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90章、天网恢恢,抬头三尺见神明

至于任铮,成天乐与“耗子”在他离职前就盯着了。这位外汇交易部的原副总经理生活看似很简单、很有规律,日子过得比总经理成天乐要轻闲多了。他经常借口跑外勤夜里不去上班,实际上白天也没什么事,就是在苏州一带游山玩水,晚上回家照常睡觉休息,还经常带不同的女人回去过夜。

“耗子”是越看越生气,忍不住在成天乐面前骂道:“我帮你做总经理,操心劳力,而他倒好,拿着高薪却一天到晚什么正经活都不干!”

成天乐苦笑道:“不干活就对了,他既然是毕明俊的同伙,早就知道这个外汇交易部是怎么回事,还会操心什么业务呢?……你现在骂他挺起劲,想当初你揽总经理的活不是更起劲吗?他如果插手业务太多,你恐怕会更不满意的。”

“耗子”想了想也笑了:“是的呀,他当初是总公司安排的人,我们看着不顺眼,又没有权力把他辞退掉,自然是眼不见为净了,还巴不得他不上班、别管事呢!”

日子过得很逍遥的任铮在离职前几天变得忙碌起来,几乎每天都要去总公司,并不是汇报日常工作,而是在毕明俊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关上门不知说些什么,每次私谈的时间都不短。有时候成天乐隔着大厦的窗户可以看见他们聊天,但在画卷里却无法听见声音。

任铮辞职后的第三天就离开了苏州,在园区火车站坐高铁走的,上的是一趟开往南京的火车。成天乐在画卷中的追踪到此为止,元神定境观画,移换场景的速度再快也追不上高铁,况且他已打开场景之外的地方是看不见的。

但成天乐并非没有收获,他至少有两点很重要的发现。首先他发现了目前“法力”的极限。所谓法力是一种很难形容的东西,并不是能在仪器上读出数据的力量,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自古以来人们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去概括,于是便称之为法力。元神定境观景能容纳的范围有多大,也意味着某种能力的强弱。

据说人的大脑能记忆存储的信息量相当庞大,庞大的超出想象,理论上可以记住有生以来见到的每一件东西、听见的每一句话。所区别的是,有人能回想起更多,而有人却有很多事想不起来,那些信息就像埋藏在无法翻阅的记忆深处。

但是人的一念之间,又能清晰的浮现出多少信息?闭上眼睛试想一下,勾勒一幅你熟悉的画面,能够在脑海中显现出多少细节、这些细节又能清晰到什么程度?精神越专注、心境越投入,这幅画面便越清晰,到达极致处便是元神内景的概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每一个人的“法力”。

成天乐这段时间观画,在画卷中打开了很多场景。但我们平常所见的场景,只是自己走过的地方,受到见知的局限。比如说我们每天去一栋大厦上班,其实远不了解这栋大厦的全貌,所见到只不过是大厅、电梯、走廊、自己公司的办公室、午饭的餐厅等等,对自己住的小区的了解也是如此。

成天乐在画卷打开的场景,就是他走过的路径,虽然看似走遍了苏州城内外,其实还是这座城市很小的一部分。前一阵子他在上方山一带寻找毕明俊的落脚点,几乎把那片山野都转遍了,画卷中场景打开的范围极大。他的法力相比以往深厚了许多,接下来再去追踪任铮的行踪,却突然发现再打开新场景变得吃力了。

所谓吃力并不是他在画卷中的追踪速度变慢,而是在元神中展开的画卷已经到达了一定的范围,需要更强的法力才能打开更多的新场景。明白了这一点,成天乐意识到不能再于画卷中漫无目的地乱走了,虽然随着法力的增长他能展开的世界更大,但世界是无限的,他的元神中能同时展现的见知却是有限的,必须要有重点。

他也提醒了“耗子”,“耗子”闻言也暗中注意。“耗子”打算除了按照计划在画中盯着几个重点区域之外,先把苏州城中重要的园林都逛完了再说。足不出户能游遍苏州,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美妙体验。

第二个重要发现是关于任铮的。在任铮离职之前,除了去飞腾公司见毕明俊之外,最常去的地方是一家银行。根据成天乐已掌握的资料,那并不是外汇交易部的开户行也不是与飞腾公司有合作的银行,包括任铮本人的工资卡都不是在那家银行开户的。

画卷中虽然能移换场景观察,但却不能跟着任铮进到银行里面看他干什么?成天乐通知了易老大,让易斌去调查这个线索。成天乐提供了准确的时间和地点,银行应该有监控,就不知过了这么长时间后是否还保留了当初的影像资料?

易老大仍然派李相庭去负责这件事,李相庭查到的第一个信息是——任铮在这家银行没有开户。那么任铮去银行要么是给别人汇钱或办理其他业务,要么他就是有一个账户、户名却不叫任铮。

李相庭继续在查,而成天乐又给李轻水警官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李轻水,自己一直在调查飞腾公司一案,没有找到毕明俊的下落,却有另一条值得注意的线索。外汇交易部原副总经理任铮在离职前后多次去了一家银行,但那家银行里却没有他的账户。

调查这种事情,警方的速度可比易老大快多了。以前查不出来是因为没有线索,成天乐提供了准确的时间、地点和人物就好办多了。李轻水两天后就给成天乐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任铮在那家银行曾经开过户,存入与汇出过巨额款项,但户名不叫任铮,而叫云一帆。

警方想查这件事并不难,因为他们有权调阅各种监控资料,并拿着任铮的照片去银行让员工们辨认回忆。银行内部有监控录像,银行外面也有警方的各种监控,有些信息已删除,但有些信息仍然保留着。在成天乐指出的时间和地点,果然看见了任铮,经过调查,发现他在银行办理业务时所使用的名字却是云一帆。

在银行开户是实名制,需要提供身份证。云一帆可能是任铮的另一个身份,或者任铮是化名,而云一帆才是他的真名,警方和成天乐现在要找的便是这个“云一帆”。李轻水本不必将警方的内部调查结果告诉成天乐,但他还是说了,并没有透露具体的细节,只是告诉成天乐:信息无误,任铮确实在那家银行开户了,用的名字却是云一帆。谢谢成天乐提供的线索,有什么新的发现再及时通知。

警方现在要抓云一帆,而成天乐却想抢在警方之前找到这个人,于是立刻通知了易老大。这一次易老大的速度可比警方快多了,接到消息的当天晚上,李相庭便带人赶到了南京。两天后的一个凌晨,正在南京郊区一处农家小院中熟睡的云一帆被人“请”走了,天一亮就被带回了苏州。

那时候,苏州警方还在向各地警方发出协查通知呢,刚刚确定云一帆最近的登记住址在南京玄武湖附近,抓捕人员还没有派出去。云一帆的登记住址在市区,但本人却住在郊区,李相庭先找到了他。

……

云一帆就是任铮的本名,他原是南京郊区的农家子弟,读书一直读到大专毕业,后来进城搞装修,并拉起了一支小装修队曾在苏州接活。他前两年赚了钱,在南京市区买了套商品房,警方先查到的住址就在那里。而云一帆又在郊区弄了块地,用小舅子的名字建了一个独门小院,布置得很舒适,如今与老婆孩子都住在那里。

是李相庭带着手下打开的院门,然后很有“礼貌”的敲响房门,将正在熟睡中的云一帆惊醒,很“客气”地请他出门去谈一笔生意,车就停在院门外等着。见此架势,云一帆不去也得去了,他的腿有些发软几乎走不动路,而老婆孩子都被吓着了。

李相庭就站在旁边等着,云一帆强打精神挤出一丝笑容,回头对老婆说不必担心,他出门谈谈生意就回来,千万不要和别人乱说云云,言下之意就是提醒她不要报警。云一帆知道李相庭是易斌的手下,能摸到这里来他就得认栽了,只希望老婆孩子别有危险,他多少也是了解易老大那些人的手段的。

云一帆还在路上哀求李相庭,他犯的事找他就行,希望易老大不要难为他的家人。李相庭却一言不发,到了苏州天已经亮了。在市郊的一处出租房中,云一帆很意外的发现等他的人竟是成天乐!

……

成天乐等云一帆的地方很有意思,就是传销团伙再次转移的驻地、云少闲曾住过的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里。画卷中的时间距传销团伙的上次转移已经又过去了五个半月,云少闲等人再一次转移了,当时是春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