这笔钱?假如我给了你,你能放过我吗,能保证我和老婆孩子的安全吗?”

成天乐:“你错了,不是我要这笔钱,而是你该把这笔钱还回去。想保你这条命吗?我又不是安全局!但我可以指点你一条生路,警方自然会照顾你的。现在给你一个自首的机会,但在你自首之前,我郑重地建议你自己做一件事,就是把那一千八百万分笔打到我指定的账户里,回头我会给你一个明细表。”

……

李相庭带着手下在楼外等了约两个小时,成天乐终于独自下楼了,他赶紧迎上去问道:“成总,事情处理得如何了?”

成天乐:“都处理完了,这房子我们已经租下来了,设施虽然简单点,但有床有灶总可以住人。他已经听了我的劝,要在这里住两天好好反省错误。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你帮易老大追过债吧,业务应该很熟,那么这次就帮云一帆还债。”

成天乐吩咐了李相庭一番,还交给他一份东西,然后也没让人送,独自离开了此地。李相庭有点目瞪口呆,看着手里那份东西皱着眉头琢磨了好半天,又给易斌打了个电话,这才命手下上楼好好“招呼”云一帆。

成天乐对云一帆的“处置”有些出人意料。毕明俊在外汇交易部卷走的客户资金,如果按本金计算是三个亿,如果按外汇交易模拟盘的账面盈亏计算是三亿七千万,其中有七千万是客户的操作盈利。但由于所谓的交易并不存在,这七千万盈利也是不存在的,钱都被毕明俊拿去搞别的投资并转移了。

成天乐让云一帆吐出他拿的那一千八百万,再按照三亿的比例分别还给客户,这件事让李相庭监督,并给了一份客户资产明细表。比如易斌投入的本金是一千二百万,占三个亿的百分之四,那么百分之四乘以一千八百万就是七十二万,这次成天乐也等于帮易老大追回了七十二万本金。成天还特别交代抽出二十九万的零头,只单独把董洛的钱一次性全还了。

这么做肯定不是易老大的风格,假如是易斌抓住了云一帆,吐出来的钱肯定都归他自己了。易斌派手下帮成天乐办成了这件事,追回了一千八百万的款项,照说也应该先赔他那一千二百万,可是成天乐仍然按比例赔偿所有客户,他做事就是这么实心眼。

成天乐嘱咐李相庭的时候,还托李相庭转告易斌一番话:“这次你出力最多,却只追回了七十二万损失,就算是派手下去南京一趟的辛苦费吧。”

成天乐只是这么说而已,事情还要李相庭监督云一帆去办,这也算是对易斌的一种考验,看看那位易老大究竟会不会听话?易斌就算有想法,当然也会照着办,回头就亲自打电话给成天乐道:“成总啊,您干嘛跟我这么客气?那七十多万应该是您的辛苦费才对!”

成天乐答道:“是你的钱你就收着,我们之间的账另算。”

易斌:“您都快成慈善家了,大家都会感谢您的,到时候您可不能拒绝好意!”

成天乐笑道:“我可不是什么慈善家,还的又不是我的钱!有人想表示感谢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但我不能直接拿这笔钱,先还给他们再说,这才是正经道理。不必着急感谢,全部款项才追回来一千八百万,大头还在后面呢。”

易斌赶忙道:“是的,是的!云一帆已经归案了,想那毕明俊也逃不出成总的手掌心。听说您想让云一帆还钱之后再把他交给警方?这么做就对了。”

成天乐确实打算让云一帆自首,而云一帆不自首也得自首,否则李相庭也得把他交给警方,反而失去了一个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但得等他还清那一千八百万之后。成天乐这么做,并不仅仅是为了减轻云一帆法律上的罪责,假如直接把他交给警方去走司法程序,这笔钱能不能如数追回来还两说,就算警方追回赃款,赔付时间恐怕也会拖很久。而成天乐的初衷就是帮助客户追回损失、完成自己的承诺。

成天乐对云一帆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他还告诉云一帆如此做才能在法庭上被判的最轻,假如云一帆老老实实的办了,他还可以介绍一名好律师。成天乐介绍的律师当然就是黄裳,帮云一帆打这场官司,黄裳顺便也能赚笔代理费并随时掌握案情进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