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追梦人间
第185章、为人忠厚,挖田号称阳澄湖

吴燕青的法宝是一柄马尾拂尘,用的材料对于妖修来说最为常见,就是他原身上的马尾;至于黄裳,因为曾经亲手炼成了那根狈牙法宝,对炼器之道更有心得,他没有“得道成妖”之前,在人间最忌怕的器物就是铁环,那是人们牵牛鼻子用的,而炼制法宝时便用几十年来采得的寒铁之精,恰恰炼成了一枚铁环。

那猪妖的修为不弱,且有一根能化为九齿钉耙的法宝,让人联想起《西游记》里的猪八戒,所以成天乐安排的非常谨慎,四妖也是如临大敌,结果却没想到刚一出手就搞定了。

吴贾铭在前方山野中探道,吴燕青和黄裳提着被缚的猪妖跟在后面,张潇潇殿后,穿行山野密林,翻过了两座山,从另外一条线路到达了那被猪妖称为“小剑池”的修行洞府。这山中本没有路,但成天乐因为有那神奇的画卷,所以指了一条最容易走的路径,到达了那片石壁后方的小山上,然后直接从山壁石崖上方跳了下来。

猪妖被提着走了这么一路,突然发现来到的地方竟然是它平时修行的洞府,不由得心中大骇!自以为除了他和那只灵禽以外没人知道的地方,怎么会被这几个人轻松找到?听他们刚才问的话,应该是来找那只灵禽毕方的,又为何偏偏拿下了自己?他心中越想越害怕,几次想开口询问,可是被捆得很紧、连话都说不出来。

等到了“小剑池”,猪妖被仰面朝天扔在石台上,吴贾铭等四妖都朝着山壁方向行礼道:“成总,我等幸不辱命,已把那猪妖拿下带到。”

猪妖吃力地抬起眼皮,这才发现,那山壁石龛,也就是原先的毕方、现在的他打坐行功的位置,此刻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此人看来就是这四妖的首领了,猪妖眼珠子乱转,急切地想问这些人是什么来历、找毕明俊究竟想干什么、抓住自己又想怎么处置?

只见成天乐一摆手道:“让这猪妖开口说话吧。”

吴燕青一抖拂尘,猪妖只觉得身上的压力一松,虽然手脚还不能动,但是已经能开口了,赶紧大声喊道:“高人呐!我们无冤无仇,我只是山下的农民而已,无缘无故抓我干什么?……如果你们想找那灵禽毕方,它已经不在这里了,好几个月前就走啦!”

成天乐却没有先问他,而是问站在那里的四妖:“此人可不可以松绑?”

黄裳答道:“松开他也没关系,他的法宝已不在,如有异动可以随时制服。”

成天乐笑了笑:“我不是担心他能逃掉,而是问该不该让他站起来答话?”

张潇潇答道:“这人其实不坏,就是有点糊涂。”这猪妖确实心地不坏,在山中见到张潇潇这样的单身女子迷路受伤,虽然被魅惑之术弄得神魂颠倒,但并未起歹心还愿意助人,所以张潇潇才会这么说,也算是替他求了一句情。

成天乐朝吴燕青示意,吴燕青又一抖拂尘,那缠绕猪妖的丝光凭空飞散不见,同时低喝了一句:“我们成总找你只是想问几句话而已,老老实实回答问题,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就凭你是毕明俊的同伙,也不能轻饶!”

猪妖一骨碌身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此刻真的是怕了,看表情都快哭了,揉着肩膀哀声道:“毕明俊到底是谁呀,难道就是那灵禽毕方吗?”

成天乐喝道:“就是与你同在此处修炼的那只鸟,你跟它搅在一起,看来也不是什么好鸟!”

猪妖赶紧道:“成总明鉴,我不是鸟,我是猪!”

成天乐笑了:“你怎么也叫我成总。”

猪妖:“他们都这么叫啊!”

成天乐:“你也不是笨透了嘛,听见别人叫就知道怎么称呼我。那只鸟也有名字,在这姑苏城中就叫毕明俊,也是我要找的人,你呢?”

猪妖:“我叫褚无用,褚遂良的褚,至于无用二字,取自《道德经》,‘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并不是没有用的意思。”他生怕成天乐不知道自己这名字中的典故,很着急的先主动解释了。

成天乐好气又好笑道:“我没问你这些!……假如我问的话你答不出来,那可真是无用了,一头无用的猪该怎么办呢?”

吴贾铭在旁边插了一句:“烤香猪的味道不错!”

褚无用吓了一跳,赶紧又解释道:“《老子》中的‘无用’不是这个意思啊!……您到底想问我什么?”

成天乐不紧不慢的道:“你和毕明俊同在一处洞府修炼了这么久,却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清楚。这么说出来,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吗?”

褚无用的额头已经冒冷汗了,却又不敢乱动,站在那里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因为我只见过它的原身,谁会问一只鸟叫什么名字?再说了,我也不敢问呀!它的修为可比我高多了。我当初是误闯此地、被它收服,然后帮它凿建这处‘小剑池’洞天。它看我勤劳朴实、为人忠厚,就允许我平时也在此地修炼。”

成天乐:“你就别夸自己了,把你见到毕明俊的详细情况都说出来!”

猪妖褚无用开始交代他当年如何误闯此地、又是怎么发现的一只大鸟在此修炼。那时这处“小剑池”洞天才凿建完成了一半,那大鸟见一只猪妖闯来,便施展法力将其制服,又命他出力凿建此地洞天,并在自己练功时护法。

这时“耗子”暗道:“成天乐,这猪妖很有意思,换我来问问。”

成天乐暗中答道:“好吧,既然这里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找到的,也让你审审他过过瘾吧……一定要问清楚毕明俊练功时的详细情形,包括他有什么法宝、会哪些神通法术、无意间说过什么话透露了有关他的去向的线索等等。”

“耗子”暗道:“这些我都知道,我可比你聪明呢!”

褚无用以及吴贾铭等四人并不清楚“耗子”的存在,此时只听“耗子”开口发问道:“小猪妖啊,你说自己是山下的农民,究竟是干什么的?自称勤劳朴实、为人忠厚,总得说点事证明一下吧。”

褚无用答道:“我承包了三十亩水田,用一个冬天亲手挖地两尺,全部改成了蟹田,是养殖阳澄湖大闸蟹的专业户。……三十亩蟹田啊,都由我一个人在张罗,里里外外一把手,难道还不够勤劳能干吗?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

“耗子”一瞪眼道:“什么是蟹田?”

褚无用有些纳闷地反问道:“难道您不是苏州人吗,不知道什么叫蟹田?有天然的湖泊养蟹最好,但那些好地方都有人占着啦,普通的池塘面积又太小,养不了多少。将水田挖深,投放蟹苗,四周插上竹竿子,用黑塑料布围起半人高,不让蟹子爬出去,那就是蟹田啊。您要是去乡下转一转,很多地方都能看见。”

“耗子”:“没问你这些!我只是想知道——阳澄湖是你挖的吗?”

褚无用更纳闷地答道:“当然不是了,刚才不是交代了嘛,我挖了三十亩蟹田。”

“耗子”突然提高声调道:“那你养的螃蟹也敢叫阳澄湖大闸蟹!还说自己为人忠厚?……我再问你,你卖的螃蟹是不是每只都绑了个防伪标志,号称正宗阳澄湖大闸蟹?”

褚无用苦着脸解释道:“防伪标志当然有,只不过是这两年才用的,以前我都是直接在蟹壳上刻字,刻的就是‘阳澄湖大闸蟹’。后来发现那样太累,不如直接批发防伪标志挂在蟹腿上,既省事又漂亮。可不是我一家这么干啊,这边养螃蟹的都这么做,我都是跟别人学的呀!我们这些妖修进入人间,做什么事不都是跟人学嘛?”

“耗子”好气又好笑道:“你怎么不学点好的?……一个人能养三十亩大闸蟹,嗯,也算你勤劳能干吧,看样子是有几把力气,难怪毕明俊会抓你凿建此处洞天。但我还是有点奇怪,你以前见过毕方这种鸟吗,怎么能认出它来?”

褚无用老老实实道:“我也没见过,当时一眼没认出来,就是觉得那鸟很神气、不是普通的禽兽。是它自己主动告诉我的,它就是传说中的毕方。后来我回家上网查了一下,果然和传说中记载的模样长得差不多。”

“耗子”哼的一声道:“它长得可真够传说的!……把它原身的样子、有关它修炼的所见所闻都详详细细告诉我。”

褚无用开始一五一十的回忆、交代。吴贾铭等四妖听闻之后很是惊奇,但也没有太多骇然之意,在他们看来,成天乐这位“前辈高人”恐怕早已猜到了毕明俊的身份,也根本不会害怕传说中的灵禽毕方。因为成天乐事先已经告诉他们毕明俊是妖修,还蔑称毕明俊为“大鸟”,想必早已心中有数。

可是成天乐与“耗子”是越听越心惊啊,他们事先并不知道毕明俊是何来历,褚无用所说的情况,他们也是刚刚了解。


阅读www.yuedu.info