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86章、见贤思齐,齐贤门径槛难寻

传说中的毕方,那可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灵禽,古时仙人所驱使的珍禽瑞兽啊!

毕明俊练功时,褚无用曾经在一旁护法,就趴在水潭对面的灌木丛中。据说毕明俊的法宝平时看不见,祭出之时像是一片片绯色的羽毛、仿佛又是万千道流动的火焰、更像带着火光的飞刀,总之变化多端、玄妙无比。那火焰不仅能将石头烧红,也能凝聚不散,斩断树木却不将之点燃,展开之时如剑雨穿空、密不透风。

估计那法宝就是毕方原身上的羽毛所炼化,它的天赋神通便是吞噬与召唤火焰,看来非常难以对付。成天乐暗自琢磨,假如今天没有了解到这个情况,猝然遭遇动手的话绝对会吃亏的!唯一令他稍稍心安的是,虽然褚无用将毕明俊形容得神威无比,但从它修炼的细节来推断,应该还不是强大到无法对付的程度。

只是现在的成天乐还远远不是对手,就算将第四步法诀全部练成,也很难去单挑毕明俊,只有等到将来拥有更强大的神通法力了,但那恐怕要等到习成第五步法诀之后。

等褚无用交代完了,“耗子”又问众人道:“这毕明俊的神通不弱,毕竟是灵禽出身,但你们对他的修为是怎么看的呢?”

吴燕青答道:“若论修为,应该与我一样是度过‘风邪劫’的大妖,但尚未到达玄牝妖丹大成之境,只是他的天赋神通强大而已。这等珍禽原身上的各物都是炼制法器的天材地宝,他的法宝也应该相当不弱。成总自不必怕他,但我等却不是对手,无论如何,假如遇上了一定要小心!”

“耗子”点了点头,又朝褚无用道:“你还没有完全说实话,是要我继续问你呢,还是你自己主动交代呢?”

褚无用直摆手道:“前辈,你问的话我已经全部交代了,真的!我全说了,没说的都是你没问的。”

“耗子”本来只是想诈他,但一听这话觉得另有文章,板起脸喝道:“我不问,你自己就不会说吗?……我知道你在这里练功,也知道那毕方的身份。你清楚的我都清楚,否则今天怎么会抓到你并把你带到此处;你不清楚的我也清楚,现在只是给你一个机会,要么回家继续养你的大闸蟹,要么有人想尝一尝烤香猪,你自己选吧!”

褚无用又吓得一哆嗦,“耗子”的话显然有所暗指。褚无用不禁又想起了三年前暗中指点自己来到此地的神秘人,心念一转,赶忙开口问道:“成总,难道当初就是您指点我来到这里,撞破那毕方的行藏吗?”

正在旁听的成天乐大感意外,赶忙将“耗子”摁了回去,亲自开口喝问道:“当年有人指点你来这里、撞破了毕方的行藏?……到底是什么人、怎样指点你的、都告诉了你哪些事情?你要一句不落的如实回答!”

没想到这一问,又问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来。就在三年前,有人突然打电话给褚无用,直接点破了他的妖修身份,把这头猪妖给吓了一跳。电话那边的神秘人虽然没有威胁他什么,但对于一名混迹人间的妖修而言,这么做就是一种最大的要挟。

神秘人的语气很和善,在电话里告诉褚无用,自己已经观察他很久了,发现他虽混迹人间,但勤劳朴实,忠厚能干,因此要送他一份福缘,随即便指点他去上方山中某处,那里有一位大妖正在凿建修行洞府,正需要他这样一个帮手。褚无用如果去的话,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如果不去的话,电话里的神秘人没有细说,但言下之意也很清楚,恐怕不能轻易放过他。

褚无用不敢不答应,只得硬着头皮问对方自己该怎么做?神秘人仍然笑着劝他不必担心,并给他发了一份地图过来,指点他如何找到那个地方、如何装成误闯了的样子、见到那大妖后又该说哪些话,就像给了褚无用一个详细的剧本。

褚无用去了,便有了后来的奇遇,也算是得到了不少好处。而那神秘人如此做法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要褚无用将听到的、看到的都如实的汇报给他。褚无用并不清楚神秘人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与对方联系,从来都是神秘人不定期的找他。最后一次联系已经是几个月前了,神秘人说有事会再通知,之后这段时间便一直没有消息。

成天乐不禁暗暗瞄了张潇潇一眼,张潇潇也正看向他,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不约而同都想起了一件事。张潇潇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也是被一位神秘人点破了身份,暗中驱使她做一些事,其中就包括窃听成天乐。此事她已向成天乐坦白,而吴贾铭、黄裳、吴燕青等人并不知情。

那暗中挟制褚无用的神秘人,会不会与暗中控制张潇潇的人是同一来历呢?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问题就值得深究了。这意味着在苏州一带,有人暗中留意潜伏人世间的妖修,驱使并利用他们,不知有何图谋?这很像传说中一些捉妖师的做法,有可能是人间的修士也可能是世上其他的妖类,但无论如何,此人的心机挺深。

成天乐正在沉思,“耗子”却不满地在他元神中嚷道:“不是说好了让我审吗?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把我摁回去自己说话了?”

成天乐暗中答道:“那天张潇潇跟我说了类似的事情,当时你不在场,虽然事后我也告诉了你,但怕你听得不全面,还是我自己问得明白些。”

“耗子”:“我都听清楚了!你也在猜这是同一个人干的吗?这个人的手段倒是很有趣啊,能抓住这些妖修的弱点为己所用,还颇有点互利合作的意思。”

成天乐:“有时候确实是各取所需,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合作,挟制就是挟制!否则与人交往,哪有连面都不露的道理?……我怀疑他是一位修为深厚的大妖或者是一位见多识广的捉妖师,只有这两种人才最擅长发现妖修。”

“耗子”:“很有道理,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此人的确很擅长发现妖修的痕迹,但未必修为深厚,只是老奸巨猾而已。这个褚无用和张潇潇都是连对方是谁不知道,神秘人不需要和他们动手斗法。”

成天乐:“修为高深的可能性更大,至少也是见多识广。自身的修为越高,就越容易发现妖修的踪迹,我们不也是这样嘛?”

“耗子”沉吟道:“嗯,的确如此……还是换我来问吧,我也有好多问题想问那猪妖呢。”

成天乐:“好吧,你接着问。多问点正经的,不要总胡说八道!”

“耗子”接着朝褚无用开口道:“小猪妖,你前面说神秘人点破了你的妖修身份,那他当时是说知道了你也是妖修,还是直接点破你就是猪妖?”这一问很关键,因为在很多情况下可能会发现妖修的踪迹,但很难搞清楚他们确切的出身。

褚无用答道:“他直接就说知道我是一头猪妖,当时吓了我一跳,我可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显露过原身啊。”

“耗子”追问道:“你再仔细想想,自以为没人的时候,是否显露过原身?”

褚无用眨了眨眼睛道:“有倒是有,我挖蟹田的时候,变化出原身直接在田里拱出水渠。但当时是半夜,我也仔细观察过周围根本没人。”

“耗子”冷笑道:“原来如此!你以为没人就没人啊?你躲在这处‘小剑池’洞天练功,自以为无人知晓,我们不是一样找到了吗?你刚才并未变化原身,我们不是一样知道你是猪妖吗?……还有一件事情很搞笑,你既然已经凝炼妖丹、化为人形,打坐行功应更为方便,为什么还要以猪的原身去练功呢,这不是明摆着让人看破行藏吗?”

褚无用:“那毕方就是这么教我的呀!”

“耗子”:“毕明俊还教你练功?”

褚无用:“它倒是没有直接教我,但是练功的时候让我在一旁护法观看、并以神识体会。它的修为比我高多了,但从来都是以原身修炼,而且神通十分惊人。看来像我这等妖修还是继续祭炼原身才能使修为更加精进,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耗子”听到这里就笑了:“你这头猪妖,以为自己是瑞兽吗?毕方的天赋神通强大,虽化为了人形,但依然以原身修炼。可是妖修之法诀正道并非如此,行功吐纳以人身最为方便、精进也最为神速。否则你何苦修炼到今天这一步呢,难道还想炼回猪圈里去?”

其余四妖闻言也都笑了,问到这里大家也都看出来了,这褚无用为人并不坏,就是糊涂了点,更不是毕明俊的同党。成天乐还在心中感叹,难得见到一位比自己心眼还实在、更不爱琢磨事的人,也不能完全说是人,而是一头猪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