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88章、一见钟情,吴侬软语沈翠兰

褚无用主动说出了这句话。“耗子”正等着他开口呢,当即面色一寒道:“小猪妖,可别忘了我们是来干啥的?……暂时先信了你的话,没拿你当毕明俊的同党处置,还让你得了一场大造化。但你别高兴得太早,真相究竟如何我虽心中有数,可你也需要证明自己。”

褚无用上前一步道:“成总,您需要我怎么证明?”

“耗子”朝张潇潇道:“把九齿钉耙还给他吧。”

褚无用接过了自己的法宝是喜出望外,万没想到成总会这么痛快的还给他。这样法宝对于他这样的妖修来说,是意义最特别、最珍贵的东西,如果失去了恐怕很难再找到。他刚才积极的表忠心,一方面是因为害怕,另一方面也是被那番说法所震撼,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自己的法宝还在人家手里扣着呢!

他心里当然十二万分的舍不得,但又不敢开口要回来。好不容易找到这么支木髓,又花了十年功夫炼制,所用的心血比他那三十亩蟹田要多多少倍啊!褚无用本打算先拜服于成总麾下为其效力,等将来再找机会求回。

可成总根本没在意这件法宝,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就还给了他。这在褚无用眼里,要么是成总眼界之高已经根本看不上这样的东西,要么是气度之高已超出他的想象。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比之刚才的讲法更令褚无用折服,他赶忙拜伏于地道:“谢谢成总,我褚无用往后全听您的吩咐,您要我怎么修炼我就怎么修炼、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吴贾铭在一旁冷笑道:“你这头猪妖想得倒挺美,要你怎么修炼就怎么修炼?言下之意,难道是想要成总指点你吗?……成总大度还你法宝,你倒挺会顺竿爬,脸皮可真够厚的!”

褚无用被说得有点害臊,厚着脸皮道:“我这人心眼实在,心里在想什么嘴上就说了出来。我确实很想得到成总的指点,但也不敢妄求此等福缘。……只希望成总能给我一个效命的机会,假如我将来做事让成总满意,一高兴就顺便指点两句,比如像今天这样就很感激了!”

“耗子”不动声色地说道:“你先别想着美事了,我还在考察你的行止。你是不是毕明俊的同党是一回事,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是另一回事。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为人忠厚、勤劳能干,不是那么没用的话,倒不是不可以指点你一些东西。”

说到这里,“耗子”语气又一转道:“但现在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看你怎么做?首先第一件事,严禁将今日发生的一切透露给任何人、尤其是那个神秘人。第二件事,如果那个神秘人再联系你,要立刻告诉我。第三件事,如果你发现了任何有关毕明俊的线索,也要立刻通知我。第四件事……”

它一开口便讲了好几条,褚无用连连点头,最后还追问道:“请问成总,第五件、第六件事呢?”

“耗子”差点被他逗乐了,忍住笑仍然板着脸道:“第五件事,就是带我们下山到你家,看看你所说的三十亩蟹田是真是假?”说完话它盯着褚无用,想看这只猪妖究竟肯不肯答应、答应的痛不痛快?

这个要求看似简单,但对于隐藏人间的妖修来说却是最忌讳的。因为这意味着完全暴露了该妖修混迹人间的一切,如果他在人间有亲戚家人的话,情况也等于被对方全部掌握了。如果褚无用答应了,则说明他确实没有再打埋伏。

没想到褚无用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很痛快地点头答道:“应该的,应该的!你们到那里看一看、问一问,就会知道我说的全是实话……我只求诸位一件事,不要告诉别人我是猪妖。”

“耗子”呵斥道:“你真是猪脑子!我既无害你之心,只是考察你的行止,怎么会和别人说这些?……刚才说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吗?此地所有人的秘密都不许向外人提及,包括你自己的!”

褚无用又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我都听清楚了,也都记住了!……不瞒您说,其实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老婆知道我是妖怪。当初那个神秘人在电话里故意问我老婆知不知情,我当时就被吓着了,所以才不得不按照他说的去做。”

“耗子”心中一动,追问道:“那假如那个神秘人再联系你,也用这件事威胁你、让你对我不利,你会怎么办呢?”

褚无用愣了愣,反问道:“会有这种事情吗?”

“耗子”沉声道:“我是说假如!”

褚无用挠了挠耳朵答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会在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您,请成总指点。”

“耗子”终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好,还算你有点记性也有点聪明。……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应该下山去你家了。”

褚无用赶忙道:“请诸位随我来,今晚就在我家吃饭!”

……

成天乐与四妖跟着褚无用下山,走的是山林间的野路,脚程非常快。黄裳等人暗中保持着警惕,防止这猪妖再玩什么花样,但褚无用确实没玩什么心眼,也不管路好走不好走,就按最短的捷径穿山而过,离开上方山进入了苏州郊区的田园。

出了山来到有人的大道上,一行人便放慢了脚步。穿过了好几个村子,褚无用在一片田野中站定,手指前方道:“你们看,那就是我家的蟹田,都是我亲手挖的呢!”

成天乐与四妖都暗暗点头,心道这褚无用确实挺能干的。苏州一带水多、水田也多,附近的村民中大闸蟹养殖户自然很多,适合的水田差不多都被改造成了蟹田。但一眼望过去,褚无用家的蟹田显然与别处不同。

普通的蟹田只不过是将水田挖深,形成一片片池塘,再把周围拦起来便是了。但褚无用的这三十亩蟹田并不是简单连成片的水面,他将田里淤泥挖出,形成很多深浅不同的水面和缓坡,水中种了阳澄湖特有的刷子草,还用挖起来的淤泥堆了不少座小型的岛屿。各片水面之间有沟渠相连,形成了一个整体的水系,很有些模仿自然生态的感觉。

这样的蟹田当然非常适宜螃蟹的筑巢与生长,但下的功夫却是别人家的许多倍,像这么弄很难使用什么农用机械,大多要凭人工。换普通人虽然也可以做到,但操劳是难以想象的,也亏得这猪妖有修为法力在身。

吴燕青是开饭店的,对食材的原产地自然十分感兴趣,忍不住赞道:“褚无用啊,你这蟹田弄得真不错!一看就知道养的螃蟹也不会差了,假如养鱼的话口感也更好。”

褚无用却反问道:“养鱼?我没打算养鱼啊,在这个地方养大闸蟹比养鱼挣钱!”

吴燕青笑了:“我也没叫你养鱼啊,就是夸你如果养鱼的话也能养得挺好!只是把蟹田弄成这样,捕捞不是很方便啊。”

褚无用有些得意地笑了:“我们这些妖怪,当然比一般人有本事,蟹子都是我自己捞的!”刚说到这里,突然神情一变,很夸张的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嘘”了一声道:“大家小声点,俺家翠兰过来了!”

吴燕青一愣:“你媳妇也叫高翠兰吗?”

褚无用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她不姓高,姓沈,叫沈翠兰。……我当初一听这个名字就喜欢上了,觉得比高翠兰更好听!”

蟹田对面的田埂上远远走来一个女子,大约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个子不高长得甚是娇小,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的面貌,秀丽中带着几分精明干练的模样。她大老远就朝褚无用喝了一连串的话,看神情像是在斥责,但语音清脆带着悦耳的节奏感,连骂人都骂得那么好听。

可惜苏州乡间的地方话,成天乐是一句都没听懂,低声问褚无用道:“你媳妇挺漂亮啊,她在说什么呢?”

褚无用有些腼腆的“翻译”道:“她刚才喊我老褚,问我一整天都死哪儿去了?说是上山采药,怎么太阳快落山了才回来,是不是又出去鬼混了?”然后朝着水田对面用普通话大声喊道:“翠兰啊,我没出去喝酒按摩啊!……下午正好来了客户,我和他们谈生意呢,又把客户带到咱家的蟹田,让他们看看我是怎么养螃蟹的?”

说话间,沈翠兰已经穿过蟹田间的短堤走到了近前,笑盈盈地向众人道:“诸位老板,你们都看见了,咱家的蟹田跟别人家的不一样,咱家的老褚养的螃蟹也是没得挑,个个膏肥脂满而且价钱公道。你们来这里进货,真是找对地方了!我们每只螃蟹都可以提供防伪标志——‘正宗阳澄湖大闸蟹’,味道要比那阳澄湖里养的蟹子更好,不信就拿回去尝尝。”

这边站着五个人呢,可沈翠兰说话时眼睛主要盯着吴燕青,因为吴燕青的样子最有派、最像“老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